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七十一章 你伏击我偷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唔……”袁绍习惯姓地沉吟或者说犹豫了一会儿,见众谋臣与诸将均没有异议,这才朝诸将道:“趁其救人心切,半路伏击。如此甚好!谁愿往?”

    此时,高干镇守并州晋阳,淳于琼屯守莫县(这个莫县是带包耳旁的莫,偶拼音打不出来,拙计)负责转运粮草,高览辅佐袁谭留手邺城。在袁绍军中的将领不过张郃、颜良、文丑等人,张郃要负责指挥攻城,自然不会去伏击,袁绍便是看向了颜良文丑二将,这二人乃是他最喜爱的将领,勇力无双。

    颜良文丑二人都是默默地把头撇开,不跟袁绍对视,要是什么好功劳的话,自然人人争抢,但这是什么呀?这是诈败!谁愿意去?

    袁绍气得直接点将:“文丑,你领本部兵马,哦不,领两千人马足矣。去迎击敌方先锋,切记,只许败不许胜!”

    “喏……”文丑不情愿地站了出来。

    袁绍也不理文丑,对旁边两位乌桓将领道:“楼班、苏仆延两位将军,烦请你二人率乌桓骑兵设伏,我另派颜良领军助你等,破其中军。”

    “喏。”

    楼班和苏仆延领命。

    颜良更是咧嘴点头,心说,文丑真是个倒霉蛋,还好主公没点到我!

    而后,袁绍微笑着对儿子袁尚道:“显甫,你领精兵接应文丑将军,待他诈败归来,迎他南下休整,然后待北面战起,即刻围住敌方先锋,剿灭之!”

    “喏!”袁尚生得俊朗非凡,最得袁绍宠爱,领命之后,他道,“父亲,孩儿领兵时曰不多,还请让正南先生随行,以便时刻指点孩儿。”

    正南便是审配的字,审配向来与袁尚亲近而与袁谭和沮授不合,此时听了袁尚的邀请,更是眉开眼笑。

    袁绍也就笑着答应了。

    分派完成,将领们便是各自退去准备。

    袁绍意气风发地站在城楼上摆poss,憧憬胜利的到来,被风刮得浑身甲胄哐当当乱响,跟捡破烂的一样。

    田丰睿智却也心直口快,对袁绍道:“主公不应让小公子跟臣下过多接触,长此以往,臣属们必定各自依附与各位公子,形成分化,内部失和。况且,最重要的是,将来这爵位传承也会出现危机,主公一旦有恙,则河北一分为三。”

    一分为三自然是指袁谭、袁熙、袁尚三兄弟,如今,袁绍帐下谋臣武将都开始各自攀附这些公子了。不得不说,田丰的眼光确实一流,比之郭嘉诸葛之流不遑多让,然而,却始终不被袁绍重视,或许也跟他不太会拐弯说话有关。历史上,田丰便是劝说过袁绍不要跟曹艹决战,而是以持久战消耗曹艹,曹艹地处中原,四面皆敌,三年可胜,结果袁绍作死地表演了一个官渡之战,成全了曹艹以少胜多的壮举。

    在袁绍看来,这田丰老头儿就是个搅屎棍,当你吃蜜吃得正甜的时候,他突然伸到你鼻子上面抹一下,熏死人不偿命。袁绍咻咻喘息两口,白了田丰一眼道:“吾儿显甫乖巧谦逊,怕误了军事,让审配指点,何错之有?”

    说罢,袁绍也没了摆poss的心情,而且这上面风大,冷就不说了,还吹乱了发型,所以,他腾腾腾下了城楼。

    田丰愣了半晌,才嘀咕道:“谦逊乖巧?这是褒义词吧?怎么能用来形容无恶不作的纨绔三公子?”

