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一百四十七章 今天你呵呵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最后,张方默默地接受了自己即将变得更聪明的事实,真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好消息呀!他已经激动得泪流满面了,身体抖成了麻花状,并且衷心地在心里问候吕晨全家乃至祖宗十八代。.

    然后吕晨就吩咐士兵把张方的亲兵押回去,这些都是调戏自己爱姬的嫌疑人,他自然有充足的理由锁拿审问,其中自然也包括了白平。白平一开始表示强烈,以自己是黑山军高级将领,并且还要的机密要务需要去执行为由,企图免于被逮捕。对此,吕晨的亲兵很亲切很耐心地,用扎实的拳脚功夫向他解释了五遍,每一遍都解释白平惨叫连连,最后几乎吐血。索姓,白平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最后在吕晨亲兵温和地拳脚解释之下,他留着鼻血表示了理解,并且一把鼻血一把泪地哭着说,他灰常愿意配合,然后,他就被绑了起来。

    而作为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张方虽然两只手血淋淋地,像被野狗啃了一遍,却也逃不脱被捕的结局。哪怕他想找个人回去给爹通风报信,吕晨都没有同意,他表示会亲自跟张燕谈,直到把张燕谈到肛裂蛋碎为止。

    不过,吕晨归根结底还是个很仁慈的人,见张方全身血淋淋的,就心生恻隐,马上拿来了火药,淋上去,拿火一烧,嗤咻咻……

    当的肉香飘逸而出时,张方的手也就渐渐停止了流血。张方用嚎啕大哭表示对吕晨的感谢,吕晨笑着跟他挥挥手,只觉得自己脖子上的红领巾更红了。

    “别,别,别杀我……”

    这是张方忍着血泪,耗尽了几乎毕生的毅力,才艰难挤出的一句话,略显沧桑,个中辛酸自是无法言说。

    吕晨嗔怪地看了张方一眼,不高兴地道:“咱可是文明人,怎么会随便杀人?”

    张方又哭又笑地朝张方道谢,就差没跪在地上抱了。

    吕晨又道:“不过你们刚才的行径可不太像人类啊,强抢民女,夺人爱姬,啧啧……更像是某种人形牲口!杀掉的话,大概也是可以的吧?”

    “我是人!别杀我!我是人!”

    张方登时脸色煞白,眼泪夺眶而出,鼻涕更是在鼻孔上冒着泡泡,这造型,看起来略萌,略萌……

    “呵呵……”

    对于张方对自己物种的自我鉴定,吕晨只是用风-搔奔放的笑声回答。这两个后世最让人毛骨悚然的字,字字如刀。吧唧,张方被射了一脸的惊叹号(注:是惊叹号不是逗号啊牲口们),他心里难免就升起一丝不妙的预感。

    其实吕晨倒也没有太的算计,真没有。

    吕晨和庞统定下的计划挺简单,不过是想把张方拽在手上要挟张燕,把从他这儿骗走的粮草兵械全部吐出来。并且,直到他回到雁门才会释放张方,以此威胁张燕大军不敢乱来,保证自己的安全,仅此而已。

    可是,有时候计划是赶不上变化的,吕晨不知道接下来就会遇上穿越以来,最让他崩溃的变故。

    这个变故来自于他最怀念的女侠!当然,现在女侠还未现身。

    此时,吕晨见张方一声血淋淋的,心里痛快极了,乐得嘴都合不拢。但是呢,不能让外人见到,不然还以为这是吕晨干的呢,落下个残忍的名声终究不好。所以,为了保护自己的名声,吕晨灵机一动,给张方裹上了自己的猩红色披风,这样就看不出来了,反正披风比血更红。

    而后,吕晨就没功夫再调-戏张方了,因为准备跟张方一起逛窑子的好基友公孙尚来了,当然是听说了事情大概,来要人的,他的态度格外嚣张。吕晨吩咐士兵们把张方等人押回营中,严加看管,便去会公孙尚了。

    “吕晨!赶快把张方放了!”

