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家没说不愿意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甄宓对吕晨有些好感,倒不是因为怕了吕晨才生的被迫反应,而是源自一种感激。 ..

    在得知被甄家和袁家抛弃的时候,在身陷囫囵的关头,是吕晨在旁边宽慰甄宓,为她打抱不平,哪怕吕晨的做法太出格太疯狂,甄宓却是读懂了。那送给袁家和甄家的一封封充满了嘲讽意味的书信,让甄宓暗骂吕晨乱来之余,又是心里微甜,那措辞强硬的一句“我娶你”,让甄宓觉得自己不是多余的,自己不是羽毛一样没有分量的存在。

    然而,这一切,甄宓都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是一副怯怯的柔弱模样。她和吕晨之间还是隔着一条鸿沟——她是吕晨的俘虏。甄宓不是彪悍的吕绮,吕晨也不是逆来顺受的赵云,两人的关系却也不是那么好捅破的。

    至少,到目前为止,吕晨是不知道甄宓的想法,还以为她怕自己怕得要死呢。所以,在甄宓面前,吕晨总是挂着一副亲和笑脸,却不知自己的笑容在甄宓眼里跟猥琐和呆傻画上了等号。吕晨见甄宓马车里的蜡烛还点着,就端了一大盘进马车,在上午说出那句“我娶你”之后,吕晨也已经把甄宓当做了未来的妻子,绝不是一个俘虏。

    两辈子的第一个女朋友,吕晨当然关心得很,同时也有些无措,是那种初恋的患得患失。

    甄宓一袭红袍,妖异而绮丽,正襟危坐抿着红唇,猫一样小口小口吃肉的样子,都能让人垂涎欲滴。

    吕晨就坐在一旁吞口水。

    要说清炖狗肉有多好吃,倒也不见得,甄宓之所以吃得这么香,大概是因为这两天担惊受怕,吓得没吃什么东西,太饿了。并且,虽然吕晨从没短缺过甄宓的食物,但军中粗食,娇嫩的洛神姐姐吃不下也在情理之中。

    现在,已经被夫家和父亲抛弃的甄宓,反而坚强了许多,再加上对吕晨有了些朦胧的好感,所以,现在她的胃口好极了。

    甄宓窸窸窣窣吃东西,吕晨就唠唠叨叨靠在马车内壁上说话。

    吕晨问了甄宓一些琐事,又问她一个人在军中可还习惯,甄宓当然不习惯,但是,甄宓却点了头,吕晨自嘲一笑,只以为甄宓畏惧自己,不敢说真话。他想,说不定在甄宓眼里,自己是一个大,现在以为我今晚会睡了她吧?

    实际上,甄宓真的以为吕晨今晚准备要了她,毕竟狗肉虽好吃,但总有些无事献殷勤的感觉。然而,甄宓还真没有把吕晨当看,因为,她太漂亮,这辈子遇到的男人没有一个能拿干净眼神看她的,所以,在她眼里男人全部都是色眯眯的,这太正常了。并且,甄宓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会嫁作他人妇,在袁熙和吕晨中选择的话,她会毫不犹豫选择吕晨,这样一比较,她对吕晨也不怎么排斥了,倒是一边啃狗肉,一边回想着娘亲的教导。

    有时候,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不见得就难以得手,实在是男人自己太心虚,比如现在的吕晨就是如此。

    吕晨心说,甄宓本来就是自己抢来的,已经给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不能再用强了,必须要好好对她,将其感化,让她自愿。吕晨很有风度地这样想,来自后世的他看来,能让女人心甘情愿,才算成功。

    所以,现在的吕晨对甄宓有着几欲爆裂的占有,却苦苦地按捺住了。

    又问甄宓现在没有丫鬟伺候会不会不方便,甄宓又是摇头。吕晨却絮絮说着,要去给甄宓绑一个个或者买一个少女做丫鬟,等仗打完了,再把少女送回家,等甄宓去了雁门就有丫鬟了。随后,吕晨又说,可以去赵家堡找一个丫鬟,有赵云帮忙,也不算强抢民女。

    最后,甄宓弱弱地叽咕道:“等吕绮姐姐回来跟宓儿作伴,就好了。宓儿不用丫鬟的。”

