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章 丧心病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英雄不论出身,将军也莫要妄自菲薄了,凭你这一身武艺,也能驰骋天下,早晚有一曰定可四海扬名。我不会瞧不起你的。”

    为了打消这枚帅哥的自卑心,吕绮使劲了浑身解数,把从弟弟那儿听来的成语都用上了。

    在吕绮的心里却想起了刚才弟弟偷偷跟她说过的那句话“一见钟情”,吕晨说的是他和甄宓,吕绮当时不能理解,总觉得什么情啊爱的太假,肯定是弟弟长大了,想跟小宓干那苟且之事,如此而已。

    可是,现在的她却是体验到了那份悸动。

    这时的吕绮穿了一身白色长裙,外面罩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紫色丝绸外衫,腰间款款系了一根淡红色锦带,脚下竟然只是一双白袜,之前在马车里养伤,也就没有穿鞋。这本是甄宓的衣衫,吕绮穿上稍嫌短小,却更是将她高挑匀称的身材衬得分明,也算得上丰姿绰约,却说吕绮本就漂亮,虽不符汉朝娇小纤瘦的审美,却也是出类拔萃的。

    赵云见吕绮脸色貌似羞答答,眼神却火辣辣地朝他瞄来,就是一阵尴尬,连忙低头,却又看见吕绮的白袜,更是一阵心火旺。

    “承蒙小姐夸赞,云愧不敢当,云一介庶民更当不起将军之称。”赵云拱了拱手道。

    “你叫什么名字?”吕绮问。

    “赵云,字子龙,常山真定人。”赵云心说,这女子怎么絮絮叨叨的?被劫了一遍还不害怕,净扯些有的没的。赵云可是急着去领兵器,然后带人去跟吕晨死磕,要救回自己的亲随们呢,哪里有功夫跟她闲扯,便道,“小姐莫要多言,快快随我回无极。”

    “去无极做什么?”吕绮奇怪地道,“你家不是在真定么?难道你现在住在无极县?可是,哪有先去你家的道理?不如,你先跟我去见我父亲,父亲定然会同意的。他若看不起你,我再跟你,跟你……私奔。”

    说出私奔二字的时候,吕绮已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眼睛瞄着赵云,身体就那么扭呀扭的。她虽胆大却也希望能够在婚事上得到父母的同意。这个小帅哥要模样有模样,要武艺有武艺,偏偏不自信,想出抢亲这一招,真是难为他了,她觉得父亲应该会答应他们的,至少,就凭他的本事,曰后肯定也是一员虎将,是难得的将才。

    赵云的脸顿时通红一片,心道这大家闺秀怎么如此不知羞耻?而且,听闻她是袁绍次子的新婚媳妇,怎么会说出这种遭天谴的话来?

    他干咳一声道:“小姐请自重,云不过是受甄家家主所托,将你从吕晨手中解救出来。”

    晴天霹雳!

    吕绮被霹了个外焦里嫩,目瞪口呆地道:“你是来找甄宓的?”

    “嘎?”赵云也如遭雷击,脸色惨白,连连后退:“你,你,你不是甄逸之女甄宓?你是谁?”

    “我才不是小宓呢!”吕绮的脸色就冷了下来,想起刚才自己说过的话,她非但不觉得脸红,反而怒火中烧,吼道:“我乃温候吕布长女吕绮是也!”

    赵云踉跄倒退几步,差点喷出一口热血,心说,救错人了?怎么办?自己岂不是成了吕晨那样的无耻之徒了么?好久,他才回过神来,想到,如此也好,且将她带回无极,再派人联系吕晨,让他拿甄宓和自己的亲随来换,也省得自己再去跟吕晨交手。

    打定主意之后,赵云对吕绮可就不客气了,呼啦一声跨上战马,懒腰提起吕绮,策马朝着无极县而去。

    被横放在马背上,吕绮颠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置,虽然挣扎,却是徒劳无功,只觉得这家伙突然之间就变得可恶起来了。自己一直误会了,还以为他是看上了自己,刚才还不要脸地跟他说什么私奔,真是羞死个人了,这家伙太可恶了!

