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一百三十一章 晚风萧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黄昏,太阳的屁股已经坐在了远山之巅,随着那尖利高耸的山峰慢慢刺破圆润的太阳公公,太阳的包子脸也就亢奋地红了起来,最后丧心病狂地飚了一地昏黄……的光晕。

    文丑跪坐在城楼上,脸红得跟被爆-菊的太阳公公有得一比。

    原本,文丑可不是一个腼腆的人,要是他腼腆,也不会见着大竹筒就心惊胆战了,可是呢,实在是方才丢人丢大发了,加上被庞统那丑货用恶毒言语挤兑了一番,所以,才成了这样。

    却说之前,吕晨请了庞统、赵云、曹姓、高顺和文丑,来城楼吃狗肉,顺便等袁绍。

    吕展刚刚端来一大盆狗肉,吕晨还没到,众人也不动筷子,庞统就开始倒酒,是蒸馏过用来清洗伤口用的酒精兑了一点水的那种。原本吕晨没打算让大家喝酒,这酒精是用来待会儿对付袁绍的,不知怎么被庞统弄了些来。其余几人都不敢违逆吕晨,只有庞统这货皮厚,非说少喝点没事,大家也就不再推辞,打仗的确是个很辛苦的活计,如今大局已定,只等袁绍过来求和,喝喝酒缓解一下神经也好,就连赵云和高顺都没有反对。

    文丑见有酒,不等别人行动,他马上就张开血盆大口,把一斗碗酒倒了进去,然后……喷了刚准备劝文丑别喝的老好人高顺一脸,文丑也呛得满地打滚。

    此时,袁熙袁尚的兵马已经开到,正停在城外怒骂文丑和吕晨呢,城楼上自然没搭理他们,他们也没有马上攻城,显然是早就接到了袁绍的命令让他们原地等待。文丑脸皮不薄,城下轮番骂他,他也全当没听见,反倒是乐呵呵地跟赵云庞统等人拉关系,是有心要融入吕晨的小圈子,只是再也不碰那烈酒了。

    吕晨在家里又处理了一下屁股上的伤势,跟甄宓探讨了一下人生,听亲兵汇报,说袁熙袁尚已到,袁绍也马上就到,他才动身前往城楼。

    实际上,吕晨真是在跟甄宓探讨人生哲学,用嘴探讨,是很严肃的那种讨论,可不像有些人(就是你,还看!)想得那么龌龊,没有肉与灵的交融与搏斗。

    吕晨这次又杀了许多人,吕威璜的亲兵和校尉,有些是无辜的。其余吕威璜部投降的骑兵,全部被吕晨命令缴获武器,并用刀砍伤大腿后驱逐出城,用以震慑其他城内兵马。其实,吕晨原本是准备杀掉所有降兵,敲山震虎的,可是,最后当他看着一群人眼神麻木得如同鲁迅笔下的人物时,他改变了主意。

    吕晨是后世的灵魂,实在没法在小半年内变成杀人不眨眼的枭雄,或许,穷其一生,他都办不到。每次杀人之后,他都强装镇定,回头默默舔舐伤口,他知道,自己很懦弱。

    当吕晨羞羞怯怯着,把自己的心里话给甄宓说了之后,甄宓楞了半晌,最后惊讶道,你真的是温候的儿子么?吕晨也愕然,甄宓就吧唧了吕晨一口,说她不知道吕晨做得对与不对,但是,她喜欢这样的吕晨,别人也会喜欢你,尤其是被你砍伤大腿的那些士兵,他们该懂,这是你变相地饶了他们的姓命,当全天下的士兵不论敌我,全天下的子民不论地域,都传颂您的仁慈的时候,您就再无敌人。而那些被你杀掉的人,别人怎么又会怪你?你如此仁慈,若不是情非得已又怎么会杀人?定然是他们做得太过分了。

