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三十二章 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无极县西郊,一抔新坟。

    甄逸跪坐张普坟前,长吁短叹良久,时近黄昏依旧不忍离去,倒显情真意切,外人皆以为是因为二人多年的交情,甄逸自己却知,是因为心底那份愧疚。别人只知张普是被吕晨所杀,他却晓得张普是因他而死,原本张普早已投降,却是他逼着张普招募死士刺杀吕晨,这才被吕晨所杀。

    说起来,张普是被甄逸所杀。甄逸只是为了试探吕晨到底是不是一介莽夫,事实证明吕晨谨慎而聪明,所以,张普死了,甄逸对吕晨还算满意。

    “父亲,请回吧!天色晚了。”

    一旁,甄俨小声提醒道。

    甄逸点了点头,由甄俨扶着起身,心里默念:“张普啊,别怪老夫!身为县丞丢了城池,袁公也会要了你的头颅。如今,我借吕晨之手杀你,你的家小反倒会被袁公优待,你……瞑目吧。”

    “父亲!吕晨小儿欺人太甚,企图毁我甄家,必留之不得。”甄俨想起吕晨强闯甄家,用炸弹炸父亲,逼着父亲签订婚书的事情,只觉得莫名的耻辱。

    甄逸却是哑然一笑:“留之不得?又有什么办法?”

    甄俨咬牙道:“觅一死士,刺之!”

    眼中精光一闪,随后甄俨的目光又恢复了混浊:“不必了。”

    “为何?难道父亲甘愿吞下这耻辱么?”甄俨低吼道。

    “这么跟你说吧,俨儿……”甄逸望着远方即将落山的斜阳,“我们还不够资格跟他拼死拼活,他是一方诸侯,能在曹孟德数十万大军中杀出一条血路,直上雁门,又能以区区千余骑兵救公孙于即亡,更能声东击西,下袁公之七寸——乐城。你认为我们跟他有可比之处么?能陪吕晨玩的,是袁公,是曹孟德,是天下英豪,不是我们这区区商贾……”

    “可是……孩儿不能忍,不能忍他欺辱父亲!”甄俨眼睛充血,实际上,最让他不能忍受的,是数次被吕晨玩弄于鼓掌。

    “欺辱?自古以来商贾低贱,哪能不受屈辱?你以为为父真能跟袁绍称兄道弟?你可知背地里,他向我甄家索要财帛粮草的时候,又是怎样的嘴脸?”甄逸自嘲一笑,“这吕晨虽然狂悖,却又一点好,姓情直率不作虚情假意之姿,你若见了他对你妹妹和你母亲的样子,你就该知道,这是个爱憎分明之人。或许……宓儿跟了他,也算是个不错的归属吧。”

    “父亲怎可如此?难道是被他吓破胆了吗?”甄俨急怒之下,话语也有些不敬了。

    甄逸却不怒,终于说出了心底的话:“或许,甄家也该多准备一条后路了!”

    若是吕晨听见了甄逸的话,定然会惊觉自己上了这老狐狸的当。老狐狸先是装病,各种自辱,实则暗地里借了援兵和张普的死士,已经探出了吕晨的虚实。反倒吕晨至今不知甄逸这老狐狸的斤两,确切说来,是吕晨看轻了甄逸。

    “后路?吕晨?”甄俨惊愕不已,“就凭吕晨小儿?父子皆是莽夫,背主之徒,有何值得凭仗的?父亲……”

    甄逸没有听甄俨啰嗦,让老管家扶着登上牛车,回家去了。

    “吕晨!父亲怕你,我甄俨可不怕你!我必杀你!用你的头颅,重新在袁公那里,换回我甄家的地位!”

    甄俨没有跟随父亲回去,他骑马坠在后面,带着几个亲近随从,远远脱离了甄家车队,而后拐进一个小道,来到了城郊一个小山村。

    太阳落山了。

    甄俨将亲随留在原处,独自纵马来到村头那颗老槐树下。

    “这次是什么事情?”

    树上传来一个清冷女声,却不知身在何处。

    “梓儿,我请你来,的确是有件干系重大的事情。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做。”甄俨朝树上望了望,苦笑一下,她甚至不肯出来见我。堂堂甄家次子要纳妾,对方还是一介江湖草莽女子,她又因何要拒绝?凭甚敢拒绝?

    “何事?”

    “如你所愿,这次是杀人!”

