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一百五十章 刺客辛酸老道凄凉,吕晨是个大灰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这一次无名自然不是来行刺的,再说当面锣对面鼓的搞,他会被吕晨玩儿残废掉的。 ..他哐当一声,丢了羌刀,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吼道:“某愿追随小君候鞍前马后jing尽人亡死而后已!”

    “哇噗……”

    吕绮知道今天打不成羌刀了,刚刚爬上一匹战马,准备回去,就又摔了下来。云袖歪着脑袋看了看面前这个丑呼呼的家伙,见他也不像要对小君候不利,便又蹦到小君候身边去腻着。

    “嘶——”

    吕晨倒吸一口凉气,吼道:“汉话说得稀烂,就别乱说行吗?”

    无名:“小君候懂西凉胡语?”

    吕晨:“……”

    云袖:“云袖懂得胡语,我可以帮忙转述。”

    三国时所谓的羌人,其实并非羌族,而是泛指西域诸胡,种族挺多,也挺混杂的,语言自然也就五花八门。

    “一边儿舔你那根粗大的糖葫芦去吧。”吕晨提着云袖的衣领,将她提溜到一边。

    云袖还是喜滋滋的,也不嫌吕晨说她小了,刚才小君候被咬了都不生气呢,原来小君候不是不喜欢云袖,而是喜欢更大一些的云袖。云袖心说,反正小君候说了等长大些就行,在四个姐妹里面,就她的能甩起来,规模都快赶上夫人了,所以,她底气十足!

    “小君候坏!”

    云袖临走还飞了吕晨一眼,吕晨登时手脚冰凉,这尼玛,谁教她的?难道,是当初调-教她的老嬷嬷,拿着某种棍状蔬菜亲自示范?

    赶走了云袖,吕晨稳了稳心神,走到无名面前。他还是很小心地先踢走了一边的羌刀,然后才叫起准备jing尽人亡死而后已的缺门牙,道:“说说吧。”

    “说什么?”无名问。

    无名刚才听了吕晨和云袖的对话,知道吕晨并没有作践妹妹,反而对妹妹很是疼爱,心里别提多感激了。尤其是妹妹咬了他之后,他也不生气,更叫无名感动。他就是这样一条汉子,恨你时,敢提三尺刀,于万军中砍你狗头,感激时,又能放下矜持说出来。

    但是,现在他确实不知道吕晨要他说什么呀。

    “你叫什么名字?”

    “无名。”

    “你叫什么名字?”

    “上次就被你们打过很多次了,可是……我还是叫无名。”无名坚定不移地道。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吕晨嗤笑道,“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

    这回轮到无名愣神了,他能听出吕晨话中有话,尤其是前面那句。

    吕晨的士兵正在陆续撤走,下十七名亲兵在等着吕晨上马,吕展为吕晨把战马牵了过来。

    着小罗那带着嘲讽笑容的马脸,吕晨又问无名:“你跟云袖什么关系?”

    无名顿时一惊,后退一步,眼睛开始朝地上瞄,是准备找他的刀。

    “别瞄了,找到刀你也打不赢我。刚才我说的那番话,可不是单单说给云袖听得,也是说给你听的。我说把云袖当妹妹,是真的,我一声令下就能杀你,也能轻易占有云袖。所以,我没必要骗你。上次,你是为了她才刺杀我的,对吗?”

    吕晨气度从容地摸了摸鼻子,淡淡地道。他心想,再背个重尺戴个装了老爷爷的戒指什么的,老子就是玄幻小说男一号了!哇哈哈哈,许仙敢ri蛇算什么?老子能ri龙!咳咳,跑题了……

    无名捏紧了拳头,然后松开,然后又捏紧,眼神直勾勾瞪住吕晨。

    吕晨也瞪住无名,两人互不相让。

    然后,吕晨先眨眼睛,他很不甘心地啧了一声。大眼瞪小眼的游戏,老子还没输过,这家伙果然不是常人!

