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九十一章 残暴的吕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呔!九原吕晨在此!对面的蠢货速速下马投降!哇呀呀呀……”

    如此嚣张跋扈的当然不可能是吕晨,吕晨虽然有时候也很猛,但一向不喜欢单挑,更不喜欢个人英雄主义。而这一身黑甲,提溜这一杆小画戟的小将,却是气焰冲天,甩开身后虎贲就冲向了文丑。

    这压低了嗓音怪叫的家伙不可能是别人,只能是吕晨的二货姐姐吕绮。

    来到近处,看清来将是文丑之后,她更是激动得几乎两眼冒火星了,当然,他对文丑这个毛脸大汉没“姓”趣,只是见了他就自信心爆棚。她想,弟弟跟他单挑的时候,几乎不相伯仲,最后是靠炸弹才擒获了文丑,而自己当初是一出阵就吓得文丑掉头就跑的,所以,她觉得自己很厉害。

    这次吕晨率兵南下,进入的是敌人地盘,他采取了化整为零的方式,把队伍分成了三支,每队五百人,一队由吕晨亲自带领,一队由曹姓带领,剩下一队,只好让庞统和吕绮带队了。吕晨和曹姓的队伍中,各一百虎贲老人,四百白马义从,这两队主攻,锤炼队伍,而庞统和吕绮的队伍中三百人是虎贲老人,用于断后,主要是保存实力。

    这次去常山真定,那里不是战区也不是粮草要道,吕晨以为不会遇上强敌,所以让吕绮走在了前头,不料却让吕绮这彪子遇上了文丑。

    正带着亲兵冲向虎贲的文丑明显愣住了,又是你?

    然后,文丑开始提速,口中大叫:“吕绮小儿休要诳我!看某剁下你项上夜壶当脑袋用!”

    “杀!”

    吕绮眼睛红红地,单骑冲了过去,身后的数百虎贲距离他还有一段距离。

    文丑也是红了眼睛,他被俘的时候听说过吕绮是吕晨的弟弟,那不就是吕布的儿子?吕布有几个儿子他不清楚,不过,他明显知道这个胆敢明目张胆冒出吕晨的家伙地位不低,抓住他就是大功一件,然后到主公面前将功折罪。这样一想,文丑就改变了横向掠行的扰敌战术,真的带着亲兵杀向了吕绮。

    吕绮这边一骑冲阵,文丑那边却是二十多骑,如狼似虎。

    来到六十步距离的时候,吕绮下意识朝后面看了看,却见虎贲在她身后散开,排成一列,呈圆弧状向前包抄,却没一个跟她一起冲杀的,虎贲将士跟她的距离都是十几步的距离。

    “嘿……这群蠢货!”

    吕绮表情顿时一囧,心说,这帮畜生怎么也不来帮我?想让我被他们踩成肉泥吗?

    而文丑这边,见了对方的阵势,顿觉不妙,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已经不能后退了,只能咬牙拍马,继续前冲,希望能生擒吕绮,这样还能有一线生机。

    四十步。

    文丑带着亲兵提速,全力冲击。

    “你大爷!”

    还是没人冲上来帮吕绮,吕绮的腿有些发软了,其实情况是吕绮的马好,跑得太快,身后的虎贲也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就是追不上啊!

    唰唰唰。

    虎贲齐齐张弓抛射,箭如雨下。箭雨的抛物线刚好绕过吕绮,飞向了文丑等人。

    文丑的亲兵中箭的不少,好几骑掉下马来。文丑自己也肩头中箭,却没有停止攻击,反而更加悍勇地冲向了吕绮。

    嗖嗖嗖。

    这次不是箭雨了,而是投枪,吕绮背后两侧的虎贲来不及挂上弓箭,便是摘下投枪,朝着文丑等人投去。投枪是离开易京之前,吕晨为骑兵定制的武器,每人三支。如此近的距离,投枪的威力远胜弓箭,毕竟轻骑兵的弓箭大多都是抛射用的软弓,威力本就不是很大。

    一轮投枪之后,文丑的亲兵们又是十来人跌落马下。

    来到二十步距离,文丑的亲兵已经只剩下七八人,而且各个带伤,就连文丑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在弓箭和投枪的攻势下,他们被压得抬不起头来,纷纷趴在马背上躲避,等抬起身时,吕绮已经冲到了近处。

