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一十六章 骑马进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吕晨恨不得踹死曹姓这夯货,学了点新词儿,不分场合胡乱卖弄!不过,他还是挥了挥手,让吕绮把甄宓带着呆在原地,自己带着曹姓和二百虎贲骑兵冲了出去。

    当虎贲杀过去的时候,那些修葺城墙的兵丁和民夫顿时做鸟兽散,本来就只有两百来号人,兵丁不过五十,哪敢跟虎贲对阵?无极县西城这个巨大的豁口,足够让骑兵驰骋,也是早在吕晨算计之中,对于虎贲来说,无极县现在等于不设防。

    吕晨也不追击,这次来无极县不是来杀人的,甚至,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不仅仅是来逼婚这么简单。逼婚只是目的之一,他要把袁军的目光牢牢锁定在无极县,然后暗度陈仓。离开赵家堡的时候,虎贲就发现大军后面跟着几个尾巴,是黑山军张方的人,又得到了西南邺城方向有大军北来的消息,吕晨就知道张方在使坏。在跟庞统商量了两天之后,终于拿出了详细的计划,要在这场战争的最后关头,抢一个大大的馅儿饼,毕竟,雁门太穷,要发展就只能抢啊。不过袁绍也别觉得委屈,吕晨表示等他回了雁门之后,鲜卑匈奴也都会抢个遍,一视同仁嘛。

    残缺的城楼上,有巡兵放箭偷袭,被虎贲三两下就射死在城墙上,比刺猬还刺猬,比箭术他们可比虎贲差远了。

    虎贲没有直接冲进去,而是在豁口附近游弋,并大呼让甄逸和张普出来说话。

    而后面,吕绮和甄宓所在的地方,乌压压来了一大片兵马,前头是赵云带来的赵家堡步兵,贴身护在吕绮和甄宓身边,后面是一千三百名虎贲,他们在张罗着安营扎寨。这一夜虎贲原本是藏在北面山林中的,睡了半夜,下半夜就赶来了无极县。

    不一会儿,张普就在一队士兵的护卫下来到了断墙上,被吕晨咋呼两下,就下城投降了。这也怪不得张普,他在城楼上可看见了城外扎营的一千多虎贲,城墙塌了,他这几百号人是绝对挡不住虎贲的,为了抱住脑袋,他只能投降。

    当吕晨问起甄逸的时候,甄家的老管家从人堆里滚了出来,道:“家主晕过去了,是被之前的巨响震晕的,现在生死未卜啊……”说罢,还那衣袖抹了抹眼睛,很浮夸地表示,你看,我哭了啊!我说的是真的,我可伤心了。

    吕晨嘴角抽了抽,心说,这老丈人还演上了!当老子动不了你是吧?

    “泰山大人晕过去了?老管家,快快带我去瞧瞧。”

    吕晨也做足了样子,一副惶恐的模样,不得不说,论演技比老管家靠谱多了,老管家脸色有些发红,略感羞愧。

    这时,张普已经召集了巡兵们结成队列,缴械,不得不说,夜壶脑袋的张普做事还是挺麻利的。

    曹姓问吕晨:“甄逸不会被吓死吧?他若死了,就该办丧礼,不方便提亲了。”

    吕晨白了曹姓一眼,问:“还有火药吗?”

    “没了,都用来炸城墙了,所有炸弹里的火药都倒出来了。”

    “那就是说,准备用来疗伤的火药还有一些吧?”

    “大概还有点。”

    “去,找人给我弄来,把岳父给吓着了,得负荆请罪呀……”

    不多久,无极县巡兵们被缴了械。吕晨带着两百虎贲进了城,并让吕绮和赵阿牛带着二百赵家堡步兵,守在西面城墙上。

    吕绮纳闷:“为何不让虎贲全部进城?”

    吕晨道:“进城?你当甄逸张普他们是瞎子啊?进城不就露馅了吗?”

    “也是,城外那些抢来的农夫,穿上铠甲都松松垮垮的,的确不像样。不过,小弟,你让胖子和子龙哥哥带着那一千虎贲去哪儿了?”

    “别问了,给你说你也听不明白。”

    “为什么我听不明白?”

    “因为你智商太低。”

    吕晨说完,不理吕绮,带着甄宓就朝甄家大宅去了,自然是有二百虎贲骑兵开道。

    至于城外那一千三百名虎贲,只有三百人是真正从公孙瓒那里划拉过来的白马义从,其余一千是这两天,吕晨打家劫舍抢来的农夫。吕晨倒是没有虐待他们,好吃好喝的供着,还有盔甲穿,有战马骑,不得不说,有双马镫,农夫学骑马也不慢。

    不一会儿,吕晨就带着甄宓进了甄家大宅,小半个县城老大一个宅子,吕晨嫌走路太慢,直接全军骑马进去,根本不顾老管家阻止,就是不下马。吕晨梗着脖子说,我们是骑兵,我们是五条腿儿的骑兵,怎么可以下马呢?下马不就只剩三条腿儿了吗?

    这样跋扈地闯进甄家,倒是把甄家人吓得畏畏缩缩不敢乱动,而甄家的僮客们,也早已经被曹姓监督着缴械送走了,容不得甄家反抗。城外还有一千多“精锐”虎贲在看着呢,反抗?别开玩笑了。僮客和巡兵加起来七八百,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甄宓因为不会骑马,所以被吕晨搂在了怀里共骑一匹马,小脸一直红扑扑的。

    她见了吕晨直接骑马进家门,倒是也劝了几句,吕晨根本不听她的,还说是急着去见岳父大人心急如焚,走路太慢云云。甄宓当然不信,就问:“为什么骑兵下马是三条腿?”

    问完之后,甄宓就后悔了,她已经发现了吕晨的第三条腿儿顶着自己。

    偏偏吕晨恬不知耻地问:“我也不知道,好奇怪,为什么是三条腿。”

    甄宓扭着身子掐了吕晨手臂一下,脸红得如剥了壳的虾子:“宓儿也不知道……”

    “嘿嘿,嘻嘻,嚯嚯……”吕晨笑得让人毛骨悚然。

    “我父亲不会有事吧?”随后,甄宓想起自己之前看的烟花把父亲吓晕过去了,听管家说情况老严重了,不由得还是有些担忧起来。

    吕晨笑道:“应该死不了。”

    甄宓虽然记恨父亲,却也听不得吕晨如此说父亲,没有答话。

    吕晨又道:“好像,我们放烟花的时候天还没亮吧?”

    甄宓说:“是啊,你说烟花在晚上看着显眼。”

    “是啊!不过,那个时候,一般人都在睡觉吧?谁会像我们这样,半夜看烟花?”

    “嗯。”

    “那你爹难道天不亮就醒了?为什么不睡觉?”

    “父亲平常不怎么早起的,应该在睡觉。”

    “既然本来就睡着了,又怎么吓晕?又怎么会有人知道他被吓晕?还请了十几个大夫,一起说情况多么糟糕,咋呼得跟植物人晚期似的。”

    “额……”

    甄宓无言以对,在吕晨的抽丝剥茧下,她也发现了问题。太明显了,父亲装晕装病呢,太丢人了!

    吕晨却笑道:“没关系,咱们去瞧瞧他,他一高兴啊,说不定马上就醒了呢。”吕晨心里却说道,跟我玩儿这招?甄逸,你待会儿可别尿裤子!是你逼我的!

    甄宓答不上话来,摊上这么个无情却又胆小的老爹,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二更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