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四十九章 长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送走了不好意思跟自己见面的女侠,八卦的吕绮上来问:“方才那个,就是暗恋你的女侠?挺标致的嘛!”

    吕晨挺胸道:“那是。.”

    “就是口味重了一点,连你都看得上,啧,牙口真好。”八卦完毕,吕绮扭头就走。

    只剩下吕晨在风中凌乱。

    吃掉本将军需要很好的牙口么?真没见识!人家洛神姐姐每晚吃得满嘴流油,却从不用牙齿的,只用嘴唇和舌头……

    而后,吕晨才想起,刚才好像无名拿着一串糖葫芦去“刺杀”云袖去了。他已经猜到无名之前出手对付张方,就是为了保护云袖,所以,自然不认为无名会对云袖做什么歹事。

    虽然不必担心,但吕晨也忍不住好奇!

    他暮然回头看去,却是差点笑出来。只见吕展带了吕晨的十七名亲兵,刀不归鞘地护在云袖身旁,提防着无名。那丑得能跟庞统争锋的无名,咧嘴露出一口豁牙,尴尬地笑着,站在云袖身边不远处,伸着一根糖葫芦,可怜巴巴地望着云袖,也不说话。云袖看了一眼无名手上的糖葫芦,舔了舔嘴唇,吞了吞口水,废了好大毅力才抿着嘴把头撇开。

    无名这家伙也有卖萌的时候?

    吕晨更加笃定,无名绝对认识云袖,而且很珍爱云袖……他知道云袖爱吃糖葫芦,这一点连吕晨都不知道。

    由此,吕晨大概也猜出了他行刺自己的动机,这家伙撒了谎!

    虽然还不知无名具体跟云袖是什么关系,但吕晨敏锐地发现,这样一来,无名倒是一个可堪一用的人才了。至少,有云袖在手,他是决计不会叛变的。

    士兵们在赵云的指挥下收拾残局,无需吕晨过多置喙,他便朝云袖走了过去。

    云袖眨着泪眼扑到吕晨怀里,还有些惊魂未定,却已经习惯姓地开始拿蹭来蹭去了,蹭到一堆支支棱棱的铠甲铁片,又是疼得哎哟一声。

    吕晨吞着口水笑,差点没呛住,就看见无名在一旁跟个野狗似的,贼霍霍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

    “给我。”

    吕晨走到无名面前,伸手要糖葫芦。

    带伤的无名虽说能正面狂砍张方,却搞不定吕晨,这是试验过的。当初,吕晨决定不杀他之后,又担心以后这家伙反水,所以,趁他伤势稍好之后,专门跟他硬拼了两下。这家伙速度快,招式诡异,但吕晨手长脚长,力气又堪比蛮牛,不一会儿就把无名锤得惨叫,比被了还凄凉。

    所以,此时近距离接触,吕晨不惧,无名也生不起别的心思,乖乖把糖葫芦递了过去。

    吕晨转手把糖葫芦递给云袖,云袖欢快的接了,刚才还飚眼泪的眼睛,笑得跟月牙儿一样弯弯的。

    云袖腻声道:“小君候真疼云袖,啄啄啄……”

    后面的声音却是云袖含着糖葫芦的声音。

    云袖太美太幼,深得苍井老师之精髓的吕晨,哪里见得这画面?他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把头转向了无名,心说,谁做的糖葫芦?挑小一点的枣子不行吗?瞧我家云袖一张樱桃小口,吃得多费劲。

    无名更是气得脑袋冒烟,明明是我抢来的糖葫芦,妹妹咋谢这个糟蹋她的禽-兽?

    杀了他?

    妹妹貌似很喜欢他,而且他死了,妹妹会不会更惨?他好像对妹妹不错。

    不杀他?

    可是他是抢的妹妹,还对妹妹做了不如的事情,身为羌族勇士,我怎么能忍?

    扯了一根草,无名恶狠狠地盯着吕晨,开始嘀嘀咕咕拔草叶儿:“杀他,不杀,杀他,不杀……”

    吕晨自然不知无名在干什么,他正不怀好意地打量无名,虽然腿有点瘸,但总体来说还算不错。要怎么把他降服呢?他定是以为我强占了他妹妹,所以才杀我,还会撒谎,也不算很笨。降服他,应该从云袖身上做突破。但是,要怎样突破呢?

    难道真从小云袖身上突进去,然后破开?

    虽然这个办法挺有吸引力,但是……会不会太牲口了一点?

    “哟,你对小云袖倒是挺好,啧啧……”

    神出鬼没的吕绮再次来到。

    吕晨还记着刚才被“侮辱”的血海深仇呢,没好气道:“关你屁事。”

    “云袖又不是你的小妾,你这么宠她干嘛?比对你姐姐我还好。”吕绮的话与其说是嫉妒,还不如说是调-戏。

    “当妹妹不行吗?”

    吕晨答道,事实上,虽然有时候,会对这丫头产生某些丧心病狂的侵略念头,但目前为止吕晨控制得不错。并且,他知道,在云袖长大之前,自己大概也许美比应该是不会乱来的,真把她当妹妹看。所以,这样说也算真心。

    吕绮可乐了:“这么漂亮的妮子,你拿去当妹妹养?太奢侈太浪费了!给我吧。”

    吕晨警惕地道:“给你干什么?”

    “给我当贴身婢女,你照样可以把她当妹妹看。”

    “切!人家还是小女孩儿,我才不会把她给你糟蹋呢!”

    “什么叫给我糟蹋?”吕绮勃然大怒,是真的怒了,指着吕晨的鼻子道,“是给我家子龙哥哥糟蹋,我本来就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婢女,子龙哥哥还为你出生入死,你连个婢女都舍不得给?你还是人吗?”