    公孙尚推开拦住他的吕晨亲兵,气氛地指着吕晨吼道。

    亲兵大怒,吕晨却笑意盎然:“老子今天心情好,不计较,你滚吧!否则,老子扇你哦。”

    公孙尚一愣,在自己的地盘,还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过话。所以,公孙尚的小宇宙爆发了,指着吕晨的鼻子一通臭骂。

    吕晨气沉丹田,神色凝重地回了一句:“呵呵。”

    公孙尚大惊,喝道:“你是何意?张方乃黑山军主帅张燕之子,你有何权力擒他?你吕晨这点破兵,算个什么狗屁玩意儿?”

    士兵们纷纷开始幻想把公孙尚斩成肉泥,回家包饺子的画面了,公孙尚犹然不觉。

    吕晨高傲地仰起头:“呵呵。”

    公孙尚微微侧身,如临大敌:“竟敢无视我公孙尚?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易京!是老子的地盘!我大军数万,要杀你吕晨易如反掌!不想死的,马上把张方放了!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

    吕晨:“呵呵。”

    “你当我不敢出兵吗?就算公孙续袒护你,我也可以将北门打开,放张燕大军入城,杀你,如屠猪宰狗一般!”

    “呵呵。”

    “你笑个屁啊?”

    “呵呵。”

    “你再笑,老子马上去叫兵马!”

    “呵呵!”

    “你……”

    “呵呵。”

    公孙尚嘴唇颤抖,叉着腰喘气,貌似有些吃亏啊,他每次说两个字,老子倒累得半死。

    吕晨见公孙尚不往下说了,才道:“再说一遍,老子今天心情好,不打你,滚吧。再不走,老子真揍你。”

    公孙尚怒骂一声:“我干你全家!”

    吕晨揉了揉手腕,不喜不怒,道:“我吕晨是个讲道理的人。所以,在打你之前,我先说说两点,我为什么要打你和老子为什么敢打你。第一点,我之所以打你,是因为老子不喜欢狗冲老子叫,这就是我喜欢吃狗肉的原因!第二点,老子之所以敢打你,是因为,你爹的命,你所在的这座易京城,都是老子带人拼命拼回来的!懂了吗?”

    公孙尚微微一愣,显然智商不够用,还没转过弯。某一刻,他忽然眼睛瞳孔一张,似乎想通了什么,刚想要拔腿逃跑,却是已经晚了。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响起。

    公孙尚在空中转体七百二十度,摔倒在地,哇地惨叫出声。

    然后,吕晨右手一张,亲兵递过方天画戟,吕晨拿着画戟抵住公孙尚的喉咙。

    公孙尚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吕晨冷冷道:“老子说过,从来,从来,从来……不喜欢狗叫,所以……”

    公孙尚脸色煞白,额头冷汗直冒:“我,我闭嘴!我闭嘴!”说罢,公孙尚果然紧紧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吐一个字,心说,这个杀坯不会杀红眼了吧?

    “嗯,乖!滚吧!”

    吕晨和亲兵哈哈大笑,区区一个公孙尚有什么好拽的?倒不是吕晨有多喜欢欺负人,实在是士兵们都是热血生物,喜欢嚣张跋扈的主帅,只有有这样的主帅,才能激发士兵血姓,一往无前,战无不胜。连欺负人都不会的主帅,还能指望他打胜仗么?

    公孙尚到底没能要回张方,晕头转向地走了。走出不远,又听见吕晨在叫他名字,他茫然回头,登时汗毛都立了起来。

    却是吕晨不知从什么地方摸来一把弓箭,搭箭正瞄准公孙尚呢。

    公孙尚哦哟一声跳起两丈高,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朝前猛冲。

    嗖。

    一箭射出。

    吕晨手搭凉棚,看了看,啧啧摇头,自己的箭术还是太烂,明明瞄准的是正对面的公孙尚,却射到右手边的房顶上去了,这准度太丧病了吧?

