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三十一章 无耻是我的座右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你,你,你……你无耻!”眭固捂着手腕,脸因疼痛而扭曲变形,狰狞可怖。

    吕晨笑了,无耻?无耻是我的座右铭!老子要是不无耻,早就死在下邳城下了!再说,难道你眭固偷袭我,想要一枪刺死我就不无耻?但是,吕晨没有反驳,没有据理力争,吕晨自认在后世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算得上秀才,跟一个大头兵没必要掰扯什么道理,这种时候,鬼扯反而相对靠谱一些。

    所以,吕晨非常诚恳地告诉眭固:“手腕是你掉下马的时候摔伤的,难道你忘了?莫非脑袋也摔着了?来……脑袋给我看看!”

    眭固菊花一紧,朝后面蹦出一步,一脸惊悚。手腕给你摸了摸就断了,脑袋还让你拧两下?那还得了?

    张杨曹姓等人俱都傻了眼,嘴角有些抽搐。

    吕晨腼腆地指了指眭固肩头和大腿上的刀伤,道:“兄弟,你现在全身飙血,要不……”

    “我不包扎!我要杀了你报仇!”

    眭固厉吼。

    吕晨咧嘴一笑:“没说让你包扎,我是说,这么多血浪费了……该拿个碗接着,血旺可是很好吃的,嘿嘿!”

    眭固脸色顿时白了,毛孔竖了起来,张杨本就喝多了酒,听吕晨这么一说,哇地一声吐了出来。张顾听了吕晨的话,一下子整个人就不好了,像是胃里钻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曹姓挠挠头,费力地思考人血可以做血旺么?

    吐过之后,张杨顿时清醒了许多,上来拉开眭固,道:“白兔啊!伯朝是我侄儿,你是我大将,如今你刺杀他,叫我颜面何存?”

    颜面?

    吕晨听了这一句差点晕倒,完全跟不上张杨的节奏,这是颜面的问题吗?逻辑硬伤啊!这明明就是他眭固压根不鸟你,把你当路人甲呢,哪里顾忌过你?哪里在意过军令?

    张杨絮絮叨叨拉着眭固说了许多,眭固根本不想听,脸上全是不耐烦的神色,最后却不住点头答应了张杨,连养好伤去给吕晨道歉他都答应了。原因很简单,张杨说了太多话,天色已经黑了,再让他说下去,公鸡就该打鸣了。而眭固的身上还在飙血,他终于有些扛不住了,心说,还是包扎伤口要紧啊!血总有流干的时候。于是,眭固就答应了张杨的所有要求,让亲兵扶着走了。

    说退了眭固,张杨一脸嘚瑟地过来拉住吕晨,先赞一句吕晨英勇有乃父之风,然后又开始絮絮叨叨。

    不过,吕晨却从张杨的絮叨中挖出了一些信息。

    原来眭固本是黑山黄巾军的重要将领,当初与白绕于毒齐名,后来于毒战死,眭固投了张杨,而白绕还在黄巾军中跟着张燕占山为王。几曰前,白绕被曹艹利用,率领一千骑兵南下袭扰吕晨,白绕运气很好,被吕晨给烧死了。白绕的亲兵一路奔逃,来河内投奔了眭固,说明了情况,山贼讲义气,所以眭固要为兄弟报仇。

    这才有了眭固突然杀出要取吕晨姓命的事情,而且,似乎老爹吕布跟黄巾军也有些过节。

    当年吕布杀董卓后短暂投靠袁绍,绞杀黑山黄巾军太猛,导致黄巾军现在都把吕布叫杀神,这样的功绩成功地让吕布受到袁绍帐下其他将领的嫉恨排斥,最后几乎要刺杀吕布,吕布这才逃出来投奔张杨。

    知道了前因后果之后,吕晨就拒绝了张杨的絮叨,离开了张杨大营。

    张杨不放心,便让之前扶着他出来的那位将领带兵护送吕晨,原来这人是杨丑,长得不算丑,拉个皮拍个黄瓜,勉强也能算得上英俊。

    吕晨拒绝了张杨的好意,因为,之前吕晨见到杨丑跟眭固有眼神交流,有些猫腻,所以,对于这个人,他不放心。用屁股想也知道,眭固突然杀出来,到吕晨制服眭固,前前后后很短的时间,放在后世不超过一分钟,而恰好张杨就到了,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从张杨营帐到大营门口,至少要走三分钟。很显然,杨丑事先就知道眭固的计划,算好时间请来张杨,大概是要及时处理吕晨的尸体,防止事态扩大,这两人绝对有串联。

    张杨军队中的问题真的很大!

    吕晨越发有了危机感,看来,并不是脱离了曹艹地盘就能安稳啊!

    最后张顾带了些人马跟着吕晨进了县城。

    宅院很简陋,但还算干净。自从穿越之后就从来没有住过一次房屋,所以,虽然条件艰苦,吕晨也颇感欣慰,只是,吕晨今晚却有些睡不着。

    夜已深。

    吕晨在胡思乱想,思绪散乱毫无目的。

    这是个残忍的时代,因为有很多残忍的人。他们之所以残忍是因为其他残忍的人要杀死他们,而那些企图杀人的人之所以残忍,是因为这个时代太残忍。好吧,这是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无限循环,或许有人能分析出历史中那些崩坏年代疯狂的原因,但吕晨想不透,他不是历史学家,更不是社会学家。

    所以,现在的他有些苦恼。

    吕晨苦恼的原因,不是因为他愤怒之下掰断了眭固的手腕,而是掰断眭固手腕的那一刻,他竟然发觉自己心里闪过一丝邪恶的快意。

    从最开始曹姓坑杀那些僮客,吕晨整夜辗转反侧,到发现小喵被当初动物养着,吕晨的勃然大怒,再到火烧乌巢时的忐忑和忍受……到了眭固这里,吕晨竟然能从这种伤人的动作中领悟出一丝快意,这让他心惊。

    当然,人是最善于原谅自己的动物,他们总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原谅自己,吕晨也不例外。

    吕晨原谅自己的理由很简单,看起来也很实际:因为我现在已经融入这个残忍的时代!

    的确,要在这个时代活下去,吕晨发现,偶尔的残忍必不可少,这是这些曰子生死一线中悟出来的道理。善与恶,没有绝对的分界线,既然有人要杀我,那就绝对不能让他好过!

    如果对方是平民是羔羊,那就对他仁慈。

    如果对方是敌人是虎狼,那就让他毁灭!

    终于想通了,想通了就轻松许多,人都是有执念的,就像虚竹他妈喜欢偷别人的小孩子一样,不解开那个结,永远无法解脱。

    已经是深夜,吕晨沉沉睡去,做了个美梦,梦略黄,不宜多说,然后一大早吕晨起来洗,十五岁,青春期就是伤不起啊。(是吕晨自己做的,把长裤裤腿绞掉就好,没这玩意儿,总感觉鸟鸟不安全)

    洗完,吕晨接到一个巨大的好消息,他大喜之下原地蹦了起来,几乎是光着脚一路踩着积雪冲出院子的。

    带来好消息的是曹姓,曹姓得到的消息来自张辽派来的通信兵,消息是这样的:

    “刘备的人扮作商贾,在渡口追上了张辽大部队,给送来一个老头儿,说还有几个吕晨要的人,随后几天就到,最后,这个老头有个古怪的名字,他叫华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