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一百四十章 被暗恋真幸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刺客?杀手?这尼玛是要闹哪样?吕晨表示自己虽然一向奔放而风-搔,却没有体验刺激的癖好啊,拜托!别闹啊!难道老子还要再穿越一次?

    生死一线!

    此时吕晨身边最近的两个亲兵,一个已经被刺客瞬间割-喉,剩下一个在吕晨的另一边,根本帮不上忙。 ...整个虎贲千余人,距离吕晨最近的士兵也在两步开外,而那缺门牙的刺客却已将刀尖挥到了吕晨的咽喉,一旦命中,吕晨必死无疑,神仙也救不了。

    所有虎贲将士皆惊惧不已,却只能以目视之,鞭长莫及。

    长街之上顿时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吕晨两辈子也没遭遇过如此绝境,对方快得连武艺本不俗的他,也根本来不及闪躲。他的脑袋里一片浆糊,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冷汗直冒。

    只见,刀锋如雪,凄冷,凌厉。

    一击将中,大仇即将得报!黄脸汉子咧嘴而笑,笑容略丑略挫,豁牙边上还卡了一片菜叶,绿意盎然。

    时间仿佛凝固,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到了吕晨的咽喉处。

    当时,那把刀距离吕晨的喉咙只有零点零点一公分……

    情势忽然斗转。

    嘣!

    先是一声硬弩弓弦震颤之声,突兀地刺破长空,震得所有人人心头一跳。

    有强弩?!

    噗嗤。

    而后是利器刺入皮肉的沉闷声响,叫人牙酸。

    “啊呀——”

    接着是一声惨叫,听来嘶哑。

    嘡嘡嘡……

    这是刀兵落地,在青石街面上弹跃敲击而出的清脆声响。

    嗡嗡……

    最后,是一支长约四尺大拇指粗的青冈木弩箭,箭尾剧烈震颤而发出的声音。

    而在那巨大的弩箭尖端处,黄脸汉子的被死死地钉在了地上,青石地板上的裂缝,随着黄脸汉子的鲜血一起,蔓延而出。

    却是无名那惊天一击,刀锋刚要划破吕晨咽喉的那一霎那,不知从哪里钻出一支弩箭,不偏不倚穿透了了他的。这是一支强弩射出的巨大箭矢,冲击力比之寻常弓箭大出数十倍。无名整个身体被带得迅速坠落,被弩箭插在了地上,手中短刀自然也就掉了。

    刺杀失败。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愣地看着这一切,没有反应过来。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刺客受伤了”,所有人才从化石状态中醒转过来,一片喧闹与忙碌。

    “抓住刺客!”

    “小君候怎么样?没受伤吧?”

    “谁在放箭?”

    “是谁派来的刺客?”

    “箭是从哪里来的?哪来的强弩?”

    “小君候在哪儿?”

    虎贲一片慌乱,吕晨不知被谁一把拉下了战马,然后剩余的十七个亲兵将他紧紧围在当中,密不透风,组成了一道人肉堡垒。

    吕展吊着一条手臂被混乱的士兵挤得眼泪哇哇的,因为他没找到小君候在哪儿。

    曹姓红着眼睛策马从后面冲上来,一通乱嚷嚷,见人就劈,砍翻了好些个挡道的世家子弟。

    “赶紧擒住刺客,莫让他有机会服毒自杀。”

    “喏!”

    “保护小君候!小君候下马!亲兵贴身守护!虎贲全军戒备!有敢乱动者,不论身份,杀无赦!杀无赦!”

    “喏!”

    “速速查清弩箭来源方向!陷阵死士,全力寻找放箭之人!不论敌友,将其捉拿过来!”

    “喏!”

    “伯朝无恙否?”

    关键时刻,还是高顺一道一道的命令,稳住了军心,他黑着一张脸,将虎贲和陷阵营指挥得井井有条,随后才有功夫关心吕晨。

    吕晨回过神来,晃了晃脑袋,摸了摸喉咙,没有血,也没有伤口,这才心有余悸地点点头,道:“我没事。刺客呢?”

    “刺客被不知何处射来的弩箭穿透,已经被虎贲擒获。”

    定海神针高顺也惊魂未定地喘着粗气,担忧地在吕晨身上摸来摸去,生怕他受了伤而不自知。最终确定吕晨真的没有受伤,才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毕竟,温候就这么一根独苗,他要是挂掉了,怎么得了?

    吕晨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遇刺,所以,缓了好久才想清楚来龙去脉,好像是突然有个快刀手欺近身来,行刺。然后……就在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有人用强弩将刺客击伤,救了自己一命,这人是谁?为何要救我?而且,那电光火石之间,刺客的速度又那么快,那人如何能恰好射伤刺客救下我?

    吕晨皱眉,他很快就排除了射箭之人也是刺客的推论,因为,那刺客当时跃在空中,身体舒展,对方射中的是他的,而不是身体。说明对方是有意识让弩箭远离吕晨,好叫吕晨不受伤,这么说来,对方是友非敌,不然他大可以不救我,甚至射杀我。

    绝对不可能是两个刺客配合失误!

    “什么?找到弩箭飞来的方向了?”高顺正在质问一个回报的陷阵士兵。

    士兵瘸着腿,却站得笔直:“是从西面酒楼顶楼射出的箭,已经派人过去,相信马上就有收获!”

    高顺喝道:“传令,务必生擒放箭之人!但有怀疑者,一并抓来!若稍有抵抗,格杀勿论!”