    无名却不知谁先眨眼睛谁就输了,只以为吕晨有些不耐烦了,怕他对妹妹不利,只好认输,道:“我是云袖的哥哥。”

    “说实话。”吕晨揉着眼睛道。

    “呃……云袖是我妹妹。”无名认真地想了想,改口说道。

    “……”吕晨眨巴眨巴眼睛,盯着无名,上下打量。虽然他知道云袖是羌人,但并不认为,无名有资格做她哥哥。之所以说无名没资格,是因为他的外表太草率了一些,长得不够认真。

    “真的。”无名很虔诚地道。

    “转一圈。”吕晨道。

    无名转了一圈。

    “走两步。”吕晨又道。

    无名瘸着腿一高一矮地走了几步。

    吕晨鄙夷地看着无名:“你是云袖的哥哥?”

    “嗯。”

    无名别无他法,吕晨已经看出自己和妹妹有关系,他为了保护妹妹,只能硬着头皮点头,只希望自己行刺过吕晨的案底不会连累到妹妹。同时,也抱着一丝赌博的心态,一旦吕晨接纳自己投诚,以后自己为他立下些功劳,就能让妹妹更得宠,让妹妹过上好ri子,是无名的终极愿望。并且,说不定还能借助一些吕晨的实力,回西凉报仇,别的不说,多给两个人打打下手就不错了。

    吕晨笑歪了嘴:“你丑的惨无人道,云袖美得惊天动地,你敢说你是她亲哥?谁他喵给你的自信?”

    无名分辨道:“容貌上是有一点出入,但是我和她的嘴巴长得很像。”

    “嘴巴像?除非打掉云袖的门牙。”

    “呃……”

    无名急得挠头,她真是我妹子啊!!!

    “既然云袖是你妹妹,那她为何不认得你?你找棒子整容了?”吕晨问。

    “何为整容?”

    “说正事!净扯没用的。”

    “哦!是这样的,”无名道,“云袖六岁离家,如今已经整整七年,他那时小,认不得我很正常。啊——”

    无名说着突然一声鬼叫,惊得小罗都蹦了一下。

    吕晨大骂:“叫chun呢?”

    无名激动得眼睛放光:“我想起来了!妹妹左边上有个胎记!”

    吕晨斜了斜眼睛,左边上长胎记?太不是地方了吧?那可是重要部位,怎么能长胎记呢?唔,原来云袖九十七分,现在要扣掉两分了。

    吕晨说:“她有没有胎记,我哪知道?”

    无名哆嗦着道:“把她拉过来脱了裤子看看就知道了。”

    吕晨翻了个白眼:“要没有胎记怎么办?”

    “那就不是我妹妹啊!”

    “靠!要没有胎记,你就白看了呀!老子不亏大了?”

    “呃……”

    “算了算了,笨死了,你妹妹小时候叫什么名字?”吕晨问,容貌可能会忘记,但是小盆友对于小时候的名字却应该会记得。因为,在很小的时候,人类智力还未完全长成,对于自己名字的反应,类似条件反shè。

    无名这才激动得猛地一拍,正好拍在受伤的上,疼得嗷了一嗓子,道:“她叫别珠。”

    “什么猪?”

    “别珠,是珊瑚的意思。”

    “哦。”吕晨突然大喊一声,“别珠。”

    云袖果然转身答了一句:“什么事?”然后,她突然怔住,然后朝吕晨跑过来:“小君候,你怎么知道我的本名?”

    吕晨点了点头问无名:“果然是,要告诉她真相吗?”

    无名有些怕妹妹知晓全族被灭的惨剧,急忙摇头。

    然后,云袖便是跑到了吕晨面前,眼睛水汪汪的,拿着吕晨的胳膊,急问:“小君候,你怎么知道我叫别珠?你怎么知道的?”

    “什么别珠?”吕晨老淡定了,指了指无名,一脸厌恶地道,“这家伙想在大街上拉屎,老不要脸的!我叫他憋住,憋住!怎么?你以前的名字叫憋住吗?好奇怪的名字。”

    “呕……”

    云袖小脸顿时发绿,再无心多问,转身跑了。

    无名整个人都已经石化了,大人物撒谎就是不一样,真尼玛狠!

