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八十二章 小君候要爆发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离开的途中,曹姓一直闷闷不乐,直到跟敌人拉开了距离,吕晨才有功夫问他是不是便秘了,曹姓哭丧着脸表示,他对吕晨很失望,说好的神仙法术呢?居然用炸弹炸开寨墙,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对此,吕晨哭笑不得,吕展在马上抖得筛糠,是在偷偷鄙视曹姓的智商。吕晨倒是没有嘲笑曹姓的简单脑袋,这是个一根筋的家伙,虽然傻乎乎的,但是可靠也可爱。

    其实,曹姓不是被吕晨忽悠了,而是被庞统给调-戏了,庞统有个臭毛病,喜欢调-戏人或者动物。所以,他被吕绮挠了,被吕晨的战马小罗踹了。

    曹姓是单细胞动物,想法不多,自从那曰一箭射下士元灯后,听庞统说那是小君候放的妖术,曹姓就信以为真了。曾经,曹姓听说过黄巾张角会撒豆成兵的妖术,所以,在他看来,自家小君候这种奇人会妖术不奇怪,不会妖术那才奇怪呢,刘邦还会斩白蛇呢。在这个民智未开的年代,信什么的都有,曹姓就信自家小君候是神仙转世,神仙当用的当然就不是妖术了,应该叫法术。

    后来,庞统这贱人见曹姓有些呆,就一而再再而三地逗他玩儿,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说得曹姓目瞪口呆。

    吕晨却也没阻止,心说这庞统该要是在后世写网络小说的话,该是天蚕土豆那个级别的,因为庞统说了一个让吕晨毛骨悚然的故事,他说小君候的玉佩里住着一位被贬下凡会炼制丹药的老神仙……

    不过吕晨很乐观地想道,等曹姓发现上当了,庞统这小子肯定得被揍得连他妈都不认识。

    虽然对于吕晨不用法术,而用拙劣的炸弹开路,曹姓一直耿耿于怀,但还没有忘记自己的司职,他见后面远远有袁绍骑兵跟随,便问:“小君候,袁绍的骑兵缠住我们了。虽然不能吃掉我们,但却能紧紧跟住我们,我们想偷袭北门恐怕很难。要不某率兵冲杀一阵,将他们赶走?”

    其实袁绍的骑兵虽然怕了那种会爆炸的地瓜,但是,命令所在,也不敢完全放弃吕晨所部,远远地缀在后面跟上,不敢摸得太近。

    “行了!咱们是轻骑兵,不是重骑兵,别干不专业的活儿!”

    吕晨很淡定很淡定,不淡定不行啊,身边有了个可以商量主意的庞统,现在他的计划是环环相扣,井然有序,全然不像之前在徐州和河内那样走一步看一布了。这种情形也早就料到了,应对之法也由庞统那贱人解决了。

    “那怎么办?任由他们跟着?这样,我部的行踪尽在他们掌控,偷袭不成不说,还可能被他们调集兵马困死。”曹姓灰常严肃地对吕晨道,“小君候,不要再隐藏了,快用法术吧!将我军瞬间转移到北城楼上去。”

    “好。”

    吕晨很爽快地答应了。

    曹姓眼睛顿时发亮,娘啊!小君候终于要爆发了!

    不一会儿,吕晨带着数百虎贲钻进了一个小峡谷,峡谷中是一片杉木树林。

    紧随其后的袁绍骑兵不敢跟进去,因为怕有埋伏。这是一个葫芦口形状的峡谷,也就是说两侧的山梁到尽头汇合在一起,封死了路,骑兵是无法从两侧越过的,而他们进入的峡谷口,才是唯一的出路。

    也正是因为如此,袁绍的骑兵才更加不敢贸然进去,敌人突然跑到绝路上去,这件事情怎么看怎么诡异。

    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率领袁绍骑兵的偏将有些安奈不住了,便是派了几个斥候准备摸进山谷去,结果,刚一接近就被乱箭射死,抬回来的时候都重了一倍,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箭矢。

