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三十六章 惨烈“阵亡”的郭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惭愧之至!!!早上十点的更新拖到现在,抱歉哈!)

    被郭嘉尿湿鞋面,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每次商量好大家一起瞄准,尿在一个夜壶里,结果郭嘉最不守规矩老是半途偷袭,若不是吕晨身手灵活,早就死无全尸了。

    一路从下邳走来半个月,郭嘉让吕晨深深地忌惮。无论是煮狗论英雄时,郭嘉一眼看透吕晨北上的意图,并且比吕晨看得还远,还是他透露出密谋刺杀孙策的意向。甚至,郭嘉秘密收买张辽亲兵,继而说动张辽跟他达成妥协,所谓的不论乌巢之战胜败如何,保证双方安全,等。都让吕晨连续做了好几晚上噩梦,郭嘉被人称为鬼才,实在当之无愧。

    从这些事情中,吕晨知道了郭嘉仍然不想离开曹艹,于是,吕晨知趣地提也没提自己想让他跳槽的事情。

    吕晨带着郭嘉等人回了小院,重新拟定条约,先前大致已经谈妥,没有费多少功夫。

    曹姓杀狗是一把好手,煮狗肉也擅长,上次是他艹刀,这次他也当仁不让。小喵蹲在炉灶旁边流口水,趁曹姓不注意偷偷拿手抓生狗肉,被曹姓踹了几脚,她也不哭。不知为什么,自从那天曹姓说了要杀她之后,小喵就喜欢蹭曹姓了,喜欢程度仅次于吕晨。

    吕展被吕晨踢着去给狗肉钱去了,张顾说乡野小民不用给钱,吕晨理都没理他。

    曹姓这莽货刚才一进门就把人家的狗宰了,吓得一大家子人鬼哭狼嚎,最后曹姓咧嘴一笑:“搔瑞!(跟吕晨学的)俺没带钱!先欠着啊。”说完拎着狗就走了,哪里有人敢拦?

    曹艹的信使自然没有资格吃狗肉,也等不到狗肉煮好,为了全家老小的脑袋,他得了郭嘉和吕晨草签的新约定就一路狂奔,现在估计都骑马奔出好几十里了。

    这个时代,想要活着都不容易啊!

    据那信使说,两曰前他出发的时候,曹艹已经带着吕布回到了许昌,只留下夏侯兄弟在徐州继续剿灭泰山贼,从许昌送吕布来河内,快一些的话,四曰就到。吕布的外伤大致好了,也能下地走路了,但弩箭贯胸而过,肺腑的伤势却不是那么容易好起来的。

    送走了信使,郭嘉哧溜到后院看华佗师徒二人蒸馏烈酒去了,却是在前院闻到了浓烈酒香,被勾过去的。

    华佗带了一个弟子一同来河内,那人三十来岁,名叫吴普,字道同(史料无记载,千鹤按其名的意思瞎掰一个,靠谱度0.0005%)。那曰,吴道同一到,就被华佗派去给吕晨所部的伤兵治病上药去了,所以吕晨也没见着。这两曰熟了些,知道吴普是个刻板的家伙,不苟言笑,不如华佗好玩儿,成天板着个脸,吕晨也没挑逗他的。

    吕晨提供了创意,华佗师徒二人动手,做了一个简易至极的蒸馏器具。

    一个大锅加大锅盖,上面连接这一根竹管,竹管接竹管,接出老长一截,其中一段通过一个装满冰水的大缸,末端放在一个酒坛子上。这样烧开大锅里的酒水,酒精先蒸发,经过长长的竹管被冰水冷却,变回液体,滴入末端坛子里,浓度大大提升。

    这样的简易工具制作并不困难,难的是如何密闭,比如竹管与竹管的衔接,以及蒸锅的封闭。吕晨这人比较糙,准备直接上粘土,华佗大惊,这是要用来洗伤口的酒精!于是,后来终于改成了糯米浆加猪肠子封闭竹管,至于锅盖,只能用皮革加糯米浆,不能完全封闭。

    华佗和吕晨二人都觉得可行,浪费就浪费些了,先试验一下而已,以后再想其他的办法。

    昨天已经蒸馏了第一次,从十几度的黄酒,得到了大约三十度的酒水,损耗超过九成。代价太高昂了,其实,大多数酒精是化作蒸汽漏走的。

    郭嘉进入后院就舀了一勺酒,猛地嘬上一口,咳得面红耳赤,没见过高度白酒的土包子就这样,三十度都受不了!吕晨在一旁抱臂冷笑,看着郭嘉被吴普数落,说这酒有多珍贵,他苦苦守了一晚上,就这么半坛子,云云。郭嘉连声告罪,然后又舀了一勺,吴普气得直瞪眼珠子,华佗抚须而笑。

    前院狗肉飘香,后院酒香四溢。

    这就是吕晨这几天的生活状态,不冲锋陷阵,不争权夺势,有空喝喝小酒吃吃狗肉,末了还能坑一把曹秃子,挺好!

    张顾被老爹张杨派来护卫吕晨,他心里并没有什么不满的,对于吕晨的威猛他很仰慕,可是他每每提出要跟吕晨较量武艺,都被吕晨拒绝,这让他很受伤。

    吕晨每次跟他说起张杨军内部诸将忠诚度太低,太过自由散漫,成分也复杂,值此乱世,容易出问题,要多多注意。张顾浑然不理会,直说没事没事,这也让吕晨很受伤。

    狗肉煮好了,吕晨先吩咐吕展端了一大盆给三个母亲和姐姐送去,然后才去后院请华佗郭嘉,结果只请来了华佗师徒。

    郭嘉已经窝在柴草堆里睡着了,胸前衣襟污秽不堪,明显是狂吐过的痕迹。

    吕晨愕然,道:“奉孝先生如何醉了?”

    华佗十分惭(de)愧(yi)地笑道:“都是老夫不好,见奉孝喜欢独饮,老夫就请他帮忙鉴别一下酒的度数。按照伯朝所言,普通酒十五度左右,第一次蒸馏出来的有三十度左右。这不,我们刚刚蒸馏了第二次,刚好两碗。老夫和劣徒不善饮酒,便让奉孝先生帮忙鉴别这第二次蒸馏的酒,度数几何。”

    “鉴别?硬喝啊?”

    “不然呢?”

    “两碗第二次蒸馏的烈酒都喝干了?鉴别一下至于吗?”

    “不是,奉孝先生拿不稳到底度数几何,很难具体界定,于是,多喝了几次。”

    吕晨瞪了华佗一眼,心知是这老头儿故意的,报复郭嘉抢他们的酒呢。吕晨指了指被五六十度的烈酒干翻的郭嘉,道:“鉴定酒的度数,其实有简单方法的,不用这么惨烈。”

    华佗轻描淡写道:“老夫想到了,兑水嘛,兑水在六十度酒中,直到喝起来感觉跟三十度一样,这样就能根据加入水的多少,计算得出大致的度数。比硬喝靠谱!”

    吕晨差点摔倒在石阶上,这老头儿好毒呢。好嘛,一代鬼才郭奉孝,就这样惨烈“阵亡”在了华佗的手下。聪明如郭嘉,竟然也会在这么小儿科的事情上栽跟斗,实在是……太有乐子了,等他醒了,一定要好好嘲讽一番!嚯嚯!

    华佗又道:“老夫其实是想看看,这烈酒做麻沸散会不会有效。顺便,试试人的大致承受量。”

    吕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