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十二章 备马!披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半个时辰之后,小兵来报:“小君候,南面黄巾余孽大部葬身火海。 ..火势减弱之后,趁敌军惊恐混乱,张辽将军领两百龙骧铁骑冲杀,歼敌三百。现下,两千黄巾骑兵已基本肃清,只有十余骑逃走。”

    “让文远将军协助之谋将军布阵,迎接曹仁。”

    吕晨吩咐了一句,挥退小兵,拿起郭嘉的酒袋子嘬了一口,只觉得寡淡无味,索姓一口全喝光了。黄酒很难喝,但多少有些酒味,吕晨心中的压抑有所缓解。

    “黄巾已灭,曹仁还会来?”陈宫狐疑道。

    郭嘉苦笑摇头:“子孝会来的!八千青州兵对你部两千精锐骑兵,在旷野中并无优势,但你们带着家眷,现在又受困营中,正是他的机会。至少他这样认为。黄巾军被灭,子孝恐怕会更怒更恨,因为那其中有一千是司空的精锐骑兵……”

    啪。

    吕晨将空空的酒袋砸在郭嘉身上,眼睛发红,道:“为何要逼我杀人?老子不想杀人!”

    郭嘉:“从你擒嘉那一天起,你就该料到司空不会甘心受辱,定会报复。没有人逼你,你想活命,想带着吕布的人马安稳离开,必定少不了一场大战。”

    吕晨怒骂:“滚你娘的!你该去劝曹仁,死了两千人还不够?还要接着来送死?”

    郭嘉惨然一笑:“乱世人如草,嘉也无能为力啊!这是司空的决定,我和曹子孝都无法违逆,就像当曰破彭城一样,跪了一地的谋臣和武将,可是……还是屠城了!”

    陈宫在一旁自言自语,像是祷告一般道:“但愿伯朝的计策能奏效,否则,若是让曹仁大军冲杀进来……”

    一个小兵冲进帐来:“报!禀小君候,曹仁率青州兵倾巢而来!正在对我大营进行合围。”

    吕晨冷笑道:“传令,全军退守第二防线,等待反击!”

    “诺!”小兵退走。

    作为一个平凡人,吕晨是软弱的,甚至是怯懦的。在这个时代,他始终做不到蔑视人命,或者说,他根本不敢杀人。然而,现在曹仁却要围杀他,吕晨几乎都快被逼疯了,在死亡的威胁之下,他心中隐匿的邪恶兽姓也就慢慢泛了起来:想杀我?都他妈去死吧!

    夜幕下,雪野中。

    曹仁骑在马上,吩咐道:“前部围正门,左部围南面,右部围北面,中部屯于外围,以防吕晨小儿突围,后部时刻准备支援。”

    三部青州兵,五千余人阵列森严,缓缓围向了吕晨大营,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丝嘈杂和混乱,俨然一支百战精兵。

    片刻之后,青州兵就已经将吕晨大营三面合围,密不透风。而吕晨大营却静悄悄的,曹仁骑马站在大营正门外狐疑地望着营内,若不是远处帐中有灯火微明,曹仁真会以为这是一座空营。

    斥候来报:“禀将军,吕营之内并无兵马,像是全线内缩了。”

    “传令各部,徐徐推进。”曹仁思索了一会儿,下了命令。

    他想不明白,吕晨为何会全军收缩,就算骑兵不擅守城,也不该放弃防守啊!难道是想让我军进入营地之后,再派骑兵冲杀?营内地势狭窄,可不是骑兵能冲得起来的,只要数千名青州兵逼进营寨,堵住内营,便能让骑兵无法冲刺起来,到时候,这里就是步兵的天下了!

    须臾之间,青州兵突入营寨。

    曹仁带着亲兵骑马进入大营正门,只见到处是空置的帐篷和凌乱陈布的板车,没有马,却有一大群羊被分散栓在那些板车上,整个前营凌乱不堪。

    “如此杂乱的营地?”曹仁冷笑道,“看来是早就做好了退守的准备,前营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但是,退守就真的能守住吗?两千骑兵守卫营寨?连城墙都没有,吕晨小儿,你拿什么守?”

    就在这时,一个不和谐地小兵屁颠屁颠蹦到曹仁面前,道:“禀将军,敌军内营修建了一条绵延近百丈高一丈许的城墙,敌军人马现在全部龟缩其中。”

    “城墙?”曹仁从马上跳了下来,怒道,“短短两三个时辰,怎么可能在野外筑城?还绵延百丈,高一丈!绝不可能!”

    “将军,千真万确!那是以泥土杂草和木棍杂糅而成的城墙,他们往城墙上浇水,水结成冰,所以……那冰墙很坚固。”

    “以冰铸城?”曹仁的眼睛红了,狞笑道,“好,很好!吕晨小儿,既然你想据守,那就让你尝尝我青州兵的厉害!传令,各部准备,等候命令攻城!”

    数名亲兵应诺退走,去各部传令去了。

    曹仁又道:“检查外围,看看有没有柴薪桐油等物,以防对方再用火攻之计。

    据探报,他们携带的箭矢很多!

    !”

    士兵们在外营检查一番之后,回报:“整个外营杂草都被他们铲干净了,地上全是积雪。营中也并无发现柴薪桐油等物,木板也极少,倒是许多装着灰黑色泥土的板车杂乱无章,以及羊近千只,请问是否清理?”

    “不用,这些东西正好限制对方骑兵冲击!”曹仁笑了,道,“传令,攻城!”

    吕晨大帐之中。

    陈宫焦急踱步,郭嘉阴着脸不言不语,吕晨依旧蹲在地上烤火。

    “以冰筑造的城墙,真能抵挡住青州兵的围攻?青州兵可是曹艹最精锐的步卒啊!”陈宫还是忍不住问道。

    吕晨头也不抬:“这里不是西凉,不是幽云,天气不够寒冷,冰凝结的速度很慢,也不够坚硬,那冰墙当然抵挡不住他们的狂攻。在冰墙背后,整整十几步的地面也全都泼了水,结成了冰!这些冰墙可不是用来防御他们的,而是用来防火的!”

    陈宫问:“防火?伯朝还要火攻?计将安出?”

    郭嘉却叹息道:“难道公台先生没有看见,那冰墙每隔一丈便有一个三人宽的洞吗?每个洞口后面都有一头牛,那外营的板车上全是火药。”

    陈宫这才明白过来:“火烧牛尾?”

    就在这时,营外喊杀声大起,吕展掀帐进来,嘴唇有些哆嗦地道:“小君候!青州兵开始攻城了!”

    吕晨噌地一下从地上弹了起来,喝道:“备马!披甲!”

    吕展应诺去为吕晨取铠甲。

    陈宫惊得跳起来:“伯朝切不可冒险!有此奇计,文远之谋二人统兵足矣!”

    吕晨走到兵器架上,取下一柄画戟,笑道:“公台叔父别担心,我只是去混助攻,赚经验,顺便鼓舞士气。冲锋陷阵抢人头什么的,我当然不会去做。开玩笑!外面兵荒马乱的,我又不是吕布!”

    陈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