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零九章 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在必经之路堵住白平,吕晨没有看见赵云,而是看着生龙活虎的吕绮用独门秘籍“画戟神勾”擒获了白平,吕晨就被彪悍的姐姐给惊呆了。

    看起来,吕绮比吕晨强悍多了,吕晨的屁股被赵云戳了个洞,现在骑马都只能歪着身体,虚坐半边臀部在马鞍上。而吕绮已经可以策马如飞上阵杀敌了,当然,这主要是吕晨让士兵们手下留情,没真打吕绮。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吕绮昨晚不是跟赵云那啥了吗?倒是赵云没上场,吕绮满场飞奔,难道破掉的是赵云的处男膜?

    这是吕晨的遐思,却也是赵云心里的疑惑。

    其实,在赵云的记忆里,昨夜在山洞里他并没做什么禽-兽的事,虽然腼腆如他,见了青春靓丽的吕绮后,也在心里想过某些龌龊画面。但是,他真的确定自己没有乱来,倒是晚上睡得很香,好似还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一个不穿衣服的女人在跟他肉搏,战况老激烈了,具体情况已经记不清。所以,当吕绮寻死觅活的时候,赵云就觉得自己或许真的迷迷糊糊中禽-兽了一把,于是,他不敢反驳不敢怀疑,一脸羞愧地承认了这一段孽缘。

    昨夜,山洞里唯一清楚事件真相的旁观者,是赵云的小马,它整天打着响鼻,提醒赵云“主银,你被那恶婆娘忽悠了”,奈何,赵云对马语没什么研究,自然是听不懂的。这段真相,就被邪恶的吕绮暂时埋没了。

    白平被擒之后,吕晨就开始装模作样的以“友军”身份收拢黑山军溃兵,一边还派人去联系张方,说是路过的时候,撞见黑山军吃了败仗,对于白平却是只字未提。还委婉地提议张方用钱粮兵械换回黑山军溃兵,当然了,双方是“友军”,吕晨自然不可能说得这么直白,大意是说要把黑山军溃兵送还给张方,但是呢,他劳师远征归来,人困马乏兵械短缺,急需要支援。

    张方当然懂吕晨的意思,却不打算给他钱粮,虽然他不知道吕晨参与了这个事件,但却知道吕晨这是趁火打劫。然而,当白平被生擒的消息传来之后,张方的立场就不那么坚定了,带了一千人火急火燎地南下。

    跟随张方同来的,还有公孙瓒的次子公孙尚,他是来运粮去北新城的,得知白平被抓,便是跟着张方来做参谋。虽说张燕军和吕布军名义上现在的粮草归公孙瓒部负责,但公孙瓒鏖战半年,也拿不出这许多粮草,就让张燕自行筹粮,曰后再还上,这才有了张方公孙尚等人在常山乐平等郡打家劫舍抢粮食的事情。

    张方带着一千人马南下,投鼠忌器,他没有贸然攻打赵家堡,先来找吕晨。

    得知了赵家堡骑兵“强大”的战斗力后,张方觉得自己这一千人比白平带去的人还少,自然不敢直接去赵家堡,要保护粮草转运,他又不敢抽调更多的人马来,所以准备请吕晨出兵帮忙。吕晨就开始叫苦了,说南下袭扰袁绍粮道是个苦差事,全军疲敝没有战力,最后着重说道,当兵吃饷,没有赏银,士兵们未必肯卖力,毕竟这是黑山黄巾军自己的事儿,跟公孙瓒和袁绍的战争无关云云。

    与此同时,赵家堡的人却狮子大开口,要三万支箭,四百匹好马,铠甲二十副再加不少粮草辎重,才肯放了白平。

    此外,还要求黄巾军跟赵家堡签订“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约定互不侵犯。

    张方气得七窍生烟,却无计可施,只好给了吕晨大批粮草和箭矢,请吕晨助战。得到粮草兵械之前,吕晨拍胸脯保证必定要亲自带兵踏平赵家堡,可收到粮草兵械之后,吕晨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脸贱笑地唱起和平论调来。

    “大家都是文明人,咱们得以德服人!打打杀杀的多闹心啊?你说是吧?那么多村民,咱们不能把他们都杀了吧?杀人也是体力活儿啊!再说了,把他们杀光了,他们养的猪羊鸡鸭们该多可怜?唧唧歪歪唧唧……”

    在张方晕头转向的时候,吕晨表示打架这种体力活儿还是不要了,他派人去跟赵家堡和谈,敦促他们放人。

    张方气得两眼发黑,却又奈何不了吕晨,只好忍下怒气,心下暗道,我就不信你还能命令那帮刁民放了白平?等你派人和谈被打了脸之后,只怕比我还气愤,到时候你总该出兵了吧?

    可惜,事与愿违,吕晨真的跟赵家堡的人取得了联系,让张方目瞪口呆。

    在吕晨的“努力”之下,最终把“价格”压低了一半,张方还在犹豫,本来嘛,原本是准备去打秋风弄粮草的,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张方当然气不过。

    吕晨表示,他已经仁至义尽了,如果张方还不同意,他可就撒手不管了。

    一万五千支箭,两百战马,十副铠甲,谷二百石。

    这就是最后成交的价格,也不是小数目了,别的不说,二百石谷就是五千多斤。

    白平是跟张方从小玩到大的,关系很铁,他爹也是被张燕派出去偷袭吕晨才死掉的,所以,张方必须要救回白平,但饶是如此,他也不甘心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最终,张方还是捏着鼻子答应了下来,促使他答应的是公孙尚。

    不得不说,公孙尚倒是比五大三粗的张方圆滑狡诈一些,他悄悄地对张方说:“孟规(张方字),区区一个赵家堡,你又何必犹豫不决?只需尽数答应他们的要求便是,这些粮草军械送给赵家堡又何妨?只要换回武定(白平字),我们便没了掣肘,大可从北新城调来大军直接屠了赵家堡。到时候,军械粮草还不是又回我们手里了?那互不侵犯的条约签了便签了,等赵家堡的人都成了亡魂,难道还有谁来质问我等?”

    张方闻言眼睛顿时一亮,就找到吕晨,答应了赵家堡的一应要求。

    黄昏,张方派人在赵家堡外,用钱粮兵械换回了白平,并签订了互不侵犯的约定。

    密约上的墨迹还未干,见了昏迷不醒的白平,张方怒不可遏,马上就派人去北新城调集大军去了,恰巧在这个时候,吕晨请他喝酒,并且告诉他一个好消息。这个好消息就是,赵家堡在跟吕晨的接触中,发现吕晨同学宅心仁厚并且义薄云天,帮助他们化解了跟黄巾军的“误会”,让赵家堡逃过一劫,所以,赵家堡决定投靠吕晨。赵家堡的三百乡勇也成了吕晨的部下,赵家堡成了吕晨的飞地,谁动赵家堡,就是与他吕晨宣战。

    张方立刻醒悟了,这是一个局,真相已经很明显——自己被吕晨给玩儿了。

    张方回到兵营之后,白平醒了,白平更是认出了擒获他,并把他腿勾断的人就是吕晨的姐姐吕绮,张方当即就点齐兵马,要去跟吕晨决一死战。

    (一更到,稍后还有两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