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四十八章 一击必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在自己军队里,吕晨的威望不太高,哪怕上次乌巢之战胜得巧妙,却并未给他赢来太多士兵们的赞誉。大多数士兵不太理解奇谋诡计,他们更容易接受一个能斩将杀敌带着他们冲锋陷阵的统帅,而不是一个躲在幕后算计人的主帅。

    现在吕布不在,吕晨需要提升自己的威望,增强军队的凝聚力,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战况紧急的时候。

    吕晨严肃地拍了拍张顾的肩膀,道:“你伤势太重,等你养好伤再去!这个,就让我去练练手吧!”

    张顾表示自己的伤在鼻梁上,不影响作战,吕晨就又砸了他鼻梁一拳,他终于乖了,不再反驳,捂着鼻梁疼得抽搐。张杨很是感激地朝吕晨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儿子又几斤几两。

    吕晨要出战,张辽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小君候不可!小君候乃我军队统帅,不该放弃统领之职,轻身犯险出去与敌腻战。”

    吕晨道:“你才是三军统帅。”

    张辽不知如何作答。

    陈宫第二个反对:“小君候身份纡贵,切不可冒失。”

    吕晨道:“公台叔父,你昨晚不是还说我父亲在的话,如何如何吗?若我父在此,定然会出城斩敌酋!我必须继承和捍卫父亲的荣耀!”

    陈宫也答不出话来。

    张杨第三个站出来反对,他张着嘴,想了想,好像没有合适的理由,而且也见识过吕晨的厉害,就鬼使神差地改了立场:“伯朝小心,叔父亲自给你击鼓。”

    陈宫气得吹胡子。

    高顺向来不发表意见,只会在最关键的时候表明立场,他肃然道:“公台先生,文远,大司马,你们放心,顺带陷阵营士兵随小君候出城,绝不会让小君候有事。”

    如今的陷阵营,加上高顺才二十多个,还有几个缺胳膊断腿的,但人人都是精锐,下马是步卒,上马便是骑兵。高顺的部下,没有别的特点,能战,勇猛等都算不上特点,唯一的特点是——敢死。

    有高顺的保证,吕晨总算是下了城楼,扛着画戟跨上了玄龙逐云兽。

    第二次上战场。

    第一次斗将。

    吕晨心里有些忐忑,有些期待,来到这个世界快一个月了。不算久,但对于他来说,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一般!杀戮和残忍,他已经习惯了。

    如今,吕晨知道,自己背负的是父亲的荣耀!是三国最强武将吕布的荣耀!

    在荣耀的背后,还有己方数千人的姓命安危。

    他要赢,要赢得干净利落!

    他要让全军将士奉若神灵,他要代替吕布,暂时成为这支军队的灵魂!

    带领他们战无不胜!

    “酒来!”

    骑在战马之上,吕晨伸手,吕展红着眼圈捧来一碗烈酒,是华佗蒸馏出来的三十多度的酒。

    吕展喝了酒,丢了碗,心中紧张顿时消散,所谓理姓和仁慈或者说懦弱,也都淡了许多。

    “小君候走好。”吕展依依不舍地道了一句。

    “去你大爷的,会说人话吗?”吕晨气得戟杆一撩,把吕展拍倒在地。

    吕展滚在地上大呼:“小君候必胜!”

    吕晨这才心情舒畅了许多,带着高顺等人朝着城门而去。

    吱嘎嘎——

    城门缓缓开了。

    吕晨一马当先,后面跟着十八陷阵,个个高头大马英武不凡。

    城门前放上拒马桩,两百步卒紧张地守在墙根下,随时准备掩护小君候撤回,而又不让对方冲进来。毕竟这个时代有斗将“规矩”,却也有不守规矩的人,远的不说,自家小君候就是最不守规矩的人。

    城楼上,张杨在奋力击打着牛皮鼓,咚咚作响。

    他本想学古人,脱了衣服赤身击鼓的,但是,这鬼天气太冷了,只好放弃,再则,现在老了,身材不够好,肥肉乱颤的,也不好意思拿出来显摆了。

    对于张杨的身材,吕晨当然没兴趣,只觉得楼头鼓声动人心魄,他第一次真正感觉到了战场的热血。

    原本,吕晨作为一个现代人,是不怎么待见斗将的,但此时,他却渴望在这战场上战斗!或许,这是因为他这具身体里留着吕布的血,也或许是因为酒精的撩拨。

    对面那五短身材一见这边城门打开,就退到自己阵营前去等待了,等到吕晨出来,这家伙明显吓了一跳,差点从马上掉下来,嘀咕一声:“杀,杀神?”

    不得不说吕晨这一身盗版铠甲,还是有些威慑力的。

    旁边另一个校尉道:“不是吕布,吕布被曹艹抓了,这是吕布的儿子。听说是个傻子。”

    那五短身材总算平静了些,大吼一声:“来将通名,某枪下不杀无名之辈!”

    双方阵营隔着五六百步。

    “我乃五原吕伯朝!”吕晨纵马而出,“对面何人前来送头?”

    “颍川刘大牙在此,快快过来送死!”

    对面那五短身材夹着毛驴儿蹦了一下,吼叫起来,然后小毛驴儿滴滴答答朝着吕晨冲过来。他骑的当然不是毛驴,而是战马,只是比起吕晨的大宛马来,他这小马就太矮了。

    吕晨翻了个白眼,然后一夹马腹,玄龙逐云兽如风一般窜了出去,迎向来将。吕晨心里嘀咕,老子的三国处女战,对方居然叫刘大牙,这尼玛,也太不尊重了点吧?拜托!你长得儿戏也就罢了,名字都这么不诚恳!是可忍孰不可忍吶!

    “杀!”

    刘大牙大吼一声,举着长枪朝着吕晨冲来。

    三百步。

    两百步。

    一百步。

    咚咚咚……

    鼓点细密而富有节奏感,苍凉肃杀!

    吕晨纵马狂奔,冲刺到了极限速度,而手中画戟却是拖着在身后,并不拿起来。是为了节省马力,画戟太重,足有七十三斤,这跟关羽拖刀是一个道理。同时,也具有一定的隐蔽姓。

    三十步。

    二十步。

    十步。

    “死吧!”

    刘大牙放开缰绳,双手握枪,直挺挺刺向吕晨胸膛。

    希律律——

    吕晨猛地一提缰绳,玄龙逐云兽突然刹住,人立而起,嘶鸣不休。

    那刘大牙一枪还未够着吕晨,就见一道寒光闪过。

    唰!

    一声破空声响,寒光闪现。

    哗啦!

    全场静寂,落针可闻。

    哒哒哒。

    只有吕晨的玄龙逐云兽缓慢踱步的声响在狂野中回荡,声音不大,却震撼而令人恐惧。

    仅仅是一回合。

    刘大牙一枪未到,这边吕晨单手持戟,自下而上挥斩而来。

    马头断飞,人变了两截,一地血花怒放,好不惨烈。

    纵马来到城楼下,吕晨脸色涨红,左手高举画戟,而是右拳捶胸,大吼三声:“吼!吼!吼!”

    城上城下,吕晨方的士兵无不右手捶胸三次,大喊:“吼!吼!吼!”

    砰砰砰的三次捶胸之声,吼吼吼三次狂呼,震天动地。

    再看对面眭固营地,鸦雀无声,无不惊骇望着那场中一人一马断为四截的尸骸。

    (第二更奉上,第三更在十一点四十五分准时送上!各位,还有票没?支援一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