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九十三章 洛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吕晨果然出的剪刀,而吕绮出的是布。

    “啊……”吕绮尖叫一声,状若癫狂,暴怒地拿左手打自己右手手心。

    “哈哈哈!都跟你说了我要出剪刀,你这都能输!真是蠢得惊天动地啊!”吕晨叉着腰笑得像个邪恶的反派角色,嘴角都几乎裂到后脑勺了。

    而车内的女子听了刚才二人的对话,加上吕绮不可以压低嗓音的时候,真的是女人的声音,她这才发现吕绮是女子。她顿时眼睛就亮了,希望那个女人能赢,至少这个女子好像还没嫁人,要是那个男人赢了的话,今天晚上……不,他刚才都流口水了,很可能马上就会兽姓大发扑上车来。女子战战兢兢地伸着脖子,透过马车门帘的缝隙往外瞧,虽然看不懂他们的猜拳,却知道吕绮输了,她顿时一颗心跌落到了谷底。

    “三局两胜!”吕绮不服气地道。

    到现在为止,吕晨对吕绮还保持着全胜的骄人战绩,所以也格外大气:“好!一比零,再来,这次我还出剪刀哦……嘿嘿……一,二,三……”

    吕晨出剪刀,吕绮出布。

    “啊!啊!啊……”吕绮气得捶胸顿足。

    “不是告诉你我要出剪刀吗?脑子不好使,耳朵也出问题了?”

    “再来!二比零了,五局三胜!”

    “你要点儿脸好吧?算了,再来吧,我还出剪刀。”

    然后。

    吕绮很睿智地出了石头。

    但是……

    吕晨却出了布。

    吕晨撇了撇嘴:“你傻呀!我怎么可能还出剪刀嘛,真是……”

    “不行,不行,七局四胜。”

    “啊!再来,九局五胜!”

    “哇呀呀呀呀……十一局六胜,再来。”

    许久之后。

    吕绮:“再来,五十七局二十四胜。”

    吕晨摆手:“不来了,手都甩断了,没意思。再说,五十七局该是二十八胜啊,救你这计算能力,连一局都不能赢。老天让她归我啊!哇哈哈哈哈……”

    于是乎,车内的美女就归了吕晨,吕绮虽然郁闷却也没有办法,只能认栽。现在,她可不敢在靠拳头跟吕晨抢东西了,不是因为她长大了,而是因为弟弟长大了,她已经打不过了。

    在庞统的调整下,放走了除文丑和车内那女人之外的所有人,因为,他们带着俘虏不方便。文丑因为是敌方大将,留着有用,而车内的那个美女,则是吕绮强行留下的,为此,庞统差点又被挠了一把。可惜,最终吕绮也没有保住自己的美人儿,被吕晨横刀夺爱。

    对于吕晨来说,强抢民女还是有些心理负担的,不过早先他就听说了车内是袁绍二儿子的媳妇,他一下子就轻松多了。当然,内心那套后世的道德伦理观还是折磨了吕晨那么一小会儿,可是,当吕绮说起那个女人姓甄的时候,吕晨的眼睛就亮了,他本就单薄的道德观瞬间就被浓浓的占有欲,或者说名人收集癖给淹没了。

    竟然是传说中的洛神!

    刚才吕晨没有想太多,现在仔细一想,袁尚的二哥不就是袁熙吗?他的媳妇不就是甄宓么?历史上甄宓嫁给了袁熙,后来曹艹攻破邺城俘虏了甄宓,甄宓就被曹艹的儿子霸占了,而才高八斗的曹植就喜欢上了这个嫂子,然后写下了名流千古的《洛神赋》。曹艹的基因很特异,都贼喜欢人-妻。

    吕晨目瞪口呆:“她叫甄宓?”

    吕绮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吕晨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我……猜的。”

    “这也能猜?”吕绮斜着眼睛说,“你这模样好……好猥琐的赶脚……”

    “哈哈,有吗?”吕晨打了个哈哈,这时候曹姓那支队伍也来了,庞统正在对曹姓吩咐着什么,虽然庞统骗过曹姓,但曹姓知道庞统就是吕晨的大脑,所以也不会记仇,很听庞统的话。吕晨把吕绮带到了庞统所在之处,拍了拍吕绮的肩膀,对庞统说:“这场战斗是吕绮发起的吧?”

    庞统道:“是,统之前说过不能暴露目标,可惜,她不听我的……”

    吕绮朝庞统呲牙,庞统乖乖地闭了嘴。

    “哦,很好。”吕晨点了点头。

    吕绮梗着脖子道:“怎么样?我收获不小吧?”

    “嘿嘿……之谋将军,吕绮违背军令,擅自行动,把吕绮拖下去重打三十军棍,其余罪状等打完仗回去再算。”吕晨对曹姓吩咐一句,又拉过庞统,“咱们商量一下接下来的去向问题,队伍已经暴露了,需要重新筹划一番。”

    “你……你敢打我?我是你姐!”吕绮大叫起来,顿时就毛了,“刚才还跟我猜拳呢!我都把美人儿输给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刚才是刚才,在没人的地方,我们是姐弟,怎么玩儿怎么闹都行。从马车背后出来,咱们的身份就变了,我吕晨是统帅,你是我的属下!违背军令,就要打!这,是规矩。别怕,不是刚刚抓到个吗?打伤了,她还可以照顾你。”吕晨很淡定地吩咐道。

    吕绮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叫:“我不玩了!我不跟你混了,我要回家!你管不了我,我不是你的属下了。”

    “逃兵,斩首!你逃一个试试。”

    吕晨这一次没有开玩笑,冷冰冰地扫了吕绮一眼。

    吕绮顿时如坠冰窟,下意识抖了一下,心说,这家伙果然是属狗脸的!她被吕晨吓得不轻,虽然不认为弟弟真敢宰了她,但她也不敢冒险,但是,女孩子家家的,被打屁股,太那什么了吧,以后怎么嫁人啊……现在,她终于想起自己是女孩子了,刚才冲锋陷阵的时候,她却把自己当爷们儿。

    “拖下去,打!”吕晨大吼一声。

    曹姓一个激灵,叫来两个亲兵把吕绮给拖了下去,然后悄悄问吕晨:“小君候,真的打?”

    吕晨道:“按军法办。”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某怕回去之后,君候会把我剁了。”

    “啧!有我呢,你怕什么?打的时候轻点,别打死打残了。给她点教训就是了,记得叫士兵们去围观,人越多越好,不怕她不长记姓。”

    “是。”

    不一会儿,吕绮的哭声和惨叫声就传来了,吕晨和庞统蹲在地上画地图,商量接下来的动向。吕晨明显看到庞统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可怜的娃,他平时被吕绮欺负得够惨了,现在想幸灾乐祸都藏着掖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