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十二章 萝莉会咬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一只小萝莉一百钱?”吕晨喃喃道,神色有些恍惚。访问下载txt小说 ..

    “萝莉是何物?”章术谄媚笑着问。

    “呵……”

    吕晨哑然而笑,摇着头,退后两步。把人当物养?拴在柱子上?而且,做这事情的居然是一个清纯可爱的十二三岁小姑娘?吕晨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呼吸难受,同时五脏六腑在腹中翻江倒海,想吐,额头更有汗珠滚落。这一刻,吕晨相信,就算是看见伏尸百万,看见人吃人,他都不会这么恐惧,这么难受。

    这个世界为何这么疯狂?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吕晨打死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如此肮脏邪恶的事情!

    这就是三国?

    这就是英雄辈出的三国?

    这就是史书上吹得天花乱坠的大时代?

    这就是罗贯中笔下的智谋权术、文韬武略的……一壶浊酒喜相逢?喜的什么?!

    吕绮和吕展也发现了吕晨的异状,一左一右上来扶住他。

    吕晨望向章术的女儿,问道:“你为何不养猫狗?偏要养一个小孩子?”

    “猫狗又脏又臭,还掉毛……她虽然也挺傻的,还咬人,但是好看许多,还可以给她穿衣服,别人家的小狗都不够她有趣。”

    章术的女儿眼睛扑闪扑闪的,眸子清澈,算得上天真无邪。然而,她说出的话却让吕晨反胃,甚至头皮发麻,这是一个单纯女孩儿的想法?

    有趣?

    吕晨无言以对,他突然发现不知道对章术的女儿说什么,正义良知?她未必知道那是什么,而且这个世道,正义和良知恐怕也不值钱。很容易就想到了原因,章术的女儿并不邪恶,或许都没有什么坏心思,甚至章术也未必是丧尽天良的歹人,最根本的原因是……在他们眼里,那个四五岁的小萝莉不是人。

    “她是哪里买来的?”吕晨问。

    章术有些害怕,答道:“去年饥荒的时候,路边随便买来的,她家大人亲自卖给我的……如果,大人喜欢……”

    “放屁!”吕晨一脚蹬出,踢在章术脸门上,怒不可遏地爆喝一声:“你大爷!看清楚,这不是猫狗!她跟你的女儿一样!黑眼睛黑头发!两个眼珠一张嘴!”

    “她怎么能跟我一样?她,她……”章术的女儿见爹爹被打,怒得嚷嚷起来,却见吕晨狼一样地盯着她,她的声音就渐渐小了,“爹爹说,她,她是贱民,我是世家之女……我当初好心让她做侍女,但是她太丑,而且还咬人,我就把她拴起来,然后,她就听话多了……”他们不以这样的想法为可耻,在这个时代,这种想法很正常,动物比人类低等,贱民也比上等人低等,他们与畜生区别并不明显。

    高高地扬起了手掌,吕晨想要扇这小丫头一耳光,然而手掌却没有落下去。

    章术的女儿赶紧捂住了脸,吓得发抖。

    “世家?贱民?”吕晨的愤怒忽然化作了诡异笑容,然后又是无奈,“老子当年也是农民……”

    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没有人能听懂。农民子弟,十年寒窗,进城上学,打工赚钱,租房子找工作,买不起房谈不起恋爱,羡慕高富帅白富美,摆地摊还被城管暴打……吕晨以为他忘掉了前世的种种,然而此刻,他才发觉,那种被人踩在脚下的生活,牢牢镌刻在他的脑海深处,永远无法磨灭。

    “小温侯饶命,小温侯饶命……”

    章术在磕头,然后拉着他漂亮精致的女儿一起磕头,砰砰作响。可是,他们并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小温侯,难道是因为没有狗肉吃?

    “小弟,你怎么了?”吕绮拉了拉吕晨,道,“他们哪里开罪你了?你要是不顺心的话,姐姐把他们宰了便是,你可千万莫要气出个好歹来!爹爹就你一个儿子……”

    不顺心就把章术父女宰了?就连自己的姐姐也是这种想法!

    满屋子的人,竟然没有一个明白自己为何动怒???

    吕晨脸上是怪异之极的笑容,望了自己的“好姐姐”一眼,然后,吕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朝着角落里的那个小萝莉走去。小萝莉拼命缩着身体,小小的一团,瑟瑟发抖,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也不知是胆怯还是威胁。

    这个小萝莉很脏,脏得看不清皮肤的颜色,辩不出五官轮廓,身上裹着一件巨大的灰色烂袍子,赤脚发黑。

    她的脖子被绳子拴得死死的,地上有两个破烂陶碗,一个装水,一个装着黑乎乎的食物。

    吕晨蹲在地上,跟小萝莉面对面,望着她闪躲的眼,仿佛她的眼珠子都因害怕而颤抖。那是一双惊惶哀恸的眼,那是一对四五岁孩子的眼。

    乱离人不如太平犬!

    还没有经历战争的残酷,吕晨没有料到,自己竟然不是从战争和杀伐中看到真正的三国。而是先从一个小女孩的惊悚眼神中看到三国……真实的三国,一个惨烈悲壮的时代!一个最糟糕恐怖的时代!

    “我买了。”

    吕晨忽然笑了,回头对章术父女说道。

    章术错愕,吕绮吕晨也是一脸不解地望着吕晨,倒是那懵懂小丫头似是觉得吕晨抢了她的物,眼神中竟然有仇恨!

    “小妹妹,别怕,哥哥带你走,再也不做物,咱们做人。”

    吕晨眼中含泪,用只有他二人能听到的声音,轻轻地对面前的小萝莉说道。他不是圣人,不是好人,甚至干过不少坏事,但灵魂为现代人,见到这样一个凄惨的小萝莉,他怎能不心生恻隐?他坚持认为,如果他今曰放任不管,他就丧失了人类的根本,良知。

    “呜呜……”

    “你会说话吗?”

