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九十五章 我乃常山赵子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无极县在中山国南,巨鹿之北,西临常山。

    没花多久的时间,吕晨就将车队送到了无极县城外五里处,并在路上抓了几个早先被释放的甄家奴仆,逼着他们给甄家送信。

    信是吕晨写的,现在他已经能够书写繁体字了,当然,作为一名资深学渣,他写的字丑得能跟庞统的长相有的一比。信的内容就比较简单了,吕晨说自己带兵出来溜溜,不小心碰到了迎亲队,然后袁尚这个懦夫丢下车队逃跑了,而文丑选择了投降。吕晨考虑到袁绍的队伍太渣,现在天下不太平,怕车队被山贼劫掠了去,所以,很有绅士风度地把车队给送了回来。同时,在信的最末尾,他将甄宓的事情一笔带过了,说自己的姐姐跟她一见如故,准备带她去雁门玩玩儿,暂时就不送回来了。

    甄家人得到消息之后,很快就出了县城,还带着好几百武装了的僮客,甚至连巡兵都跟着他们出来了。可是,吕晨等人已经早已离去,只剩下一些第二次被俘的奴仆丫鬟守着车队。

    吕晨不知道的是,甄逸虽然只是一介商贾,却并没有选择忍气吞声,而是怒不可遏,准备派人追上去。然而,巡兵们没有马,也不敢去追吕晨的虎贲,毕竟他们也是听过一些传闻的,知道这就是飞上城楼追得袁绍狼狈逃窜的那支精兵。甄逸是个有魄力的人,不然他也不可能不顾一切地攘助袁绍,并把女儿嫁给袁熙,让自己的家族完全绑在袁家的战车上。甄逸出了重金,并提供马匹,要巡兵们去追击,同时,甄逸还威胁说,有谁不去的话后果自负。

    说话说半截,却很有威力,大家都知道他在袁绍面前的地位,并且,被劫走的还是袁绍的儿媳,他们若不有所作为的话,到时候很难交差。所以,这些巡兵只好提着脑袋去追击吕晨,同去的还有不少甄家看家护院的僮客,大家族的僮客战斗力可是不低的,只不过战术素养通常很挫。

    然而,不到半个时辰,这队巡兵的三分之一就落魄而回了,然后带着一大群甄家僮客出城去弄回另外三分之二的尸体。

    甄逸绝望而暴怒,夺妻之恨好比杀父之仇,他跟袁绍联姻不成,反而送给袁绍的儿子一个天大的耻辱,虽然这不是他的过错,袁尚该负主要责任,但他也无法容忍自己的女儿被吕布匹夫的儿子夺走。甄逸让巡兵们追上去,也不指望夺回甄宓,他也知道巡兵战力有限,所以之前他就下了命令,让他们找机会冲进去,杀掉甄宓。虽说虎毒不食子,但甄逸别无选择,他不能让袁绍因此蒙羞,从而连累到他的家族,为了家族,他只能选择牺牲自己的女儿,这就是世家的价值观。

    就在甄逸一筹莫展的时候,负责统领巡兵的县丞对甄逸说他知道一个人,定然可以以一己之力,冲入敌阵,杀死甄宓,并且这人此刻就在他家做客。甄逸虽然不信,但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派县丞去请那人。

    那人年纪不大,二十六七岁,身高八尺,虎背蜂腰,却星目剑眉,容貌俊逸非凡,眉宇间正气凛然。他虽然跟县丞有些交情,并且此次来也是有求于县丞,但一听说要他去杀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他当即严词拒绝。为此,县丞只好拿贞洁名望说事,说这是为了那个女子好,若是,让她被人玷污,反倒伤害更大,对家族的名誉也损害颇大,那人犹豫起来。最后,县丞说你要是能做成这件事,我给你一百好马,一百马枪,五百支箭,这样的酬金比他来索要的可多出了十倍。

    最后,那人还是答应了,带着十名亲随,出了城。然而,他却在心里想着,若有机会还是要救回那女子,莫要伤了她姓命。他却不知,就算他真的救回甄宓,甄逸也不会让她活着玷污袁熙的名声,毕竟,甄宓被劫很久了,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就算没有发生,别人也会认为发生了什么。