    “喏!”

    瘸腿小兵也已经红了眼。

    “不必下格杀令,放箭之人是为了救我。”吕晨忍不住插嘴道。

    高顺蛮横地一挥手,将吕晨塞进亲兵肉盾中藏好,不许他踏出半步。

    吕晨最终在亲兵的人肉堡垒中被保护了整整一刻钟,警报才解除。但是,陷阵营的士兵带回了一张强弩,却没有抓到放弩箭之人。据说有几名陷阵士兵找到了那人,不过那人身手太好,他们几人围攻之下也从容不迫地逃走了,身法极其诡异。

    对于这样的结果,高顺很不满意,脸色黑得吓人。

    吕晨却对那放箭之人更加好奇,难道还真有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他拉着见过那人的士兵问道:“那人是如何逃走的?身手如何?你详细说说。”

    士兵想了想,说:“我们查出弩箭是从酒楼楼顶雅间射出,我们第一时间赶去搜寻,在楼梯上遇见一名黑衣人准备下楼,当时,我们都听见她嘴里说着‘竟敢刺杀我的吕晨,下地狱吧!’。见了我们之后,她就飞身后退,速度极快。我们自然赶紧追了上去,拔刀朝她砍去,她手无寸铁,却将我们逼退,然后凭着一具翻墙爪,直接从窗户跃出,几个闪身就不见了。我们有两名身手不错的弟兄,跟着她追去,现在都摔瘸了……”

    高顺气不过,狠狠地踹了那小兵一脚:“废物!废物!一群废物!”

    吕晨越来越好奇,拉过小兵,撵走高顺,一脸古怪地问:“他当真说,说……说什么‘我的吕晨’?你没听错吧?”

    小兵拍道:“绝没听错,另外几个兄弟也听到了。”

    “额……”吕晨擦了擦汗,心说,江湖高手都这么重口味吗?老子是男人你也喜欢?

    小兵见吕晨表情古怪,以为他不信,又道:“那人跳出窗户之后还留下一句话!”

    “什么话?”

    “她说‘吕晨是我的,谁也别想抢!’”

    “纳……尼……你发4你没有撒谎?孩子,别吓我!”吕晨面如金纸,只觉得那救了自己姓命的大恩人也不是好东西了,居然垂涎老子的美色!!!

    “小君候!我发4,我没有乱讲呀!她真的是这么说的,原话是这样的,”小兵瞬间进入状态,捏着兰花指,娘里娘气地道,“吕晨小儿是姑奶奶的,谁也别想抢!咯,就是酱紫……”

    最后,小兵还来了个略妩媚的眼神,吕晨看得一阵惊惧,随后,他的眼睛就亮了:“姑奶奶?她是女人?”

    “是啊!”

    “你不早说!吓死老子了!”

    “额……”

    吕晨还不放心,生怕遇上了娘炮高手:“你怎么知道她是女人?就凭一句姑奶奶?”

    小兵不说话,双手在胸前托起,晃悠了两下,也跟着扭了两下,然后望着吕晨。

    吕晨懂了,走路扭,胸肌太大太软太弹,应该是女的了。。

    吕晨又忍不住问了一嘴:“长得怎么样?”

    小兵:“挺白的,挺俊的,挺好看的,一看就不是男的。”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反正比小姐更像女人。”

    吕绮是有多像男人?连小兵都这样说,吕晨翻了个白眼,用后世的眼光来看,吕绮那叫标准的模特身材!不过,比吕绮好看,那就证明是美女无误了,吕晨就很开心地接受了她的暗恋。小兵似乎也知道说得太真相了,尴尬一笑,扭身走了。

    吕晨摸索着下巴,嘀咕道:“高手?还是美女?知道有人刺杀我,所以来救我!一定是这样了。看样子,这美女暗恋我很久了?真是难为她了!嚯嚯嚯……我怎么能长得这么帅呢?”

    吕晨嚯嚯贼笑两声翻身上马,有惊无险之后,虎贲继续出城,一路畅行无阻,再无任何事件发生。被暗恋的感觉,真幸福!尤其,对方还是一只美女!啧啧……吕晨的心情一直很好,一路上还唱情歌——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亲兵们可就糟了老罪了,即要贴身保护吕晨,又要咬牙忍受吕晨发出的咒语的侵袭,实在很考验意志力。

    城外大道上,有个黄毛丫头骑了匹毛驴儿烟尘滚滚地朝着虎贲追去。

    佘梓的心情可不好,好不容易弄了一把硬弩,找到了好机会准备射杀吕晨,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缺门牙的家伙。想抢头?门都没有!佘梓毫不犹豫一箭射中了那个不讲道义的家伙,让你抢头!你敢枪头,姑奶奶我就敢反补!下地狱吧!缺门牙!

    “五百金!五百金!呼呼……我的五百金!”

    佘梓骑在毛驴上,嘴里一直念叨着自己的身价!这可是证明自己身价的买卖,怎么能让人抢了去?若是吕晨被别人杀了,岂不是我佘梓又要回去给那恶心的甄家二少做那些鸡毛蒜皮的勾当?一辈子也还不了一百金吧?哇呀呀!谁也别想跟姑奶奶抢吕晨!

    “吕晨小儿该死!简直丧心病狂!把乐城里里外外的战马都抢走了,害得我宰了三个家伙,才抢到一头小毛驴儿!可恶!”

    佘梓一边骑毛驴,一边念着五百金五百金,根本停不下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