    吕绮是强悍的,是不会屈服的,她挣扎不脱,就张嘴咬住赵云的小腿。赵云疼得钻心,下意识朝吕绮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吕绮本就屁股上被打了几十板子,这一下更疼了,咬着赵云的腿就扯来扯去,跟炸了毛的猫一样。

    如此一来,两人谁也不示弱,一个咬一个打,如此持续了一路。

    到达无极县的时候天色将晚。

    县丞领着甄逸迎了出来,却见赵云领回来的不是甄家之女,不由得诧异。

    下了马,赵云提着吕绮的衣领,吕绮还不忘死命地踹赵云,赵云却是纹丝不动。

    赵云对甄逸和县丞道:“此乃吕布之女,吕晨之姐吕绮。有她在手,吕晨小儿定然不敢对甄家小姐乱来,你们可写信给吕晨,让他带甄家小姐来交换。”

    县丞不知所措。

    甄逸却气得吹胡子,他本是想让赵云杀了自己的女儿,一来不至于玷污门楣,而来可免去袁家二公子受到羞辱,这人这么一搅和,全乱了!

    “赵云你个混蛋!!畜生!我咬死你……”吕绮太灵活,被捏住了后颈,都能歪过脑袋咬住赵云的手腕,赵云吃疼之下就松开了手,然后吕绮更是一瘸一拐地走开几步,放声大骂,“赵子龙,你还我清白!呜呜……你个,居然玷污人家的清白,让我怎么见人吶?我不活了……”

    却说吕绮屁股上的伤不重,却也破了皮的,被赵云打了一路,血迹已经渗透了白色衣衫,加上她走路的姿势一瘸一拐的,倒真有那么点儿新瓜初破的意思。

    赵云脸色通红,嘴巴张得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县丞更是偷偷给赵云竖大拇指。

    甄逸可就脸色黑了,这叫什么事啊!救人不成,还惹下了祸害,若是吕晨得知,必然会追来屠了无极县吧?这可怎么办?

    吕绮冷笑着瞪了赵云一眼,心道,敢打我,看我不把你往死里黑,她又朝甄逸道:“你不要相信他呀,你女儿肯定早被人睡了!这赵云根本没有去寻你女儿,半路见了我,见色起意,就把我劫了回来,糟蹋了我不说,还威胁我骗你们,说我是谁谁谁的妹妹。哇!简直丧心病狂啊……”

    赵云差点跌坐在地,心中惨叫:到底是谁丧心病狂啊?这女人太不要脸了吧?

    得知“真相”,甄逸倒是松了口气,原来这不是吕布的女儿,倒也不惧吕晨来偷袭了。

    吕绮抹了抹眼睛,心中叹息,哭不出来怎么办呀,不够逼真呢。演技不到位,就声东击西吧,她又道:“刚才他欺负我的时候,我在他腿上咬了几十口,不信,你们自己去看他左腿。”

    县丞眨巴着眼睛,苦苦思索,什么体位会咬到男人的小腿?貌似有些奇特啊!

    赵云是百口莫辩,且说他自己也被吕绮抓得衣衫凌乱,腿肚子还真被吕绮咬了几十个伤口。

    甄逸却是气得七窍生烟,竟然被骗了?为了得到兵器,竟然拿一个民女冒充吕布的女儿?也是他不认得女儿有那些衣衫,不然看衣服也知道吕绮穿的是甄宓的衣裳。

    甄逸问吕绮:“你真不是温候的千金?”

    吕绮道:“温候是什么?”

    甄逸狠狠地瞪了赵云一眼。

    赵云拱手道:“先生切莫听这女子狡辩,他真是吕布之女,吕晨之姐,云若有半句欺瞒,天打……”

    “哼!”

    甄逸一甩衣袖,走了。

    县丞本想跟赵云讨教讨教那特别的体位,却不敢得罪甄逸,只得道:“救不回甄家小姐,本官自不敢将兵器给你,你且回去吧。”说罢,追着甄逸去了。

    转眼间,一群人进了县城,拉上吊桥。

    西边的太阳终于也落下了山梁。

    赵云呆若木鸡:“雷……劈……”

    轰隆隆——

    一道惊雷闪过。

    春雷滚滚,细雨如织。

    两人一马站在城外,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好久之后。

    “我好像有点饿了,你有吃的吗?”

    吕绮拿手指戳了戳赵云。

    “啊——你,你,你……丧心病狂!!!”

    赵云仰天长啸。

    (终于改好书名了,从明天起,加快更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