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十四章 步兵的噩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龙骧铁骑刚刚冲出火海,青州兵的枪兵便很快结出了拒马阵,后排跟上的弓箭手已经开始抛射箭矢。..

    虽然青州兵的应对略显仓促,却速度极快,且颇有章法,不负精兵之名。

    龙骧也不傻,自然没有迎着青州兵长枪林立的拒马阵冲去,而是虚晃一枪,整个马队绕了一个弧线朝着侧面而去。其实,早在出发之前,这个战术就已经商定好了,一则是提防青州兵的长枪队,一则是因为刚刚从火海冲出,龙骧现在的队形是长蛇阵,根本不适合冲阵,需要调整。

    见龙骧并未发起攻击,青州兵也是不慢,马上长枪兵跟随龙骧而动,黑夜里变阵,整个军阵丝毫不乱。

    原来,曹仁刚才虽然吐血从马背栽下来,却运气不错,被亲兵给拉住了,并没有摔伤。胸中郁结之气被喷吐一空之后,曹仁的头脑反倒是清明了许多,指挥若定。

    龙骧绕过之后,火海之中再度冲出一队骑兵,便是曹姓率领的虎贲军。

    虎贲军是轻骑兵,这次奉了吕晨的命令,甚至都没有一人携带刀枪等武器,全部携带弓箭。所以,虎贲军并没有跟着龙骧军前进,而是飞快地分成两队,一左一右绕着青州兵军阵掠了过去,如两只展开的翅膀。

    唰!唰!唰!

    顷刻间,箭如雨下!铺天盖地而来!

    这是虎贲军的骑射,用的是自由抛射之法。骑士们纵马沿着青州兵外围掠过,随意抛射箭矢,根本不用在意准确度,毕竟青州兵的队形太过密集。

    作为吕布帐下最精锐的轻骑兵,虎贲将士几乎都是并州人,许多从小在马背上长大,个个精通骑射。现在又有了双马镫,更容易发力,射出的箭矢更远,射速也加快了许多。

    不停地有人中箭,青州兵一时间被箭雨压得有些凌乱,变阵的速度也随之减慢。

    虎贲轻骑的箭雨压制太强,青州兵虽然还没有崩溃,却一时间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御阵型。

    会骑射的轻骑,对于步兵来说,就像天上的苍鹰,你永远无法捕捉到它的踪迹,而它却总能在关键时刻给你致命一击。

    曹仁脸色发黑,他知道,面临天下最强的骑兵之二,自己这对精锐步兵在人数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又在旷野中对阵,几乎已经没有获胜的希望了。曹仁的亲兵还在一旁不断地挥舞令旗,不住地呼喊,但是,一切都是徒劳。

    这时,龙骧在张辽和吕晨的带领下,已经绕到了青州兵的背后。

    五百铁骑在距离青州兵五百步的雪野中,转弯,结阵,几息之间,五百龙骧结成雁回阵,阵的最前方对准了青州兵的后队。

    张辽和他的亲兵突在最前方,个个高举长朔,大呼:“杀敌!杀敌!”

    哒哒哒。

    五百步距离,龙骧铁骑开始起步,蹄声阵阵。

    咚咚咚。

    三百步距离,龙骧战马开始加速,地动山摇。

    轰轰轰。

    一百步距离,龙骧军提升到了最高速度,山呼海啸而来。

    哐当当……

    龙骧如一把尖刀,轻易刺进了青州兵阵地,速度不减,还在狂冲。人字形的雁回阵尖部,张辽等尖刀撕开裂口,后续跟上的左右两排,不断利用冲击,将敌人的裂口撕得更开,直到全军没入青州兵阵营。

    如果这一刻,有人从空中俯视,将会看见,一条黑色的钢铁洪流深深地嵌入了青州兵大阵。在疯狂的速度和狂暴的冲击力之下,青州兵无法抵御,只能被碾碎,撕开,龙骧铁骑仿佛狼入羊群一般,所向披靡。

    “将军!撤吧!后部虽然正在赶来,但也挡不住已经起速的铁骑啊!更何况,还有数百轻骑在一旁虎视眈眈!”亲兵拉住了想要带着亲兵去硬堵狂奔的铁骑的曹仁,哀求道,“将军!青州兵虽强,但毕竟是步兵啊!”

    “啊!吕晨小儿!可恶!”曹仁嘶吼一声,道,“传令,全军突击,不惜一切代价缠住龙骧!你带着亲兵队,全部上马,我们去酸枣县!”

    其实,从吕晨清扫出道路,带着两部骑兵冲杀出来的时候,曹仁就已经知道自己败了!败得很惨,八千青州兵,今夜之后恐怕就不复存在了!

    旷野中的重甲铁骑,在这个时代,几乎是万敌不侵的存在!

    哪怕他们只有区区五百人,但他们让人恐怖的速度,令人窒息的冲击力,绝对是所有步兵最恐怖的噩梦。

    “破敌!破敌!给我冲!!!”

    吕晨喊得喉咙都哑了,屁股上的旧伤有些疼,大概是战马颠簸的。

    没错,吕晨喊的是给我冲,并不是跟我冲。

    他正被几个亲兵护卫着,跟在雁回阵人字形的后边空挡里,跟着队伍突进。这里本来是后备队的位置,以备随时不上雁回阵出现的缺口,但此时,这些所谓替补都成了吕晨的保镖。

    虽然是吕晨领着龙骧和虎贲突出大营,但他要做的也只是这些,冲锋陷阵的事情,他不能做,张辽自然也不许他做。吕晨骑术太次,并且,温候被俘,现在小君候实在不能再有半点闪失。吕晨自己也没有想过要去冲杀,他知道,自己只是吕布的傻儿子,不是吕布。至少在骑术练好之前,他没办法做到吕布附体。

    吕晨逼着自己用计杀人已经是极限,亲手宰人,现在他还没有做好准备,虽然,他知道这一天早晚会到来,但不是现在。现在他只能躲在重重护卫中,看着战场上遍地残骑裂甲,斑斑血迹,强忍着内心想吐的冲动。

    一次又一次地强迫自己吞下腹中涌出的酸液,吕晨觉得恶心,恐惧,他的眼睛,被各种各样惨烈的画面所充斥,头脑一片空白。有人被铁骑直接踩碎了胸膛,肋骨从胸腔中刺出,森白,有人被长枪洞穿了头颅,血如泉涌,有人被长朔挑断了胳膊,捂着肩膀惨叫……

    老牛犁田,铁犁划过土地,泥土被掀翻撕裂,分向两边。

    现在的青州兵就像是被犁过的田地一般,一分为二,损兵数百。而龙骧铁骑就是那锋利的铁犁,犁过一遍之后,返身,再来一遍……

    虽然后部一千多名青州兵及时支援了上来,两部青州兵合并一处。但他们人数虽多,却在两队虎贲骑射之下,根本无法有效组织起针对铁骑冲击的防御。

    这时,已经有小兵禀报了曹仁被亲兵护卫逃走的消息,吕晨派了曹姓领着数十名虎贲军去追了,曹姓的亲兵也是骑马的,追捕追得上,很难说。

    而没有了主帅的两千余青州兵,在龙骧的雁回阵反复冲锋下,终于崩溃了,有的跪地乞降,更多的选择了四散逃逸。

    当东方泛起一丝鱼肚白,战斗基本结束。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