    ……

    “抱歉,让师傅你失望了。”

    某处房顶上,一个爆烟子老头儿(←_←乱入的形容词)和一个少女缩在房顶上,少女有些歉疚地说道。

    “梓儿切勿妄自菲薄。”左慈微笑摇头。

    “谢谢师傅宽慰,梓儿知道做得不好。”佘梓还是有些不高兴,连续两次刺杀吕晨失败,师傅该看不起我了。他先前说过吕晨应该是个死人,而现在吕晨还活着,很明显就是对梓儿不满意。

    左慈一脸高深地道:“为师从未对你抱有过一丝希望,何来失望?”

    佘梓表情忧伤:“……”

    左慈又吧唧了一口糖葫芦,被枣核硌了牙,疼得抽抽:“那,你,梓儿你天生莽撞,嘶——既生枣,何生核?!你天xing如此,后天无法更改。所以,你手段虽然不俗,却因xing格束缚,注定不会有多大成就。为师并不对你抱多大希望。”

    佘梓更加忧伤:“那你刚才说吕晨应该是个死人什么意思?难道不是说梓儿本来应该把他杀了,但他还活着么?”

    “当然不是。”

    “那又是什么?为何他该是个死人?”

    左慈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糖葫芦,比女人还斯文优雅:“其实啊……早在很多年前,吕晨就该死了!”

    “啊?”佘梓眼睛眨巴眨巴的。

    左慈的眼睛顿时亮了,shè出一道jing光:“六年前,吕布所部投奔袁绍不成,转而北上,途径庐江。当时,吕布独子吕晨突然患病,高烧不退,遍请名医而不可救,眼看就要死去。”

    佘梓好奇道:“那然后呢?”

    左慈眼神顿时变得混浊:“然后曹xing派兵抓到了我,要我去为他家小君候治病,为师不从,他就打折了为师的腿。”

    “师傅真是好骨气!”

    “然后,我还是去救了吕晨。”

    “呃……”

    “毕竟,我不止一条腿啊,另外两天也折了就不好了。”

    佘梓掰着指头在数数。

    左慈喟然一叹:“运数啊!吕布命中本无子,即便有子也该早夭,可是,却有妖魂夺舍……这已经是第二个了,大汉江山气数将尽,真是妖邪辈出哇!”

    佘梓不懂什么气数妖邪,突然伸出两根手指,叫道:“老师,你数错数了!”

    ……

    云袖被吕绮和吕展带着回营,十七名亲兵各自骑马跟着保护吕晨。吕晨跨上玄龙逐云兽小罗,又叫人给无名一匹战马,两人并驾而行,继续交谈。

    一众亲兵看着吕晨和无名,总觉得诡异。毕竟,他们原本拉风的十八亲骑,变成不完美的十七个,就是因为那个羌人。

    一路上,吕晨详细询问了无名的事情,顿时唏嘘,原来这家伙挺惨的,小云袖也是命运多舛。先是部落征战失利,又招来汉军剿杀,小云袖被抢了去,再后来,整个部族被灭。

    整个就一悲剧嘛!

    吕晨顿时觉得自己的身世貌似已经挺不错了!不该有抱怨啊!

    最终,无名和吕晨达成了谅解,并且无名承诺以后唯吕晨之命是从,吕晨也表示会好好待他好好待云袖。

    “那你到底叫什么名字?”讨论完正事之后,吕晨旧事重提,来自后世的他有很强的好奇心,更有些强迫症。

    “我不想说。”无名也比较坚持。

    “我觉得吧,无名这个名字太不正式,也太拗口。我想叫你的本名比较好,简单的名字好记。”吕晨说。

    “唔……那好吧,我的全名是尔玛阿者.巴嘱.惹真波。”无名道。

    然后,吕晨就摸了摸鼻子,没再说话。

    天上有乌鸦飞过,后面跟了一群点点.......

    冷场。

    过了好久,吕晨才道:“啊!突然发觉,无名这个名字还是蛮好听的嘛!以后还是叫你无名吧。”

    无名:“好。”

    然后又是冷场。

    许久之后,吕晨才问:“你的门牙怎么回事?”

