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十一章 夜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车辚辚,马萧萧。免费电子书下载 ..第二曰,吕晨所部继续望西北而去,似与平曰无甚区别。曰暮扎营,宿乌巢泽东南。

    子夜,长风悲鸣,漫天雪舞。

    吕绮带着近三百僮客和一队百人龙骧骑兵,保护家眷队。今夜黄巾袭营的事情,并没有让家眷们知晓,但见到兵马宿卫,整个家眷队伍中的人自然吓得睡不着了,绣花的心思当然也没有,吕绮也是一身铠甲,神色凝重地带兵四处巡查。

    吕晨大帐,他果然在和陈宫郭嘉下跳棋,没多大意思,俩人一个精通围棋,一个五子棋造诣颇高,但在跳棋上都是新丁。吕展在一旁煮茶,显然太过紧张,有些神不思属。小喵拿了跟小木棍在捅柴火,倒是一点也不怕,打仗什么的,她也不懂,只是好奇为何今晚大家都不睡觉,她都开始打哈欠了。

    子夜刚过,大营北面有大队骑兵纵马而来,响声震天,吕晨帐中杯盏里的茶水都淌了出来。

    “骑兵,是骑兵!不下两千人!”陈宫不无担心地望了吕晨一眼。

    吕晨点了点头,不接茬,拿着一颗棋子在棋盘上比划来比划去,迟迟不肯落下。

    郭嘉仔细听了听,道:“一千黄巾军押后,以壮声势,一千司空的骑兵打头阵,当然用的是黄巾军的旗号。前队一千骑,马蹄轻盈,快速,可见马不负甲,士兵甲胄也甚为轻便,是轻骑兵。后队,一千黄巾军队形散乱,毫无节奏,那只是一队骑马的步兵。”

    陈宫撩开帷帐去外面张望了几下,回来焦急地问:“伯朝,真的没问题嘛?这根本不是袭营,隔着几里远,动静这么大,还点了火把。这摆明就是硬闯嘛!想给曹仁制造讨贼的借口。”

    吕晨的眉头紧锁,他哪里敢肯定?什么事情都有万一。

    陈宫心中忐忑,神情焦虑。

    吕晨终于将手中棋子落下,啧了一声,对陈宫道:“公台叔父,该你了。”

    陈宫撇了撇嘴,把棋盘抚乱,拿起一杯茶嘬了一口,没好气地瞪了吕晨一眼。

    营外,骑兵从侧面冲营。

    “我没打过仗,哪里知道能不能赢?”吕晨终于说道,他眉头紧皱,“我只知道,战前要知己知彼,战时要一往无前,其余的,就交给老天决定吧!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忽而,一个小兵跑进来,说:“禀小君候,营北有黄巾骑兵强袭,张辽将军正在指挥龙骧布防。将军说请小君候放心,定然不让敌军踏入营区一步。”

    “嗯。”吕晨挥退小兵,对吕展说,“去问问之谋叔父准备得如何了,另外曹仁所部有何动向如何。”

    吕展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回来,道:“小君候,之谋将军,及帐下九百虎贲骑兵已在前营依计阵列完毕,一切事宜都已准备好。另,据之谋将军查探,曹仁大营灯火通明,人马鼎沸,像是正在点兵。”

    吕晨点了点头,发现小喵捏着一根木棍在他脚边睡着了,流了一地口水,他拿了一条披风给小喵披上。

    这时,北面喊杀声震耳欲聋,战斗开始了。

    最先传来的不是刀兵之声,而是战马哀嚎的声音,以及弓弦震动的蹦蹦声。

    “在地里挖洞,比拒马桩还要狠毒啊!这一战,不知会折损多少良马!”郭嘉在感叹。

    吕晨却皱着眉头闭目养神,其实,他是在忍着内心想吐的冲动。战马的哀鸣太凄凉,凄凉得他似乎亲眼看着,一条条马腿陷入碗口粗的小洞中,然后咔嚓咔嚓地折断,头皮发炸。

    接下来是士兵的惨叫声,龙骧的硬弓平射,想来洞穿了不少摔下马的骑士的胸膛。吕晨没有经历过这等地狱般的“音乐”的洗礼,他想要捂住耳朵,却又十分明白,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安排。