    偏偏亲兵们还异口同声道:“小君候好箭法!”

    吕晨差点被噎死,转身就走,不理这帮不会说话的破烂玩意儿,拍个马匹都特么不会,饭桶啊!

    然后吕绮在旁边默默补了一刀:“呵呵。”

    吕晨一个趔趄,狠狠地剜了一眼吕绮,怒道:“呵你大爷,你在这儿干什么?为什么不看着无名?万一他把张方杀了怎么办?”

    实际上,吕晨确实担心这个,万一无名真把张方杀了那可就玩儿大了。毕竟,像无名这种等级的刺客,要杀一个俘虏,还真不是一般亲兵能挡住的。

    吕绮指了指一边,道:“咯,无名在那儿跟卖糖葫芦的唠嗑呢。”

    闻言,吕晨错愕地回头望去,心说,这人是到一定境界了吧?果然是刺客!刚砍完人,去跟人聊天?ut,聊什么?砍人的感觉么?下刀的角度和节奏吗?人一卖糖葫芦的跟你有j8毛的共同语言啊?

    结果……

    吕晨见到了无名和那可爱的卖糖葫芦的老头儿,顿时就无语了。

    只见,无名很和蔼地瞪着铜铃大的眼珠,拿了他的短刀友好地拍在老头儿肩膀上,用雷霆怒吼般的声音跟老头儿亲切交谈。老头儿湿着裤裆,哆哆嗦嗦,差点就要哭了,可见无名和他在聊什么感人肺腑的事情吧,瞧那激动劲。

    “弹锅子,弹锅子……”

    “大爷饶了我吧,大爷饶了我吧……”

    “弹锅子,弹锅子……”

    “大爷饶了我吧,大爷饶了我吧……”

    无名和老头儿一人一句台词,反复地念,没完没了,炫迈口香糖,欧耶。

    吕晨从怀里掏出一块金子,这是从张方他们身上搜出来的资,扔给老头儿,大吼一声:“给那一串糖葫芦。”然后,吕晨鄙视地看了无名一眼,嘀咕道:“糖果子,糖你大爷,汉话说不好,你还玩儿抢劫,人家连你要抢什么都不知道!傻!牲口大小一根汉子,又没门牙,还特么吃糖葫芦,你丫卖萌呢?”

    无名拿到一串糖葫芦,眉开眼笑,竟然朝着正被吕展等人保护着的云袖奔去。

    “!”

    吕晨微微一愣,见了无名脸上猥琐的笑容,当然知道他不是想要刺杀云袖,他跟云袖肯定有什么关系。可是,吕晨却来不及思索,一个声音将他的注意力完全拉了到了另一边。

    “有刺客!有刺客!”

    远处,正护送张方等人回营的吕晨的亲兵们大叫起来。

    吕晨悚然一惊,抬眼看去,只见,穿着猩红色披风的张方扑在地上抽搐,喉咙里开始冒着红色的温泉,咕嘟咕嘟的,眼看就要个儿屁。

    吕晨登时菊花一凉,今天老子真的……呵呵了!!!

    张方死了,事情就大条了!

    但是,谁闲的蛋疼会刺杀张方啊?

    只见远处,几个亲兵正围着一个身材单薄,五官清秀的女子。女子手中匕首还在滴血,赫然就是刺杀张方的凶手。女子身手了得,几个亲兵一时间拿不住她。

    那女子扫了一眼扑在地上的张方,大喝一声:“吕晨是我的!谁也别想跟姑奶奶抢!!!”

    嘿!

    好熟悉的句子!

    吕晨当即蹦了起来,大喝一声:“女侠!!住手,别伤了我的女侠!”

    “你,你,吕晨!!!你……没死?”

    女侠回头看见吕晨,又看了看裹红披风的正抽抽的扑街货,她惊得身体都蹦跶了一下,小脑袋边上顿时出现了几条黑线。看样子,今天她也呵呵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