    给子龙哥哥糟蹋,糟蹋,蹋……

    吕晨口歪眼斜,再也接不下去。

    却不知何时,赵云来到了吕晨旁边,一脸通红,比大姑娘还羞,吭哧道:“我,我,我不糟蹋……”

    吕绮气不打一处来,飞了赵云一脚:“没出息!”然后恨恨地抽身走了。

    赵云哭丧着脸,委屈极了。

    吕晨拍了拍赵云的肩膀:“好兄弟!”

    另外三个妮子,吕晨倒是不介意,这最会勾人的云袖,吕晨还真有点舍不得,给吕绮?天知道这丧心病狂的家伙,会怎样作践人家,想一想就恐怖。

    “小君候,刚才曹将军和文将军都是派人来报,一切顺利。黑山军在城内的军营已经被全部拔除,歼敌两千,逃走四千,俘虏两千。并且,公孙续也来信说北门被他的人控制着,没有放张燕一兵一卒进城,只要我方传信威胁张燕,局势可定。”

    赵云被禽-兽未婚妻整得找不到北,失神良久,才想起汇报军情。

    原来,在吕晨动手截击张方的时候,庞文丑和曹姓已经在庞统的调度下,带了一千虎贲,三千步兵,杀向了黑山军城内大营。大局有庞统掌控,没有吕绮这种逆天货色捣乱的话,自然是出不来岔子的。

    “你将张方已死的消息传给军师,让他跟张燕联系,必须要回所有粮草兵械,能多kiang一些来就更好了。”

    吕晨的命令非常简单。

    赵云一脸红霞未退,领命而去,这大红脸的架势倒是有些像关二哥。不知独爱绿帽的二哥,是不是每时每刻,都在歪歪苍井老师或者糜氏嫂嫂,不然,脸上红晕为何能永驻?

    吕绮走了,赵云走了,无名已经在旁边扯第三十九根野草。

    吕晨准备带人回军营,却被云袖拖住了手。

    云袖偷偷啄了一口糖葫芦,然后把糖葫芦藏在背后,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怎么了?”吕晨诧异,又是闹哪样?当我没看见你啄糖葫芦,比洛神姐姐吃阿尔卑斯还努力么?演技这么挫,那些嬷嬷怎么教的?

    “云袖不是小孩子。”

    云袖的声音很小很小,只有吕晨和她能听见。

    吕展已经识趣地带着亲兵退到无名旁边去了,还威胁无名也退后。无名专注拔草二十年,拔出的草叶连起来可绕地球一周,自然对吕展不屑一顾。

    原来是云袖觉得被当成小孩子,是一种侮辱,尤其对以色娱人的舞姬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所以,她很坚定地暂时放弃甜滋滋的糖葫芦,鼓起勇气跟吕晨抱怨。

    吕晨笑道:“你才多大?怎么不是小孩子了?”

    云袖挺了挺胸。

    “额……这个是挺大的,但是,我是说你的年纪。”

    “可以糟蹋了。”

    “噗……”吕晨差点吐血,小云袖果然是豪放派!

    “真的,嬷嬷这样说,夫人也这样说。”小云袖理由非常充分,口中夫人便是甄宓。

    “小不点儿,再等三年吧!”

    吕晨拍了拍云袖的脑袋,转身就走。不能再跟她掰扯这种露骨话题,因为,吕晨知道自己的意志力,一向不怎么坚定。

    “啊呜……”

    “嘶,啊……”

    吕晨跳脚惨叫,甩手,却是手掌被生气的云袖咬了一口。

    咬完之后,云袖也吓住了,面如金纸,瑟瑟发抖,怎么能咬主人呢?会不会杀头呀?吧唧一下脑袋掉地上,那样子肯定好丑!

    手掌出了点血,不大个事儿,吕晨擦了擦手掌,无奈地笑:“你属小喵的吗?也咬人!”

    云袖虽怕,却更好奇:“小喵是什么东西?”

    “小喵不是东西,小喵是一只女孩子。你去雁门就能看见她了,不过要小心她咬你。”

    “哦。”

    吕晨遭了无妄之灾,却不舍得把云袖倒吊起来扒个精光光拿大耳刮子抽,只能忍了。

    无语地揉了揉云袖的小脑袋,拖着她的手往回走,吕晨口中道:“我不管你怎么想,甄宓怎么说,以前的嬷嬷怎么教你。总之,你现在是我的,听雪、仙音、蝶舞你们四个都一样,都得听我的。在你长大之前别想干坏事,先把身体长好再说。以后,你们要是遇到喜欢的少年,就来找我,让对方拿好多的钱给嫁妆,才能娶你们,因为你们是老子吕晨的妹子!”

    听雪、仙音和蝶舞这三个,吕晨倒是准备以后“卖”个好价钱,不能辱没了她们。至于云袖,吕晨已经自己给自己签了预售合约了,这个当然不会乱说,嚯嚯嚯……怪蜀黍?老子吕晨才不到十七岁!

    “嗯,云袖懂了!”

    “懂什么了?”

    “小君候嫌我们不够大,还要长得更大一些,小君候才喜欢。云袖会努力的!”

    “额……”

    按理说,云袖复述得不错,可是为什么,总是觉得有歧义?

    吕晨失神的当口,一个骨骼惊奇的身影咻然蹿出,挡在了吕晨面前。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无名,这家伙左手里还拎着一把明晃晃的的羌刀。

    “呀!你干什么?”

    云袖吓得眼泪狂飙,竟然……伸手护在了吕晨身前。

    吕晨、无名以及吕展等人皆是一愣。

    然后,吕晨得意的笑了,无名耷拉着脑袋一脸挫败,吕展等人只觉得莫名其妙,纳闷要不要上去“护驾”。(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