    文丑等人也没料到吕绮的白狼驹速度这么快,他们根本没来得急做好准备,吕绮也被吓呆了,拖着的画戟也忘了举起来。

    双方错身而过,吕绮单骑从对方数骑中间穿过,双方谁也没来得急出手。

    然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在冲过对方几骑之后,吕绮的画戟突然勾到一个东西,她的小身板差点被带得跌落马下,好在吕晨改进过马鞍,现在虎贲用的是高桥马鞍,吕绮一手死死抓住马鞍前方,这才没有被拖下去。又冲出几十步,吕绮觉得自己战马的速度有些慢,而且画戟也重得拿不上来,她回头一看,吓得在马背上蹦跶了一下。只见画戟倒刺上勾着一个毛脸大汉,那大汉的小腿被画戟勾住,他正疼得惨绝人寰,身体弓起双手死死抓住画戟戟杆,好减轻小腿的疼痛。那毛脸大汉不是别人,正是文丑。

    吕绮微微愣了一下,见文丑格外彪悍,小腿骨头都被画戟翘出来了,却还能反身抓住吕绮的画戟,不断往前爬。

    他要爬过来了?

    吕绮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却不是丢了画戟,而是纵马狂奔。

    于是,整个虎贲都慢了下来,目瞪口呆地看着吕绮野蛮地在旷野中来回奔驰,溜着文丑玩儿,他们只觉得小姐太凶残了,想当初小君候溜曹仁都没这么狠啊!而实际上,吕绮吓得脸色煞白,差点都哭出来了,她来回狂奔只是想凭借速度甩掉文丑,真没打算这么残暴来着。

    “嗷呜……”文丑的哀嚎惊天动地,他的肉体在颤抖,灵魂在抽搐。老子怎么总是这么倒霉!

    庞统骑术不好,慢吞吞地从后面跟上来,见了吕绮的暴行之后,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总比文丑这样拖着她跑要好。摸了摸额头的汗,庞统在心里狂骂了一番吕绮之后,自言自语道:“还好这队有三败百虎贲老兵,骑射和投枪有效地阻击了敌人。”

    过了好一会儿,吕绮终于停了下来,她表示很遗憾,最终没能甩掉文丑,画戟是刺进文丑的膝盖骨卡住了,一时半会儿弄不出来。同时,吕绮恬不知耻地表示自己很强大,一个人对二十人凛然不惧,还擒获了河北第一猛将,庞统和数百名虎贲顿时把头偏向了其他地方,表情忧桑,不忍直视。

    对于吕绮的自我评价,文丑毫无表示,他已经昏过去了。不消说,文丑的二十几个亲兵已经被虎贲解决掉了。

    远端的袁尚本就被吓呆了,整个迎亲队不过三四百人,他哪敢抵抗?尤其,见文丑二十多骑冲过去立马就灰飞烟灭了,再见文丑被残忍地拖着狂跑,袁尚就尿在了裤裆里。他生怕自己待会儿也被这样来一发,所以,尿过之后,袁尚大手一挥,带着亲兵跑了,嫂子也被扔下了。甄逸也不是有胆之人,被袁尚的亲兵夹裹着就跑掉了,完全不管妹妹的死活,后面的十来辆马车也就这样被遗弃了,毕竟带着马车是逃不掉的。

    吕绮顿时忘记了刚才差点吓尿的经历,见了对方的婚车,就来了劲儿,嘴里嚯嚯嚯地诡异大笑着跑了过去,惊得一群丫鬟婆子哭天喊地。然后吕绮就跑到新娘子车上去了,新娘子凄厉的尖叫顿时响起。虎贲将士们,更是羞愧得低下了头,只以为吕绮这虎女干了什么邪恶的事情,虽然虎贲将士都知道她是女的,但……她上车前的笑容真的太银-邪了。

    其实吕绮没做什么,只是蛮横地掰着新娘子的脸蛋猛瞧,因为这女人太美了,美得惨绝人寰惊天泣地。然后,同样身为女人的她很可耻地流口水了,引得新娘子鬼哭狼嚎。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