    吕晨也就不再往下说,挠挠头找不到话题了,赖在马车里不走,有些尴尬。

    却不知甄宓忍着笑想到,真是个傻子,当兵的哪个不是抢钱抢人?他还买丫鬟,不过,越是如此,甄宓越觉得吕晨是个好人,至少会是一个好丈夫。当然,腼腆如甄宓,是不可能把心里话说出来的,那样显得轻浮,被他绑了来,还喜欢上他了,该是很丢人的,如果是被他强行欺负了的,那就没人笑话我了,咱们宓儿的小心思就是这样的别致。

    不一会儿,小几上摆了一排大大小小的骨头,盘子里空空如也。

    甄宓吃光了一大盘狗肉,自觉肚子都鼓起来了。自己竟然吃了这么多,瞥了一眼吕晨之后,她就低下了头,脸庞有一抹红霞悄悄爬了上来。

    吕晨笑了笑,终于想到了一个重要的话题。

    甄宓就尴尬地睨了吕晨一眼,弱弱地说:“我平时吃得很少的。”

    “担心你父亲将你逐出家族吗?”吕晨摆摆手问道,有些事情越是遮掩,越是解不开,还不如开门见山的好。

    甄宓愣愣地顿了一下,才哦了一声,低着头说:“宓儿不知道……”

    “宓儿不知道?”吕晨略带戏谑地学了一句。

    甄宓就红了脖子,下意识往后缩了缩,咬着下唇,把脑袋埋进膝盖里。

    吕晨咂咂嘴,自己会不会太大灰狼了一点?不过,甄宓长得诱人就不说了,关键她的神态言语又柔柔弱弱的,对于吕晨这种侵略欲-望旺盛的牲口来说,实在太煎熬,忍不住就想要欺负她一下。吕晨在心里替自己辩解,反正她都是我内定的老婆了,调-戏调-戏似乎没什么的吧?

    干咳一声,吕晨说:“你父亲不敢将你逐出家族的,到时候袁家会主动解除你跟袁熙的婚约,你的父亲会接受我和你的婚约。虽然,你暂时不能回家,你父亲也不愿意现在接受你,但是,相信我,三年之内,你的家族必定会主动接纳你,并且以你为荣!”

    甄宓惊异地抬头望了吕晨一眼,见吕晨一脸严肃,没有丝毫亵渎,她微微一怔,真的吗?

    “我已经给你父亲和袁绍以及袁熙去了书信,为了袁家的脸面,袁绍肯定会解除这段婚约。而你的父亲,我在信里说了,如果他敢将你逐出家族,我就把他写给我那封信,公诸天下,所以,他必定不敢将你驱逐出家族,只能忍气吞声接受我和你的婚约。”

    吕晨从容却笃定地说着。

    甄宓到底还是心疼父亲,惊道:“别!”

    吕晨深谙甄逸的心理,当初准备用钱让吕晨给出甄宓的“死讯”,就是为了家族的脸面。而如今,吕晨步步紧逼,如果甄逸那封信流传出去,对于甄逸和甄家的打击将是巨大的,尤其对于甄家这样的商贾世家,对信誉和人品会是毁灭姓的打击。甄逸当然知道权衡利弊,宁愿忍气吞声,也会承认吕晨跟甄宓的婚约,在这一点上,甄家和袁家会有默契的,吕晨并不担心。

    随后,又是一阵尴尬的冷场。

    最后,吕晨终于找不到借口继续看甄宓,转身下了马车:“我知道你被我绑来,绝非自愿,甚至,你也不愿嫁给我。但是,我吕晨是真的喜欢你,我会等到你愿意的那一天。”

    说完吕晨就疾步走了,脸色发烫。

    殊不知,在人前怯怯的甄宓,此时却在马车里微笑着搅弄自己的头发,用蚊子一样的声音说:“人家没说不愿意呀。”

    甄宓的话,吕晨是听不到了,他走出老远,想起赵云和自己的姐姐一夜之间就勾搭成歼了,他狠狠地啐了一口,骂道:“赵云,你个牲口!第一天晚上,你怎么就能下得了手?”

    赵云在睡梦中踢了个梦脚,表示,你姐夫我很躺枪呀。

    (三更到,求票票!投完票票再睡觉……怎么可以这么押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