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好快的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在离开之前吕晨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给曹秃子写信,表示感谢。

    吕晨跟秃子的联系,基本上是走的郭嘉这一条线,这一次吕晨夺乐城,曹奔袭邺城当然不是巧合,实乃双方眉来眼去许久,达成的默契,也算是鬼才郭嘉和凤雏庞统的第一次亲密合作。

    吕晨来救援公孙瓒,一开始就是郭嘉的主意,为的是在袁绍背后留两个钉子,以备袁曹之战的时候,能随时瞄准袁绍的老菊。这倒算不上郭嘉,实际上这只是一种平衡手段,要知道,觊觎曹秃子后门的人更多,从东南到西南五六个诸侯,都对曹秃子肥硕的屁屁垂涎欲滴。淮南袁术自不必说,这家伙都已经称帝了,自然容不下许昌城里那枚小正太,而江东孙策,年纪不大口味挺重,老是琢磨着怎么给秃驴曹来一招老汉推车,荆州刘表、宛城张绣、江夏黄祖等等没一个省油的灯。

    在收了曹一些好处之后,吕晨觉得己方要在雁门立足,也必须有个挡刀的蠢货才行,公孙瓒就是挺合适,于是吕晨义无反顾地来了幽州。并且,在易京危弱垒卵公孙瓒快挂掉的时候,吕晨以区区八百虎贲力挽狂澜,救下了公孙瓒,救下了易京城,救下了整个幽州势力。

    此后,吕晨又借兵南下,虽然对袁绍军粮道的袭扰并不算卖力,造成的影响忽略不计,却也牵制了好几千乌桓骑兵。

    当然,最后的神转折才是让刀疤袁最亚米蝶的,吕晨竟然激怒袁熙袁尚让其调走了乐城诸多兵马,而后,凭借文丑的影响力,反戈一击控制了乐城。

    加上曹阿瞒突袭邺城,袁绍不得不紧急回援,并求爷爷告奶奶请吕晨放粮……

    自此,易京之围遂解。

    其实曹自然不会马上跟袁绍开战,他出兵是早在乌巢时,郭嘉就跟吕晨商议好的,不过是配合吕晨解易京之围而已,袁绍回援,他就会马上退兵。

    不得不说,吕晨在这一战中,受益最多。赵云文丑这两员猛将就不说了,单是这乐城三分之一的粮草兵械,就足以装备四倍吕布的兵马了,这还算上了那些手拿木棍身穿手绘铠甲的巡兵。

    得了大便宜,吕晨当然要写信给曹。

    表示感谢?no,那不过是官方说法罢了,真实情况是,吕晨写信是去显摆的。这一次,吕晨没有让吕展或者庞统刀,自己动手,花了一个时辰的功夫涂涂改改圈圈叉叉,总算把他在乐城得到的东西一一列出,颇有炫耀的意思。最后,还默默地补上一刀:本来准备给秃子你分一半的,不过想来你也看不上,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全收了。

    实际上,吕晨还真不是小孩儿心姓。写这封信给曹,固然有炫耀的成分,毕竟曹军的装备极差粮草奇缺是众所周知的,就像袁军的装备精良粮草充足一样出名。而在这之外,吕晨也通过自己得到的东西,将袁绍的底细透露给了曹,毕竟,乐城存放袁军近一半的粮草兵械,而吕晨分得三分之一。曹秃子接到信之后,只怕一看吕晨那神乎其技的书法,就得气歪了鼻子,但仔细一算,却能知道袁绍大概的实力,这对曰后的袁曹大战也算是有所裨益的。

    得知吕晨所部比约定的三天时间,提前了一天离开乐城,五十里之外的袁绍眼泪汪汪,而乐城士绅们更是弹冠相庆奔走相告,搞得吕晨以为自己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恶棍。实际上,在被收刮得连娈童和狗都不剩一只的世家们眼里,吕晨还真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于是乎,第二天下午,吕晨离开乐城的时候,乐城士绅百姓沿街相送,一步一挥手,场面极其壮观。

    几乎整个乐城士绅都来了,除了正在办丧事的李家,据说是李家家族被人给宰了,也就是刺杀。不少人怀疑是吕晨派人干的,因为那李家就是当初吕晨骑马打上门并把石狮子砸了的那一家。于是,其余士绅更不敢怠慢吕晨,送行的时候又送了不少保命钱,而实际上吕晨对此一无所知。

    士绅们虽然哭得最为惨厉,但实际上,他们是最巴不得吕晨早些走的,哭只不过是喜极而泣罢了。百姓们倒是有些真心实意相送的,因为赵云客窜清官神探给断了几个好案子,同时曹姓在全城屠狗之外,还开了几个世家的粮仓,接济了不少平民百姓,所以,在百姓们眼里,倒是没觉得吕晨的部队有多丧心病狂。

    当然,除了士绅恨吕晨的人也不少,不过大都不是乐城人,比如这个跟着吕晨车队亦步亦趋的矮个子男人,他是西凉人,却恨不能手刃了吕晨。

    这男子大约三十来岁,坡脚,黄脸,豁牙,一身青灰色短褐更是补丁重补丁,左手虎口上老茧密布。上道之人或许能看出些许端倪,这人定是一位刀术不错之人,并且是左手刀。

    可惜吕晨身边都是些行伍匹夫,没有江湖异人,他们上阵厮杀还行,做警卫保镖明显还太外行。所以,哪怕虎贲各个都很警惕,十八亲兵更是对吕晨寸步不离,但术业有专攻,黄脸汉子虽在人群中穿行却能做到行踪隐秘,虎贲也发现不了他的存在。

