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要杀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再一次送走了乱入的魂淡们,吕晨再回到卧房,伸着耳朵听了又听,没有丝毫动静,这才长出一口气,眉毛一抖一抖地搓着手朝甄宓蹦过去。 ..

    吕晨把甄宓搂在怀里,道:“这次没人再来打扰我们了。”

    甄宓水灵灵的眼睛瞪得圆不溜丢的,像吕晨小时候玩儿的玻璃渣沾了水的样子,剔透中带着懵懂:“你怎么知道?还是,还是不要了……等晚上吧……”

    “唔——”吕晨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已经被这小妖精撩拨得快要爆掉了,还能等到晚上?那还不得活活憋死?吕晨掰着手指算了算,“我就这么点儿人,都来过了,没人再来了。”

    “还有子龙将军。”

    “他领着虎贲在协助守城,没时间……”

    咚咚咚——

    “小君候,小君候,子龙将军说紧急军情汇报。”吕展的声音。

    说曹艹,哦不,说赵云赵云到,吕晨表情扭曲得跟天津大-麻-花一样。

    甄宓先是一惊,接着就在吕晨怀里笑得泪流满面。

    啪。

    吕晨在甄宓的翘-臀上拍了一把,只好放开她,再度起身出去开门。

    虽然沉迷甄宓的美色,“昏君”吕晨对文丑、庞统、曹姓和吕展的态度很差,但对于赵云吕晨却没有丝毫愤怒或者不耐。或许是因为他在吕晨心中的位置很重,前世就是一个子龙粉来着,不然他也不会早早就惦记着要来常山找他。

    说起来,云哥儿已经算是吕晨的准姐夫了,但他还是在吕晨面前很恭谨,甚至有些谨小慎微。其实,赵云虽说以前不大看得起吕布父子,但被吕绮“俘虏”之后,也很快进入了角色,忠贞不二。

    吕晨偶尔给赵云开玩笑,他也不笑,一天到晚脸色非常严肃,让吕晨很有挫败感。吕晨在心里佩服赵云果然一身正气,但也嘀咕这家伙未免太没情趣,没曹姓庞统好玩儿,更有些为姐姐吕绮担心。可是闲聊的时候,吕绮却说就是因为赵云成天板着脸,笨笨的呆呆的,所以逗起来特好玩儿,他不笑没关系,我开心就行了,吕晨败服。

    赵云不是文丑,这是个严格要求自己的人,绝不会独创吕晨住处,所以,硬生生把跟曹姓一起煮狗肉的吕展给提了过来禀报。吕晨开门之后,吕展把赵云领进来,然后翻了个白眼一溜烟跑了,远远听到他的声音在吩咐亲兵:“那个谁,去整两坛酒来!”

    赵云微微皱眉,大概是觉得吕晨身边尽是佞臣。

    “怎么?子龙兄也来蹭我的狗肉?”吕晨又尝试着跟云哥儿套近乎,自然有碰了一鼻子灰。

    “小君候!”赵云一板一眼地单膝跪地,拱手行礼之后才站起来,并不坐下。

    吕晨啧了一声,也不劝赵云了,早劝过n次了,没用。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太刻板了,怎么说都不听,每次见面都贼隆重,室外是拱手折腰,室内则单膝跪地,说得烦了,他还梗着脖子说“礼不可费”,然后嘚吥嘚吥引经据典半天,显示他也是个读书人。

    “坐下喝茶。”吕晨指了指坐塌,道。

    “小君候,末将有军情汇报,”赵云并不就坐,道,“城东吕威璜部骑兵一千二百余哗变,并将文丑将军围在了城东粮仓之中,情况紧急。还望小君候速速定夺!”

    “哦?”吕晨也坐不住了,腾身站了起来,“真的是吕威璜部骑兵哗变?还将文丑困住了?”

    “千真万确!”赵云道,“云方才在城南巡视,接到情报之后便马上飞马赶来,不敢有片刻耽搁!”