    “不再是那些盗取情报,刺探别人车队行踪的小事情了?”

    “不是。”

    “谁?”

    “吕晨。”

    “吕晨?是谁?”

    “额……”

    “他是前曰攻破无极县的骑兵将军。”

    “就是抢走你妹妹那人?”

    “额……他十恶不赦,死不足惜!我听说他还抢了你们村子。”

    “跟你的看法相反,我们都觉得他是好人,他借了几十个汉子,给了不少钱粮,杀了隔壁老王家的狗,还给了三百钱。”

    “这……”甄俨愕然,道,“你若不愿动手,那便算了。”

    “可能抵消我父亲欠你的钱?”

    “吕晨所部非常精锐,整个河北,无骑兵可出其右!刺杀难度很大,俨自然要给你最高的价格,三百金!除去你父亲欠我的一百金,还能给你两百金。”甄俨道。

    “不用给我两百金了,就当我父亲欠你三百金吧。我刺杀他之后,你我两不相欠!”树上女子淡淡地道。

    “为何?”甄俨虽然早就在洞房里见识过梓儿的霸道和诡异,却仍旧想不通他为何有钱不赚。

    “我忽然觉得,父亲把我卖便宜了!区区一百金,让我在江湖中抬不起头来,从今天开始,我的身价是三百金,唔……涨了三倍呢!不错!”

    “……”

    甄俨完全不能理解她的逻辑,树上的女子,或者说女孩儿,名叫佘梓,今年也才十五岁,出生江湖世家,武艺不俗,难得的是长得美貌清丽。佘梓的父亲佘谚是常为甄俨做事的江湖人,去年,佘谚在乐城赌输了,正巧碰上甄俨,便与甄俨借了一百金去赌,结果当然还是输光光了。

    佘谚武艺不低,也不至于赚不回那一百金,却见甄家家大业大,起了攀附的心思,就把女儿佘梓送来抵债。甄俨原本是想宽厚地免去佘谚债务,笼络人心,可当他见了十三岁的小梓儿之后,就再也走不动道,最终把梓儿带回了家,当晚就要圆房。

    结果,甄俨被佘梓用刀抵住了喉咙,并签下了一份合同,表示她愿意帮甄俨做事,自赎自身,并从此与嗜赌如命的父亲一刀两断,再不来往。却说着佘梓天赋级高,人有聪明,连愤怒的佘谚带着几个老兄弟都被她打得落荒而逃,从此也就不敢再去寻她麻烦。甄俨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女子,心里到底是放不下,所以,这些曰子尽给她小事情做,好让她永远也还不上一百金。

    可是,要刺杀吕晨,在甄俨认识的人中,除了佘梓没有第二人选。

    “你真愿意去刺杀吕晨?”

    “嗯!”

    “你不是说他是好人吗?”

    “好人也可以死掉啊。”

    “额……他有数千兵马保护,并且自己也武艺惊人,这……”

    “那你就再加两百金可好?反正也不用你真的给。”

    “这……钱不是问题。”

    “那就是五百金,哇!梓儿身价真不低了呢!你等着吧,我会把他的人头给你带回来的,或者,他会把我的人头送回村子。”

    “什么意思?”

    “杀了他,我把他头颅给你提来。我会在身上留下信,若不敌,我会请他将我头颅送回村里。让你知晓,你吩咐的事情,我做了!梓儿不会逃跑!”

    “……好。”

    甄俨呐呐半天,才吐出一个字,心里空落落的。

    嗖嗖——

    一道窈窕倩影从树上蹿下,几个闪跃便是消失了,只留下一句话:“放心,梓儿和吕晨,必有一人会死!五百金!唔……好价钱!”

    这世道,向来是草莽屠狗辈一言九鼎,大人物说话全如放屁。佘梓为自赎自身,答应为甄俨做事,从不推诿,甚至于万军之中刺杀将领,她也都接了,绝不逃跑,这是信。

    而袁绍说过,如果吕晨能拿下乐城,他就送吕晨一州之地,这个响屁放过之后,就没人敢再提,因为吕晨真的拿下了乐城。袁绍当然没有给吕晨一州之地,反倒是领着大军前来讨伐,兵临城下。

    袁绍的第一句话很高大上,却也很飘忽:“吕晨小儿你若不下城投降,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吕晨的回答很务实:“饿了没?刀疤袁,要不要给你送两块狗肉下来?垫吧垫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