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五十九章 四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庞统打了个哈欠,差点从马上滚下来,身体一抖,道:“统此来,是想问小君候四个问题。”

    四个问题?吕晨心知有戏,不管庞统为什么会亲自追来,至少他开口要提问题,便说明他有投靠的意向,关键看自己答得上不上道了。吕晨只以为这是一场考教,应该是什么治国平天下之类的拷问,于是,还没等庞统发问,吕晨的大脑已经飞速旋转起来,疯狂地回想后世听过的一些忽悠人的大道理,都是水可载舟亦可煮粥之类的煌煌大道。

    吕晨沉着地摆开架势,心说,小样儿,跟我来这套?图样图森破!后世在电视里各种大道理看了个遍,老子算是见过猪跑的!他道:“不知士元兄所问何事?”

    庞统伸出一根手指,说:“其一,敢问小君候,如何从那苦硝火石之中取出神物,竟可爆破如惊雷?”

    胯下玄龙逐云兽惊得退了一步,脚下踉跄,吕晨大怒:“小罗,别闹!”

    其实,不是玄龙逐云兽脚下不稳,而是马背上的吕晨差点摔下来,小罗感觉到主人不稳,调整身形控制他的平衡而已,所以被骂了一句之后,小罗露着一口龅牙表情略显委屈。

    万万想不到,万万想不到!庞统问的不是军国大略,竟然是火药,吕晨心说,难道我会告诉你,这是老子逛论坛的时候学到的绝招么?其实,这个时代的信息传播速度是很慢的,但对于世家子弟来说却有自己信息通道,所以,对于许多事情都能知道其真实面貌,尤其是大世家的核心子弟。

    “此物名叫诸神之怒,乃魔界巨龙……”吕晨张口就是胡说八道,庞统的脸更丑了,丑得惊天动地,吕晨不忍直视,只好改口,“咳咳……法克!so,it’s俺从道家炼丹之中得来的秘法,晨稍微改进了一下。”

    回答得忒敷衍,庞统却点了点头,伸出两根手指,又问:“其二,你两次折辱曹子孝,他恨你入骨,你为何不杀曹仁?”

    吕晨直接从马上跳了下来,跟庞统说话还是下马安全一点,不然会被震下来,这小子问的都是些什么?你敢再偏门一点吗?

    庞统也从马背上滚了下来,吕晨这才发现他和他家僮客的战马也都是两个马镫,显然作为世家,他们的消息太灵通了。不过,饶是如此,庞统的双腿也有些叉,显然骑马太久磨破胯了。

    吕晨稍一走神,心想,难怪那些游牧民族人口不发达,难道是老骑马,被磨得功能障碍了?

    走神结束,吕晨回答道:“曹子孝用兵如神,如此良将,晨不忍杀之,只盼来曰与之对决疆场!”

    嘛,就是说曹仁很蠢,杀了他,换个聪明人来怕是闹不住,所以让他活着是好事。

    庞统点头表示理解,然后伸出三根指头:“其四,额,其四……你的战马可是汗血宝马?”

    吕晨目瞪口呆,指了指庞统的胖手,震惊道:“不该是三吗?”

    庞统淡然地哦了一声,又伸出了一根手指:“这下对了。其四,小君候胯下战马可是西域大宛马?”

    直接把第三跳过就行了吗?次奥!虽然长得不太正规,但你好歹也算是名士一枚!能不能严肃点儿啊!思维怎能如此奇特?难道是要跟长相一样剑走偏锋吗?

    吕晨额头见汗,无力吐槽,只好点了点头:“yes!”

    “嗯!”庞统皱眉,深深地点了点头,然后整了整衣襟,无力地拱了拱手道,“谢小君候赐教,小君候果然天纵英才,胸中自有韬略,且宅心仁厚,心怀天下,唔……实乃仁君之象。统愿鞍前马后跟随小君候,不知小君候可愿赏在下一个官职?”

    “额……”

    吕晨的手在背后挠了挠臀部,他二百五除以二的智商居然有些反应不过来,到底是肿么回事?四个问题变成三个也就算了,就当是你的体育老师跟美术老师私奔了,没把你的数学教好,但是,这三个问题跟心怀天下仁君之象有毛关系啊?庞统你丫的逻辑敢不敢不要这么风-搔入骨?理解不能啊!

    吕晨斜着眼睛表示:“你真的是庞统?”

    庞统露出一副辟邪般的灿烂笑容,满口黄牙:“荆州庞家庞士元,便是在下了。如假包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吕晨不太想跟他说话了,好费脑子啊!

    吕晨答应了庞统跟着自己,并表示要给他封个大官。突然,吕晨想到名士大多特立独行,大概这庞统也是这样吧,虽然刚才的问题略显脑残了一点,但庞统的才华大约不是假的。曹艹还学周公吐脯不穿鞋子迎接大才呢,他就想到了牵马坠蹬,于是,吕晨去给庞统牵马,让他上马。

    庞统目露惊恐,猛摇头:“你有牛车吗?骑马太辛苦,每天都要摔下来三到五次不等,严重影响速度不说,还很疼。哦,对了,统听闻名医华佗也在你军中,可否让他来帮我看看,摔得多了,最近脑子不太好使,昏昏沉沉的。”

    华佗早就跟着陈宫奔赴雁门了,要去给那些冻饿了一冬的流民们治疗,良好的身体才能保证他们把粮食种好。

    所以,庞统就没能得到名医医治,不过吕晨还是亲自给他牵了一辆马车来,这是吕绮的,反正吕绮整天不坐马车骑着战马瞎逛,或者去吕布马车里撒娇耍横。

    庞统上了马车,自有僮客驾着马车跟上吕晨所部的家眷队。庞统给一个僮客吩咐说:“你回去告诉叔父,就说小君候四问对答如流,深得我心,我便留下了,让他不用担心。”那僮客领命之后,骑马南去。

    吕晨拿了些五铢钱赏赐前来追赶的匈奴骑兵,然后跟着上了马车,悄悄地告诉庞统:“你刚才只提了四个问题。”

    “哦,是吗?”庞统躺在马车里昏昏欲睡,道,“我都问了些什么?”

    吕晨:“额……”

    庞统迷迷糊糊道:“本来是要问你四个问题的,不过来的路上,听到了诸多关于你部的事情,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便已经知道了,加上骑马追了好多天,太累了,就随便问了几个,只想早点休息。”然后庞统从身上摸出一张绢布,丢给吕晨,说:“这就是我叔父让我问你的问题。”说罢,庞统就打起了呼噜,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进入了睡眠状态。

    吕晨接过绢布,打开,只见上面赫然列着四行文字:

    其一,为何不让曹艹割徐州之地以自立,而要北上边陲。

    其二,对大汉正统尊崇与否。

    其三,对袁绍曹艹二人北方之争看法若何。

    其四,如何看待世家大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