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一十四章 提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袁熙袁尚兄弟集结好兵马,瞒过了长兄袁谭,假意护送粮草,实则转道往北去追击吕晨,一行一共一万一千余人,算得上声势浩大了。..

    行出不多久,甄俨强大的关系网就有了收获,带来一个流民打扮的人,那人自称是黑山军张方的人,此次是专程奉命来找袁熙的,有关于吕晨的情报要赠送。

    袁熙袁尚二人对视一眼,满眼喜色。

    易京,袁军大营,主帐中。

    袁绍把吕晨的信给田丰沮授诸人传阅,自己则摸着老脸上那道长长的刀疤,另一只手拿着一方小铜镜照来照去,脸色阴沉。

    亲兵谄媚道:“大将军,这一条刀疤让您更加英武了呢!”

    啪。

    袁绍扇了亲兵一巴掌,丢了铜镜,气得抽抽。实在是那亲兵太蠢,袁绍这种高贵的世家子弟,审美观念怎么能跟他们这种大头兵一样?喜欢刀疤?你快别逗了!

    “主公息怒……”田丰拱手道。

    “息怒息怒!老子息不了,这家伙嘲笑主上,给我拖下去重打五十军棍!”袁绍一拍几案,道,“元皓莫要为这小兵求情。”

    田丰撇撇嘴,他刚才压根就没注意到袁绍打小兵的事情,道:“丰是说主公切勿对吕晨的来信动怒,这明显是吕晨小儿的激将法,他措辞轻佻肤浅,更多挑衅之语。显然,他是想扰乱主公部署,为公孙瓒争取主动,我们切不可上当。”

    沮授很难得的跟田丰站在了同一战线,道:“元皓所言不错,我军当务之急是先灭掉公孙瓒。对峙近一个月,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千万不能松懈,更不可分兵去对付吕晨。他吕晨骑兵虽勇,但人数太少,虽能袭扰我军粮道,却动不了我军根本,与蚊虫无异。”

    审配暗暗为袁尚捏了一把汗,这次又是袁尚的错,他也说道:“吕晨虎贲凶猛,偶然碰到迎亲队,三公子人马少,定然不敌。就连文丑将军都被俘了,也幸亏三公子机警,这才没有被俘,这件事真的怪不得三公子。配也认为,此时不宜南下围堵吕晨,只需灭掉公孙,杀败黑山军,雁门吕布吕晨,还不是瓮中之鳖吗?”

    袁绍诧异地道:“我为什么要去追杀吕晨?我又没疯。”

    “那主公让我等传看这信是何意?”三人同时问道。

    袁绍摸了一把略带小清新的刀疤脸,舔着老脸笑得猥琐:“嘿嘿,本将军是在想,甄逸的女儿被劫,未曾与显奕(袁熙字)结成连理,而今,吕晨小儿又公然写信羞辱老夫。你们说,甄逸该怎么补偿我袁家丢失的脸面。我是想让你们想想,有没有什么好的想法,要让甄逸多为我军做点贡献才行!没关系,畅所欲言嘛。”

    “—。—|||”

    田丰三人沉默了,在门外那小兵被打得嗯嗯啊啊悱恻的叫声之中,他们同时抬手擦了擦汗。

    若是甄逸知道“好友”袁绍竟然用心如此险恶,说不定会被活活气死。不过,不得不说袁绍还是有几分算计的,现在的甄逸的确正担心袁绍怪罪,张罗着搬出许多钱粮,甚至珍藏的军械,送去支援袁绍呢。

    无极县,甄家大宅。

    前院,几十上百辆马车牛车在装货,大多都是甄家珍藏的银钱和铠甲强弩等,忙得热火朝天。而在后院,甄逸的妻子,甄宓的母亲却一把一把的将鼻涕眼泪朝甄逸脸上砸,甄逸使出浑身解数左躲右闪,奈何老妻手感柔和准头不错,十投九中,弄得他一脸黏糊糊的。

    甄逸好不容易让丫鬟们拖住了老妻,接过一张布巾擦脸,心道,报应,都是报应啊,当年是我弄得她脸上粘糊糊一片,现在都还回来了……

    甄逸的老妻骂骂咧咧哀怨至极,无非就是要甄逸去把甄宓赎回来,听说吕布三头六臂绿头红眼,是上天入地的大魔煞,他的儿子想必也跟他一样,不能让宓儿被怪物折磨,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救回宓儿云云。毕竟,甄逸是甄家家主,她却不是,她只是一个母亲,甄宓是她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做娘的最是见不到儿女受苦。

    甄逸现在却是有苦难言,为了家族名声,为了袁绍的脸面,他现在已经快倾家荡产了,哪里还敢把甄宓要回来?何况,吕晨送给甄逸的信,他还死死留在胸口贴身装着呢。吕晨那小混蛋竟然威胁他,他不敢将甄宓逐出家门,又不敢不承认吕晨和甄宓的新婚约,更不敢得罪袁绍。现在的甄逸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偏偏老妻还来跟他玩儿颜-射,实在闹不住哇。

    火急火燎地要从族库中搬东西送去给袁绍,就是因为甄逸担心袁绍对甄家态度转变。

    就在这时,管家又是给甄逸送来一封信,还是吕晨写的。

    “泰山大人容禀……(嘚吥嘚吥,此处略去五百字),晨行军路过无极,明曰亲自拜访泰山泰水大人,并上门提亲。——九原吕伯朝字。”

    “什么?明天吕晨要来?”

    甄逸心头一跳,也顾不得安慰老妻了,拿着信就急匆匆出了家门去找县丞张普商量去了,说什么也不能跟吕晨有接触,不然到了袁绍那里就说不清了。路过前院的时候,甄逸一跺脚,又让多加了十车财货。

    跟县丞张普商议一番之后,甄逸还是不太放心。张普浑然没把吕晨放在眼里,虽然当初他追击吕晨的时候吃了大亏,但他觉得吕晨的骑兵攻不破县丞,只需固守,等待援兵就是。于是,甄逸有赶紧派人去河间郡请援兵。

    张普见了甄逸紧张的模样,就笑:“吕晨小儿,若能攻破县城,普把脑袋送给他当夜壶。”

    甄逸仔细看了看张普的脑袋,越看越像夜壶,他心里就更没底了。

    第二曰,清晨。

    东方的天空刚刚出现一抹鱼肚白。

    轰隆隆——

    一声声震天动地的炸响声,把无极县的居民们从睡梦中拖了出来,县城里顿时鸡飞狗跳好不热闹,这几天因为甄家的压力一直睡在城楼上的县丞张普,更是惊得屎尿齐出。

    “断了,断了!县丞断了!县丞断了!”

    一个小兵一头栽进来,以一个极销魂的姿势叉着腿躺在地上,叠声大叫。

    张普虽然好男风,但爱的也是那水嫩可人的小娈童,这坑坑洼洼奇形怪状的小兵姿势在妩媚,也不能叫他产生兴趣,他一把掰弯晨-勃的小牙签,怒骂一声:“你他娘的才断了呢!”

    (三更到,求收藏和推荐。然后……看阿根廷的小短腿儿们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