    吕晨将车队和财货全部奉还,只带走了甄宓和一辆马车,毕竟吕绮被打伤了,骑不了马。而马车虽然行进不算快,但去常山还算安全,也用不着太快的速度。所以,才给了巡兵们追上来的机会,吕晨也很淡定地磨合了一下队伍,发现虽然补充了许多白马义从,但是整体战斗力还是不错的,只是一个来回,对面的土鸡瓦狗就崩溃了。这主要是因为白马义从也是精锐,战力很强,公孙瓒知道袭扰袁绍粮道的重要姓,所以,没有偷梁换柱给他劣质货色。

    下午,庞统所部已经接近真定,南下的曹姓所部也开始回转,吕晨也进入了常山郡,准备傍晚在真定东面集合。

    而就在快要到达真定的时候,坠后的斥候来报,说后面有十余骑追来,未穿铠甲,不像是袁绍的兵马,但个个骑术了得,不像善类。

    只十余人就敢追来?

    虽然知道是甄逸的人,但吕晨还是有些意外,他觉得这人或许有些意思,他便让大部队先行,自己带了十八名亲兵去了后面拦截。

    不一会儿,吕晨便是看到了后面追来的人。一共十一人,为首那人二十多岁,一身白袍,身材高大,长得倒是俊朗,而其余十人也骑术不错,个个提着马枪,腰间挂着弓箭。

    而吕晨身边的亲兵则警惕起来,十八人分三组,每次九人张弓搭箭瞄准对面,却不发射,过段时间便收了箭,换另外九人,如此交替。毕竟,拉开弓弩需要不少力气,这种两石弓,吕晨自己也只能拉不了上百次,保持张弓搭箭的态势,更需要力量,要保持时刻存在的威慑,只能如此轮换。

    见对面的弓弩轮换井然有序,白袍人也是微微皱眉勒马止步,他手中银枪一指,喝问道:“对面何人?”

    “九原吕晨在此!敌将报上名来。”吕晨扬了扬画戟。

    “哼!劫人妻女者,怎配知我名讳?某要砍下你的狗头!你可敢应战?”那白袍青年纵马而出,浑然不惧吕晨亲兵的弓箭。

    一个路人甲也敢说砍我脑袋?吕晨心说,吹牛不上税啊?再怎么说,老子也是能把文丑干趴下的虎人一枚了,你算老几啊!再说,抢妻怎么了?老子就喜欢这个调调!再说了,这是我家的传统,我爹就是这么干的,不然我二娘貂蝉还在董胖子家呢。

    吕晨嗤笑一声,拍马而上,对面那白袍青年也是不惧,当即单骑冲出迎着吕晨而来。

    一戟一枪,陡然相交。

    而后,吕晨来不及收回画戟,就见对面银枪寒光爆闪,如残影般朝着他胸膛扎来,吓得吕晨差点尿崩。

    我次奥!

    这尼玛,开挂了吧?

    一个路人甲也有这么狂暴的武力?很明显,他第一枪是诱敌,诱开吕晨画戟之后,吕晨的胸前就空了,他的速度和爆发力太强大了!吕晨自问望尘莫及。

    紧急关头,双马镫起作用了,吕晨身体朝马的一边歪倒,来了个仓促的镫里藏身,险险避过。但那白袍青年拍马靠近,还要再攻,吕晨的心都提了起来。这时,吕晨吊在玄龙逐云兽一边,他的画戟根本收不回来,他想,老子不会就这么挂了吧?

    而吕晨的亲兵们也呆住了,距离太远,他们根本帮不上忙,更不敢放箭,万一把小君候搞死了就玩儿大了,“亲兵队长”吕展急得都快哭了。

    这时候,小罗立功了,只见它后蹄一个飞踢,把白袍青年的战马踢得一个踉跄。

    吕晨趁机拍马奔出,额头上满是虚汗,问道:“你到底是谁?”

    白袍青年也有些吃惊,他的枪法以速度见长,对面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家伙,竟然反应这么快,能够躲开!他道:“我乃常山赵子龙!”

    “尼玛!”吕晨一声惨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