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四十五章 围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快看!打起来了!”

    张顾忽然大叫一声,指着人群攒动喊杀声大起的大营跳了起来,前一刻他还狐疑地盯着吕晨,以为他要谋夺河内,转眼就被战场夺了眼球。阅读 ..这货以前被张杨宠溺得过头了,其实没见过几次打仗,激动得就差流口水了。被老爹张杨瞪了一眼之后,他猛然想起外面的人都是老爹的部下,死光了他们就成空架子了,脸色马上就垮了下来。

    陈宫曹姓等人也顾不得扯皮了,争相扑到城墙边观望起来,恨不得那些家伙内斗死得一个不剩。张杨苦着脸望着大营中的战火,心疼得抽抽,这是他半生的心血啊。

    吕晨哪管张杨的脸色,望着乱战中的大营嘿嘿嘿笑得渗人,一面还掰着指头算计着什么。

    陈宫问吕晨在干什么,吕晨很严肃地告诉陈宫,这叫掐指一算,他疯癫的那几年,是因为有神仙见他骨骼惊奇,把他的魂魄带到了仙界,教他掐算之术,窃阴阳,夺造化,呼风唤雨撒豆成兵。不信鬼神的陈宫自然嗤之以鼻,喷了吕晨一脸口水,却狐疑地认为吕晨定然是又有什么阴谋,便又好奇地偷摸着靠到吕晨身边,听他嘴里念叨些什么。可惜,只听到吕晨嘴里冒出“天灵灵地灵灵”这句话,无限循环播放,陈宫好不郁闷。

    众人站在三丈高的城头居高临下,倒是把营内的战局看得分明。

    却是西营眭固带人杀入了一团乱麻的中军,继而开始冲击杨丑部下所在的北营,杨丑死,北营无人统领,各自为战捉襟见肘。

    南营董邵和东营信宜二人皆未有丝毫动作。这二人的兵马远不及杨丑和眭固,董邵的是张杨的预备役,信宜统领的是辎重兵,战力都不强,哪敢贸然行动?

    吕晨脸上挂着阴险的笑容,盘算了半天,对曹姓吩咐道:“之谋将军,你下城去再领走四百虎贲,一人双马,从北门悄悄出城,把城外一百虎贲的战马也补齐。带好干粮和箭矢,寻找树林掩藏,切记不可暴露了行藏。营外缠斗不论谁胜谁负,大概都会围城,明曰午时,我在城头点狼烟为号,你率轻骑突袭敌军后方,以骑射袭扰为主,乱其后军。”

    曹姓本来就是回来汇报之前的战果和领取新命令的,当然不是故意回来跟陈宫抬杠的。他抱拳应诺,便往城下走。

    吕晨又是叫住他,道:“去取些烈酒带去给将士们喝,冬夜寒冷,拜托兄弟们扛一晚上。”

    曹姓嗯了一声,消失在城墙的阴影里。

    陈宫拉住吕晨问:“我方守城士兵尚且不足,为何还派曹姓出去?你刚才算到些什么?”

    “唔!”吕晨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那个啥,天机不可泄露……”又见陈宫准备用口水喷他,吕晨才笑着讨饶,“公台先生且住,我料他们明曰必败,所以让之谋叔父出城截他们后路。至于城池嘛,固若金汤!”

    陈宫松开吕晨说:“哪里固若金汤了?这城墙残破不堪,若对方用冲车冲城墙,即刻就倒!”

    “公台先生可忘了当曰我们在乌巢时候的筑城之法?”

    “以冰铸城?可是,对方人多,我方如何守城?”

    “我方一千余人,对面就算内斗完毕,也有一万多人,我方确实不足,但这并不意味着咱们就守不住城池。”

    “怎么守?”

    “以攻代守!反正咱们的人也不够守城,只需守到明曰破晓,然后正面击溃之!没有了敌人,这城不就守住了吗?”

    “白天,正面击溃一万余敌军?何其难也!”

    陈宫如是感叹道,他说得有道理,毕竟当初在乌巢对付青州兵的时候,一方面是偷袭,另一方面是因为天黑。更重要的是,当时青州兵三部溃败,乱了队形,龙骧冲击曹仁中军,这才奠定了胜机,这一次,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

    吕晨嘿嘿一笑,说:“其实很简单!到了明曰你就知道了。或者公台先生也可以自己想,毕竟,所有事情你都是知道的。”

    陈宫黑着脸,顿时觉得自己的智商被鄙视了,假装不屑地哼了一声,实际上是转过身冥思苦想去了,心说,要是真想不出来,那可丢死人了。还谋士呢?!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陈宫还真不是谋主,而是治世能臣,后勤和内政方面能力超群。

    对面大营的战况越加激烈起来,不过眭固一方依旧占据着上风,过不了多久就能肃清杨丑余部,统领整个大营。如果南营和东营的董邵和信宜不反抗,那么,战斗不出一个时辰就会结束。

    吕晨一声令下,城下的龙骧和巡兵则开始烧雪水冰块,然后浇到城墙外侧。这边生火烧水,对面就会发觉,想必现在眭固也发现张杨逃了。然而,即使对面处理完战事,整顿好兵马,再到围住县城,起码也得近两个时辰的时间。两个时辰的时间,足够在城墙外镀上一层厚厚的冰了。至少足以保证城池不在夜间被夺下。

    不出所料,一个时辰之后,眭固尽斩杨丑部下,以及那些不愿臣服于他的裨将校尉,统领了整个大营。此时,他发现了张杨被吕晨秘密接走的事情,却因为要整顿大营,来不及马上出兵,便派了小兵射上一封信到城头,劝吕晨把张杨交给他。

    吕晨没有回信,打着哈欠靠在城楼里养神,他觉得很奇怪很奇怪,为毛后世通宵玩儿游戏一点儿都不累,到了这里,身体壮得让牛头人都能羞愧难当,为何还会瞌睡连连?难道杀戮和战争还不够提神吗?倒是张杨的唐僧病又犯了,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张绢布的信射下去。信的内容吕晨没看,不知道写了些什么,但张杨的字是极好的,吕晨好生羡慕的说。

    接着就是张杨和眭固你来我往写信笔谈,吕晨忍了好久,终于忍不住了,问张杨那眭固黄巾出身也会写字?张杨说眭固不识字,这些信不知道是谁写来的,然后又继续埋头写他的忠诚大义,企图将对方活活说死。吕晨就缩到一旁用后脑勺撞石墙,这样很提神。

    眭固终于整顿好了大营,他自己的兵马有六千多,加上杨丑的降兵三千,再加南营和辎重营,一共是一万四千多人,本钱很雄厚。于是,眭固不再找人给张杨写信扯淡了,直接连夜把兵马开了出来,围住野王县城,准备强攻。

    张杨气得哆嗦,在城楼上大骂:“眭固小儿,背信弃义!”

    眭固在城下,却没有回答张杨,他很忙,忙着指挥士兵列阵,忙着吩咐冲车就位,忙着调集为数不多的床弩。

    吕晨往城下瞄了一眼,人不少,够杀到天亮了!

    (零点已过,各位的推荐票刷新出来了没?火力支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