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死定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要说甄宓对吕晨的感觉,实在也够复杂的,自然不是简单的好感能够概括,当然相处这么些天,也完全谈不上有什么恶感。

    甄宓对于吕晨当然没有一见钟情,事实上,当时满心等着去邺城成婚变成袁家儿媳的甄宓,突然被半路被劫,心里满是恐惧和惊慌,完全没有一见钟情的节奏嘛。再则,一见面吕晨就口水横流笑得猥琐,还恬不知耻跟姐姐争夺甄宓,甄宓自然会觉得这个五大三粗的家伙可怕,这么大块头,不会把人压死么?

    而在相处了几天之后,甄宓才渐渐对吕晨产生了好感,主要是因为三件事。一是看到了父亲绝情的信,以及吕晨帮她报复心生感激;再是吕晨没有马上就碰她,甚至还经常嘘寒问暖,虽然他的眼神表情还是那么猥琐,但给人的感觉却很温暖,尤其是在甄宓感觉不到亲情的关键时刻,更觉温馨;最后,就是吕晨没有强占她,还带了她回家去签订婚书,这让她觉得吕晨是真的在乎她,没有把她当做玩物,有一种被尊重的感觉。

    其实,甄宓自己都不知道的是,她以前虽然早早跟袁熙订婚,却根本不知恋爱是何物,更谈不上心动了,这也是她第一次对男子动心,所以怯懦羞涩的她,也有了那么一点点一往无前的气势。

    而今婚书已定,甄宓早就把自己当做吕晨的人了,虽然也羞怯却不排斥了,尤其是有一次听“过来人”吕绮姐姐说过,女子也可以在上面,她顿时就不用担心被压死了,最后一个芥蒂也消失了。

    此时,甄宓拉下吕晨的短裤,给他上药,脸颊发烫,眼神却是带笑,心说,这样的感觉该是比嫁入深宅大院不见天曰要好吧?话说,她已经被父亲整整关了十七年了。

    “对了,翼宽呢?”

    上了药,屁股也不怎么疼了,吕晨两辈子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摸了屁股,老脸微赫,转移话题问道。平常都是吕展守着吕晨午睡,吕展给吕晨上药的,身为随从,吕展几乎是寸步不离吕晨身旁的。

    “吕翼宽被抬下去敷药去了,有些伤筋动骨。”甄宓让吕晨趴好不要乱动,自己放好伤药回来折腰跪坐在榻前,柔声说道。

    吕晨咦了一声:“怎么伤了?他不是一直守着我的吗?”

    甄宓道:“被曹将军打的。”

    “曹姓?”

    “嗯。”

    “为啥?”吕晨一脸问号。

    甄宓想了想,说:“好像是因为翼宽乱嚷嚷,被曹姓将军听见了,曹将军上来就砸了他一拳,翼宽跌倒的时候,手腕撇了一下。”

    吕晨更是疑惑:“这,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

    甄宓就从头给吕晨说起,她下午过来看吕晨的时候,刚好瞧见了那一幕,倒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原来,是吕展坐在院门口朝院外的亲兵号丧,号的什么我叫哀木涕铜墙铁壁的身躯,亲兵们鸡飞狗跳狼狈而逃。接着曹姓和庞统路过的时候瞧见了,庞统就忽悠曹姓,说吕展中邪了你快去把他体内邪物打走,曹姓捂着耳朵冲上去迎面就是一拳……

    “……咯,事情就是酱紫……”甄宓一本正经地说完。

    “额……五音不全,还学我唱歌!真是恬不知耻,你要有我这样的天籁嗓音,哪里会被打?”吕晨撇撇嘴,就不管了,应该死不了。

    甄宓又道:“然后,翼宽和军师就被送下去请医士上药去了。”

    吕晨愕然道:“庞统又怎么了?”

    “还是曹将军打的,曹将军说军师骗了他,军师没有反驳,而且,还笑得,笑得……”

    “笑得很贱,很欠打是不是?”

    “是的。”甄宓很诚实地点了点头。

    吕晨翻了个白眼,这帮家伙真他娘的不省心!

    “伯朝,你不管管吗?”甄宓一脸疑惑,坐在榻前,歪着脑袋,红润的小嘴儿一张一张的。

    “管什么呀!兄弟嘛,打打闹闹才有感情。”吕晨心说,庞统那货的嘴忒欠揍,前两天还嘲笑老子抢了个女人挺漂亮,就是是二手的,吕晨又不好意思扁他,这下总算舒畅了。

    “是这样么?”甄宓把脑袋歪向另一边。

    “咳咳……是这样的,你看,兄弟和夫妻差不多,都是吵吵闹闹打打和和的嘛,感情反而更融洽。”

    “那你以后也会打宓儿吗?”甄宓表情惊悚,拍了拍高耸的胸脯,一阵弹悠悠啊弹悠悠……

    “咕嘟。”吕晨吞了一口口水,眼珠都快跳出来了,道,“打,当然打,狠狠地打……”

    然后吕晨把嘴凑到甄宓耳边,低声说了两句什么,甄宓先是羞涩后是惊恐,最后下意识紧紧闭上嘴巴,摇头。

    吕晨问:“宓儿愿不愿意被我打?”

    甄宓的脸顿时红到了脖子根,一阵摇头,吕晨又是各种哄骗,一脸怪蜀黍的模样,甄宓最后还是嗯了一声。

    然后……

    甄宓出门又打了一盆水,左瞅瞅西看看,鬼鬼祟祟地进了屋子,做贼似的掩上房门。接着,屋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

    “咕嘟嘟,咕嘟嘟……噗……”

    “不用漱口,完了再漱!”

    “唔……咕嘟嘟……”

    “那,随你……”

    吕晨一脸猥琐地挣扎着,完全不顾屁股上的伤势,仰躺在卧榻上,呼吸急促,朝甄宓鼓励地点了点头。

    甄宓红着脸跪在卧榻旁,吕晨的双腿边,一点点地挪过去,然后,她尴尬地瞧了吕晨一眼,忐忑地问:“伯朝,真的不会,不会咬到吗?”

    吕晨果断摇头,坚毅地道:“你别使劲咬就行了。”

    “哦……”

    甄逸撩了一下耳边秀发,缓缓俯下身,偷偷活动了一下舌头,算是做准备活动了,然后就哆嗦着手去拉吕晨的短裤。

    吕晨看着这绝美的女子这番作为,眼睛几乎都喷出火来了,鼻孔张得跟牛头人一样。

    咚咚咚——

    “小君候,你醒了吗?某是文丑!”

    敲门的声音伴随着文丑的破锣嗓子传来。

    吓得甄宓一个激灵,蹦跶一下站起来,然后瞧了瞧心急如焚的吕晨,噗嗤一声笑了,百媚丛生。

    吕晨没好气地站了起来,一脸杀气地冲向了门口:文丑,竟敢搅和老子的好事!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