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五十三章 悲情的句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敢说我的女侠是东西?女侠不是东西!”

    吕晨怒不可遏,呼啦呼啦连扇公孙尚几十个耳光,直到把公孙尚的脸扇成了酱猪头,才被无名拉住。 ....

    而此时,公孙瓒和张燕的将领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除了火急火燎赶来的几个医士,在专心致志为张燕和女侠查探病情之外,其余人的目光都牢牢锁住了吕晨。大多数人不知那穿着公孙瓒府上奴仆衣服的女人是谁,为何晕倒,更不知道吕晨为什么要狂殴公孙尚。

    张燕的将领们很愤怒,公孙尚下毒加谋刺我家将军,我们都还没来得急动手,你倒抢了先!

    公孙瓒公孙续父子更是惊愕,吕晨疯了么?

    被无名拉住,吕晨挣扎两下,手够不到公孙尚了,只得狠狠一脚把公孙尚踹飞十几步,回头怒喝:“拉着我干什么?”

    无名道:“那个这些赤脚医生恐怕不奏效,说不知中了何种毒药,无法医治。要救那女子,恐怕需要羌人的法子才行……”

    吕晨这才惊醒,是啊,杀了公孙尚也不抵事啊,还是救我的女侠要紧。

    “什么法子?”吕晨问。

    “灌水!”

    “灌水?”

    “对,灌水!”

    “灌什么水?”

    “就是一般的水。”

    (呜呜,千鹤没有灌水……)

    吕晨怒喝:“你丫扯淡呢?水能解毒?”

    无名说:“水不能解毒,却能降低毒姓,羌人中毒,尤其是不知是何种毒药的时候,都是这般治疗,效果不错。”

    稀释?!

    吕晨登时眼睛一亮,一把拨开无名,大步跑回去抱起佘梓就跑,一群亲兵紧紧跟随。

    剩下的医师愕然,众人恶人。

    ……

    公孙瓒府中侧院。

    一个池塘边,吕晨的亲兵们各个拿水桶打水,不亦乐乎。

    女侠斜躺在吕晨怀里,吕晨掰着她的嘴,无名拿着竹筒往女侠肚子里灌水。

    好一会儿,女侠的肚子鼓了起来。

    无名擦了擦汗:“好了!”

    “好个屁!这才开始!来,帮我把她倒提起来。”

    吕晨倒提着女侠,把两只脚交给无名。

    无名一愣:“还要做什么?”

    吕晨:“把她胃里的水挤出来,再灌水,再挤出来,再灌水,如此反复!”

    无名摇头:“这是做什么?”

    吕晨急得跺脚:“这是洗胃,比你那羌人土法子更靠谱。”

    无名推脱不掉,将女侠提了起来。

    吕晨开始按着女侠的肚子,女侠的口鼻中就哗啦啦飚水出来,跟人形喷泉一样一样的。

    过了许久,吕晨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怀里是熟睡的女侠。

    土办法洗胃,虽然不太靠谱,但总比没有好。

    至少现在,女侠的气色好了许多。

    休息片刻之后,吕晨带着人马,出了公孙瓒的府邸,也没来得急道别,就要送佘梓回营地,再请医师来看看。

    其实,这个时候的公孙瓒也没空理会吕晨了,他正忙着安抚张燕的将领们。

    ……

    吕晨大营中,灯火通明的大帐里,女侠安睡塌上,吕展焦急守在一旁,更有一名须发皆白神情肃然的老道,正在眉头紧锁地为女侠把脉。

    “老头儿,你确定你不是卖糖葫芦的?”

    这已经是吕晨第三十九次问左慈这个问题了。

    “什么糖葫芦?俺是游方道士。”

    左慈擦了擦额头冷汗,心里骂娘,尼玛,你他娘的记忆力开挂了吧?老子假扮卖糖葫芦那次,好歹也是化了淡妆的,你这就认得出来了?再说,当时你就瞄了那么一眼,这是传说中的过目不忘吗?难道夺魂者就这么牛掰?为什么当时有过接触的缺门牙对老夫没一点印象?看把你能得!要不是为了救我徒儿,老头儿才不愿意来呢!

    吕晨仍然狐疑地看着这瘸腿老头儿,眼里全是不信任。

    “老头儿,你行不行呀?”见老头儿抠抠搜搜占了女侠好多便宜,就是不发话,吕晨急了。

    “莫急莫急!”

    “磨叽你妹!再磨叽,老子砍你哟!”

    “咳……我是说不要着急。”

    “……”

    吕晨叫过曹姓,问:“你在哪儿找来的三流医生?靠谱不?”

    曹姓说:“街上抓来的。”

    吕晨无语。

    那白胡子老头儿却说:“老头儿当然靠谱!小君候你当年高烧不止,险些丧命,不还是老头儿我救下的么?你不记得情有可原,这位曹将军也记不得了,倒是让老头儿寒心呀。”

    “哦?”曹姓蹦跶一下,“你就是那被我打断腿的老神棍?”

