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七十八章 设伏、奇计与重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由于吕晨所部很友好,没有进行太惨无人道的追击和驱赶,苏由总算是控制着溃兵没有胡乱逃窜,粗略清点一下人数,两千人变成了一千二百人。..

    对于这次诈败,苏由倒是觉得较为满意,之前那次因为文丑脑抽演得太假,这次倒是挺逼真。这本来就是主将被擒,外加雷鸣爆炸,引起军心大乱后的溃败,是一场货真价实的溃败,一点诈的意思都没有。所以,在苏由想来吕晨应该不会再怀疑,定然会趁胜南下,进入三公子所部的包围圈。

    苏由心说,这次诈败还真是成功啊,任务完成得相当完美呢!唯一一点小瑕疵就是——主将丢了。

    不过,苏由还是很开心……主将丢了,貌似也是极好的!

    苏由不爽文丑很久了,袁绍帐下文臣武将不少,自然免不了内部不合,苏由就非常讨厌文丑。苏由是三公子袁尚这边的人,而文丑则跟袁谭走得最近,但,这并不是苏由讨厌文丑的理由,真正的理由苏由不敢说,甚至都不敢想……那家伙每次看到俊朗的他,都会眼神色眯眯的,有时候还舔嘴唇,恶心死了!不过苏由的官职比文丑低太多,作战时,经常是他的下属,自然不敢得罪他,以至于每次见到文丑那张毛脸,苏由都会不由自主地夹紧臀-瓣,不留一丝缝隙。

    所以,此时的苏由衷心地祝愿,文丑这次被吕晨宰掉!不仅能报他觊觎自己美色之仇,甚至还能在晋升的道路上少一个阻碍,前途一片光明哇。

    当苏由兴高采烈地领兵退出五里时,他碰上了袁尚的兵马。

    大道延伸到这里,是一处低洼地带,两边有乱石林立的土丘,土丘不高,却也具有不错的隐蔽姓。袁尚领着五千精锐,正在大道旁的土坡后准备设伏,当然他也只是坐在石头上让人捶腿,真正指挥布局的是审配和几名将领。

    苏由掩饰住自己的喜色,向袁尚汇报了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诱敌很成功,特别是第二次诈败,太特么逼真了。坏消息是,主将文丑被对方擒获了,是一个古怪的惊雷般的武器诈死了文丑战马,而导致他被擒的。

    袁尚却笑得比他还乐呵,他表示,这两个都是好消息!

    袁尚拉拢文丑多次,文丑都不甩他,这让他很不爽。当然,袁尚倒不至于希望文丑被吕晨宰了,他只是想着等吕晨被自己伏击之后,再救回文丑,到时候这家伙该对自己感恩戴德了吧!袁尚年纪小,还是一枚灰常单纯的孩纸,他以为武将跟婊-子是一样一样滴,只要你给了他好处,他就一定会给你跪舔。

    而对于火药爆炸,袁尚倒是早听过乌巢的事儿,虽不知其所以然,却也不太惧怕和好奇,毕竟他知道那种武器声音吓人,威力不算太大。

    不一会儿,袁尚所部布置好了伏兵。两侧的土丘埋伏不下太多人,审配便把最精锐的两支部队放在了土丘之后,其余兵马放在了前方官道旁的村子里,准备等吕晨骑兵过了土丘之后,两面夹击。

    “报——”

    有一名斥候飞马而来。

    “可是吕晨所部来了?”袁尚还未出口,审配便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那斥候摇摇头,眨巴着三角眼,道:“不是,吕晨所部还在五里外,行进速度很慢,大约一刻钟之后才能到。”

    审配怒道:“怎么可能!骑兵飞驰,五里路程怎么可能需要一刻钟时间?你休要诳言,当心老夫治你一个贻误军机之罪!”

    “大,大人明鉴啊!”斥候慌神,三角眼都吓得瞪圆了,道,“对方是骑兵不假,战马都是四条腿儿也不假,但是……他们走得慢,我有什么办法?”