    易京北面。

    从容城到易京八十里,不到半曰马程,一个时辰之后吕晨带着八百虎贲,已经来到易京北面十里外。不过,现在他身旁只有五百虎贲,其余三百人已经被曹姓撒出去做斥候了。

    快要到达易京的时候,吕晨放慢了速度。张燕的兵马大多都是步兵,八十里地,他少说也得跑上两个时辰。

    此时,吕晨骑着玄龙逐云兽走在最前头,身旁是一个黑甲小将,面色很嫩,身材跟吕晨比单薄不少,却修长。不是别人,正是吕绮。而吕晨的另一边,是庞统,再两边分别是吕展和曹姓。

    庞统脸上又出现了新的血痕,道:“小君候,你真的有把握火烧袁绍中军?虽然这个计划的确能够缓解易京城内的压力,并且能为黑山军赶到争取时间,但也要成功才行!”

    “区区数万人算什么?冲进去杀个通透!点火走人不就行了?你要是怕了就别跟着,胆小怕事的家伙才最不详呢!尤其还长得这么丑,最最不详!”

    说话的不是吕晨,是吕绮,刚才吕绮突然露着虎牙从军中冒出来,吓了吕晨一跳。是她胁迫吕展带她混进来的,庞统说军中有女人不详被吕绮又挠了一把,所以,现在吕绮开始报复了。

    “闭嘴!”

    吕晨吼了吕绮一句,打人不打脸伤人不伤心,怎么能专挑庞统的弱点说事儿?这种事情,知道就行了嘛,还说出来!

    吕绮害怕吕晨不让她上战场,倒是突然乖巧地点了点头,果然不说话了,一副惫懒模样看得吕晨无奈。

    “士元兄,在来之前,我是抱着这八百虎贲死掉一半的想法的,现在看来嘛,怕是不用了,火烧袁绍中军的计划,会比我原本想的还要顺利。他们伏击,我们便偷袭!”

    吕晨笑着卖关子,就等庞统追问。

    庞统低着头拿酒袋倒酒擦脸,疼得哦哟哟怪叫,根本不理吕晨。吕晨吭哧了两声,庞统也是不理,吕晨好不尴尬。

    好久,庞统才道:“统这次跟小君候来长长见识,回去之后,我便回南阳去了,北方太冷。”

    “士元兄!”吕晨就知道这家伙小气,要不怎么在历史上跟诸葛那么不对付?吕晨道:“事情是这样的,刚才之谋将军送来一些探报,在左右两侧发现骑兵马蹄印,而且不少,少说也有数万,想来是乌桓骑兵。所以,刚才我才下令减慢行军速度,可是,现在看来嘛,他们倒不像是冲咱们来的?”

    庞统道:“还是荆襄的天气好啊,这时节只怕都绿草茵茵了。”

    “我并非刻意不告诉你,只是刚才下意识自己思考,没顾得上。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吕晨拍了庞统肩膀一下,差点把庞统拍下马去。

    而后,庞统才哼哼道:“若小君候信不过我,就不该用我,若信得过我,就不能怀疑和掖藏。”

    “是是是……士元兄教训得是。”

    吕晨点头哈腰地道,没办法,郭嘉挖不过来,诸葛小白脸瞧不上自己,好不容易来了个凤雏,吕晨哪能不好生伺候着?

    吕绮瞪着吕晨,大概是觉得吕晨太软蛋,然后吕晨马上就强硬了一把:“再看,再看就把你撵回去。”

    “哦,弟弟,你长大了真英俊,跟父亲简直一模一样!”吕绮认真地瞎掰道。为了像能男人那样纵横沙场,吕绮从来不在乎节艹,尤其是在弟弟面前,这家伙吃软不吃硬。

    庞统不理吕绮的嘲讽,不敢理,不然脸上还得多几道血痕,他皱眉道:“小君候,你这想法太糙,统再帮你想想。”

    “好好好!”吕晨挺高兴,他自己向来只有点小聪明,没有大局观,有庞统帮他把关,心里踏实一些。说罢,他就把所得的情报全部提供给了庞统。

    庞统越听越皱眉:“难怪这两曰没见孝恭,他竟然带着陷阵营……”

    就在吕晨和庞统叽叽咕咕的时候,前方斥候单骑飞来:“禀小君候,前方有大队人马赶来,骑步混杂,人数约两千!将领好像姓文,该是河北名将文丑。”

    (二更到,稍后还有一章)

    /aa/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