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十一章 小萝莉一百钱一只(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申时二刻,曰头渐西。

    “禀小君候,曹仁那厮率领八千青州兵追来了,来势汹汹,恐怕别有所图……”前来禀报的是曹姓。

    “哦。”小君候挠了挠屁股,伤口开始结痂的时候,容易发痒。

    曹姓伸长了脖子等命令,却只看到吕晨的“豪华”敞篷车,从他面前吱吱呀呀摇了过去。

    酉时三刻,黄昏。

    “禀小君候,曹仁的青州兵斥候遍布周遭十里,与我方充作斥候的虎贲军将士侦察范围重叠,是否将其逼退?”曹仁红着眼睛拦住吕晨的破马车。

    “哦。”吕晨抹了一把口水,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上睡觉,容易把口水甩出来。

    曹姓见吕晨让吕展扶着下马车,顿时眼睛一亮,终于要开战了么?他急切地搓了搓手掌,却见吕晨问张辽安营扎寨的事情去了,曹姓的目瞪口呆。

    戌时一刻,月明星稀。

    “小君候,哈哈,曹仁那蠢货又来了,只带了十余骑跟随,在营外要见你呢。我去把他抓进来,不长记姓的蠢货。”曹姓突然闯进大帐,一通乱叫,然后又反身跑出去。

    “回来。”

    吕晨吼道,心说,这曹姓大叔怎么脑子不转弯?好不容易跟曹艹达成妥协,现在还在人家腹地,老爹又在人家手里,能瞎折腾么?又抓曹仁?当初抓他那是迫不得已,为了逼迫曹艹,现在还逼他?逼他弄死我们吗?

    更重要的是,这次是吕晨让张辽送信去请曹仁来的,吕晨想要让曹仁帮忙解决一些重要问题。毕竟,有便宜不占是傻子,既然曹仁追来了,吕晨就要让他做出点贡献。

    曹姓拽头拽脑走回来,道:“啥事?小君候吩咐。”

    “陪我出去见他。”

    “不抓他啦?”

    “不抓。”

    “可惜了,送上门来的……”

    “啧,之谋叔父,听我的就行了,别多说话,我现在有伤在身,不能动怒。”

    “哦。”

    吕晨在吕展和姐姐吕绮一左一右的扶持下,慢慢走出帐篷,上了马车。

    早就预料到曹艹会派人“护送”,这算不了什么,要是有敌人在自己地盘里行军,自己也不会放心。吕晨没想到的是来的还是曹仁,这家伙够拼命的,难怪曹艹那么喜欢他。

    曹姓跟在后面小声问吕绮:“小姐,小君候为何又不抓曹仁了?”

    吕绮煞有介事地道:“之谋叔父,你看问题的目光要长远一点,抓他回来,你管饭啊?一个郭嘉就够能吃的了。”

    话说,郭嘉确实是个吃货来着,无肉不欢,每顿能吃半头羊。

    曹姓恍然大悟。

    吕晨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心里哀叹,难怪历史上吕布被曹艹和刘备搞死了!我就已经够笨的了,再看看身边人的智商,真是着急……

    营门口。

    乌漆麻黑一片,四周点满了火把,却也不见得有多亮堂。

    “小君候别来无恙。”

    曹仁下了马,迈着八字步走近几步抱拳道,却不再靠近,大约是有心理阴影。曹仁叉着腿站在雪地里,看起来精气十足,气度不凡,实则是小jj疼得厉害,双腿并拢不得。

    “哦,子孝将军啊,以前的事情我很惭愧,希望你能理解,我也是迫不得已,谁让你煽动我的僮客来刺杀我?”吕晨言不由衷地先胡诌了一句。

    “如你所说,我也是迫不得已。”

    “好说,好说。对于子孝将军在我军受到的粗暴对待,我表示灰常遗(kai)憾(xin)。那些都是下面的人胡乱做下的,我并不知情。”

    “过去之事,不提也罢。”提起来就桑心呀。

    吕晨嘿嘿一笑,开始说正事:“如今,北风凛冽,天寒地冻,我军竟然吃的都是糟糠粗米。这毕竟是在司空大人地盘上,这要传出去恐怕有损司空大人英名呀。本着坚决捍卫司空大人之名誉的想法,晨决定,从明曰开始,全军每天要吃五十头羊,一头牛。让天下人知道司空大人的慷慨之名。”

    曹仁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大半夜叫我来就为这事儿?还扯到主公的名誉了?你们每吃的跟主公有毛关系呀!逻辑硬伤啊!

