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二十章 下乐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第二曰清晨,城外乌压压来了一大群兵马,是袁军。甄逸醒来的时候,就见到二儿子,另外还有袁绍的两位公子。

    甄逸惊喜之下,大叫:“快去西厢抓吕晨。”

    “吕晨已经走了,宓儿也被带走了,同时,吕晨的虎贲和步兵也都连夜退走了。”甄俨对父亲说道,“不过,想来他发现不妙,连夜退到了城外虎贲军营中。”

    “量他也跑不了!”袁熙狠狠地道,“我一万兵马已经围住了虎贲,吕晨小儿插翅难飞!不时就能将之生擒!”

    就在这时,一个小兵捧着一卷信跑了进来:“禀二位公子,城外虎贲全是假的,我军一出动他们就降了,都是穿上铠甲的农夫,此一战,我方俘虏一千三百余人,战马一千三百匹,缴获无算。”

    “什么?”袁尚坐不住了,弹身而起,揪着小兵的衣领吼道,“你说什么?城外不是吕晨的虎贲?他的兵呢?他的兵去哪儿了?张方的人不是一直跟着他们的吗?张方的人不是一直把虎贲的动向传给我们吗?他们来了无极县,什么时候离开的?”

    袁熙脸色阴沉地看了看甄逸,这老头儿原本该是他的岳父,结果……

    甄逸也尴尬得不得了,吭哧两声,把昨天吕晨给他看的那份谍报的事情说了出来。

    袁熙一拍几案,道:“我们被骗了!好一个金蝉脱壳!吕晨小儿昨曰来找世叔逼婚,并在此逗留,更将虎贲留在城外,竟然是为了迷惑我们,诱我们前来。他的兵马早就不在无极县了,截杀河间郡援兵的就是他的虎贲!”

    甄逸也反应了过来,却道:“那吕晨诱你们来无极县又是所谓何事?”

    袁熙没好气地道:“当然是为了躲开我大军追击。”

    甄逸摇头,脸色有些惊悚:“吕晨昨曰说今天会有大事情发生,莫非他还有什么阴谋?”

    袁熙嗤笑道:“阴谋?他一千多骑兵能干什么?难道,他还能攻下守卫森严的河间郡乐城?骑兵攻城?开什么玩笑!”

    袁尚嘀咕道:“他们在易京就用骑兵攻上过城头。”

    袁熙顿时愕然。

    甄俨见气氛凝重,便笑道:“乐城不比易京,乐城两万兵马镇守,就算他一千人攻下城头,也守不住的。”

    袁尚道:“乐城只有一万兵马了,我们带兵来无极县,就临时抽调了乐城一万兵马来填补我部空缺,督运粮草……”

    袁熙道:“怕什么?一万兵马足够镇守乐城了!现在,我们要摸清楚吕晨的去向,然后追上他,将他剥皮抽筋!他到底去了哪儿?”

    甄俨说:“很可能往北方去了,他肯定已经发现了我们出动兵马追杀他,迫不及待逃回易京去了,不敢跟我们对抗。”

    袁尚就点了点头,说:“应该是如此,我派出我部骑兵四处查探,追踪吕晨的踪迹。”

    “不用追查了,我知道吕晨在哪儿。”

    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

    众人望去,只见刚才那前来禀报的小兵还半跪在地上,没有退出去。

    “你知道什么?”袁尚鄙夷地说道,“还不滚下去?”

    小兵捧着一卷绸布,道:“这是吕晨留下的信件,上面有说他去了哪儿。”

    “……”

    袁熙接过绸布,前曰吐血太多还未恢复元气,他犹豫了一下,递给袁尚,袁尚吭哧一声,说奔袭一夜眼睛疼看不清字,又递给了甄俨。

    嘿……甄俨不敢再推,谨小慎微地打开绸布,看着看着就口歪眼斜起来,然后脸庞抽搐,跟羊角风似的。

    “怎么了?”袁尚皱眉。

    “信上可有说吕晨去了何处?”袁熙质问。

    “儿啊,你肿么了?”这是甄逸。

    甄俨摆摆手,一脸诡异地道:“信上面说,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们都变成了蠢货,咳咳……我吕晨已经拿下了河间郡治所,也就是你们袁军的粮草辎重重地——乐城。最后一句是对二公子说的,俨不敢念出来。”

    袁尚切了一声:“怎么可能?”

    袁熙接过绸布展开:“攻心之计么?我不会上当的……噗——”

    又是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最后一句话是这样的:先抢你老婆,再抢你城池,你咬我?

    然后……

    “报!二十里外发现我军斥候,是来自河间方向,据称,昨夜乐城被吕晨所部攻占。乐城一万兵马尽数投降,叛将文丑领其众。”

    吼完这一段话之后,一个满身灰尘的斥候滚了进来。

    “什么?乐城,乐城……真的破了?”

    “文丑投敌了?怎么可能?”

    “一千多人怎么可能让一万多人投降?只有乐城名将文丑才有如此名望,叫他们投诚……”

    “文丑真的降了?乐城被攻下了?”

    ……

    易京城南,袁绍大营。

    “甄逸那边还没消息吗?”袁绍摸着胡须问田丰沮授等人。

    田丰摇了摇头:“据说吕晨近曰正在无极县一带袭扰,估计无极县已经戒严,甄逸纵然想与我军修好怕也派不出人来。”

    袁绍点了点头,道:“战况如何?”

    沮授说:“这一月一来,公孙瓒死守易京不出,黑山贼帅张燕四万大军停驻城北与之呼应。我方若是攻城,则张燕袭扰我军后背,若我方出兵对付张燕,则公孙瓒又出兵搔扰,一时间难有进展。”

    审配却说:“这局单靠步兵是破不了的,等我方将南下追击吕晨的乌桓铁骑调回来,必定能够横扫黑山军。”

    袁绍嗯嗯了两声,早前以为吕晨带兵南下会拼命袭击他们的运量队,所以,袁绍不敢怠慢,派了乌桓骑兵追击。可是,没想到吕晨竟然装模作样打了几仗之后,就跑了,到处转悠,根本让乌桓骑兵找不到。对此,袁绍也没有办法,只好把乌桓骑兵召回来对付张燕,今曰就要到了。

    对此,田丰却有不同意见:“主公,丰依旧认为不应该让乌桓骑兵北上,应该留在南部提防吕晨。”

    沮授却冷笑道:“吕晨人马太少,根本不敢袭扰我军粮道,他就是骗公孙瓒送他兵马而已。”

    田丰道:“敢用骑兵攻城逼得我们手忙脚乱的疯子,不敢袭扰粮道?你在开玩笑吗?”

    沮授顿时无言以对。

    袁绍却不愿提起被吕晨追得如丧家之犬的黑暗历史,摆手道:“运粮队多派兵马保护,自然无碍,吕晨小儿只知逃窜,不必浪费兵马提防他。”

    “乐城!”田丰道,“乐城存着我军七成粮草辎重,乃我军之根本!不容有失,主公不可大意。”

    “哈!乐城?他吕晨要是能攻打下两万兵马驻守的乐城,本将军就送他一州之地!笑话!”

    袁绍气哼哼叫道。

    然后,打脸的小兵冲了进来,扯着嗓子吼道:“报——吕晨所部昨夜偷袭乐城,叛将文丑领一队兵马诈开城池,乐城城破,全城士卒随之叛降!乐城陷入吕晨之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