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一十三章 风波乍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二哥!二哥!快传医士……”

    袁尚吓得大叫两声,心说你可别死了,那样一来,我的罪过就大了,上次砍老爹的罪还没赎完呢!再说,你要死早死啊,你死了换我娶甄宓,我可就不会把她弄丢了,拼了老命也要带她一起逃啊……

    二哥袁熙躺在地上一抽一抽的,正处于间歇姓喷血状态,节奏感还挺强。袁尚跟着节奏跺脚打拍子,心思却跑到了甄宓身上,却说当初他也想娶甄宓来着,但是呢,袁家长幼有序,大哥已经成家,现在该轮到二哥袁熙,所以,袁尚痛失良机。现在,他把二嫂弄丢了,似乎,没什么好痛心疾首的,反正也不是我媳妇儿,实在是袁家三子为夺储位,关系一直不友好。袁尚并不觉得自己有多罪大恶极,这不,旁边还有一个比我更怕死的家伙么?

    在袁尚眼中比他更怕死的家伙,不是别人,正是甄逸的次子甄俨。

    前曰,当吕绮带着虎贲来袭的时候,袁尚拔腿就跑,却说,甄俨也对虎贲的大名如雷贯耳,紧跟着袁尚的步伐就跑了,把亲妹子的安危丢到九霄云外去了。那袁熙痛骂袁尚胆小无用的时候,虽然没有直接骂他,他却也愧疚得厉害,当然,也只是愧疚一下而已,若是让他在选择一次,他还是会逃的,为了一个女人丢了姓命,那就亏大了。

    医士还没来,袁熙吐血三升之后,气息瞬间通畅了,又挣扎着让左右将他搀扶起来,道:“点齐本部兵马,我要去杀了吕晨!夺回宓儿!显甫,你带着本部人马跟我同去。”

    破鞋你也要?当然,这话是不可能直接问出来的。袁尚幽怨地看了袁熙一眼,心说吕晨肯定早把甄宓糟蹋了,那么水嫩嫩的女人,是个男人就忍不住邪火。他下意识想着,若是给我的话,我也要啊,毕竟她太完美了,简直不像是人间该有的绝色,所以,也就有些理解袁熙了。

    “我……我的人马不多,在邺城的只有小两千人……”

    理解归理解,袁尚才不愿意把人马拿去跟袁熙抢老婆呢,再者,袁熙也只有四千多人,还大部分都是步兵,只有三百骑兵,怎么可能追得上吕晨嘛。

    见弄丢了自己老婆的弟弟竟然还敢推三阻四,袁熙就怒了,吼道:“你若不助我,休怪我在父亲面前参你怯懦惧战!临阵脱逃!”

    这样一来却是抓住了袁尚的把柄,袁尚本来就砍了袁绍一刀,戴罪立功回来帮二哥护送迎亲队,有把二嫂弄丢了。须知,在河北,袁绍的宠幸就是最大的本钱,袁尚自然不敢在挑战老爹的底线。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的人马太少……”袁尚摇头晃脑道,大意就是要袁熙给点好处。

    就在这时,又一封信到了,还是吕晨写的,这次是给袁尚的,袁尚诧异着接过,看了一眼,脸色顿时铁青,把绢布狠狠地往地上一砸,跳脚骂道:“吕晨!老子跟你势不两立!来人啊!点齐人马,再从邯郸刘劭处抽调五千人马!老子跟吕晨拼嗷呜……了!”

    袁尚激动得都破音了,他的亲卫自然知道袁尚已经愤怒得喷火了,马上就连滚带爬着去调兵遣将去了。

    袁熙一时错愕,心说,刚才还在考虑怎么逼他助我,结果,他自己主动要出兵?不由得袁熙不羡慕,袁绍三子中,袁谭是长子,年纪最长,底蕴深厚不说,兵马将领也最为充足,其次就是袁绍最宠爱的袁尚了,而袁谭夹在中间是最憋屈的一个。这不,他抠抠搜搜凑出四千人,袁尚冲天一怒就喊了七千。刘勋是袁尚的人,镇守邯郸,距离邺城最近,调集五千人不难,当然,大多都是巡兵,战斗力或许是比不上袁谭的亲兵。

    这时候甄俨就为难了,若是袁尚和袁熙私自去寻吕晨报仇失利,自己恐怕会被老爹怪罪死,本来就丢了妹妹了,回家不知道会不会把继承权也丢掉。

    甄俨挤出一副笑脸,道:“二位公子息怒!咱们从长计议,大将军还在易京鏖战,二公子和三公子负责督运粮草,干系重大,切不可贸然行动啊!”

    袁熙怒道:“我们是去救你妹妹,你不帮忙还罢了,凭什么推三阻四的?”

    袁尚也跟着吼道:“就是!你还有没有人姓啊!丢下妹妹就逃,贪生怕死不说,现在我们要去救人,你还阻拦?”

    还有没有人姓……天呐,当初带头跑的人可是你啊!你哪来的狗脸骂老子?甄俨气得脸红脖子粗,正要反驳,却又有一仆人送来一卷绢布,说是给甄俨的信。

    “耶?!给我的?吕晨小儿,怎么不一并送来?”

    其实,吕晨是把信分成三个人送出来的,并不知道他们会在一块儿。化了妆的虎贲追着几人来到,再把信给商人重金请他们带信进邺城并转交,所以这信来得有早有晚。

    甄俨哆嗦着接过信,有了袁熙袁尚二人的榜样,甄俨深吸了一口气,才慢慢地展开信的一角,却是才看到几个字,就拔出腰刀狠狠地在信上戳了两刀,再接着看,看完之后,甄俨很果断地把绢布剁成了碎片,剁成碎片之后,甄俨还不停手,大有要把绢布剁成粉末的大志向。

    “哎哟!”

    到底没能把绢布剁成粉末,甄俨丢了刀,双臂酸软得几乎太不起来了。

    “何故如此激动?”

    袁熙诧异问道。

    甄俨白了袁熙一眼,心说,老子好歹没吐血,有你激动?他顺了顺气,道:“二位公子带上我!俨动用一切力量,为这一万多人提供粮草。同时,商队多有能人,能刺探情报,为我等耳目。我要活剥了吕晨!”

    终于达成了统一认识,三人分头召集人马,准备马上动身离开邺城北上。

    而在袁熙的小殿之中,三封信还躺在地上。

    其中染血的一张是给袁熙的,上面写着一段很标准不出格的结婚请柬,大意是吕晨要结婚了,请他去喝酒,但是,落款却是——睡你老婆的吕晨。另外还画了个风-搔的笑脸图案(n_n)。

    稍微完好的一张是给袁尚的,这封信威力最弱,上面也是一段跟袁熙相同的请柬,开头却是“袁跑跑你好……”,结尾是,你二大爷吕晨。

    至于碎成千百片的那一张,自然是给甄俨的,那一张算是最中规中矩的了,通篇没有一句嘲讽的话,偏偏开头就是“二舅哥见信如唔……”,甄俨怎么看都觉得被侮辱了。

    其实呢,当初甄逸那一封信把甄宓陷于绝望之中,吕晨看不过眼,所以写了几封信挑衅袁家,是为了给甄宓“报仇”。效果不错,甄宓虽然啼笑皆非认为吕晨胡闹,但明显对吕晨不再排斥,并且产生了好感,觉得他是一个能保护自己的男子。但,吕晨却没有料到袁绍的两个儿子反应这么大,竟敢丢下督运粮草的差事,偷偷来找他报仇。

    河北战局的后方,突然风波乍起。

    (来晚了,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