    山谷里,树林中,隐约可见吕晨的士兵在走动,战马在游荡,却又因为树木遮挡,看不真切,不知他们的具体部署,这边更不敢贸然进入。

    不过袁绍的亲兵骑部偏将自然不是傻子,早在第一时间就派人通知了其他附近的军队,他现在也是展开骑兵,封锁住了出口,只等步兵赶到,追击进去,便能将他们尽数杀死。

    不一会儿,袁尚带着三千精锐赶到,一听吕晨被自己的骑兵堵在山谷里了,他就是乐得大笑三声,然后就要下令士兵全军突击冲进去,被审配劝住了。审配很狐疑,在他看来,对方速度奇快,不可能非要往死路上走,定然有阴谋,贸然进入肯定危险。

    最终,审配的意见是先派斥候进去看看,看能不能摸清楚一些情况,毕竟,对方已经被堵在了里面,根本不用急。

    骑兵偏将说对方射术太高,箭矢大概也不花钱的,斥候一靠近就是一通猛射,直到身上完全扎不进去箭了才停,老残忍了,叔,您不信的话亲自去试试。

    对此,审配也是蛋疼菊紧如临大敌,吕布的虎贲是大汉数百年镇守北方的精锐,确实很强。不一会儿,他就想到了办法,让斥候拿着盾牌慢慢往里面挪,速度慢点没关系,只要不死就行。其实,审配根本不在乎斥候死不死,他在意的是这个年代没有电话,人死了就没办法把情报带回来了。

    于是,又是数名斥候被挑选了出来,等穿上两层铠甲,拿上铁盾之后,十个有八个的裤裆已经湿了。

    斥候们散开,沿着两侧的山坡摸了进去,一点一点深入,最后,几乎全部扔了盾牌扯了盔甲往回跑,带回来的结果如出一辙:

    对方在里面小溪边搭了帐篷在休息,只有少量士兵在遛马,连兵器都没拿,甚至连斥候哨兵都没有一个,更是没有任何伏兵。

    这怎么可能?

    于是,袁尚再次派了一队裤裆不湿润的斥候进去,带回来的还是同样的消息。

    而这时,太阳伯伯已经快要回家嘿咻了。袁尚和审配虽然怀疑,但是在情报的支持下,还是选择了让士兵冲杀进去,先放火箭,再静待其变,或一鼓作气冲杀过去,或继续围堵。

    袁尚领兵杀了进去,放火箭烧帐篷,追杀遛马的士兵好不生猛残忍,此处血腥画面略去一百万字。

    最后的最后。

    袁尚的面前跪了一排满脸褶子的“士兵”。

    “吕晨哪里去了?其他士兵哪里去了?”袁尚怒不可遏地喝问道,因为,他烧了帐篷,抢了马,但除了这十几个遛马的士兵之外,就没有见到其他人。

    “安肿底滴,腻嫩洒呢?”

    一个胆大的“士兵”歪着脑袋嚷嚷道。

    袁尚一愣,问亲兵:“他说什么?”

    亲兵翻译道:“他说他是种地的,你要干什么……”

    种地的?

    原来,这些农民都是从山梁那边被抓过来帮着遛马的,穿上军服溜到天黑就给他们每人一石谷,还说,外面的袁绍骑兵也是他们一伙的,敢偷马就杀了他们。

    袁尚问吕晨等人去哪儿了,结果,农民伯伯们纷纷踊跃发言,告诉他,你那些兵已经徒步翻过山梁跑了,听说是去哪里逛窑子去了,几百号人啊如狼似虎的,姑娘们要遭罪了。

    “噗——”

    袁尚仰面一倒,喷出一口血来,吕晨这个天杀的!太不要脸了!

    (如果不出意外,第二更应该是要零点过后,零点半之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