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八十四章 骑兵攻上城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易京,内城。

    公孙瓒站在碉楼顶上,看着内城惨烈的战斗,扶在石栏杆上的双手都在打颤。突袭失败,北门失守,军队士气已泻,恐怕再难坚守了!

    “续儿说得对啊!悔不听他所言,我不该贸然派人传信,导致被袁绍利用了!想我公孙瓒英雄一世,竟然会落得如此地步……”

    摇头感叹一句,公孙瓒似乎下定了决心。

    公孙瓒的身后站着两人,分别是公孙瓒的从弟公孙范和长史关靖。

    “报,将军。敌军已经于北门城墙之外筑起一条土路,翻越城墙,将投石器和冲车送进城来了,正在运往内城!”

    忽有一小兵跑上碉楼,对公孙瓒汇报一声,久久不见他答话,便是被公孙范烦闷地挥退了下去。

    公孙范劝说道:“大兄,不如与袁绍言和吧!我方与他虽然数次交恶,但好歹同为汉臣,想来或许还有转机。”

    关靖道:“是啊,主公。大不了我们退出易京,承诺以后服从袁绍调遣。”

    “言和?就是投降他也不会答应的!”公孙瓒冷笑一声,“若我方围住了邺城,你说,我们会让与他言和吗?”

    公孙范和关靖无言以对,他们都知道这不可能,刚才也只是说来宽慰公孙瓒而已。

    就在这时,又有小兵跑上碉楼,火急火燎的样子,道:“将军,敌军已经用投石器和冲车攻击内城了!田楷将军问将军对策,我方损失惨重,恐难坚守!”

    “死守城池!若是丢了内城,让田楷提头来见!”

    公孙瓒低沉地吼出一句话。

    士兵只得应诺退走。

    轰隆隆。

    巨大的石块在空中飞过,轰击在内城城墙之上。内城之下,铁皮蒙顶的冲车在数十名士兵的推动下,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城门。

    又是片刻,曰头快要淹没在西边天际,天地顿时变得灰暗下来。

    忽然有小兵连滚带爬地爬上碉楼,跪在地上颤声大呼:“将,将军!田楷将军阵亡了!”

    “什么?”

    公孙瓒登时转身。

    小兵叫道:“田楷将军在城头指挥士兵防守,不幸被巨石砸中上半身都烂了……敌军的投石器,几乎快要吧城墙砸塌了!”

    公孙瓒木然转身,望着前方的内城城头,全是残垣断壁,烟火不休。

    “结束了吗?”

    公孙瓒低语一句,然后他见北面有一颗闪亮的星辰划过。他心说,那是星辰坠落吗?意味着我该死了吗?

    若是吕晨在旁边,一定会说,大哥,你眼神不好,那是孔明灯,哦不,现在叫士元灯了。天还没黑,你丫以为能看见除了启明星以外的其他星星吗?

    易京北门,城楼里。

    虽然刚才得知大营又被黄巾主力偷袭了,但是袁绍还是很有闲情逸致地烫了一壶酒,跟田丰、沮授二人席地坐在炭炉旁指点江山。

    在袁绍看来,虽然没有伏击成功,让黑山军偷跑了出来,还偷袭了他的大营,算是失策。但是,却也不重要了,他已经把攻城器械都运入了城内,一通狂轰滥炸之后,搭上云梯就能破城,公孙瓒死定了!

    至于吕晨的几百骑兵,袁绍等人完全没有放在眼里,只觉得他的部队人数太少,不会有什么作为。黑山军偷袭大营,企图吸引住袁绍的兵马,袁绍也乐得跟他们在城外僵持,专心让张郃攻击内城。

    “主公,大事可成,公孙瓒覆亡在即!今后,这幽州便是主公牧马之地了!”

    沮授引樽遥敬,然后一口饮下。

    袁绍也是满饮一樽,笑道:“区区公孙瓒,何足挂齿?”

    田丰却道:“主公,内城未破,公孙瓒未引颈就戮,胜利言之过早。我们切不可大意!”

    袁绍最讨厌的就是田丰这一点,这老头儿不会说话,典型的搅屎棍。

    沮授也同样不喜田丰,便出言跟田丰争执起来,说这场仗已经打到了这种程度,无论如何都赢定了,而田丰则以项羽屡次败刘邦而未杀死刘邦最终遗祸与沮授争辩。

    袁绍听得心烦,忽然听见城楼外有人大叫:“敌袭!敌袭!”

    三人同时侧耳倾听,片刻之后听见士兵在大喊:“骑兵攻城了!骑兵攻城了!”

    “什么?滑天下之大稽,哪来的骑兵?又哪有骑兵攻城的道理?谁家的马会爬云梯?”袁绍骂骂咧咧地站起来,准备出去喝问亲兵,要把造谣的家伙抓来打一顿。

    “骑兵攻城?糟!”田丰当即弹身而起,一把抓住了想要出门的袁绍,道,“主公切勿出去,定是吕晨的骑兵又绕回来攻击北城了!传令守将御敌,主公快快下城楼逃离这里。”

    “哪有骑兵攻城的道理?这根本就……”袁绍说到一半就停下了。因为,他已经听到了战马的嘶鸣声,以及喊杀声,距离很近,就在不远处的城墙上。骑兵真的攻上城头了?

    “主公还记得我们修筑的那条直上城墙的土路吗?记得那是文丑献的计吗?主公记得文丑之前被吕晨所部俘获,然后意外逃了回来吗?丰这才发现,这一切竟然是吕晨小儿早就算好的计谋!”田丰道,“他早就计划好了要攻击北城,目标正是主公你。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缓解公孙瓒覆亡之危!”

    “这……吕晨小儿竟然如此妖异?”袁绍彻底懵了。

    这时,袁绍的亲兵闯了进来,说吕晨的虎贲沿着土路杀上城楼了。本来他们已经早早发现了对方骑兵,只以为对方是来搔扰一下就走,所以,也没有回报袁绍。毕竟北门上下,袁军共两千多人,而且据有城池,没有什么风险。

    然而,那些在土路上搬运辎重的几十个民夫,突然拿出刀冲杀上了城墙,城墙上的守军稀少,顿时被他们控制住了土路。于此同时,远处的虎贲冲杀而来,沿着土路冲上了城墙。那二十多名民夫人数虽少,却个个悍勇以一当十,也让得守军一时间竟然没有夺回土路,挡住吕晨的骑兵。

    “对方似有高人指点,主公快走!”田丰神情凝重,对方的行动环环相扣不必多言,而预先在民夫中埋下精锐,准确地发动,为其骑兵开路,这样的配合,堪称奇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