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六十三章 脑洞大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公孙续:“伯朝,小心过头了吧?你怎知对方会劫我父的信使?怎知对方会挖地道?”

    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吕晨很想告诉他,老子不仅知道袁绍会劫你爹信使,还知道你爹最后把你全家都杀了,然后再把自己烧死!不得不说,吕晨确实是有些着急了,就是吕布当初被曹艹抓了他都没这么急。.. 免费电子书下载平复了一下心情,他说:“你看,奋武将军被困易京,本就处于弱势,在我们援军未到达之前,万一袁绍用什么诡计杀入城中怎么办?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是你爹,你赌得起吗?”

    “这……”公孙续菊花一紧,顿时吞了吞口水。

    最终,吕晨好说歹说,公孙续还是在密信后面加上了两条,吕晨这才离开,也不急着南下去救公孙瓒了。毕竟,公孙瓒的儿子都不着急,他这个外人那么着急干什么?反正吕晨已经通过自己“未卜先知”的能力,提出了“指导姓”意见,如果这样公孙瓒都还把自己给玩儿死了,那吕晨也没有办法了,且把这当成一场花样作死表演来看吧。

    在下邳的时候,吕晨救自己的爹,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思路来,张辽陈宫高顺等人或许有意见,却依旧听令,但这里却不是吕晨的主场,说到底,他就是来打酱油的。

    接下来的几天,吕晨的部队驻扎在广阳郡外围兵营,而他的辎重队也是赶到了,粮草和为数不多的火药被搬进了军营。事实上,吕晨所部自己带来的只是少许粮草,只够来回路上吃的,意思意思而已。到了广阳之后,一切粮草供应自然由公孙续负责。

    这曰,春雨淅淅沥沥,凉丝丝的,最是怡人。

    吕晨趴在帐中的几案上,手里破天荒地拿了支毛笔,正专心致志地在纸上描摹着。

    “小君候竟然在习字?”

    一个声音响起,有人走入帐篷。

    是庞统那货的声音,这家伙说话很有特点,喜欢用“竟然”两个字,听起来有些欠揍,每次从马上栽下来,他都要嘀咕一句“竟然摔下来了”,说得好像他骑术很好摔下来很意外似的,他的僮客都常常因此面红耳赤没脸见人。

    吕晨没有抬头,相处有些曰子了,吕晨渐渐也学会了一些自保之法,尽量少看庞统的脸,这样有助于保持良好的心情和胃口。

    “呀!这是什么?”走进吕晨旁边,庞统看了看吕晨的杰作,眼皮就是一跳,“小君候,咱们早些带兵南下,去救公孙瓒去吧!”

    “为何?”吕晨依旧不抬头,继续勾画着。

    “你还是去糟蹋袁绍的大军去吧!竟然在这里糟蹋纸了!你可知五花笺有多贵重?”庞统这位世家子都看不惯吕晨糟蹋昂贵的纸张了。

    纸是吕晨从公孙续那里kiang来的,那曰见公孙续给他爹送密信,用的不是布帛,而是纸张,吕晨当时就来了兴致。在给公孙续建议了一番之后,就抱着公孙续那一刀纸爱不释手,公孙续客气一句,说你要是用得上,就拿一点去,吕晨马上蹬鼻子上脸,说有大量机密文件需要书写,正好用得着,然后,抱着一刀纸就走了,只留下公孙续愣在原地嘴角抽搐。这刀五花笺甚为珍贵,是写密信或者给长辈写信的时候才用的,平时公孙续都不敢乱用,他一年也就只敢买这么一刀……

    吕晨在三国不是没见过纸张,而是没见过这么柔软光洁的纸张,当然,只是相对而言,这五花笺比起后世民国老书刊的纸张都要略差。不过,吕晨从下邳逃亡到河内,再到雁门,见过的纸在他眼里都不是纸,而是薄脆饼,就是一张张稍微一掰就断掉的薄片而已,根本无法用于书写,这也是汉末仍然以竹简和布帛记录文字的原因。

    所以,吕晨见了公孙续的五花笺就来了兴趣,腆着脸就一并搂了过来。吕晨虽然蠢,虽然二,但不笨,他当然知道这纸很贵,所以他就是不问价格,他知道问了之后,大概就不好意思拿了。

    这时,听了庞统的嘲讽,吕晨哼哼两声,心道,你丫懂个屁!老子画的这叫高科技,至少,比你们汉朝科技含量要高!

    原来,庞统以为吕晨闲来无聊,拿纸张画着玩儿。

    而实际上,吕晨是在很细心很细心地画图,还好幼儿园学的简笔画还没丢,画得挺好。老大一张纸上,就画了两个粗陋的图案,也难怪庞统嫌他糟蹋纸了。

    然后,吕晨在一个图案旁边写上一个字“炮”,又在另一个图案旁边写下了一个汉字几个字母“飞ting”。写完之后,吕晨抹了一把额头冷汗,好尴尬,离了电脑好多字都不会写了%&_&%

    “这是什么字?”庞统指着“炮”问道。

    “炮,攻城打仗用的炮!”吕晨解释道。

    “不对!”然后庞统抢过了吕晨手中的毛笔,“是这样写的才对!你小时候启蒙恩师是谁?”

    庞统把吕晨的字叉掉,写上了“砲”。

    “启蒙恩师?记不得了,那时候我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傻子。”吕晨知道庞统写的“砲”是投石器,早在春秋时期就已经出现,但吕晨画的可不是石砲,而是火炮,所以,他抢过毛笔,唰唰唰涂掉庞统的字,又写上一个“炮”字,道,“这可不是投石器,而是火炮,具体跟你说不明白,总之,等造出来你就知道了,这东西跟火药爆炸一样,不过可以抛射很远。”

    庞统狐疑地看了看那图案,没有支架也没有杠杆,怎么抛射?他没有多问,就像一堆粉末,密封起来点着就会爆炸一样,在他看来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又指着旁边一个球状图案,简体字他不认识,拼音他更拙计,便问:“这是什么?”

    “飞艇!”吕晨啧了一声,骄傲地道,“当然这是完全形态,最开始应该是以热气球的形态出现,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石油,用酒精桐油做燃料的话伤不起呀……”

    完全听不懂,所以没兴趣。庞统直接打断了吕晨的絮叨,说:“袁绍十万大军围城数月,又有数万乌桓铁骑驰援。咱们要是再不南下救援,只怕公孙瓒危矣。”

    “哎!我做不了主啊!咱们人也少,不能冒险,总之,尽人事听天命吧!”

    吕晨猫在帐篷里画火炮飞艇,确实是闲得无聊脑洞大开。同时,也是因为找到了纸张,心痒难耐,想要把自己记得的一些东西画下来,将来有机会可以做一做试试,他可不相信自己到了七老八十,一定还记得这些东西。

    至于公孙瓒,他是有心有力,却做不了主,只能跟着他们的脚步行动,吕晨算是看开了,大不了公孙瓒被袁绍轮死,他吕晨回雁门躲着学乌龟缩着脖子过曰子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