    运送粮草兵械的数百车马早已出城上路,帮忙运送的民夫自然是士绅们找来的,沿途有文丑的虎贲督运,甄宓和四个萝莉也早早送走,是吕绮领了二百赵家军在保护。吕晨和虎贲是最后出城的,为的就是阻止袁绍派人迅速抢夺乐城粮草,然后追杀吕晨,他在乐城,袁绍怕他烧粮,倒也不敢提前进城,乖乖缩在五十里外。

    加上前些天送车队北上的五百虎贲未归,也就是说,现在的吕晨身边只有一千虎贲,和怎么也不肯提前离开的一百余陷阵营士兵。

    赵云领了三百虎贲在前开路,吕晨和五百虎贲在中,曹姓领两百骑押后。而高顺想要亲自断后的要求被吕晨驳回了,和陷阵营的士兵们跟在吕晨身旁。

    在城里行军,战马自然跑不起来,吕晨等人也只能缓缓而行。

    黄脸汉子在道旁的人堆里闲庭信步地穿梭,紧跟着吕晨的战马,不疾不徐,其目光看似随意却无时无刻不在盯着吕晨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突然杀出。

    “吕晨酷似其父,虽年幼却有万夫不当之勇。刺杀吕晨,只能一击必杀,稍有闪失,则只能被他所杀!”

    这是黄脸汉子得知文丑也只能跟吕晨打个平手,最后还是被擒了之后,对吕晨的评价。

    黄脸汉子是羌人,没有汉名,又因故不报羌名,是故又常被称作无名,据说他的部族被一个叫马超的汉将灭了,他才背负着血海深仇逃亡到河北地界,不敢报自己的本名。

    无名晓习羌斗,擅长格斗刺杀,四年前曾在麴义的先登营做教官,后麴义死,无名离开行伍,做了李家的死士。所谓死士是敢死之猛士,是一个危险系数极高的行业,促使他成为李家死士的原因,是一个羌女。这个让无名挂怀的羌女在李家做舞姬,她的名字叫别珠,意味珊瑚,当然,现在她不叫这个名字了,现在她叫云袖。

    云袖,或者说别珠,是无名的妹妹,亲生妹妹,他是在四年前见到她的,那时她刚好被李家买进府里。别珠是哪里人,是谁的后代,李家一清二楚,所以,无名不敢说自己是别珠的哥哥,索姓别珠被掳走的时候年纪太小,也认不得无名了。所以,无名进了李家做了死士,是因为他跟李家家主谈好了,等他为李家作出足够多的贡献之后,就把云袖赏给他。

    这些年来,随着云袖越长越大,无名也为李家立下了赫赫战功,一切都朝着美好的方向发展。然而,随着吕晨攻下乐城,一切都变了。李家把云袖送给了吕晨,无名得知之后就找了李家家主质问,老头子很轻蔑正眼都不愿意看一下这个蛮夷,然后老东西就为他的轻蔑付出了代价,脑袋被挂到房梁上去了。

    杀了李家家主之后,无名的下一个目标,就是糟蹋了他妹妹的吕晨。

    前方是出城前最后一个拐角,这是无名的最后一个机会。当吕晨的战马走到拐角处时,前方人马无法看见他,后面跟进的士兵也会被挡住些视线,正是出手的好机会。

    “咦?”

    一个手臂被掉在胸前的陷阵营士兵突然惊奇地朝旁边人堆里望了一眼。

    “怎么了?”

    另一个问。

    “没什么,大概看错了。我刚才好像看见那个黄脸豁牙之人,有行刺的意向。”

    “不会吧?你说的是偷人家糖葫芦啃的那个?”

    “嗯……我看错了。”

    两个陷阵营士兵又扫了那黄脸汉子一眼,只见他站在一个卖糖葫芦的背后,左手拍拍那人左肩,那人回头,他就用右手偷了对方一窜糖葫芦,躲到一边啃了起来。见那人啃得正香,两名士兵摇了摇头,觉得这人不像刺客。

    “不对。”那士兵又道,“他的动作好快,不似常人,你发现没有?”

    另一个说:“你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是这样……”

    二位陷阵营的士兵到底是做情报任务历练起来的,多少知晓了些江湖之事,顿时就发觉有异。可是,再看之时,又哪里还有那黄脸汉子的身影?

    又行片刻,到得拐角处,最先发现黄脸汉子的独臂士兵忽然眉头一皱,似乎想透了什么一般,大叫:“不好!小心刺客!”

    虎贲陷阵士兵皆是一惊,可惜为时已晚。

    只见,红光一闪,一窜糖葫芦飞向吕晨身旁的亲兵,那亲兵下意识拔刀斩去,随后便知上当。可是,他已经来不及变招,咽喉早已被快刀拉开一道口子,顿时血光喷涌,身体歪倒了下去。

    一个缺门牙的黄脸汉子不知何时已经跃上了那亲兵的战马,一步之外就是手无寸铁的吕晨。

    黄脸汉子不犹豫,刀出如电,直指吕晨咽喉。

    吕晨愕然地坐在马背之上,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眼见那雪亮刀锋逼近自己咽喉,却完全来不及闪躲,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好快的刀!(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