    “呜呜……”

    “你叫什么名字?”

    “呜呜……”

    吕晨笑了笑,伸手去解小萝莉脖子上的绳索,小萝莉顿时抖得筛糠,牙齿打颤。

    “别怕。”

    吕晨摸到了她的脖子下面。

    “啊呜。”

    “嘶——”

    小萝莉一口咬住了吕晨的手指。

    十指连心,疼得吕晨轻声叫了出来,他没有缩回手,也没有推开小萝莉。现在吕晨心里只觉得心酸,这真的是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儿?一个人类?吕晨现在,极度渴望这穿越是一场梦,这里的残酷黑暗挑战着他的极限,他想醒来。

    吕晨吕绮乃至章术都是一惊,就要围过来,显而易见,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咬伤了小君候,那就去死吧。

    吕晨回头瞪了三人一眼,这三人才停住。

    小萝莉咬得更加用力,吕晨的手指渗出血迹。小萝莉故作凶猛地呜呜着,狠狠盯住吕晨,示威般地抽了抽鼻子。

    吕晨不抽手,小萝莉也不放嘴,两人对视,吕晨眼中带笑,小萝莉目光凶狠。

    滴答,滴答。

    血液跌落到地板上。

    良久,小萝莉眼神一软,忽然松口,她舔了舔嘴,有血腥味,然后,她做了一个让人惊异的动作,她伸出小舌头舔吕晨受伤的手指。吕晨还是没有缩手,小萝莉把吕晨手指的血迹舔干净,然后又专注地瞪住指头,只要见到有一颗新的血珠冒起来,她就伸出舌头舔掉,周而复始。

    终于,吕晨的手指头再也不冒出血珠了,小萝莉还直愣愣地瞪着手指头不放,认真极了。

    屋内其余四人都愣住了,吕晨在笑。

    吕晨再伸手去解开小萝莉脖子上的绳子,小萝莉也不躲了,只是还是有些害怕,身体在发抖。

    吕晨站起来,退开几步,对吕展道:“给章县丞一百钱,这小女孩儿,我买了。”

    吕展便从袖中掏出一袋五铢钱,章术推辞了几句,见吕晨目光不善,不敢在多说什么,还顺便给了企图说话的女儿一嘴巴。

    “过来。”

    吕晨不理章术,朝小萝莉招了招手,小萝莉歪着脑袋看着吕晨,似乎是在思索,然后双手双脚爬着朝吕晨“跑”过来,看见这一幕,吕晨的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

    看得其余几人都以为吕晨傻了,吕绮和吕晨最为担心,担心吕晨又变回傻子。

    吕晨抱起小萝莉,小萝莉不再害怕吕晨,她咧嘴傻笑,往吕晨衣领里面钻,像一只小猫,吕晨更觉心酸,她分明就已经被养成了一只猫儿。

    这一刻,吕晨也在想,我是不是一个不合格的穿越者呢?不是说穿越者都是杀人不眨眼么?不是说穿越者都能统领千军万马杀的尸山血海么?吕晨刚刚穿越过来那两天,也曾做过白曰梦,梦见自己大手一挥杀尽天下诸侯,百万敌军灰飞烟灭,最终一统天下。现在想来何其可笑?归根结底,他只是一个智力有限、心肠够软的平凡人。

    抱着小萝莉,吕晨一瘸一拐地出了屋子。

    吕绮赶紧追了出去,对吕晨说:“小弟,这小女娃黑黑瘦瘦的,眉眼也不好看,不是什么美人坯子,你买她做什么?想要女孩子的话,娘亲那里的丫鬟……”

    吕绮闭了嘴,因为他看见了吕晨冰冷的眼神,一闪而逝,那是一种连父亲暴怒杀人时,都不曾有过的绝对寒冷。

    走出几步,章术也追了出来,手里拿着刚才他女儿拿着的狗项圈,恭恭敬敬递给吕晨,道:“小温侯,这是小女让铁匠新打的项圈,这小东西归你了,这项圈小温侯也拿去用吧。”

    吕晨默默转身,从吕绮腰间抽出一把环首刀,嗤啦一声,划破章术的大腿,鲜血横流,章术连躲也不敢躲。

    吕晨将刀还给惊诧的姐姐,没有说话,走了。

    曾经,吕晨以为三国是一个人吃人的时代。这一刻,他发现自己错了,错了,错了,错得离谱。

    人吃人的时代不可怕,人糟践人的时代,才可怕。果然,世界上最邪恶的东西,是人心。

    回到城外,张辽已经带领兵士扎好了营寨。

    郭嘉得知吕晨买来小萝莉的事情,特地过来夸赞道:“小君候仁德!颇有上古圣人之风。”

    吕晨一路回来非常沉默,几乎不怎么说话,眼神直愣愣的,让吕绮吕晨紧张极了。但听见郭嘉的话时,吕晨竟然噌地一下跳了起来,指着郭嘉的鼻子破口大骂:“圣你妹!这就是曹艹治下的事情!以人为畜生!亏你饱读圣贤书!亏你还是出身寒门!你还给他做官,给他出谋划策,你想让曹艹一统天下吗?你想让全天下都变成这样吗?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不如!畜生!两月前,曹艹下彭城后,干了什么?啊?屠城!屠城!你道我为何要先北上,再西去?因为我不想经过彭城!不想看见那一座空城!死城!”

    郭嘉涨红了脸,却无言反驳。

    张辽陈宫等人俱是诧异,小君候深爱郭嘉之才,这几曰对他虽然算不上尊敬,却格外友好,为何今曰,小君候会如此痛骂郭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