    “难道吕晨小儿发现了我军的埋伏?不可能啊,他若是发现了埋伏,为何不停下或者后退,反而还在行进?”审配沉吟思索片刻,又问那三角眼的斥候,“在我方设伏区域一里内,你们可有遇见对方斥候?”

    设伏最重要的就是要瞒过对方的斥候,不能让对方发现。

    斥候苦着脸道:“没发现啊,对方的斥候已经收缩到了部队周遭一里之内。”

    “唔……”审配托着下巴苦思不解,随后对那斥候喝道,“你还站在这里作甚?还不速速退下?”

    “我,我,我还没禀报军情呢……”斥候弱弱滴道。

    审配老脸一红,把头转开了,他刚才抢着说话,倒是忘了军情,有些尴尬。

    “哦,那……你所报何事?”袁尚也被审配带沟里去了,刚才浑然没有注意到斥候还没报出来,就被审配问住了。

    斥候三角眼扑扇扑扇地,然后挠挠头,脑门儿上冷汗直冒:“那个啥,让我想想……”

    被审配一通呵斥,这名斥候表示脑子有些浑浊。

    袁尚等人都是气得翻白眼。

    就在这时,前面有士兵叫了起来:

    “文丑将军回来了!”

    袁尚和苏由顿时一惊,随之脸色一跨,这家伙居然逃出来了?真是狗屎运。

    三角眼的斥候顿时跳了起来,嚷嚷道:“我想起来了,我的军情是路上遇到了单骑逃回来的文丑将军!”

    袁尚毫不客气地把这呆瓜斥候踹倒在地,然后气哼哼地去迎接文丑。

    文丑的归来让得所有人目瞪口呆,他们惊讶的不是文丑怎么逃出来的,而是这货北上插满了箭,却仿佛浑然不知疼痛一般,跳下战马就朝袁绍跑去,口中激动大叫:“三公子,快快送我去见主公,某有机密军情要奏报!”

    “你,你,你不疼吗?”袁尚上下打量了文丑一眼,眼角抽搐。

    却说背上被火药那么一烧,都麻木了,文丑表示完全感觉不到疼,背上的箭虽然多,但好在有战甲护着,插入得不深,要不了命。

    文丑理也不理袁尚,四下望了望,道:“没有马车吗?没关系了,给某换一匹好马,某要去易京北城见主公。”

    审配道:“文将军,有何机密军情你且告诉三公子便是,三公子自会帮你转达,你伤势如此重,还是好生治疗一番为好。”

    文丑翻着白眼看了袁尚一眼,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行,此乃最最隐秘之军机,某只能对主公说。”他心里想着,告诉袁尚?滚你妈蛋,这个奇计是老子用屁股换来的,会送给你们?

    苏由不爽地道:“三公子乃主公爱子,有何军机不能对三公子说?”

    文丑一把拨开苏由,根本没听他说话,把他身后的战马牵了过来,然后翻身上马哦哟一声惨叫,接着便完全不理会袁尚等人,骑着马朝南面而去,口中大呼:“某有能速灭公孙的奇计要呈给主公!伏击吕晨的事就拜托诸位了!某去也!哦哟!那个谁,把你的马镫给我!”

    见识了斗将时吕晨脚踩双马镫的威力,文丑也突然“机智”了一把。

    殊不知,在袁尚、审配、苏由等人看来,文丑简直就是个妖怪,背上跟刺猬一样,还跑得生龙活虎。

    袁尚虽恨文丑目中无人,却也忍不住感叹一句:“真虎将也!”

    苏由的目光却是牢牢锁定在文丑血淋淋的屁股上,心说,这文丑也太狠了吧!明明最后看见他被吕晨的士兵架走了,难道是靠肉体换来的自由?吕布的儿子不会这么重口吧?

    (昨天欠更先补上,今天的两更照例晚上送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