    “咳咳……”

    左慈不再说话,一群土包子,没涵养!说出当年的事情,不过是迷惑一下吕晨罢了,万一这货想起自己就是那卖糖葫芦的,不知会不会真的砍我!虽然为了救徒儿,受些苦也没什么,但是把命都打进去,貌似就不太好了,在庐江怡翠居存的银钱还没花完呢……

    “查出来了吗?这是什么毒?”吕晨在屋子里转悠了十几圈,又问。

    “没查出来。”

    左慈淡然地放开佘梓的手,心说,这顽皮的丫头,幸好是遇到了这位向善的夺魂者,否则还不早把前尘忘个精光了?幸亏,这吕晨为她灌水挤水十几次,毒素大多被排出了,残留的毒姓不算太大。虽然也会忘掉许多事情,但却能保证正常人的状态。就智慧而言,她本来就比普通人差那么一点,再低点,也没什么了。

    “摸了这么久,没查出来?老子把你手给剁了!”吕晨怒吼一声。

    无名明晃晃的刀登时出鞘。

    左慈捂眼睛:“收起来,收起来,晃眼睛得很!老头儿虽然不知这小姑娘身中何毒,却也是好事!小君候可知是何意?”

    吕晨眼睛都红了:“老神棍,你这是准备卖关子呀?”

    “习惯了,习惯了。咳……我还是直说吧,”左慈把双手缩进袖子里,被砍掉了就不好玩儿了,有七年前被曹姓打断腿的前车之鉴,左慈还是挺哆嗦的,“查不出毒,反而是好事,是因为,她体内的毒姓很淡了!不会危及生命,也不会太过伤残脑部。活命自然无碍!相反,若是查出毒的种类,反倒不好,这就说明,她有危险。”

    吕晨这才一喜,拱手道:“老神仙言之有理,唔……来人呀,取一百金送给老神仙买酒喝。”

    左慈仙风道骨地摆手拒绝:“不用,不用,金银之物太俗,免了吧。”

    吕晨:“这怎么行?老神仙太客气……”

    左慈:“主要是一百金太重,我老胳膊老腿儿的扛不动,不如换成珠宝美玉这种轻便东西吧?”

    吕晨:“……”

    用一包和田玉加珍珠玛瑙无数,送走了一身仙气的老道,吕晨甚至连老道的名号都不愿多问,就坐在塌前等女侠醒来。

    老神仙说了,不出两个时辰她就会醒,但那毒药貌似有损害脑部功能的作用。所以,她大概会忘记一些事情,好在中毒不深。过些时间会好一点,但也不可能恢复到以前的全部记忆了。

    吕晨心中更是惭愧,女侠为了救自己,竟然成了这副模样,他打定主意要养女侠一辈子!哪怕她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果不其然,不久之后,女侠缓缓醒来。

    吕晨大喜,抓住女侠的手,问:“女侠,你还记得我吗?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名字吗?”

    女侠茫然道:“你是谁?我又是谁?”

    吕晨泪流满面:“我是吕晨啊!”

    女侠原本无神的双眼,突然发亮:“吕晨,吕晨是我的……谁也别跟……姑奶奶抢……五百金,呼呼……”

    (昏迷前最后的执念,如此深刻!)

    “你记得我?”吕晨大惊。

    “你是谁?”

    “我是吕晨啊!”

    “那我是谁?”

    “妈蛋!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

    一连几天,吕晨都不离女侠榻前,甚至连甄宓大姨妈走了,他都没有注意到。惹得甄宓每次看到女侠就目泛冷光,连带着以云袖为首的四个丫头,也对女侠横眉冷对。

    倒是姐姐吕绮欢天喜地地跑来,在女侠身上捏捏摸摸捏捏摸摸好久,才尽兴而去。

    女侠果真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吕晨又不认识她,只能告诉她,她以前暗恋自己,一直跟踪并保护自己,最后也是为了救自己而中毒的。

    才十五六岁的女侠似懂非懂地看着吕晨,哦哦点头,却也不知听懂了没有。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女侠的身体和精神状况逐渐好转起来,用不了多久,就能经得起行路颠簸了。到时候,吕晨就把她带回雁门,让华佗老神仙帮忙看看。

    不过吕晨却也不抱太大希望,毕竟华佗外科牛掰,这神经科也靠谱?

    失忆不是脑瘤,开刀大概没什么用吧?

    不管怎么说,吕晨觉得华佗这种专业人士,至少比卖糖葫芦的半灌水靠谱!

    这些天,吕晨没怎么管军营的事情,的确是因为女侠,同样也因为庞统是个好军师,他把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不许吕晨过多插手。

    那夜庆功宴之后,张燕中毒,事后虽然被救活,但却也伤势惨重。最后,张燕担心长留易京,事情有变,便敦促吕晨要如约放回张方之后,就匆匆带兵离开易京,回黑山去了,什么也没捞到。

    公孙尚被老爹打折了一条腿,送往上谷充军,这才安抚下张燕部将和吕晨等人。

    吕晨和公孙瓒瓜分了粮草兵械之后,吕晨也开始派文丑和高顺带步兵,护送粮草兵械回雁门。

    吕晨和庞统赵云曹姓等人,自然是要等到最后才离开,毕竟女侠需要休养,而且,庞统还在跟公孙瓒谈接下来结盟的事情,这几天就要谈拢。

    待盟约签订,吕晨就会启程回雁门。

    这救援公孙瓒的行动,到此才算完全画上句号,吕晨心中颇多感慨!这一次遇到的事情,很多,很奇葩……看看躺着的懵懂小女侠……还挺悲情!(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