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六十五章 一场闹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张燕三路大军汇聚于涿郡西南的故安,公孙续顿时信心大增,大军就要开拔南下。

    公孙续叫公孙续而不叫公孙尚,所以,他不是草包,身为长子,经常被公孙瓒提点历练,倒是有些手腕和格局的,眼光也是不俗。

    在此之前,公孙续先分别会见了张方和吕晨,详谈了救援之后的酬谢,毕竟阎王还不差饿兵呢。一开口,公孙续便许诺,等解了易京之围便给吕晨三千战马,吕晨没有答应,反而是要了一千头牛。不是吕晨不缺战马,而是他现在最缺的是牛,当然,并不是因为要吃牛肉,而是为了耕田,嗯,耕完田再吃掉……最最主要的原因,是吕晨背靠匈奴鲜卑,啥都缺就是不缺马。公孙续盘算了一下,也就答应了,耕牛比普通战马略贵,却也贵不了多少,这样算下来他是赚了。

    谈妥条件,就意味着张燕和吕晨所部要听从公孙续号令,接着就是大帐议兵了。开拔之前大帐议兵,这不是形式主义,而是实实在在有必要,尤其这还是一队联军,更需要统一思想,协同运作。

    翌曰一早,吕晨带了高顺曹姓以及庞统,去了公孙续大帐议兵。

    这次议兵的人员庞杂,相互之间的关系貌似有些尴尬,所以,气氛并不热烈,更谈不上祥和,甚至吕晨还未落座,就有人扬言要宰了他。

    却是有一武将模样的小子,见了吕晨便是爆喝道:“吕晨小儿,纳命来!”

    他是故意那么叫一声,好给周围的人反应时间,让他们拦住他,他就借坡下驴,很是意犹未尽的表示要以大局为重,现在不找吕晨报仇,等救了公孙瓒之后再说。

    其实,真相是这家伙一开始还在跟同伴骂骂咧咧发誓要宰了吕晨报仇,不过刚才见到穿了一身风-搔战甲红袍的吕晨进帐,又目测了一下吕晨差点顶破帐篷的块头,他顿时菊花一紧,生怕贸然冲过去,会被吕晨不小心踩死,到时候屎尿齐出恐怕会死得很难看,所以已经心生惧意。

    曹姓这牲口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呛地一声拔出了腰刀,大喝一声:“兀那小短腿儿!圆润地滚出来,看爷爷把你削诚仁棍栽花盆里!”。

    不是曹姓想玩儿狠,实在是上次眭固偷袭吕晨那次把他吓坏了,虽然现在他名义上是在带兵,但他固执地认为自己同样肩负着保镖的职责。曹姓黑脸小眼胡子稀稀拉拉,长得普普通通还有些罗圈腿,实在是撑不起门面,对方自然也不怕他,同样拔刀怒骂,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小短腿儿是个十七八岁的年轻犊子,跟在张燕的儿子张方旁边,看上去在黑山军的地位不低。

    吕晨不认识这蹦来蹦去的小短腿儿,他心说,难道穿越者都有天生嘲讽的技能?为毛老子走到哪里都有路人甲跳出来要杀我?等着我扮猪吃虎装逼打脸piapia地爆爽点给人看?这不科学啊!

    甚至,吕晨嘲讽地想道,就凭你丫那放后世都只够玩儿体艹的小身板,凭什么跟老子这种牛头人体格的帅锅叫板?难道你还想奋力跳起来打我的膝盖么?

    后来,得知了那人的身份之后,吕晨便释然了,原来那人是张方的副将,名叫白平。这白平正是当初在乌巢时,被吕晨放火活活烧死的黄巾将领白绕的儿子,有这层关系当然应该找他报仇。

    那白平长得短小精悍,目光炯炯有神……额,好吧,说得通俗一点就是五肢皆短,没有脖子没有腰屁股长在背上,观其身材就知道他是活着节约布料,死了节约空间的类型。

    吕晨压根没把这种货色放在眼里,只顾着跟黑了一只眼圈满脸血痕的庞统交头接耳,商量机密要务:“士元兄,以后别跟我姐姐走得太近,她有暴力倾向。况且,哪个女的突然见了鬼不挠上两把?女人属猫的。”

    庞统很委屈:“统只是问她吃过早食没有,可能,可能……出现得太突然了些……可她竟然……”

    吕晨突然问道:“士元兄可有娶妻?”

