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又见驱虎吞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遇上一个把亲儿子往死里坑的老爹,吕晨想骂人,甚至想杀人,好不容易才被赵云拉住。

    吕绮这货还极度幽怨地来了一句:“爹爹太不够意思了!自己一个人就去了,也不等等我们!这么好玩的事情也不带上我!”

    黯然叹息一声,吕晨挤出最后一丝力气,拍了拍赵云的肩膀:“云哥,你这辈子也够倒霉的,摊上这么个女人。”

    赵云顿时如遇知音,红了眼眶。

    最后,吕晨被扶上战马,摇晃着回了住所,草草辞别了三位娘亲和陈宫张杨等人。又以长途跋涉,身体疲乏为由,谢绝了宴席,带着甄宓和女侠回了自家宅院。

    吕绮捣乱,只是一些小乱子,吕布更甚,专挑大事惹!好不容易赢来一个和平发展的局面,就算他也盘算着要搞一搞南匈奴,但也要好生准备策划一番。如今,庞统正在紧锣密鼓地跟乌桓交易,增强自己实力。陈宫也在紧抓内政保护农耕,争取今年秋天能有个好收成,确保军需。

    可吕布呢?他倒好,主动招惹祸端去了!

    一旦跟南匈奴开战的话,吕晨一切部署,包括前期从河内到河北的奋战,都化作了东流水。还未跟曹操开打的袁绍,见到吕晨所部被匈奴围攻,能不趁机出手?那表面上签订了攻守同盟的公孙瓒,真的会按照盟约,出兵帮着抗拒袁绍兵锋?不可能,这个目光短浅的猪队友。多半会坐山观虎斗,就像吕晨当初拿下乐城时一样,公孙瓒毫无动作。公孙瓒不动,不代表别人不动,到时候被吕晨坑惨了的黑山张燕,又知道吕晨杀了他儿子张方,能不兴兵讨伐?

    到了那时,吕晨所部可以说是腹背受敌,十死无生!

    偏偏陈宫张杨还没觉察到危机,各个笑容满面。吕晨怎能不火冒三丈?

    愤怒之余更多的却是无力感!

    吕晨发现一个问题。一个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

    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以后,吕布势力就处于悬崖边上,危在旦夕。是他一肩承担了所有的压力和风险,将这艘破船缓缓开向岸边。修修补补。偏偏还没修好。大难不死的船长又作死般地迎着龙卷风,航行而去。这时候,他无力左右船的航向。这才恍然大悟:

    虽然他是船长的儿子,但他毕竟不是船长,大副和船员们都不会听他的。

    他只是一个修船匠!

    只有在船只受创的时候,大家才会倾听他的意见,当船被修好,他就被无视了!当初俯首听命的陈宫、张杨、张辽乃至高顺等人,都不在重视他的意见,他们只听命于吕布。

    这不仅仅是一种不被重视的失落感,而是一种无力感。

    一种明知危险,却无力改变的无助。

    这让吕晨觉得,他们对于自己的努力特别不珍惜,甚至都不珍惜他们自己的性命。乱世虽乱,但你们连命都拿来玩儿,是不是太高端了点?

    若说真正跟吕晨一条心的,恐怕也只有庞统赵云和曹性了。

    曹性虽然隶属吕布,并且忠心耿耿,却不受重用,却跟吕晨关系很好,大概跟他七年前找来老道救活吕晨有关。通常,被帮助者对帮助者会感恩,但帮助者对于自己帮助的对象反而更容易产生亲近感。

    文丑这家伙本该向着吕晨,却已经跟陈宫张杨搅成一团了,显然是想左右逢源,这是个善于钻营的家伙,难怪能在袁绍帐下熬出头,从河间第一将华丽变成河北第一将。怎么?现在还想变成燕云第一将?

