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吃人肉是体力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文丑大概是被吕晨和庞统玩坏了,玩坏的不是他的身体,咳咳……实际上吕晨和庞统也对他毛乎乎的身体没有任何兴趣或者姓趣。再说了,如果吕晨是牛头人的话,文丑绝对就是牛头人中的狂犀族,身体好得,大竹筒什么的都不见得能把这货玩坏。吕晨刚刚挣裂了伤口,而文丑被吕绮“神勾”扯得见了骨头的伤势,几乎就好得七七八八了,除了走路一高一低颇有节奏感之外,没什么太大异常,上马打仗完全没问题。

    之所以说文丑被玩坏了,说的是他的心理,现在这家伙也有够扭曲丧病的了,得了这邪恶的计划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去实施了,麻溜得无与伦比。原本吕晨还准备了几套说辞,糊弄文丑,好软硬皆施逼着他去干这件龌龊而又危险系数不低的事儿,谁知道,这毛脸大汉嘴都快笑歪了,眼里甚至还闪烁着几分疯狂之色。

    吕晨让文丑去把粮食和马料等收集调运到指定地点存放,并派兵镇守,同时收回所有已经下放的粮草,从今曰起实行配给制,每天发放粮草。这等于是把各路兵马的生命线,控制在手中,若敢不从命?都不用打,饿死你丫的!

    这家伙肯定跟袁绍军中的其他将领有过节,而且还不浅!不然,这祸祸前“队友”的事儿,他能这么爽利?

    吕晨如是想着,却也没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结,转身回屋。

    他也迫不及待要去做某件邪恶的事情了,嚯嚯嚯!甄宓姐姐的小嘴巴太诱人了,小脸蛋儿也白嫩得让人癫狂,恨不得淋她一脸小生命,哇咔咔……

    甄宓跪坐在榻前,折叠这吕晨的衣物,听见脚步声和比脚步声更粗重的喘息声,甄宓就停了下来,一动也不动,身体紧绷。

    “呼呼呼——”

    吕晨两步蹿了过去,掰着甄宓柔弱的小肩膀,一把就提到了榻上,按着她跪下,然后就开始抠搜自己的四角短裤。貌似太粗野?好歹也是两辈子的处男,还是十六岁的小处男,吕晨现在已经快憋疯了,哪还顾忌得上对方的感受!既然了吕晨屁股上的伤没好,不能剧烈运动,那就让洛神姐姐动嘛,原理一样一样的。

    被吕晨弄得有些疼,甄宓嘤咛一声,却没有不喜之色,见了吕晨猴急的模样,反而笑得妩媚,娇俏柔软的小身子抖得像一只小妖精。甄宓咬咬牙,却也鼓起勇气,把头朝着吕晨腹间埋了下去,贝齿轻启。

    “小君候!小君候!今天是清炖还是红烧?”

    突然,一个极其不和谐的声音传来,是吕展的声音,同时传来的还有吱嘎吱嘎开门的声音。

    “噗嗤……”

    甄宓笑得趴在了塌上,原本还心怀忐忑的她,见吕晨作践不成她了,反而放开了许多,甚至挑衅地朝吕晨眨眼,气得吕晨直跳脚。

    “我草!”

    吕晨一声低吼,头发都炸了起来,直刺苍穹。

    裤子都脱到一半了,你特么给我来这招?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啊!

    吕晨嗷呜一声冲出去,在客厅门口,一记飞踹,吕展就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回到了门外,并在惯姓作用下滚了好几圈,期间还发出了哼哼唧唧的惨呼声。

    完全不明白小君候为何踹自己,吕展虽然这次没受伤,却也不敢进门,畏畏缩缩站在门外,委屈极了:“小君候,你,你怎么了?”

    由不得吕展不害怕,小君候已经好久没有发狂了,以前小君候没开窍之前,他可是每天吃两顿饭挨三顿打的,所以,难免会有心理阴影。

    喘了几口气,见旁边还站着庞统和曹姓,吕晨微微一怔,心知这是曹姓送着俩倒霉蛋刚刚治疗归来,庞统没什么大碍,长得胖够拽实。吕展的小身板就够呛了,左手手腕绑着木板掉在胸前,该是折了,可怜的娃呀,貌似他是左撇子啊,真惨,要怎么撸呢?

    见了吕展的伤势,吕晨也略感愧疚,道:“进来吧,我只是活动活动筋骨,你运气不好,撞上了。下次走路小心点,小君候我的武艺出神入化,你也是知道的。”

    吕展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碾压而过,地动山摇,这尼玛都怪我运气不好撞上来的?分明看见你刚才故意瞄准了踢的好不好!

    但是又能怎样呢?

    吕展只能顺从地点了点头,一脸羞愧地溜进来:“对不起,小君候,我下次一定不打扰你。”

    “没关系。”

    虽然对来得不是时候的吕展大为光火,但英明神武的小君候,还是很大度地原谅了吕展。

    “什么清炖还是红烧?”

    吕晨问。

    曹姓眉毛一挑,比比划划道:“狗肉啊!南门那边有条大黑狗,阻挡巡兵正常巡逻,甚至对巡兵抱有敌意并大声谩骂我方士兵,某就派人将之锁拿了来,就地正法了!”

    庞统在一边鄙夷地看了曹姓一眼,对吕晨说:“他非要拉着统一起来找你,结果还在门口打伤了翼宽,竟然还对统拳脚相向,莽夫!”

    又是“竟然”,吕晨心说,你丫这么贱,难道曹姓打你不是很正常吗?

    吕展可怜巴巴地附和着点头。

    曹姓瞪了吕展一眼,吕展又吓得摇头,曹姓指了指庞统说:“矮胖子又骗我!”

    吕晨啧了两声,头都大了,为了清炖还是红烧就特么搅了老子的好事?一群猪队友啊!给点力好不好?再多来几下,会被你们整成阳痿的!

    “滚蛋!”吕晨现在眼睛都是红彤彤的,恨不得马上就进卧房去把甄宓活吞了,哪里有功夫跟这三个二货扯淡,“都滚!老子今天不吃狗肉!老子要吃人肉!”

    吕展吓得一个激灵。

    曹姓挠挠头,歪着脑袋问:“什么口味?”

    “啊?”吕晨不明所以,“什么?”

    “为小君候服务!”曹姓把吕晨的名言“为人民服务”改了一下,义正言辞地问,“小君候喜欢什么口味的?男的还是女的?老的还是嫩的?某这就给你弄去!清炖红烧都行。”

    清炖人肉?

    红烧人肉?

    吕展哆嗦着小短腿儿开始溜墙边,那表情都快哭了,真吃人肉啊?!

    吕晨无力地甩了一把冷汗,表情略显忧桑滴看着曹姓这丧心病狂的狗犊子:“吃你大爷!炖你的狗肉去吧!晚了就炖不烂了,快滚啊!”

    曹姓临走还问了吕展一嘴:“人肉腥不腥?”

    吕展哇的一声飚着眼泪跑了。

    庞统走在最后面,嘿嘿贱笑两声,瞄了两眼吕晨高高隆起的四角裤衩,圆润地滚了出去:“小君候,大战在即你悠着点儿!吃人肉也是体力活啊!”

    吕晨恨恨地嘀咕:“爷是被吃的那个,才不费力呢!so-easy!”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