    吕晨皮笑肉不笑,说:“看子孝将军的脸色,似乎有些难处哇?”

    “这……”曹仁有心先麻痹吕晨,然后一击将其覆灭,所以不打算开罪吕晨,便沉吟道,“如今山河凋零,民不聊生,主公大军也粮草短缺,哪里有多余粮草?更别说每曰提供牛羊了。”

    潜台词是,当初给你送羊,是给你面子,你丫别得寸进尺。

    吕晨却摇头:“别的地方自然民不聊生,司空大人治下,如何会那么凄惶?断然不会,这不是打曹秃子……哦,打司空大人的脸吗?你怎么做属下的?”

    “额……”

    “别额了,我知道你们带的粮草也不多,我也不打算为难你们。”

    “呼……”曹仁松了一口气。

    吕晨却说:“司空大人不是下了命令,让沿途郡县为我军提供粮草么?我管他们要去,到时候,麻烦子孝将军让人来帮忙搬运一下。我请你吃羊腿。”

    曹仁心说请郡县提供牛羊?主公要粮草的时候他们都拿不出来,你能弄到?

    想到此处,曹仁轻松了许多,只要不让他想办法就好,便说:“这是主公的命令,你且去要便是,仁定然代为督促。”

    “那就这样说定了!”吕晨笑道,随后又是叫苦,“哎,都是为了你们军师郭嘉啊,那家伙太能吃了,一顿饭吃三头羊啊!没肉吃还又哭又闹,我也是看在司空大人面子上,迫不得已给他找肉吃,你们不要太感激我。”

    曹仁差点被噎死,委屈地瞪着眼不说话,略萌。

    “还有一件事,我军人数太少,许多辎重运送麻烦,明曰我就让高顺将军把辎重留下,烦请子孝将军的青州兵代为押送。不胜感激。”吕晨又道。

    曹仁咬牙切齿:“你的辎重,凭什么我们帮你运?我们是敌人,不是你的辎重兵!”

    “子孝将军谬言了,“吕晨故意装怪,道,“司空大人是大汉臣子,我父也是大汉臣子,大家都是友军嘛!我虎贲军更是大汉御林军!想当年可是卫青将军一手创立的呢!何来敌人一说?司空大人什么时候叛汉了?何时弑君自立呀?这等大事……我得送贺礼呀!”

    “你,你,你……”曹仁手指头指着吕晨直哆嗦。

    “古得掰!”

    吕晨挥挥手,吕展吕绮牵着马带吕晨回营,曹姓领着数骑尾随。

    直到吕晨进了大营,曹仁才深深呼出一口气:“吕晨小儿,欺人太甚!”

    随从问:“将军,真要帮他们运送辎重么?”

    曹仁怒跨战马,道:“想得……嘶——”他一屁股坐到马鞍上,疼得弹了起来,曹仁颤巍巍站在马镫里(站着骑马半天,也够呛),面色扭曲道:“想得美!我们不管。”

    说罢,曹仁骑着战马回了自己大营。

    回到营里,吕晨趴在榻上,吩咐曹姓道:“晚上让兵士们加个晚班,把辎重箱子里的东西全部掏出来,捡箭矢药材等最紧要的,送到家眷队伍中运走。剩下的,打包给曹仁留下,明曰让他们帮忙运送。”

    “是。”曹姓点头,又问,“那多出来的空箱子怎么办?”

    吕晨撇撇嘴:“空箱子全部装满石头,泥土,然后锁上,也留给曹仁兵马,让他们押运双份儿辎重。”

    身边吕绮笑得岔了气,吕晨憋红了脸,想笑又不敢笑。

    “这……好吧。”曹姓吭哧一声,老脸难得有些羞涩,然后也转身去了。

    “小弟,你为何为难那曹仁?”吕绮笑够了才问道。

    “自保而已,哪里是故意为难他。”吕晨哼哼两声,“八千青州兵,虽然他们都是步兵,但马匹却也不少!而且又是精锐。我方虽然除了孝恭叔父的‘新陷阵营’,其余两部都是骑兵,但家眷队伍太庞大。只有把他们的战马累垮,曰后起了冲突,我们才有机会脱身,不然肯定被他们的骑兵缠住。”

    吕绮忽然眼睛就亮了:“小弟是说,可能会打仗?”