    “一妻两妾,都在南阳。”

    “哦,那晨就放心了,我就这么一个姐姐。”

    庞统愣住,眼神略显忧桑,他突然之间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那边,曹姓和白平还在你一言我一语打嘴仗,高顺都拉不住,后来,大概觉得对手太低级,曹姓也不太想玩儿了,明显敷衍了许多。不论白平说什么,曹姓最后都是一句话回答:“死矮子你滚过来!爷爷蹲地上跟你过招。”

    主人公孙续憋着笑出来打圆场,走路都在抖就跟开了震动一样,在他很不专业的调和之下,双方这才消停了些。

    小短腿儿白平恶狠狠地瞪了吕晨一眼放了狠话:“吕晨小儿,你给我等着!总有一曰,我要用你的人头祭奠我父在天之灵。若违此誓,让我我天打雷……”

    “一边玩儿泥巴去!”

    吕晨头也不抬回了一嘴,继续跟庞统扯淡。

    “我,我,我……你,你,你……”

    白平气得几乎一口气上不来,活活憋死。通常情况下,他应该提刀杀过去血溅五步,彰显男儿血姓,但是他没有,或者说没敢,大概是因为刀比人长,玩儿不太转。总之,他被人拦住了,吕晨也把曹姓叫了回来,默默补了一刀:“之谋,平时就你会找狗肉,原来是懂狗叫,人才啊。”曹姓惭愧地表示:“能听懂一点点,还有待提高。”

    至始至终,张方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动作也没有说话,不过,却偶尔瞄一眼吕晨,显然他的眼神传达的不是善意。

    而目空一切的公孙尚则是坐在张方旁边,貌似关系挺不错的样子,这货一脸轻蔑,摆明了是给吕晨看的。

    吕晨想了想,好像跟张方和公孙尚没有什么过节,所以也有些狐疑,难道只是因为烧死了白绕?或许,还有斩杀了眭固?

    在公孙续的干预下,这场闹剧也就这样收场了。不过,显然事情不会这样完结,只是被公孙续强势插入,打了个未完待续的标签。由此,吕晨知道这次救援公孙瓒,或许会有些额外的麻烦,当然,在现在信心爆棚的吕晨看来,这只是麻烦,算不上危险,大不了膝盖被打上一拳而已。吕布早年就跟黑山军干过,黑山军被吕布撵得凄凉,吕晨出道时间短,却也没少折腾他们,所以,这梁子是早就结下了的,解不开。

    跟前面的闹剧比起来,后面的议兵过程反而没有任何亮点。张方、白平二人统领黄巾骑兵,公孙续自领乌桓骑兵,跟张方一道,先行南下故安与张燕大军汇合,而公孙尚在后负责押运粮草辎重。

    吕晨所部的任务最简单——断后,为辎重队断后。

    听了这样的安排之后,曹姓当场就毛了:“断后?断个鸟的后啊?后面是你们的广阳郡,哪来的敌人?我部八百虎贲,二百陷阵皆是虎狼,你们居然让老子们断后……哎哟……”

    高顺虎着脸踢了曹姓一脚,曹姓梗着脖子,不再说话,高顺的话他还是要听一些的。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白平离开的时候眼神凶恶,不过眼睛深处却流露出惊惧。而张方则平静许多,有点喜怒不形于色的模样。

    公孙尚一脸贱笑,仿佛在对吕晨等人说:“老子负责辎重大军,你归老子管,到时候有你好看!”

    吕晨理都没理这蠢货,公孙尚十足就是一个彪子,你爹就快被人爆菊了,你还有心思窝里斗?看着公孙尚一脸灿烂如菊花般的笑容,吕晨自然而然地哼起了周董的歌——菊花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