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二十三章 吕晨来大姨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文丑与其说是被吕晨收降,还不如说是逼降的,手段算得上卑劣。对此,吕晨一直很过意不去,庞统这货没心没肺,还说这已经够仁慈了,小君候难道不记得当初在易京第一次擒获文丑的时候,他最怕什么吗?大竹筒!吕晨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心说这庞统难怪历史上死得那么早,定然是太邪恶太邪恶,引得人神共愤了。

    吕晨一直提防着文丑,不断对外散布谣言,离间文丑和袁绍,说文丑早早就投靠了吕晨。吕晨编了一个三国版无间道的故事,说当初在易京的时候,文丑献计导致袁绍差点被杀就是吕晨叫他干的,后来袁尚护送迎亲队又是他通风报信,这次夺取乐城又是文丑诈开城门并说降了守军将士。除此之外,吕晨还把那被文丑杀掉的援兵将领的头颅送给了袁绍,又在乐城抓了几个与文丑不对付的将领,也叫文丑宰掉,把脑袋送给袁绍瞻仰。

    说起来,吕晨小心谨慎得过分,就是担心文丑突然反水,而实际上,吕晨不知道文丑对于袁绍其实并不怎么忠心。在这个家天下的时代,身为世家子,文丑在意的是自己家族的兴衰,因为恰好家族在袁绍统治范围之内,所以,文丑这才投奔了袁绍,若是他的家族在公孙瓒境内,说不定就在公孙瓒帐下了。

    小心谨慎哪怕是多余的,吕晨也不觉得浪费,他一向懂得谨慎才是乱世活命的根本。

    所以,躺在卧榻上,吕晨哼着哀木涕之歌仔细回想了一遍这些时曰的行动,以及接下来的部署,直到没有发现任何漏洞,他才安然入眠鼾声叠起,却是这几曰连续奔波,太累。

    再醒来,已经到了下午。

    春困秋乏夏打盹,这春末时节本就容易犯困,加上吕晨昨夜又一宿未眠,现在虽是醒了,却也有些昏昏沉沉。他眼睛干涩得根本睁不开,稍微扯开一条缝,就感觉有烧红的刀子朝眼珠上戳一样,嗓子也干得冒烟。

    “水。”

    吕晨轻轻叫了一声,就有人扶着他起身喝水。

    “洗脸。”

    吕晨又说了一声。

    咚。

    吕晨就被那么一扔,又歪倒在卧榻上,卧榻很硬,摔了个结实。吕晨心说,这吕展怎么越来越毛躁了?

    不一会儿,滴滴答答的水滴声传来,伴随着细碎的脚步声。

    “哎!端稳!水都淌了一地了,你今天怎么回事?”

    吕晨不耐烦地吼道,虽然他平时脾气挺好,但有时候也会被这具身体原本的脾气所左右,尤其是在神智不太清醒的时候。

    吧嗒。

    一张湿哒哒的布巾砸到了吕晨脸上,透心凉,吕晨顿时弹了一下,跳了起来,大骂:“傻子啊?不知道吧布巾拧干吗?”

    “对不起……”

    酥软细腻的嗓音,却是甄宓所独有的。

    吕晨一惊,扯开布巾一看,哟了一声:“怎么是你?”

    “我,我,我……”

    甄宓如羊脂白玉一般的细嫩俏脸,慢慢地慢慢地就红了,低着头绞手指不敢看吕晨。

    吕晨这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一条四角内-裤。天气不算很冷了,吕晨为了睡得舒服,也就脱了衣服,虽然被甄宓看到,吕晨也不觉得有什么,反正早晚都要看的,再说这不还有一条自己动手做的四角内-裤么?

    “我自己来吧。”吕晨笑着摇摇头,下了卧榻拧布巾洗脸擦身子,又问甄宓,“你平常没做过这些事情吧?半盆水都端不稳。”

    “以前都是丫鬟们做……我会学。”甄宓很虔诚地说。

    “学不学的不打紧,你晨哥哥还能让你自己干活儿?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到了这万恶的封建社会,我的老婆怎么也得有个十个八个贴身丫鬟吧?哪能轮到你自己做事?”吕晨擦完身体,把水往门外一倒,扔了盆就左顾右盼一番,发现吕展这货居然不在,心里就有些难耐了,又钻进来并且把门轻轻地掩上。

    见吕晨关门,甄宓莫名就紧张起来,带到吕晨走回来,她羞怯看了吕晨一眼,道:“我,我,我没有带白布……”

    “带白布干什么?”

    “白布,那个,那个……红,用的。”

    “啊?落红是吧?”

    “……”

    “这……咳咳,那个啥,”吕晨舔了舔干涩地嘴唇,道,“不怕,你看着床单是白色的,也可以保存嘛……”

    “嗯……”

    甄宓鼻腔哼出一声,整个身体都软了,被吕晨搂在了怀里,色眯眯地朝卧榻上拖。

    “呀!不行!今天不行的!”突然,甄宓挣扎了一下,叫道。

    “为什么不行?难道你今天在流血?”

    吕晨郁闷地一拍脑门儿,自从昨晚见过一代甄姬穿肚兜的模样之后,吕晨就几欲抓狂了,现在乐城已经下了,河北战事即将平息,正是最清闲的时候,为何会遇上这种开门红的事情?

    甄宓却摇头道:“不是,是你在流血。”

    “我流什么血?难道我大姨妈来了?开什么玩笑!”

    “你,你的伤……”

    “屁股上被赵云戳了的那个?嗨,五天了,早好得差不多了,都结痂了,没事,咱继续……”

    “不行,会崩裂!”甄宓一脸担忧。

    会崩裂,崩裂,裂……

    吕晨以手扶额,这话说得,怎么跟肛裂一样惨不忍睹?

    四角内-裤里顶得老高,吓得甄宓羞红着脸不敢直视,却偏偏忍不住偷瞄。吕晨又劝说了几句,甚至来了个金鸡读力的高难度动作,以证明自己不会肛裂,甄宓还是不信。然后吕晨又准备来个后空翻,结果地上被甄宓洒了一地的水,吕晨踩到了,脚下一滑摔了个四仰八叉,真的裂了。

    叱咤风云独步千军的小君候,此时,欲哭无泪。

    “我说吧!你的伤还没好,别乱来,等养好伤再说吧。”甄宓把吕晨搂到卧榻上,用春风化雨般的口吻安慰着。

    “养好伤再说什么?”吕晨虽疼,却忍不住在甄宓博大而柔软的胸膛上蹭来蹭去。

    “养好伤,让你,让你……那个。”甄宓尴尬地瞄了吕晨一眼。

    “哪个?”

    “哎呀……”

    甄宓一跺脚,去旁边取来吕晨的伤药,准备给吕晨上药。吕晨见甄逸脸皮实在太薄,也就不好继续戏弄,嘿嘿直笑。给男人上药,甄宓心里其实一直扑通扑通地跳,可一想到这个男人是她的,小心脏就跳得更快了,尤其看着吕晨宽阔的后背结实的肌肉,小手有些发抖。

    (昨天欠更补上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