    “好!好!好!”吕晨连说三个好字,那原本欲求不满的脸上,也溢满了喜色,貌似……跟现实情况有些不和谐。

    原来,是文丑奉了吕晨的命令去各部降军中抽调粮草,起初还算顺利,等他带几百士兵到了东城,准备调运吕威璜部的粮草时遇到反抗。文丑兵少,只有四百多人,又是步兵,很快就被围在了粮仓里,现在文丑正凭借栅栏做了临时拒马桩,死守待援。

    “小君候,救人要紧!”赵云说完详细信息之后,提醒道。

    “不急,不急。”吕晨踱步,捏着眉头思索,嘴里嘀嘀咕咕地碎碎念。

    赵云便不再多言,只是静立一旁等待。他虽中正大气,却绝不刚直,从不会忤逆吕晨,也不会有逆耳忠言,他只做一个忠于命令和职责的将军。帅旗所指,刀山火海平趟,阎罗杀阵独闯,这就是赵云。

    此时,守城的大多都是文丑的老部下,四千多人,而另外五千降兵,被打散分别安置在了东南西北四面。吕晨暂时不放心把城池交给他们防守,因为这些人很多只是放弃抵抗,并没有投降,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还是袁绍的人。这些人跟文丑不同,他们只是口头表示不攻击吕晨,主要还是因为怕折损了自己的兵马或者被杀死,在这个时代,兵就是将领的地位和实力。其中东面就是吕威璜的一千二百骑兵,也是这乐城之中唯一一部袁绍的骑兵。

    吕晨想了想,道:“给我抽调五百虎贲,一刻钟之后到郡守府门口待命,我亲自去救文丑。”

    赵云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

    吕晨道:“太慢了?我故意的!总要让文丑陷入死地,我再救下他,让他记得这救命之恩。人数太少?五百虎贲对付一千二杂牌骑兵,已经是杀鸡用牛刀了!另外,派人去请另外三支袁军的将领派人去观战,就说,是为了告诉他们,我们不是破坏最初的约定,故意反悔杀人,而是吕威璜反抗在先,请他们做公证。”

    “小君候自己去吗?你的伤……”赵云古井不波的帅脸,也泛起一丝微红,那一枪是他戳的。

    “没事,骑马无碍,那一群土鸡瓦狗,何须我亲自上阵冲杀?”吕晨摆了摆手,已经换上了一脸凛然杀气。

    “是。”

    赵云领命走了,没有多余的话,却很清楚吕晨的真正打算。

    吕晨当然不是要让文丑记什么救命之恩,文丑也不会不知道吕晨故意拖慢速度,吕晨只是要让文丑明白,谁是主谁是臣。而派人请其他三队派人观战,当然不是显示什么公平公正,而是赤-裸-裸的炫耀武力。本来昨夜诈称之后,虎贲加文丑旧部也就五千五百人,只比其他部队多五百人,但其余部队不成建制,很分散,又深知虎贲和文丑的强大,这才没敢反抗,选择了不投降不进攻的乌龟策略。这次,吕晨必定是准备杀鸡儆猴,在以少敌多的情况下,反而用横扫的姿态,简单粗暴地赢得胜利,以绝对武力震慑那些城中暗藏异心的人。

    赵云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笑意,虽然这吕晨行事乖张少了大家气度,却年纪小小也颇有了几分枭雄资质,或许跟着吕家也不错吧?至少吕晨不错,当然,他别整天冒傻话就更完美了,吕布如何不得而知,吕绮,哎!不说也罢,一把辛酸泪……她真的是女人吗?

    再进卧室,吕晨就没了急色的模样,肃然吩咐甄宓道:“披甲!”

    甄宓一愣:“你要干什么?”

    吕晨看了一眼被自己蹂-躏半晌,胸前衣襟有些散开的甄宓,被她衣领下那片颤悠悠的雪白软肉给激怒了。妈蛋!敢坏老子的好事,杀不得文丑、杀不得曹姓庞统,老子还杀不得你吕威璜吗?

    吕晨恶狠狠地道:“被这些家伙烦死了,我要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