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一百三十五章 咱们都是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宓儿……”

    袁熙干涩地喊了一声,双目喷火,甄宓却是从容一笑,朝他弯腰行上浅浅一礼,道一声:“二位世兄,宓儿有礼。”

    接着,甄宓便是走向了吕晨,不再理会袁氏兄弟。

    却是甄宓知晓吕晨昨夜在城楼上跟庞统商议到很晚,便早早起床熬了小米粥,给吕晨送过来。她巧笑嫣然地跪坐在吕晨几案旁,从食盒里端出一个小碗,从陶罐中舀出一叠小米粥,在摆上凉碟菜蔬。

    吕晨大模大样地端起碗筷吸吸呼呼一顿狼吞虎咽,甄宓则跪坐在他身后给他梳头挽发髻,俨然一副为人妻子的模样。

    见了甄宓乖巧可人的模样,袁熙心中顿时气血上涌,甄宓原本该是他的妻子!正常男人见了这场面都会愤怒,所不同的是有些人能拿忍住,有些人忍不住,袁熙就忍不住怒吼了一声:“吕晨小儿,你,你……欺人太甚!竟敢带这贱人出来羞辱我!”

    大概,在袁熙看来,这是吕晨故意安排的,是为了羞辱他。

    不得不说,袁熙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吕晨根本就没把袁熙这号人物放在眼里过,他的名字在吕晨的意识里,至始至终都如同路人甲一样,没有丝毫存在感。实际上,吕晨也不知道甄宓要来,这是一个巧合,仅此而已,吕晨还不至于欺负他这号路人甲玩儿。开玩笑,吕晨的档次可是很高的,玩儿的都是秃驴曹、刀疤袁、郭嘉、曹仁这样的人物。

    甄宓只是担心吕晨熬夜太久又饿了肚子,所以才送来早食,也不想会遇到袁熙袁尚。一开始,她也吓了一跳,随后就镇定下来,袁熙什么的已经从她生活中消失了,从今以后,她的生命里只有吕晨。

    一旁的曹姓和吕晨的十八亲兵都是不约而同上前一步,手按刀柄,只等吕晨一句话,便要把袁熙给剁了。

    甄宓脸颊发红,她没曾想过会遇上这家伙,此时完全把她那娇小的身躯藏在了吕晨宽阔的背后。

    吕晨扒拉两口粥,慢慢地放下碗,挥挥手,曹姓和亲兵们都退开,甄宓也停下了为他编头发的动作。吕晨笑眯眯站起来,缓缓走向袁熙:“我不需要向你解释什么,但是,有必要让你明白,有些人你得罪不起,尤其是那些被称作傻子和疯子的家伙,以后再见到,记得绕道走。哦,忘了告诉你,在曹艹攻下下邳之前,他们叫我傻子,在下邳抓了郭嘉,擒了曹仁之后,他们叫我疯子。”

    袁熙见吕晨朝他走来,虽然面庞稚嫩,却虎背熊腰足足高出他一个头还多,站在他面前就像一座小山一样。袁熙吓得退了两步,梗着脖子道:“你想干什……啊……“

    啪。

    吕晨一记耳光抽了过去。

    袁熙惨叫一声,整个身体飞了起来。

    吕晨呲牙朝旁边的袁尚一笑:“你二哥的身体貌似不怎么好啊。”

    袁尚两腿打颤:“他沉迷女色,一向如此……”

    吕晨无言一笑,袁尚赶紧点头哈腰,生怕这货冷不丁给自己也来上一巴掌,被他打中肯定跟被狗熊挠一把差不离,不死也重伤。

    事实证明,袁尚还是很有眼光的,此时的袁熙被打了一巴掌,已经趴在地上抽搐起来,嘴角有鲜血溢出,半张脸肿的跟猪头一样。

    吕晨单手把袁熙提了起来,歪着脑袋,问:“我刚才打你,是因为我很生气。懂吗?”