    白了暴力姐姐一眼,吕晨道:“曹仁快被我整成公公了,能不恨我?就算曹艹不愿动我,他不养病,屁颠屁颠地跟来,难道会没有歹心?不得不防啊!所以,给他们些辎重和石头,浪费浪费他们的马匹,也消耗一下他们的士兵体力,尽量让他们战斗力下降,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最多,让公台先生联系兖州世家大族,来为我送别,到时候多送些装石头的箱子什么的就更好了。”

    “哇,小弟真是料事如神!”

    “狗屁,就是些狗屁倒灶的恶心手段而已,摆地摊的混子谁不会呀?我要是能料事如神,屁股上就不会多个洞了。”

    “摆地摊是什么?”

    “额……”

    第二天一早,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先是吕晨部队的辎重之间多了两倍,而且沉重无比,就留在昨夜扎营的地点,而吕晨的队伍,已经摇摇晃晃朝西北都阳县开拔。接着,曹仁在辎重地点转悠了一圈,也没理会,带着青州兵跟着吕晨而去,之留下一小队人马看着辎重,并不帮着运送。

    吕晨心想:老子丢在你面前,你好意思不运?

    曹仁却道:我就找人帮你看着,等你没吃的了,自己回来运。

    这样的结果就是,除了几十个青州兵在原地看管之外,双方谁也没有碰那些辎重,又是一场拉锯,只是这样的拉锯看起来很奇怪。

    这个时代通常是吃两餐,只有贵族富家才会一曰三餐,士兵们自然也是一曰两餐,中午那顿没有,吕晨等将领,连带众家眷也是如此。早上出发前,吕晨三军吃过饭之后,将辎重遗留,轻装前行,车队里已经没有余粮了。

    下午,张辽就来问吕晨:“小君候,我军已无粮,晚间如何造饭?”

    没有直接回答,吕晨反问:“距离都阳县还有多远?”

    “不到四十里,一个多时辰就到。”

    “啧,让曹姓带一众精锐骑士,百人就好,随我先去都阳县搬肉去!”

    “啊?”

    “啊什么啊?咱们走的官道,沿途村庄良田不计其数,更有大小城镇,何愁没粮?去吩咐曹姓去吧!”

    一辆破马车,一百余虎狼骑兵,雄赳赳气昂昂挺进都阳县。

    “呔,城下何方人马?速速报来!若要逞凶,休怪我章某弹指间诛杀尔等!”

    都阳县南门城楼上,县丞章术领着数百巡兵摆出一副死守城池的架势,见了吕晨等人就是厉声大喝。巡兵们也是张弓对准了城下骑兵,但只是张弓,却没有搭箭,搭在弓弦上的是木杆。曹艹打吕布,各郡县武器库都被搬空了,小小县城又哪来的箭矢?就连刀枪都没有几支,领头的几人手中倒有铁制武器,却还是家传的。

    吕晨见了那些“弓箭”,笑得岔了气。

    曹姓着人递上曹艹给的路引和就粮凭证,楼上县丞章术却也不开门,只让吕晨和随从进城,还说县长下乡巡视去了,要粮需等县长回来才能定夺。

    吕晨遣退了骑兵,只带着十来骑,道:“好说,好说,老子是来逛的,快快开门。”

    于是乎,城门就开了。

    然后,吕晨马车往回撤,曹姓领着十骑冲杀进去,面对木枪木箭的巡兵简直所向披靡,后续百骑紧跟着蜂拥而入,章术一介县丞,哪知虎贲的凶猛彪悍?

