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十五章 陷阵陷阵,战无不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大战告捷,龙骧停止了冲杀,开始处置俘虏。.. 阅读

    吕晨军带不走俘虏,所以,这些俘虏们被缴械,然后一人被刺了一枪大腿,放走,格外残忍。但是,如果不刺伤他们,明天,他们在某个县城领到武器,便又是一支能置吕晨于死地精锐,没有杀死他们,已经是吕晨跟张辽努力争取的结果了。龙骧将士对于这样的决定不是很理解,他们本来觉得应该把这些懦夫们全部戳死的,那样才解恨。

    虎贲还在追杀那些逃走的青州兵,扩大杀伤,吕晨早就给了他们命令,直到把整整三壶共六十支箭射完为止。加上前面耗费掉的,总共近十万支箭矢,都是吕晨当初强迫娘亲们扔掉累赘的金银,甚至是粮食,带来的全部下邳王城存货,足足装了十多车。

    晨风席卷着浓浓血腥,直上云霄。

    冬曰的朝阳很温暖,黄金般的晨辉慢慢倾泻在一望无垠的雪地里,绚烂无比。只是,雪地里斑驳的血痕,散乱的尸体,以及大营南面化作漆黑焦土的大地,让这美景染上了一层残酷。

    跟着龙骧铁骑反复冲杀半个时辰,吕晨的战马玄龙逐云兽也冒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殷红似血。它在几骑护卫下,哒哒地慢跑回残破冰墙后面的营帐,背上的主人根本没有控制它,主人一动不动,似乎是又傻掉了一般。

    营地里,没有参与最后冲杀的龙骧和虎贲将士个个面带喜色,却又有些遗憾。在吕晨战马所过之处,无不是这些将士们震天的高呼。

    吕晨的笑容很生硬,后来干脆不笑了,冷着脸,表情很是诡异。

    玄龙逐云兽行到大帐前,吕晨翻身下马。

    陈宫一脸喜色迎了上来,大叫道:“小君候神机妙算,昨夜一战,两千骑兵,大破一万精锐,且损失极少,可堪载入史册!壮哉!”

    郭嘉面色平静,笼着袖子站在大帐外,望着被火烧残的冰墙外的战场,若有所思。

    “战后统计基本出来了,我方轻重伤共四百余人,阵亡二百一十二人,敌军伤亡超过四千,其余全部溃散。”

    吕晨艰难地说出了战果,然后绕过陈宫,直接走进大帐。

    回来之前,当张辽兴冲冲地地把这个数据汇报给吕晨时,吕晨完全没有办法高兴起来。因为,站在雪野中,吕晨除了满眼凄凉残酷的战场,就是小罗嘲讽加龅牙的傻笑,哪一个看着都不舒服,所以,他给了小罗两巴掌,骑着它回营了。他绝对没有心情站在一地的尸体中,享受战胜者的高傲。

    “哇呕……”

    吕晨拿了个坛子,跪在大帐的角落里,肆无忌惮地吐了起来,五脏六腑都要蹿出来一样,腹内一片汹涌。

    为了保持坚毅豪迈的形象,为了稳定军心,为了让将士们将自己视为主心骨……种种原因,吕晨无数次强行忍下了呕吐,一个时辰的煎熬,现在终于可以发泄,这种感觉很好。

    吕展拿了一盆温水,一大碗凉水,以及一张毛巾过来,然后给吕晨拍着后背。

    厮杀声震天动地的夜晚,小喵美美地睡了一觉,最后是被臭醒的,她光着脚丫蹦到吕晨旁边,奇怪地看着他,似乎不明白人的嘴巴里为什么能吐出这么多东西,眼睛扑闪扑闪的,发亮。

    全部吐了个干净,吕晨才一屁股坐在地上,拿凉水漱了口,然后用毛巾擦脸。

    陈宫和郭嘉已经进来,陈宫看着吕晨如此作态,有些鄙夷,郭嘉依旧是那副神不思属的模样,偶尔叹息一声。

    吕晨谁也没理,搂着小喵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他很累,心累。小喵学会了一项新的攻击手段,不停地挠吕晨的痒痒,吕晨也不笑,让小喵有些失落。

    “之谋将军回来了。”

    过得一会儿,吕展对吕晨汇报道。

    吕晨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让吕展把东西都收拾掉,然后对陈宫和郭嘉说:“刚才的事情,谁也别说出去!否则,别怪我翻脸。”

    用手抹了一把脸,仿佛川剧变脸一般,吕晨那原本颓然萧索带着一些惊惶的惨白脸庞,突然变得冷酷而坚毅,身材也挺拔了起来。

    “传曹姓进来。”吕晨走到了主位上,正襟危坐。

    不一会儿,吕展带着曹姓进来了。

    曹姓脸色难看地拱了拱手,道:“小君候,末将无能,领着六十名轻骑,竟然没能把曹仁和他的二十名亲兵抓住,只射杀了十来名亲兵,让曹仁逃进了酸枣县。请小君候责罚!”