    “懂!懂!懂!”袁熙双手抱住吕晨的手臂,眼泪狂飙。

    甄宓原本觉得吕晨有些冒失了,现在见了袁熙的模样,更觉自己幸运,若是嫁了那窝囊废,只怕……只怕早晚被别人抢了去。

    “真懂?”吕晨问。

    “真懂!”袁熙双脚悬空,说话都在发颤。

    “说来听听!”

    “额……”

    啪!

    又甩了袁熙一巴掌,吕晨好奇地问:“你不是懂了吗?怎么说不出来?骗我玩儿呢?”

    “没没没……我不该对你不敬,小君候赎罪。”袁熙顾不得叫疼,连忙求饶。

    啪!

    “不对!”

    “我,咳咳……”咳了一嘴的血,袁熙依旧坚强地道,“我不该对宓儿念念不忘……”

    啪!

    “还是不对!你这是不懂装懂啊!”

    “没,没,我想想,我现在有点晕,你等等……哦,我知道了……”

    啪!

    “哦,抱歉,打错了。”吕晨呲牙一笑。

    “没,没关系。”袁熙泪流满面,想着吕晨的确是个疯子,是连他爹都畏惧三分的猛人,别一不小心把自己宰了,在他看来,他曾经是甄宓的未婚夫,这家伙很有可能借题发挥,把他杀了,想到这里,袁熙突然悟了,道,“我不该骂甄宓。”

    吕晨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这才把袁熙放下来,很友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看,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嘛!”

    “抱歉,抱歉!”袁熙点头哈腰道。

    “没关系,说清楚了就没事了。”吕晨很大度地挥挥手,走回几案,重新拿起了小米粥,“咱们还是好朋友嘛!”

    “是是是……”袁熙擦了擦额头的汗,颇有些大难不死的意味。

    吕晨笑容可掬地对曹姓道:“之谋,把二公子挂城头旗杆上玩玩儿。”

    “耶?你干什么?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你干什么……”袁熙大叫。

    “好朋友?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这孩子,怎么傻乎乎的。”吕晨白了袁熙一眼,呼啦呼啦低头专心致志扒拉起小米粥来,洛神姐姐手艺不错嘛。

    在袁熙的挣扎中,曹姓将他拖了出去,袁熙虽然挣扎,却至始至终都不敢再骂一句脏话,只是不停地问:“咱们不是朋友吗?”

    把袁熙挂了起来之后,袁尚就战战兢兢地跟庞统商量其和谈细节来,吕晨自顾自吃饭,也不插嘴。但是,每当袁尚跟庞统出现争执的时候,吕晨就会冷不丁插一句:“咱们都是朋友,你这样斤斤计较,以后还能不能友好的玩耍了?”

    你朋友不是被你挂旗杆上去了吗?谁他喵要跟你做朋友了?想归想,袁尚自然不敢这样说,毕竟,他觉得没必要跟一个神经病较劲,这样一想,袁尚就很“聪明”地做出了让步,并拍着胸脯对吕晨表示,我们还能友好的玩耍。

    说起来,吕晨对好朋友袁熙的友好待遇,激励了袁尚,让他最后不断让步,对吕晨表示“感谢”。最终敲定的和谈条件,跟吕晨昨夜提出来的条件差距不大,唯一不同之处,是袁尚咬定要名义上说吕布代管并州,并每年派人到邺城交很小数量的“贡品”。

    面子上的事情,吕晨也不大愿意去争。和约正式签订的时候,袁熙同学也就被从旗杆上放了下来,袁氏兄弟全权代表袁绍签字,吕晨也代表吕布,在和约上落下了自己的签名。

    和约正式生效,袁军后撤五十里,给吕晨三曰时间撤出乐城,期间,吕晨拨出少量粮草,供袁绍大军南下邺城……垫吧垫吧。

    对于袁绍来说,这是一份屈辱,却又不得不接受,因为,如果不签订这样的和约,吕晨必定会烧掉所有粮草,邺城肯定不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