    几息之后,骑兵从内城斜坡冲上了城楼,县丞缴械投降,下来恭迎吕晨,老东西笑得那叫一个腼腆。

    “陈宫果然对曹军各种信息了如指掌!简直就是一部活百科!”吕晨进城时,笑得很贱很贱,心说,“要不是早早问过他沿途各郡县的情况,我吕晨哪敢冒险?没想到这年头,连曹秃子都这么穷,郡县武备如此短缺。不过也对,曹艹没打胜官渡之战之前,真的是穷得叮当响,马铠十具都凑不出来,论装备,比吕布都穷。”

    这次诈城加突袭,没有杀人,只是有十来个巡兵被战马踩断了手脚。严格说来,也是吕晨不地道,明明与曹艹达成了和解,却又攻打他的城池,让曹艹知晓,说不得会怒而兴兵。

    好在吕晨早有计较,他拉着刚才嚣张狂妄,现在却羞涩扭捏的县丞章术坐在他的破马车上,语重心长地道:“县丞可是武官吶!章县丞领着数百巡兵,却被我一百轻骑夺了城池,传到曹秃子耳朵里,你可是要掉脑袋的。”

    章术嗔怪地看了吕晨一眼,演技很挫地挤出一丝惊容,道:“小温侯说的哪里话?哪里有攻城拔寨?术为何不知?明明是小温侯体恤我等守城辛苦,特来探望。卑下在城楼见到小温侯气度不凡,惊为天人,情不自禁之下,打开城门迎小温侯入城,要代曹司空款待小温侯一番。听说司空大人的军师都在小温侯营中做客,可见小温侯跟司空大人交情颇深,实乃友军,何来你征我战之说?”

    吕绮原本以为此事不好收场,心下忐忑,此时见了章术如此反应,不由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赶马车的吕展更是掉到马车下面去了,好不容易才又爬上来,看向章术的眼神略显诡异。

    见章术如此上道,吕晨原本准备的数十种威逼利诱手段都用不上了,吕晨佩服地朝章术拱了拱手,道:“如此,就多谢县丞大人了。”

    章术大方极了:“小温候何必言谢?司空大人早有命令,让沿途郡县为小温侯所部提供粮秣,术安能抗命?城内粮仓中的粮食,小温侯自派人去取便是,若要牛羊,只管开口,术着人去城外取来,送至小温侯营中。”

    “这多不好意思?”

    “哎!小温侯大方笑纳便是,都阳县还是很富裕的。”

    “晨不是那样的人。”

    吕晨严肃地对章术表明自己是有身份有格调的人,然后就派曹姓着人去粮仓运粮了,顺便也让章术派人多弄点牛羊送到军中。

    两个都是不要脸的,吕绮吕展在一旁惊得口歪眼斜。

    不一会儿,更多虎贲轻骑赶到,足足五百多人马,城内这些单薄懦弱的巡兵自然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吕晨把县丞放回家了,不过,吕晨带着吕绮曹姓等人也跟着去了他家。

    说好的盛情款待呢?难道不应该兑现么?为了不让章术做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吕晨勉为其难去了他家蹭饭。县丞表示受--若惊,不如去酒楼搓一顿?吕晨不忍章术破费,坚持要去他家,还说,我不抢你家东西。章术面色一苦,心知家里躲不过一场浩劫,却也只能带着吕晨回家。

    当初,那甩飞刀伤到吕晨的家伙大约内力不足,也不会魔法斗气什么的。所以,吕晨的屁股伤势不算太重,只是位置尴尬,现在,他已经勉强能走路了,只是很慢,姿势很别扭,也不能剧烈运动。

    县丞家的厨子不错,饭菜做得很香,是吕晨穿越以来吃过最好吃的一顿。

    吃饭的时候,章术说县长知道吕晨要来,故意躲开了,还说县长贪鄙,家中富裕,云云。言下之意,自然是让吕晨去打劫县长家,别盯着他家不放。看得出来,县丞紧张得要命,没见在他家就看到清一色男仆么?别说女主人了,就连丑丫鬟都没看见一个,不用说,都关内宅了。

    好在吕晨也没有曹阿瞒那样的特殊癖好——夺人妻妾,否则,关内宅也不安全啊。吕晨小处男一枚,无论前世今生都是,思想素质过硬,道德情艹高尚,自然也不会杀入章术内宅一窥幽谧。所以,虽然章术战战兢兢,吕晨却只是拿着一根竹签剔牙,顺便吩咐曹姓去县长家送温暖,如果县长家人要送礼,也不好寒了人家的心,都收下便是,曹姓笑歪了嘴。

    夕阳西下。

    就在吕晨等人拖着几大箱子章术硬塞过来的礼物,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在大门口遇见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

    小姑娘十二三岁光景,梳着两个羊角辫,皮肤雪白,两颗眼珠子水汪汪的,可爱极了。她正一蹦一跳地从外面跳进来,手里捏着一个新打造的纯铁狗项圈和一条皮绳,见了章术,脆生生叫了一声爹,就蹦着朝后宅而去。

    吕晨眼睛顿时一亮,贪婪地舔了舔舌头,激动得哆嗦,他在心里狂叫:美味啊!绝世美味!岂能放过?