    一刻钟之后,战斗暂歇。

    有小兵来报告:“禀小君候,北面千骑冲营,损失四百余骑之后暂时退走,我方无一人战损,对面的骑射水平太次,我们只有三人被流矢擦伤。不过,黄巾骑兵转道大营南面,并且派出少量骑士试探过南面大营,没有陷马坑,他们似乎准备从南面再发起进攻,张辽将军正在依计设防。”

    小兵退走。

    郭嘉脸色发白,表情不自然地摇头苦笑:“从南面进攻?今夜是西北风啊!”

    南面战事起,千骑冲营,地动山摇。

    龙骧士兵开始抛射火箭。

    乌巢泽边上,雪地里全是干枯的芦苇和干草,加上下午扎营的时候,张辽就已经奉吕晨的命令,在枯草丛中洒了不少桐油。这时,火箭落地,顷刻,火光冲天而起,熊熊烈焰映红了半边天空。

    “这南面没有陷马坑!杀!杀!杀进去!”

    南面的骑兵呼喊着,疯狂突进,吕晨大军的营寨粗陋,围栏很矮,纵马一跃可过,他们并不认为火焰能够阻挡他们的铁蹄。

    近了,近了!

    曹军和黄巾混杂的骑兵已经可以看清营寨围栏内的龙骧军,他们统统下马,手中只有弓箭,连战刀都没有一把,只要杀进去,他们就会变成待宰的羔羊!

    轰、轰、轰——

    十余声巨响传来,震天动地,其威势甚至压过了这队两千人的骑兵。

    那是什么?

    十几道闪电?打在围栏之外二十多步的地方?

    来不及多想了,骑士们的战马不再受控制,纷纷开始撒疯,乱跑,好多骑士被掀下了战马,丧命乱蹄之下。

    那些爆破的惊雷没有多大杀伤,却惊了马匹,前队战马混乱地往后逃窜,冲乱了后续骑兵的步伐和队形,整个骑兵队混杂在一团,一时间进退维谷。

    “张弓,点火,放!”

    “张弓,点火,放!

    张辽机械般地命令着手下士兵不停地抛射火箭。

    不一会儿,大营南面火烧燎原,曹军和黄巾军的骑兵彻底慌乱,开始往南逃窜,然而,混乱的队形牵绊了他们的速度。

    在北风的驱赶下,狂暴的火苗向着南面席卷而去,吞噬着一切。

    战马狂啸,士兵嘶吼,不过是临死前的一次绝响。随后,他们很快就葬身火海,或者在火焰中继续舞蹈,以一种最绝望最狰狞的姿势,舞蹈,扭动,翻滚……

    “洒土,浇水!”

    见惯了战阵厮杀的张辽,此时也不愿多看一眼南面的火海,只是用嘶哑的声音吩咐士兵们。小君候准备得很充分,夜晚是西北风,敌军北来时,以陷马坑和弓箭撰射退敌,切不可放火。故意放空南面,引诱敌军来攻。南面放火,辅以火药爆破的威吓,扰乱敌军,北风之下,火焰不断南侵,敌军必破!偶尔有火焰蔓延过来,也不会很猛烈,这边也早准备好了水和土将其扑灭。

    吕晨大帐中,郭嘉深呼吸一口,道:“败了!败了!小君候,那雷鸣之物,到底是什么?”

    “火药!”

    吕晨没有过多的解释,他蹲在火盆前微微蹦跶着,专心致志地烤火。实际上,他后背全是冷汗,他不敢让任何人看见他在发抖,所以刻意蹦跶掩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