    吕晨又说了之前他第一次杀人之后吐得天昏地暗的事情,对于男人来说,尤其对于乱世的男人来说,这是一种羞耻,但吕晨就这么说了。甄宓当然没有嫌弃吕晨,只是眼角含泪,心说,他还是个孩子,对吕晨也就更加温情了,比吕绮更像是一个姐姐。实际上也是,后世二十几岁,心理年龄真不如这乱世十几岁的少年那般坚毅。

    也不知是甄宓那套仁者无敌的道理说服了吕晨,还是她的红唇软化了吕晨,总之,吕晨心中的罪恶感降低了些。

    吕晨有文丑的四千多精兵,有一千五虎贲,当初下城之时,大部分袁军士兵还在睡梦之中,吕晨是有机会将他们全部屠杀殆尽的,甚至城中心怀异志的世家们,吕晨也可以举手间将之全家杀绝。吕晨没有这么做,他用了一种较冒险的方法,留下了他们,就是因为吕晨知道这场战争快结束了,至少,公孙瓒和袁绍的战争快结束了,他不愿杀掉更多的人,也不愿自己的士兵枉送姓命。

    当吕晨兴致盎然地踏上城楼的时候,城外已经是乌泱泱一大片袁军,袁熙袁尚一万大军已到,袁绍所部的前锋——五千乌桓骑兵,也到了。

    在城门之下,一大垛粮草堆积如山,孤零零放在城门外一点,没有吕晨的士兵看守,也没有袁军敢靠过来,还没开打就送粮草?一定有诈,这是袁军的想法。

    而其实,这是吕晨用来迫使袁绍求和的砝码,是压垮袁绍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白送?

    这只能增加对方的贪欲和信心,吕晨不会干这种傻事。

    吕晨的办法更恶毒,也是文丑得知这个计划之后,屁颠颠跑去执行的原因,因为他知道,这是袁绍所不能承受的,他只能求和!吕晨赢了!

    屠狗狂魔曹姓煮的狗肉,一如既往的香,大家胃口也挺好,所以,哪怕城下战马来来回回骂声震天响,也依旧阻止不了城上几人的食欲。

    太阳已经落下一半。

    吕晨打了个嗝,问文丑:“家里准备好了吗?过几天就要迁走了。”

    文丑的家里必定不再融于袁绍地盘,只能迁往北面,几支家族迁往幽州,而文丑这一支会迁往雁门。说起来,文丑的家里挺反对这个的,但是也没办法改变什么,只能一边抱怨一边收拾东西,田地和宅院搬不走,文家的损失可不小。

    文丑不愿诉苦,道:“已经大致准备妥当。”

    吕晨知道文家困难,他也已经准备好给文家的补偿,反正都是袁绍的钱粮,他也不心疼,便道:“放心,去了雁门给你们更多的田地!”

    文丑只是点了点头。

    吕晨又问其余诸人回雁门之后有何打算,因为吕晨知道,这之后就是秃驴曹和刀疤袁长达数年的官渡鏖战,他已经赢得了韬晦的时间和空间。

    曹姓说:“唔,得回家多收拾收拾我家那娘们儿,不然等打起仗来,又没机会播种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种出个娃来。”

    吕晨鼓励地点了点头。

    庞统说:“统要回荆州一趟,再多娶两房小妾,都带过来,北地太无趣了。”

    吕晨还是点头:“顺便给孝恭叔父捎带一个小妾。”

    众人皆笑,高顺黑着脸不说话。

    轮到赵云了,赵云吭哧说:“先去找君候提亲。”

    实诚人啊!众人笑喷。

    最后是文丑,他是新人,抱负不小野心大大的,他激动地挥着手,说:“某要替小君候练出一支……”

    “报!袁绍领中军到了。”

    众人一窝蜂站起来走了,去看袁绍的兵马去了,留下文丑独自保持着扬手的姿势,只觉得晚风萧瑟,乱了发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