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四十七章 攻城与斗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城池攻防战并没有如吕晨所预料的那样,厮杀到天亮。 ..

    经过一开始双方夜盲症士兵们笑话般的攻守之战后,下半夜很平静,平静得甚至守城的巡兵们都杵在城头上打瞌睡了。龙骧待遇优渥,已经下城休息去了,替代他们的是昨夜投降过来的那七百兵马,这是以前张杨的嫡系,杨丑被杀之后他们才迫不得已降了眭固,现在被张顾统领了。张顾第一次统军,兴奋得不得了,本来就受伤的鼻子冻得通红,却也身先士卒站在城头不下来。

    翌曰清晨。

    吕晨再次登上城头,外面已经是乌泱泱一片人头,全是眭固的人马,隔着城池数百步停下。全军整列严整,精神抖擞!

    看得出来,这南门外的敌人乃是眭固的精兵,很明显这些家伙昨晚睡过觉。对比一下两边就知道,左边是杨丑的老部下,原本战力更强,围城一夜,现在已经歪歪倒倒了,右边是董邵的部队,情况比左边还要糟糕。

    张辽统筹全军上城防御,眭固的第一次进攻要开始了。

    在攻打之前,眭固先使用了投石器,不多,只有两个,但弹药太充足了,不知是对面谁想到的,用冰块抛射,硬是生生抛射了小半个时辰,直到其中一个投石器坏掉才罢休。投石器对士兵造成的伤亡不大,但对城墙造成的破坏姓却是很大的,有两处甚至被轰出了缺口,急得张辽急忙派人搬了石头去填补。

    投石之后,对面的强弩也开始发威了,也是抛射,强弩射程远,杀伤力大。一下子,就有好些不会找掩体躲避的巡兵受伤,城楼上哀嚎一片,这下华佗师徒有的忙了。

    这是敌方的优势,强弩和投石器都在大营之中,城中军械虽然充足,却没有什么硬弩,拼远程是拼不过的。不过,这毕竟是冷兵器时代,刀枪见红才能左右战争的胜负,所以,两次有效的远程打击之后,眭固军开始攻城了。

    咚咚咚。

    战鼓声声震天响。

    “杀啊……”

    士兵们大吼着冲了过来,有的抬着云梯,有的推着冲车,而更多的是手持长枪短刀的步卒。

    队形并不如电视里那样散乱,而是层层递进排列整齐,所有人速度大体相当。

    这就是白天的效果呀!

    吕晨在城楼上瞄了一眼,心说,没想到连眭固这个职业土匪专业的家伙手下的兵,也能如此阵列森严,后来的事实证明了吕晨的担心纯属多余。

    黄巾最擅长的就是群攻和顺风战,却不擅长的就是攻城拔寨了。

    当张辽下令放箭之后,下面原本进退有度的士兵们顿时就变成了昨夜那样,散乱不堪!

    但是,后方眭固的督战队够狠,连斩一百多逃兵,前方的阵型瞬间又是稳固了下来,开始搭云梯爬城墙,冲车也开到了城门之下,顶着箭矢往里撞。

    城下士兵们源源不断朝城头上爬,城上的守军自然用长枪把云梯顶下去,若有敌军爬上城头,那便直接刺死。也有士兵专门抱着雷石滚木往下扔的,一扔砸死一大片,另有持弓箭的士兵朝下放箭,又快又狠。

    守城,其实也就是这么些招数了,很惨烈,这没办法,攻城方注定更吃亏。

    什么?油锅?谁他妈这么浪费敢用油?用开水就得了,还得朝着人多的地方淋,柴火也挺贵的,不能浪费。火药?吕晨才舍不得用呢,也不敢用,这扔下去把自己城头炸塌了怎么办?至于传说中的便便什么的,吕晨更不敢用,不是因为这玩意儿臭,而是太恶毒!传说大便有毒,其实不是,而是沾染到伤口上,会引起破伤风,这在这个年代是必死的。

    第一波攻击一般而言都是试探姓进攻,但是,眭固的兵马并不算精锐,但胜在多,三千人同时涌向这南城墙,南城墙上总共才五百多守军,自然应付得狼狈不堪。

    好在张辽攻守兼备,第一波攻势,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守了下来。

    接着是第二波第三波,上来的分别是原杨丑的部下和董邵的人马,战力不弱,而且,城头守军已经疲敝不堪,所以守得更加艰难。

    待到第三波攻击打退之后,城头上五百多守军已经只有两百多人能够站着了,还全部带伤,其他的都已经躺下了。

    张辽见眭固一门心思攻击南门,便又从北城调了两百人过来。

    总的来说,情形不容乐观,但吕晨这边也不见得马上会被攻破,守城方先天拥有优势。

    除了围住其余三面城门的兵马,眭固这边三部人马已经轮番上阵过了,城池没有攻下,他也并不着急。这个时候不应该再急着攻城了,而是应该让之前攻城的部队紧急修养,提升精力的同时也提升士气。

    提升精力可以用休息解决,提升士气就比较麻烦一点,不过这个时代有着几乎固定的做法,也是最经典的方法——斗将。

    两阵既立,各出其将挑战,谓之都将。

    每逢乱世,斗将的次数必然增多,许多战斗甚至就凭借斗将而决定胜负。这是因为,每逢乱世,减员最多的必定是士兵,各路诸侯的精锐士卒死去之后,新兵们战斗素质普遍低下,不是一年半载能够练好的,所以将领的作用就明显了。

    也正是如此,击杀或击败对方将领,对新兵们造成的影响是极其巨大的,甚至可以让对方全军崩溃。

    眭固本是黄巾,大小战役也是经历过不少,帐下也是有几员战将的,这时候就轮到他们出场了。

    当先就有一将纵马而出,来到城楼下破口大骂,这家伙长得歪瓜裂枣像是有把子力气,说话却毫无逻辑,一点挑衅味道都没有,就是嗓门儿大。

    城楼上,早有几员校尉跳了出来,表示要下去把这家伙脑袋给吕晨拿上来。

    吕晨翻了个白眼,这家伙长得这么丑,拿他脑袋当夜壶还怕晚上尿不出来呢,这么积极干嘛?然后吕晨说:“怎么尽想着下去跟他斗将?那个谁,一箭射死不就行了吗?”

    一群人顿时直愣愣地望着吕晨,在张辽解释之下,吕晨这才明白了一点,原来,这是有“规矩”的,暗箭伤人是要被鄙视的,同时己方的士气也会受影响。

    在这士兵们都靠一股气战斗的年代,士气太重要了。

    “伯朝!我愿出战!”

    张顾突然站了出来,说道。

    这胆小的家伙也敢出战?吕晨仔细捋了捋脑袋里不多的记忆,这才弄明白,原来能在斗将时获胜的将领会颇有威望,深得手下士兵敬重。

    想到了这一点,吕晨又瞄了瞄楼下那腿短无腰的家伙,骑了头毛驴儿嚣张极了,貌似很容易就能弄死的样子。

    吕晨也动心了,话说他练骑术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能上阵杀敌吗?

    (一更送到,十点半二更,十二点前三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