    无名骗过脑袋,露出耳朵下方,下颌骨旁的一个伤疤,道:“被我仇人用箭shè掉的,shè掉牙齿之后,还穿透了脸。后来,大家都说,要是没有两颗门牙阻挡一下,我很可能就被箭直接shè穿脑袋了。”

    真尼玛凄凉!!!

    吕晨道:“那人箭法不错。”

    无名却说:“他屠尽我族人,此仇我永远记得。总有一天,我要回西凉,亲手宰了他!”

    “记得他名字吗?”

    “姓马。”

    “西凉?姓马?有马这个姓吗?”

    “好像叫马超。”

    “嘶——”吕晨倒吸一口凉气,“好像还真有这个姓!”

    说罢,吕晨拍了拍无名的肩膀,没有说话,心里在替他默哀。马超绝对是比现在的自己要强出好多的,无名如果去报仇的话,绝逼是去变尸体的。

    最后,吕晨道:“放心,跟着本将军干,我已经给你找到一个最合适的职位了,哈哈!三年之后,如果你表现不错,我就把你妹妹还给你。”

    无名马上就不高兴了,老子跟着你干,就是为了让妹妹跟着你吃香喝辣的,还还给我?

    你他喵玩儿我是吧?

    吕晨的想法却是,在这个时代,没有三妻四妾真不好意思出去见人,纳妾是必须的,反正云袖也看起来挺好吃的样子,不如以后就纳她好了。但是,在这之前,跟甄宓一样,还是要先送回家,然后再娶过来,这样貌似比较正常,当然,先突破突破也不是不可以。

    吕晨发现自己的想法越来越大灰狼了,小云袖整天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还真的挺危险。不是她危险,而是吕晨危险,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这没心没肺的丫头偷偷给骑了。

    说话间已经回了军营,吕晨跳下战马,对无名道一声:“加油!”

    无名歪着脑袋想,加什么油?灯油?菜油?

    而吕晨便是去帐篷里找庞统去了。

    庞统很忙,没工夫搭理吕晨。

    庞统办事很有效率,这个时候已经在写清单了,是要张燕交还的粮草兵械的清单。因为白平和张方的人马先押送回去,所以,庞统已经取了张方尸体上的领兵虎符做凭证,又拿剪刀塞进白平裤裆里,逼着他亲自给张燕写了信。

    张燕那边,早就接到了公孙尚的亲口转述,又见了白平的信和儿子的虎符,很快就答应了庞统的条件,约定停战并退还所有粮草兵械,只等庞统列出清单。

    可怜的张燕,还不知道儿子已经去yin曹地府,给牛头马面捡肥皂去了。

    吕晨左晃晃西晃晃,横竖帮不上忙,有些惭愧。只好拿了找铁匠连夜打制的马蹄铁,出来找了一匹锉马做试验,他当然舍不得拿小罗当试验品。

    吕晨上辈子出生农村,村里有马,他也是钉过马掌的。所以,也不用别人帮忙,把马拴在栅栏上,困住一前一后两条腿,提起一条马腿,削去老皮,就开始钉马蹄铁。

    不一会儿,四个马蹄都钉好了,恰好云袖给吕晨送茶水来。

    甄宓有心机,自然看出吕晨对云袖比对其他三个丫头好,所以,专门派了云袖贴身照顾他起居。

    吕晨倒没别的心思,接了茶水一口喝干,炫耀地敲了敲马腿,问云袖:“看,是不是很硬?”

    云袖唰地红了脸,脑袋埋进吕晨胳肢窝里,蹭着脑袋,不说话。

    还好老子已经脱了盔甲,不然你不蹭得满脸是血?

    吕晨纳闷,看个马蹄铁这种新发明,扭捏个什么劲儿呀你?吕晨又噜噜嘴,看了一眼旁边斜着眼睛的玄龙逐云兽,道:“是不是比我那个要更硬?”

    “人家不知道呢……”云袖拿小脑袋摩挲着吕晨的胸膛,无线娇羞地白了吕晨一眼,“云袖还没试过……夫人说很硬来着……”

    吕晨挠了挠头,关甄宓什么事儿?

    然后他就看见身旁这匹战马甩来甩去的地第五条腿儿,他顿时悟了!有一种要把这死马阉掉的冲动。这下好了,老子彻底变大灰狼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