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十三章 虎贲龙骧,举世无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火烧牛尾,让牛疯狂奔跑冲击敌阵,这算不上什么新鲜的招数。对于吕晨来说,这个计谋最大的遗憾是,每天看见牛在增多,却吃不到牛肉,当然,最伤心的是吃货郭嘉。

    曹仁自以为胜券在握,已经下令青州兵开始攻城了。

    最开始,冰墙上面布防的虎贲军不算多,只有两百多人,在青州兵攻城之后,又加了四百名龙骧军进来。饶是如此,他们抵挡起来仍然很吃力,青州兵的战力很强,而他们都是骑兵,并不擅长守城,情况危急。

    张辽正在让五百龙骧列队披甲,为最后的冲杀做准备。

    曹姓带着剩下的七百名虎贲军将士,牵着牛躲在冰墙后面,等候吕晨的命令。

    当吕晨第一次身穿铠甲出现在士兵们面前时,便是引来没有参战的一千多将士的注目。

    因为,他们以为是吕布来了。

    不得不说,吕晨今天的装扮略显风-搔.

    只见他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左腰挂弓箭,右手持画戟,坐下玄龙逐云兽,破风而来。

    这倒不是吕晨想扮酷,事实上,他倒是愿意穿得普通一些,战阵中穿得越鲜艳就越吸引仇恨,这一点他还是懂的,但是他又不得不这么穿。因为,这身装扮是他还是傻子的时候,吕布就为他准备好了的,自然是参照的吕布自己的造型打造的。更重要的是,吕晨身高体壮,十五岁比张辽高出半个脑袋,别人的铠甲他也穿不上,只能穿自己的,偏偏自己那个风-搔老爹就只给自己置办了这么一身盗版装备,拉风是拉风,但吕晨却觉得有些搔包……

    第一次披甲,吕晨觉得浑身难受,他不觉得自己像吕布,倒是把画戟换成棍子的话,有些像大闹天空的猴子。

    心里的牢搔留在心里就好,吕晨自然不会说出来,况且,这些牢搔,也只是他用来排解压力的。无论如何,一夜之间杀掉数千人,对于一个心理正常的现代人来说,是一道坎。

    不管穿成这样到底是像吕布多一点,还是像齐天大圣多一些。吕晨不愿多计较,他只知道,自己穿成这样,是为了告诉将士们,他们的主心骨还在!温候被俘,小温侯还在!

    所谓将士兵之魂,这一点在吕布的无双三军中更是得到了最大的体现,往往吕布一马当先,将士们只需跟随就能所向披靡,这是十几年的赫赫战功造就的影响力,这是一种最高的信仰!

    所以,吕晨今天穿上了跟父亲一样的铠甲,便是要告诉他们,龙骧和虎贲的荣耀不会自此断绝!吕晨甚至不需要说话,只需要出现,就能让龙骧和虎贲将士们热血。

    战神吕布,是这两支骑兵的绝对灵魂!

    士兵们短暂的震惊过后,就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就连张辽这最沉稳的统帅之才,都有些激动。曹姓更是已经扯开嗓子激动地吼了起来。

    夜幕中,吕晨看着那一双双越来越亮的眼睛,他知道,这一战赢定了!

    士兵们中的轰动很快就静了下来。

    吕晨纵马踏出几步,来到虎贲军阵前,道:“之谋!可否准备妥当?”这一刻,吕晨是主帅,自然不会再叫叔父。

    曹姓跨出一步,右手捶胸,肃然道:“禀小君候,一切就绪!”

    吕晨道:“纵火!放牛!”

    堵住冰墙洞口的土石被搬开,几名想要突进来的青州兵被长朔戳死,然后一头牛被塞到了洞口。接着,牛尾巴上绑着的淋了桐油的柴禾被点燃,感觉到疼痛的牛开始奔跑,临了,还有士兵在牛屁股上戳了一矛。发疯的牛惨叫着冲出了洞口,而它身后,还拖着几坛桐油。

    百余丈冰墙,一百来个洞口,每个洞口放出一头着火的疯牛,然后,洞口瞬间又被土石堵上。

    隔着冰墙,吕晨听见了外面传来的惊呼和惨叫,看到了外面冲天而起的火光,接着是火焰烧到木板车上的火药发出的爆炸声,偶尔还有小羊们凄凉地咩咩声……

    然后,吕晨看见了龙骧和虎贲将士们的火一样的目光,听到了他们变得沉重的呼吸……

    铁血!

    嗜杀!

    吕晨知道,他们是百战精锐,他们喜欢血的味道!喜欢杀戮的快感!

    吕晨突然能够理解这些将士眼中的激动,甚至连他都忍不住有了一丝渴望杀戮的冲动,不过,内心的不忍和反感同样变得强烈起来。

    吕晨知道,在这场与曹军的惨烈战役之外,他的内心也在进行一场战争,所谓正义与所谓邪恶的战争。

    人是矛盾体,一方面,吕晨不忍杀生希望天下太平,另一方面,吕晨恨不得杀掉所有企图置他于死地的人,一个不留。

    内心的战争注定不会有胜负,而外面的战争,胜负已分!此时,外面的大火和爆炸声已经响彻了小半个时辰。

    冰墙外面,烈焰滔天,吞噬着一条有一条生命。

    冰墙里面,士兵们的杀欲在堆叠,等待爆发!