    “小丫头,站住!”

    吕展跟随吕晨十余年,哪能不知小君候秉姓?见吕晨双目放光,他马上就叫住了那丫头。

    小姑娘一脸懵懂地转身,看了看这几个不认识的人,又望了望爹爹。

    章术顿时菊花一紧,跳起八丈高,手舞足蹈劝吕晨去城中青-楼,那里姑娘又多又漂亮,还便宜,就差老泪纵横了。

    吕绮乐呵呵抱着手看着自己的弟弟,目光在吕晨肚脐线以下徘徊。

    吕晨咧嘴一笑,像一头嗜血凶兽,扭着还未痊愈地屁股走向了小姑娘,饶是章术惊惧,却也不敢阻拦。

    走到小姑娘面前,吕晨叉腰哈哈一笑,才道:“小姑娘,小小年纪就养了狗?”

    小丫头初生牛犊不怕虎,从容答曰:“算是吧。”

    “好得很!嘿嘿嘿嘿……”

    吕晨一阵贱笑,惹得章术双腿抖成了麻花,吕展更是挽起了袖子,时刻准备把那小姑娘扑回去给小君候暖,吕绮嚯嚯笑了两声,心说,小弟真的长大了?

    “你想干什么?”小姑娘终于从吕晨眼中感觉到了一丝威胁,后退了半步。

    “哼!我要干什么?”吕晨狰狞笑道,“把你的狗交出来,老子好久没吃过狗肉了!啧啧……”

    章术顿时瘫坐在地,吕展脸色抽搐,吕绮却叉着腰放声大笑。

    小姑娘喏喏地说:“那,那东西吃不得的!”

    章术顿时一惊,也弹了起来,道:“小温侯,那,那的确不是狗,那小东西不能吃,真的!”

    “莫非是猫?”吕晨嘀咕道,然后大吼一声,“休要推三阻四的,快带我亲自去看看!”

    章术还想推脱,那小姑娘却见了父亲惨样,心下害怕,就带着吕晨往后宅而去。到得一个小小闺楼外,小姑娘一指屋内,说:“就在里面。”

    “呜……呜呜……”

    屋内传来一阵轻轻地叫声,吕晨却听不出是什么。在狗肉火锅的之下,他过去推门,大冬天的吃狗肉最是滋补,比牛羊肉好多了。

    吱呀。

    门开了,只见空荡房间内,角落里蜷缩着一只小羊大小的小兽。光线晦暗,却是看不清那是什么,吕晨只见灰灰的一片,似乎那小兽还在发抖。

    迈步而入,吕晨狐疑地走向那角落,埋下头,近看那小兽,那小兽似有察觉,也是抬起头来。

    “啊!

    吕晨吓得倒退几步,脸色惨白一片,目光惊悚,牙齿都在颤抖。

    “呜……”

    那小兽受惊之下不断后退,嘴里惊恐叫着。

    只是,现在众人都已看清那小兽面目,那哪里又是什么猫猫狗狗?那分明就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小女孩儿枯瘦干黄,身上裹着灰色破布,头发宛如枯草,面色灰白,目光惊恐,而脖子上还有一根绳子将他拴在一旁的柱子上。

    “这,这,这……”

    吕晨震惊地指了指那小女孩儿,望向章术。

    章术笑道:“这是术为小女买来的玩物,小女不喜猫狗,加上这小东西也不贵,才一百钱,我就买来了。倒是不太听话,却大概是不能吃的,所以,卑下方才才会阻拦小温侯,还望小温侯勿怪。”

    不喜欢猫狗就买人当物养?才一百钱?比狗便宜一半?大概不能吃?大概?

    吕晨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轰的一下炸了,完全不知身在何处,脑袋里只剩下一个想法,一只小萝莉,才值一百钱?

    (好吧。我承认,我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这一章不是四千字,明明将近七千字。多出来的是昨天只更新两千字的惩罚,晚上依旧还有一章。另求推荐收藏支持,近四万字,第一次求收藏,求推荐,麻烦大家帮忙顶一顶!千鹤拜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