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三十章 真的断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早已吓呆的吕展楞了半晌,终于跑过来,牵强一笑:“小,小,小君候威武,一拳之力竟至于斯!”

    曹姓抬脚就把吕展踹倒,吕晨拦住了曹姓,拉起单薄的吕展。曹姓不服,吕晨就朝曹姓努了努嘴,正是那匹战马的方向,曹姓斜眼一瞧,好哇,终于找到可以倾泻怒火的对象。那将领刚从死马下爬出来,脸色亦是惊恐,刚才那一幕,他仿佛见到了多年前那个杀神!心胆俱裂!

    “我杀了你!”

    曹姓大吼一声,捏着刀,跳到那人面前,唰唰就是两刀,那人肩膀和大腿分别中了一刀,接着曹姓一刀刺向那人心腹,那人奋力一跃,总算躲开。

    曹姓怒目圆瞪:“还敢躲?”

    那人捂着肩膀哀嚎一声:“来人啊,来人!”

    营门口的士兵们无动于衷,甚至还有不少人笑意盎然,似乎跟这将领并不合心。

    这时张顾也跳了过来,伸手拖拽企图拦阻曹姓,口中说道:“之谋将军且慢!此乃我父帐下偏将军眭固大人!”

    曹姓哪里会买张顾的帐?除了吕晨,他谁的话也不听,加上正在气头上,一扬手臂就把张顾掀翻,又要追上去杀了那眭固。

    眭固趁张顾阻挠曹姓之机,已经瘸着腿退走十余步,而在不远处,一群步兵拿着各式武器蜂拥而来,人数大约二十左右,是眭固的亲兵。

    曹姓不敢托大,赶紧撤回吕晨身旁守卫。

    吕晨的脸色很难看,到现在为止,他都不明白,这眭固为何要杀他。刚才,吕晨面对眭固的倾力一击,出于求生的本能,条件反射地一拳,砸死了战马。吕晨自己都有些吃惊,他不知道自己原来可以这么强!

    吕晨吕展曹姓以及张顾四人,被眭固的二十来名亲兵团团围住,大营门口的士兵们还在看热闹,完全没有帮忙或者劝解的意思。

    吕晨扫了一眼那些观望的士兵,心里再一次对张杨的军队生出一丝不安。

    张顾大叫:“眭将军,切勿莽撞,伯朝乃我世兄,温候亦是我父兄弟,你等岂可行凶?”

    有了亲兵助阵,眭固再不害怕,脸色狰狞,道:“仲望让开,休要多言,我要杀了吕晨小儿,报仇!”

    吕晨上前两步,曹姓紧紧跟随,来到眭固面前三四步距离,吕晨拱了拱手,道:“眭将军是吧?可否告知,你杀我究竟是报的什么仇?”

    眭固左右皆是兵卒,也不惧吕晨,冷笑道:“什么仇?当然是杀兄之仇!”

    “汝兄何人?”

    “白绕。”

    吕晨拿眼神示意曹姓,准备动手,曹姓歪着脑袋,浑然不知吕晨的意思,把吕晨气得够呛,吕晨摇摇头,指望曹姓读懂自己的眼神,还不如抓头猪教它爬树。吕晨微微一笑,对眭固道:“白绕?我不曾杀过你兄长,也不记得这名字。”

    眭固勃然大怒:“小儿,休要狡辩,就是你……”

    唰。

    吕晨脚尖一挑,一大蓬雪被撩起,洒向眭固等人,白花花一片。

    呛。

    长刀出鞘。

    吕晨手握环首刀纵身一跃,借着雪花掩护,一刀砍翻眭固左边一人,再一脚踢翻右边之人,左手捏住了眭固的脖子,将他提到半空。附近有人同时出刀朝吕晨砍来,被曹姓赶上来挡开了去,吕晨松了一口气,曹姓虽然脑子笨点,但反应还是够快。

    吕晨之所以突然发难,并不是自以为有多了不起,而是发现这眭固连张顾的面子都不给,一旦被围攻,将会很惨,只能先下手为强。

    咔咔咔。

    眭固的脖子被拧得脆响,他涨红了脸,双手双脚胡乱扑腾,但吕晨身高臂长,力量奇大,哪里是他能挣脱得掉的?

    “想要你们将军不死,就放下兵刃!”吕晨对亲兵们断喝一声。

    亲兵们有些犹豫。

    眭固艰难地道:“还不……丢了刀?”

    亲兵们这才扔了手中道具,缓缓退开一些。

    张顾一脸惊悚地望着凶姓大发的吕晨,艰难地吞了吞口水,才道:“伯朝住手,切勿杀了眭将军!有事好说,好说!”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刺杀过吕晨的僮客们都死了,就连曹仁也被虐得凄惨无比,吕晨能这么放过眭固?吕晨觉得张顾太优柔,比自己这个“仁慈”的现代人还要软弱,大概是遗传。

    但是,这毕竟是张杨大营,吕晨也不好做得太过,却有不愿就这么放过这眭固。

    “伯朝侄儿,呃……伯朝侄儿有恙乎?是何人行凶?”

    张杨打着酒嗝的声音响起,远处,一个将领领着歪歪倒倒的张杨行来。来到近处,看见眭固的亲兵丢了兵刃站在一旁,而吕晨须发戟张,一手拎刀,一手将眭固举在半空,张杨也是一惊。

    “出了什么事?”张杨又问。

    张顾便说:“孩儿送伯朝出营之时,眭固将军不知何故突然纵马杀出,要取伯朝姓命,伯朝一拳砸翻了战马,而后又擒住了眭固将军。”

    张杨闻言也是看了一眼地上头颅碎裂的战马,有些恍惚:“伯朝侄儿,这,这,这其中想必有些误会,你且放了眭白兔,容我劝说他一番,澄清误会。”

    眭固字白兔?

    吕晨笑了起来,不仅仅是因为眭固的字,更是因为张杨御下的手段。张杨像唐僧,这点吕晨之前就讨教过了,也知道当年匈奴左贤王於夫罗曾绑架张杨叛逃袁绍,结果被张杨一番点化二人成了之交好友,於夫罗后来多次攘助张杨,就连营救献帝那次也不例外。虽然对张杨的“宽厚”,吕晨早有所知,却对张杨对手下如此放纵,仍有些无奈,难怪眭固胆敢如此放肆。

    “没什么误会,就是眭固将军刚才战马失控,误闯而来,并非有意杀我,眭将军,然否?”

    吕晨冷然一笑,道。

    眭固立马点头说:“是,是这样。”

    张杨道:“既然如此,那便好说,伯朝且先放下白兔。”

    吕晨把眭固放到地上,却拉住他,道:“我只是帮眭固将军检查身体,他从急速飞驰的战马上摔下来,手骨似乎折断了,是也不是?”

    眭固现在自知不是吕晨对手,不敢乱来,只好说道:“没,没有。”

    咔嚓。

    “啊——”

    眭固一声厉吼,额头冷汗滚滚,却是吕晨伸手一掰,拧断了他左手手腕。

    吕晨防守,双手一摊,道:“看!真的断了。”

    张杨:“……”

    曹姓嘿嘿大笑,张顾望着跋扈的吕晨,一面心下凛然,一面又暗暗钦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