    曹姓趴在被火越烤越矮的冰墙上看了很久,然后盯着被烟熏得漆黑的脸回来,喜滋滋禀报道:“禀小君候,外面大营,被我们事先安置的帐篷板车以及其他障碍物阻隔,空间狭窄而复杂,他们三部大军进来之后,很难从容退走。而且那些牛带着桐油在营地乱冲,几乎点燃了所有的火药,再加上乱跑的羊不但把火焰传递得更远,还不断绊倒逃跑的士兵……现在,三部围攻我军的青州兵已破,只剩下曹仁的中部和后部不足三千人尚在营外,未曾被波及。”

    吕晨点了点头,目光冷异,至少在这一刻,他强迫自己心中的所谓正义滚得远远的,邪恶占领了制高点。

    今夜,他必须杀戮!

    张辽也道:“小君候,三部青州兵小半被烧死,退走的大半也伤势极重,并且毫无章法慌乱不已。他们已经丧胆,毫无战斗力,不足为虑,一百骑兵便可轻易将其击溃!只有曹仁的中部和后部,尚可一战,但他们毕竟只是步兵,而我们却是百战铁骑!”

    曹姓搓着手,对吕晨说:“小君候,出兵吧!”

    “呼!”吕晨深呼吸一口气,淡然道:“文远,率龙骧五百,上马候命!之谋,领七百虎贲,一人双马,各带三壶箭,不带刀枪,牵马候命!其余将士,继续留守。”

    张辽曹姓领命而去。

    吕营外。

    曹仁在哆嗦,看着那巨潮一般的烈焰,无情地吞噬着他的精锐士卒,他嗔目欲裂。

    “将军切勿动怒!如此大火,他们也冲不出来,而去,外营板车辎重土石等杂陈,骑兵无法发起冲锋,他们必定受困其中。我们这次损失惨重,但只要等到天明,从周边郡县调来兵马,一定可以灭掉吕晨!”亲兵安慰道。

    曹仁咬牙切齿道:“吕晨小儿欺我太甚,吾誓杀汝!”

    吕营。

    曹姓和张辽分别骑在咱马上,一左一右,两人身后是各自的骑兵。

    吕晨对张辽吩咐道:“文远,龙骧随我冲阵,直入曹仁中军!不破不回!”

    “诺!”张辽抱拳道。

    吕晨又对曹姓道:“之谋,虎贲紧随龙骧之后,分两翼掠阵,不得近战,只许以骑射击杀敌人!歼敌为次,扰乱对方阵型为要。青州兵?精锐?我要你把他们当羊群一样驱赶!”

    “诺!”曹姓咧嘴狞笑,也是抱拳道。

    营外。

    曹仁对亲兵吩咐道:“传令,安置伤员,左右前三部人马撤回营地,其余两部继续围守,另,派人快马通知周边郡县,即刻起兵驰援!”

    曹仁的想法很简单,现在没有危险,因为吕晨的骑兵被大火阻绝,冲不出来。他只要在火势稍减之后,布置好障碍物,围住大营,让吕晨的骑兵冲不起来。仅凭这剩下的三千青州兵也能稳稳围住吕晨两千骑兵!只待援兵赶到,便能大获全胜!

    然而,想法是丰满的,现实是骨干的。

    火势稍为弱了一些,曹仁还没来得急下令,就见对面冲出一小群人,他不知那些人在做什么。一会儿之后,有爆破之声传来,一声接着一声,曹仁很奇怪,他不知道那些雷鸣般的东西是什么,但是他知道那个东西很厉害!

    只是……他不明白那些家伙在爆什么,那里已经没有活人了!

    不一会儿,曹仁就明白了过来,因为,那些挡路的帐篷、马车、土石等等,被爆炸一扫而空,再在士兵们的清扫之下,营地变得一片坦途,并且,随着爆炸的越来越频繁,清理出来的道路也越来越宽,已经足足有二十步左右的宽度了。

    这一刻,曹仁的脸色惨白如雪,鬼哭狼嚎一般地大叫起来:“退兵!退兵!长枪兵结拒马阵,弓箭兵准备撰射!对方骑兵将至!快——”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在士兵们的努力下,凭借着一坛一坛的劣质火药加少许人力,吕晨终究还是在外营火势接近平息的时候,为骑兵扫出了一条坦荡大道!

    曹仁看见,隐约的火海之中,一骑当先冲出,此人手持画戟,头戴三叉紫金冠。在那人之后,更多的骑兵蜂拥而出,声若惊雷,席卷而来。

    不少曹军呢喃出声:“吕布……”

    玄龙逐云兽之上,吕晨高举画戟,厉声大呼:“虎贲龙骧!举世无双!”

    整个龙骧以及后面的虎贲将士,齐声高呼,声震九霄:“虎贲龙骧……举世无双……”

    五百龙骧铁骑,排山倒海般袭来,地动山摇。

    曹仁面容狰狞似鬼,嘶哑吼叫:“结阵!结阵!结阵!噗……”

    一口黑血喷出,曹仁硬生生从马背栽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