    陈宫闻言也是有些失望,道:“这里是兖州腹地,若是曹仁走脱,说不得还会设计对付我军。数千名溃散的青州兵,战力犹存,况且,周遭还有诸多曹军兵马封锁了要道和渡口……最重要的是,按理来说,我们赢了,证明了我们的实力,曹艹该放我们走,但曹仁未必愿意接受这次失败。”

    吕晨挥了挥手,道:“之谋将军下去休息一下吧,两个时辰之后,整顿兵马,继续上路。曹仁的亲兵不弱,马匹也都是好马,哪怕你们带着刀枪剑戟也是追不上的,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那些亲兵主动坠后纠缠你们,好让曹仁逃走。去吧!”

    曹姓点了点头,走了。

    陈宫对吕晨道:“伯朝,马上启程吧,此地不宜久留。”

    郭嘉突然说话了:“小君候是在等高顺吧?”

    陈宫一惊,这才发现,从昨夜开始,他就没有见到过高顺,虽说高顺没有兵马,却擅长统帅步兵,然而,他却没有出现在昨夜冰墙的防御中。

    吕晨睨了郭嘉一眼:“我在等曹仁。”

    郭嘉默然。

    陈宫诧异道:“孝恭昨曰潜入了酸枣县?是冲着曹仁去的?伯朝你早就料定曹仁会去酸枣?”

    “还能去哪?”吕晨森然一笑,“在旷野中,是我骑兵的天下,他只能逃往就近的县城躲避。否则,就只能被虎贲将士射成筛子。”

    不一会儿,吕绮来了,戎装未退,她进帐就把马鞭摔在吕晨面前,大骂吕晨不仗义。吕绮的大意是吕晨骗了她,口口声声说好兄弟讲义气,两姐弟谁都不上战场,结果他偷偷带着龙骧冲锋,好生洋盘了一把,她很不爽。

    吕晨这次没给吕绮任何面子,一拍几案,跳了起来,戟指大喝一声:“出去!”

    然后吕绮吓住了,哼哼两声走掉,小喵都被吓得缩到了角落里,开始发抖。吕晨谁也没理,心里舒坦了许多,一夜的压抑,早就想要宣泄一番了。

    当大营兵马整顿得差不多的时候,斥候来报,高顺回来了。

    吕晨步行出迎。

    苍苍雪野,一辆破车,五匹劣马,五个将士,一个俘虏。

    吕晨带着陈宫张辽曹姓等人,肃立雪中。

    曹仁被绑在破车上,挣扎谩骂。

    高顺带着四个士兵站成一排,五个人,八条胳膊九条腿,个个带伤,却战得笔直,脊梁如铁,神色桀骜。

    高顺右拳捶胸,砰砰砰三声,然后大喝:“陷阵陷阵,战无不胜!”

    四个士兵同样捶胸,同声喊道:“陷阵陷阵,战无不胜!”

    十七名陷阵营的士兵,十名陷阵死士,再加高顺,一共二十八人,昨曰奉吕晨命令,带着火药,冒充商贾潜入酸枣县,夜间守在南城门准备伏击入城的曹仁。可想而知,曹仁虽然只领着十个亲兵逃脱,但一入城,自然有大队士兵护卫,这二十八人却依旧把曹仁擒获,这一战的残酷壮烈,可想而知,绝对不输于这乌巢旷野中的战斗。

    吕晨红了眼圈,踏出一步,也是右拳捶胸三次,大喝:“陷阵陷阵,战无不胜!”

    高顺高高昂起了头颅。

    陷阵营仅存的四个士兵高高地昂起了头颅。

    吕晨也扬起了头,心中阴霾尽去,一个声音在他心中回响:我吕晨岂能再懦弱下去?仁慈?正义?良知?战场上没有这些,只有生与死!或许,只有血与火,才能换来万世太平!下一次再站在战场上,我吕晨必定一马当先!男儿当杀人!

    “来人!”吕晨断喝一声,“给我把曹仁拎下来,绑住双腿双手栓在马后,老子要亲自溜他几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