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八十九章 借兵也要南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庞统没脸没皮地索要白马义从,公孙瓒支支吾吾找借口糖筛,一时间变成了拉锯战,弄得在座的其他人都面红耳赤,就连张燕都不忍直视,低头狂吃,而公孙续则是脸上有了怒气,觉得庞统这是在趁火打劫。免费电子书下载 ..谁都知道公孙瓒的白马义从是能跟虎贲相提并论的优质骑兵,而乌桓骑兵的骑术射术等单兵能力皆是不错,但整体质量还是差了许多,两相比较,毫无疑问白马义从要精锐许多。但庞统不管这些,装傻充愣抓着公孙瓒自己说的话,一个劲的胡搅蛮缠。

    吕晨身体一抖一抖的,是在偷笑,他没觉得有啥不好意思的,乱世之在实力就是王道,为了兵马他也是可以不要脸的,现在庞统帮他丢人,他又怎么会不高兴呢。

    公孙瓒到底是要脸的,面对庞统的无赖战术,他最终只能缴械投降,同意划一千白马义从给吕晨,并入虎贲之中。也就是说,这些人打生打死以后都是吕晨的了,用不着还回来。这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一般借兵大多数时候相当于要兵,或者说换兵,孙策当年跟袁术借兵平江东,便是拿了传国玺作为筹码,兵马自然是有借不还的。

    而现在的情况是,公孙瓒要让吕晨帮他打仗,这一千白马义从就是给吕晨的酬劳,虽然这个酬劳让他有些肉疼。但是对比张燕的软蛋姓格,再加上吕晨不久前还把袁绍撵成了丧家犬,他还是勉强能接受的,借兵不要紧,能大胜仗就行,公孙瓒真的真的恨死袁绍了。

    待到公孙瓒已经命人去传令,调一支白马义从去吕晨的军营报道之后,吕晨才把脑袋从食物堆里抬起来,假惺惺地拒绝:“将军太客气了,白马义从乃是你的贴身亲卫,晨怎么好意思让你割爱……”

    公孙瓒翻了个白眼,心说,你特么的能再假一点吗?刚才干什么去了?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公孙瓒执意不退,张燕也不愿意硬抗袁绍,只会帮公孙瓒协防易京。而吕晨则初生牛犊不怕虎,或者说纯粹找死,他要带骑兵南下袭扰牵制袁绍。

    宴席之后,吕晨却回到位于易京城中的临时军营,已经是深夜,他没有马上休息。而是先是亲自点火,把阵亡士兵的遗体火化装坛,然后亲自探望受伤的士兵,也装模作样地亲自给几个士兵清洗伤口换药包扎等等。

    做完秀之后,吕晨才去睡觉,却是睡不着,他想着这历史总算是被他改变了一点,易京未破,公孙瓒没死!不过,袁绍依旧强大,他其实也没有十足的信心能够搞定袁绍,毕竟,他不知道袁绍已经被他儿子给砍了一刀。

    剩下的战事,吕晨是真不打算参与过多,大家拖到平局收场就好。他现在要去南面找赵云去了,这个不能拖,因为吕晨不知道赵云会在什么时候去投奔大耳贼。吕晨现在急缺人才,哪里会放过近在咫尺的子龙哥哥?没有兵,就是借兵也要去啊!

    是夜,袁军大营灯火通明。

    袁绍大帐之外,田丰、沮授、张郃、颜良等一干文臣武将焦急等待,就连生命力顽强的文丑,也裹得跟一个粽子似的等在了外面。袁尚更是穿着一件单衣跪在帐外的雪地里,哭得凄惶,身体一抽一抽的,别误会,不是伤心过度,而是太冷了。谁也不敢去拉他起来,甚至在袁尚旁边,审配也跪在地上,一脸无奈。

    过了好久,军中医士才从帐篷走出来,袁绍的伤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得知袁绍只是脸部被砍了一刀长长的口子,没有伤到眼睛,伤势不重,完全没有生命危险,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亲兵领着田丰等人入内,袁尚和审配自然是爬着进去的。

    只见,袁绍裹着一件裘衣,脸上包得跟包子似的,只露出一只眼睛,气咻咻地瞪了袁尚一眼。

    田丰说:“主公,如今对方援军已到,易京之围已解,公孙瓒也死里逃生,我方不宜再耗下去了。虽然我方暂时还占据着绝对优势,然这场战事已经拖得太久,我军疲敝,后方供给更是吃力,还是尽早退兵为妙。”

    听了田丰的话之后,袁绍哼了一声没说话,袁绍哪里咽的下这口气?明明就要拿下公孙瓒了,偏偏被几百骑兵给偷袭了,还把他撵得鸡飞狗跳,最后被砍了一刀。

    沮授最擅长察言观色,哪怕袁绍的脸现在三分之二被裹住了,他依旧能看出端倪来,眼神儿不错。沮授道:“元皓此言差矣,所谓行百步者半九十,我们已经将公孙瓒逼到了绝路,我方胜券在握,为何要退兵?公孙瓒只剩下三万多人,绝不是我十万大军的对手,而张燕八万土鸡瓦狗完全没有战斗力,吕晨更是区区数百人,不足为惧。”

    田丰皱眉道:“我军当然比公孙瓒和张燕强,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河南曹艹去年已经拿下徐州,这几个月来,他已经大致控制了徐州各处,再无后顾之忧,若是我方与公孙瓒鏖战之际,曹艹突然出兵北上邺城,我方如何应对?到时候腹背受敌,只怕损失更为惨重!”

    “曹阿瞒的处境比我们更为艰险,他岂敢贸然北上?宛城张绣降而复返杀了曹艹爱子曹昂和大将典韦,若曹艹北上,我们可约张绣出兵直取许昌。而荆州刘表江东孙策也不会坐视曹军偷袭我们,到时候,这二人也会出兵攻伐曹艹。”

    “张绣、刘表、孙策或许可能趁机偷袭曹艹,但是这只能是一种可能,万一他们不动呢?就算他们真的出兵,又如何?只是威胁曹艹,根本救不了我们,我们还是会付出惨重代价!”

    “有张绣等人在,曹艹根本就不可能敢偷袭我们!”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偷袭我们怎么办?”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辩得激烈,袁绍拍了拍几案,道:“别争了!我意已决,定要拿下易京!另,传令楼班苏延仆,让他们领三万乌桓骑兵游弋易京之侧,一旦吕晨出现,不惜一切代价,围杀之!我要吕晨的狗头!”

    田丰张了张嘴,还想劝,却被袁绍凶狠的眼神给瞪了回去,只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决定了继续攻打易京的策略之后,众人便是商量了一些详细计划,然后,各自领命而去。

    而袁尚和审配依旧跪在帐篷里。

    袁绍原本最喜爱袁尚,但现在却恨不得宰了这小畜生,当然,只是想想而已,既然当初没有把他射在脸上,现在也不可能真的宰了他。

    想了想,袁绍道:“显甫。你回邺城去吧,去帮你二哥筹备婚礼,这里用不上你了。”

    “父亲。”

    “滚……”

    “哦。”

    然后,袁尚圆润地离开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