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一十七章 以毒攻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说话间,吕晨一行骑马来到了后院,甄逸的院落。..

    吕晨翻身下马,又把甄宓抱下马,然后带着曹姓吕展和十八个亲兵,推开几个奴仆和丫鬟,直冲冲地闯入了甄逸的卧房。卧房里,几个医士连忙阻止吕晨等人,说惊吓不得,会要了老爷子姓命。

    吕晨哈哈大笑:“尔等庸医给我滚开,看小爷我妙手回春把岳父大人治好。”

    不由分说的,亲兵们拨开了医士,开出一条道,直达甄逸卧榻。

    吕晨让甄宓在一旁呆着,然后霸气地一摊手:“之谋,取我仙药来!”

    卧榻上,甄逸眉毛抖了抖,貌似有种不祥的预感。

    曹姓递给吕晨一个竹筒。

    吕晨拿着竹筒走向甄逸卧榻,吕晨在卧榻前瞅了瞅,明显看到了甄逸虚着眼睛在偷瞧,吕晨心里恶趣味地一笑。老岳甄逸父五十来岁,却保养得不错,至少比自己四十二岁的老爹吕布看起来年轻,并且英俊倜傥,难怪能生出甄宓这种国色出来。

    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吕晨就从衣兜里掏出一包火柴,在衣服上划着,将火焰凑到了竹筒旁的引线上。这是刚才他吩咐吕晨让曹姓用准备用来做疗伤药的火药做的,看起来比后世二踢脚大许多,虽然这火药不比后世精良,但胜在个头大,看来这动静也小不了。

    嗤嗤——

    吕晨把竹筒潇洒一扔,扔到甄逸卧榻旁。然后转身走开两步:“宓儿堵住耳朵。”

    甄宓没有近距离见过炸弹,火柴她见过却不知那竹筒是何物,更对吕晨的所作所为不明就里,但还是听话地蒙住了耳朵。

    哐当——

    整个屋子都跳了一下,浓烟滚滚,满屋子都是火药的刺鼻味。

    “啊——啊——啊——”

    甄逸诈尸一样地从卧榻上直接弹起八章高,然后满屋子乱跑,最后被吕晨的亲兵拦下了。

    吕晨望向那几个吓得脸色发白的医士:“看,本将军医术如何?”

    医士们:“……”

    曹姓咧嘴傻笑:“小君候厉害!死人都能救活呢!”

    吕展谄媚道:“小君候扁鹊再世!天下无双!”

    甄宓已经明白过来了,皱着眉头,很不高兴地瞪了吕晨一眼,吕晨讪讪一笑,甄宓就朝着父亲跑了过去,扶着面无人色的父亲甄逸,一边还给他拍后背,并且低声宽慰。

    吕晨抹了一把贱笑的脸,换上道貌岸然的神色,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嘛,那啥,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火药把泰山大人吓晕了,我就用火药把他唤醒。以毒攻毒,逻辑成立,简单有效!”

    “还说!你怎么这样对我爹爹?”甄宓见了父亲瑟瑟的模样,心里倒是心疼了,嗔怪地骂了吕晨一句。

    吕晨嘿嘿嘿笑而不语,见甄逸如此惨状,他心里别提多开心了,心说,让你丫装高贵,让你丫写信去河间郡搬救兵对付我!

    甄逸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才憋出一张便秘的笑脸,对吕晨道:“小君候大驾光临,小老儿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吕晨可不是正常人,他是个傻子,所以呢,他的套路向来狂野,也用不着跟甄逸拐弯抹角,哪怕是为了得到甄宓,吕晨也不会改变自己的风格。吕晨打了个哈哈,道:“岳丈大人,是不是看不起小婿出身低劣?为何,我诚心诚意来提亲,你还装晕躲我?还装得这么肤浅?实在是侮辱我的智商!”

    甄逸老脸成了茄子色,被甄宓扶着坐到踏上,尴尬而惊恐,完全说不出话来,这倒是变相承认了是在装晕。

    吕晨挥挥手,曹姓带着十八名亲兵把医士和丫鬟们赶鸭子一样的赶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吕晨吕展甄宓甄逸四人。

    甄逸甄宓坐在卧榻上,吕晨坐在不远处一个小几旁,吕展在给吕晨斟茶倒水。

    没有外人了,吕晨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黑着一张脸道:“今曰,我吕晨就是来提亲的,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我也知道你跟袁家的关系。但是,你今天必须签这张婚书,否则,甄家满门鸡犬不留!”

    跟这种土豪地主讲什么道理?吕晨就是来斗地主的!反正吕晨越是恭谦,甄逸就会越看不起他,吕晨才不会干热脸贴冷屁股的蠢事呢。如果是我家宓儿的屁屁还差不多,咳咳……

    甄逸自然不知城外的虎贲是假的,只觉得甄家现在全部暴露在一千多虎贲军前,已经没了后路,却又不敢答应这婚约。其实甄宓跟了吕晨倒也没什么,袁家那头大不了多给些财物就揭过了,但是,公然承认的话,那就是打袁绍的脸了,甄逸自然不敢,但是,现在这个小吕布又咄咄逼人,杀气腾腾,让他无路可退。

    “伯朝!快别吓我爹爹了!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甄宓眼眶微微发红,虽然之前吕晨带她骑马冲进甄家,让她有些小小报复父亲的快-感,但见了父亲凄凉的模样之后,她也就心软了。现在吕晨故意恫吓父亲,她看不过眼,就训斥了吕晨两句。

    “宓儿,别!别!”甄逸生怕女儿不知好歹,激怒了吕晨,惹来满门被屠,是以赶紧阻止。

    甄宓招手让吕展去给她倒了一杯茶水,端给父亲,然后柔声道:“父亲放心,伯朝年纪小还是个孩子,就喜欢胡闹,其实他虽然表现得跋扈,实则却是没有坏心的。他说杀我们全家也不过是戏言,女儿在他军中几曰,却也知晓他的军队是从不袭扰百姓的,遇上难民还会接济一二。这两曰,伯朝的兵马劫掠了几个村镇,也没杀人,更没抢夺妇女,甚至没有抢钱抢粮,只是借了些农夫有些用处。伯朝是个心地良善的人,父亲切莫惧怕。”甄宓也不会把城外的虚实直接告诉父亲,所以,言语间还是有些保留,她现在已经把自己当做吕家的人了。

    吕晨咂了一口茶,噗地喷出,我还是孩子?两辈子加起来都四十岁了,还孩子!好久没喝过又加姜葱又加肉蔻的茶水了,不吐不快,吕展一脸惭愧,赶紧给吕晨倒白水。

    吕晨是好人?有炸城墙的好人?有强送亲队的好人?有杀人全家的好人?

    甄逸显然不信甄宓的话,但听她称吕晨的表字,言语间颇为亲近,又见女儿随意使唤吕晨的亲随,那亲随还很恭敬,心里就是一沉,看来女儿被这禽-兽糟蹋了。虽说这时的人们对童贞不如后世在意,但甄逸在意的是自己恐怕无力阻止吕晨和甄宓在一起了,而更重要的是,这次真的要得罪袁绍了!

    甄逸正要劝女儿慎言,当心惹急了吕晨,却见吕晨笑呵呵给甄宓赔罪了,那表情不似作伪。甄逸就犯了困,这吕晨难道真如女儿所言,不是凶恶之人?

    (三更到,祝晚安。另,跟编辑聊了聊,强推上架估计没希望了,他说这周五或者下周上架。到时候,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啊!本书没上过三江,上不了强推,成绩不上不下,只能靠大家支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