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零四章 我娶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当然,吕晨是没那闲工夫攻打真定,但真定的富豪世家们却也知趣。.. 这不,刚刚停下大军,城内就来了一队士绅,带着钱粮来慰军了,反正对方也是正牌大汉军队而不是黄巾,道义上站得住脚,士绅们没啥放不开的,再说,这年头,节艹什么的也不能吃,丢了就丢了,连黄巾军都孝敬过好几回了,这些家伙可有经验了。

    吕晨自然来者不拒,钱粮都收了,还跟士绅们友好亲切地交谈了一番。

    这一路吕晨的虎贲轻兵简从穿郡过县,粮草何来?不就是这样来的么?凭借着当初骑兵攻城撵得袁绍鸡飞狗跳的赫赫威名,这样诈取粮草倒也轻松。

    面对忐忑的真定士绅,吕晨表示自己只是来旅游的,下午就走,言辞恳切,这些士绅也不敢尽信,只是陪着笑脸讪笑。

    送走士绅之后,已过正午,斥候终于从赵家堡带来了好消息,赵云要吕晨下午去真定和赵家堡之间的一处地界商谈。

    距离跟赵云约定的时间还早,吕晨也不急着赶去,吕晨便叫虎贲造饭,从河内开始,吕晨粮草足了,就开始要求士兵一曰三餐,并且偶尔还有肉食。这倒不是吕晨想浪费,吃饱了才有力气打仗,并且,当初在野王县的时候双方一群夜盲症打夜战,着实让吕晨哭笑不得。所以,也就必须给士兵提供肉食,减少夜盲症,在吕晨看来,夜战以后必不可少,甚至还可以成为一项优势,要知道古代士兵几乎都不习夜战。

    饭后剔牙的当口,吕展从甄宓的马车旁接过甄宓递出的碗筷,就猥琐地笑着朝吕晨跑来。然后在吕晨耳边低声道:“甄家小姐请小君候去她马车里,嘿嘿嘿……”

    自从被肥美的婢女阿圆骑过之后,吕展也算见过“世面”了,猥琐劲儿蹭蹭蹭往上涨,有时候吕晨都望尘莫及。

    瞪了一脸荡笑的吕展一眼,吕晨登上了甄宓的马车,想想也知道甄宓为何找他,明明答应过要放她回去的,现今却迟迟未动,也难怪她会着急。

    进了马车,看见甄宓期期艾艾的目光,吕晨无奈地把甄逸写的信扔给她。看过信之后,甄宓就双手抱膝缩成小小一团,泪珠儿吧嗒吧嗒就落了下来,她咬着唇不愿哭出声来,眼里是绝望和惶恐。她是养在深宅大院的女子,家就是她的天,嫁人后夫就是他的天,现在两个分天都消失了,她觉得自己成了孤魂野鬼。

    “本来是准备送你回去的,不过……我改变主意了。”吕晨道,“我准备派人去你家下聘礼。”

    “啊?”甄宓惊异抬头,抹了抹眼泪,歪着脑袋看着吕晨,眼里一片迷茫。

    吕晨难得地脸红了,道:“我娶你。”

    “你,你,你……”甄宓似乎被吓住了,又专专心心地哭起来。

    吕晨挠挠头,道:“你要不愿意,那就算了。”

    甄宓摇头说:“送,送我回去吧。”

    被家族抛弃了,可是甄宓还把自己当甄家人,天地辽阔,但她的天地只是家中绣楼那小小的一方,现在,她不知道该去哪儿。

    “你还真不愿意啊?为了避免你回去后被你父亲害死,我决定牺牲自己,我就他妈娶你了!能让我吕晨娶你,是你的造化!”

    吕晨有些窝火,问你意见那是矜持一下,你还真摇头?开什么玩笑?你爹把你当死人了,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放过?虽然自由恋爱什么的,我很期待,但在这个时代,强抢民女貌似也很刺激!半年不让她接触剪刀什么的,等她接受了就好。到现在为止吕晨还以为甄宓是个贞洁烈女,实际上,甄宓又哪里有什么从一而终的思想了?这年头可没有程朱理学,改嫁的女人可不少,别的不说,蔡文姬不就被匈奴掠去生了好几个娃吗?

    男婚女嫁该有媒妁之言才对,吕晨就这么大大咧咧跟甄宓说了。甄宓虽不觉得嫁不成袁熙就该自杀,但终究是脸皮薄,俏脸化作了红苹果,短暂忘却了伤心,只有羞怯。

    吕晨蛮横地道:“不许再哭哦!否则我打你屁股。”

    下意识伸手挡住臀后,嘴巴张成了o型,甄宓呆呆看着吕晨下车,心说,这小将军好蛮横好粗俗!不过父亲真的为了安抚袁家,情愿让我“死”掉吗?仔细想想,好像,吕晨对我也挺好的,他的手掌还缠着布条呢……

    两辈子第一次表白……似乎自己表现得很糟糕……吕晨拍了拍自己的脸,跺了跺脚,心说,甄宓说到底不过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丫头片子,自己刚才紧张个屁啊?

    跟庞统这歼诈货商量了一下,吕晨又开始干坏事了。甄逸不是想撇开甄宓,挽救袁家和甄家的关系和面子吗?吕晨偏要闹得天下皆知。

    然后,庞统捉笔给甄逸写了一封很不正规的婚书,又派了一百虎贲去无极县送信,大意就是,吕晨要娶他女儿甄宓,昨天送来的财货就是聘礼,你聘礼都收了,那就是答应了,云云,总之是很野蛮的一封婚书。此外,还写了诸多信件派人送出,分别送给袁绍和他的几个儿子,让他们有空来参加婚礼,言语间各种嘲讽挑衅自然不在话下。

    更重要的是,吕晨是坐在甄宓的马车上把一封封信件交给虎贲送出去的,每送出一封信,吕晨都要嚣张地给甄宓说一说信里面的内容,听得甄宓都忘记了哭,一惊一乍的像一只猫。

    分派完信件之后,吕晨道:“他们不是爱面子吗?他们不是对于你被劫了还想抛弃你吗?那就让全天下都知道,我吕晨要娶他甄逸的女儿甄宓。嚯嚯嚯……”

    见了甄宓一副小女人模样,绝不是吕绮那样有主见的女子,这样的女人好欺负,吕晨也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听了吕晨直白的话,甄宓红着脸摇头,却不说话,模样倒也温顺。吕晨就忍不住在甄宓的脸蛋上扭了一把,自然惊得甄宓花容失色,吕晨却是贼笑着跳下了马车。

    虎贲启程,离开了真定县城,朝西北而去。

    下午,黄岩岗。

    吕晨带着庞统吕展和百名虎贲士兵,去见赵云,赵云已经早早就到了,却也带了几十个赵家堡私兵。

    场面话说完,赵云就把吕绮给提溜了出来,然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吕绮是兜着一兜枇杷出来的,她惊喜地跟吕晨和庞统打过招呼,就顺手喂赵云吃了一颗刚剥好的枇杷。

    吕晨下巴几乎掉在了地上,庞统激动得小宇宙在燃烧,而赵云则嚼着枇杷脸红成了猴屁股。

    赵云尴尬不已,呵斥一声:“严肃点。”

    吕绮白了他一眼:“毛病。”

    这一天一夜,吕绮和赵云之间发生了什么?这是吕晨最最关心的事情,脸上莫名地就由惊转喜,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有歼情!

    (第二更到,十二点前还有一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