    吕展早就奔回了宅院,说是收拾宅院迎接小君候,实际上吕晨知道他是迫不及待要去见他家阿圆了,自从把阿圆许给吕展之后,阿圆就被划给了吕晨小院。

    吕晨带着甄宓和女侠慢吞吞回家。

    刚一进家门,吕晨就被一个绿色的小东西困住了左腿,吓得他连蹬几下也没蹬掉,大惊:“这什么玩意儿?”

    “哥哥。”

    一个白胖白胖的小丫头抬起头来,眼睛水灵灵的,脸蛋肉鼓鼓的,还挺可爱。

    “你谁呀?”

    吕晨更惊,谁是你哥?就算这几个月,吕布拼命耕种三位娘亲,按时间算也不可能长这么大吧?不少字

    云袖跳了过来,翻着白眼说:“小君候,她就是你说的那只小喵。”

    吕晨满眼问号,这圆滚滚跟个球似的小东西,真的是我那干干瘦瘦的小喵?

    云袖抬起手,上面还有两个牙印在冒着血花。

    吕晨终于相信,双手一抄,就把胖丫头抱了起来,提着一只腿儿戳来戳去,还是觉得不像,最后,终于从她雪白而尖利的小虎牙认出了她。

    “你肿了!”

    最后,吕晨对小喵说。

    小喵很得意地蹦跶两下:“老夫人说,胖胖的才好生娃娃。”

    吕晨脚下一个踉跄:“嘛!你未雨绸缪也太遥远了些吧!”

    甄宓却是满怀敌意地看向了小喵,小喵似有所觉,就冲她呲牙,还发出呜呜呜威胁的声音。

    随后,甄宓一边想着,小喵这种生物看样子应该拴起来养,一边带着云袖等四个丫鬟进入宅院,宣示自己的主母地位去了。作为预定的正妻,甄宓颇有大妇风范地指挥着下人们收拾庭院房间去了,她来自商贾之家,却也是巨富之家,对于家宅的要求也是格外高。

    女侠自从醒了以后,一直恍恍惚惚的,不大爱动弹,也不大爱说话。不过,唯一利好的消息是,她的记忆力貌似一天天在恢复,慢慢地也能想起一些不大重要的事情了,虽然真实度存疑。却也算是好消息。比如,她有一天想起自己叫梓儿,然后第二天又忘了,有一天,她想起自己家住在无极国,等等……

    为了帮助女侠恢复记忆,吕晨等人已经管她叫梓儿。

    这时,吕晨吩咐云袖带梓儿去了准备好的房间休息,又叫吕晨去请华佗来为梓儿检查病情。

    梓儿顺从的去了,吕晨这才拖着身心俱疲的身体回到自己的房间。

    将身体往榻上一扔。吕晨仿佛被抽空了最后一丝力气。完全不想动弹,连呼吸都嫌麻烦。

    小喵见到吕晨很兴奋,爬到吕晨肚子上一通蹦跶,若不是吕晨身体倍儿棒。只怕隔夜饭都得被这胖了三倍的丫头踩出来。不过。不得不说。小喵长胖变白之后,确实好看了许多,虽然根本就不是什么美人痞子。甚至连养眼都差点,但作为小孩子来说,还算可爱。

    云袖去照顾女侠去了,甄宓就派了年纪最大的雪舞来照料吕晨,显然是以为吕晨真的喜欢大的。雪舞端茶递水,让吕晨漱口洗脸洗脚什么的,吕晨都懒得动弹,她要帮忙,却又被小喵呲牙,不敢靠近,生怕被咬了。

    只有这时候,吕晨才会有力气会心一笑,这世界太浮躁,还是小喵这种小东西简单可爱。

    服侍吕晨洗脸漱口洗脚的重任,就被小喵一手接过了。

    雪舞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小东西毛躁得很,生怕小丫头给小君候洗脸的时候,把小君候的眼珠子抠出来,又怕漱口的时候,把小君候呛死,洗脚还好一些,就是这丫头嫌手搓太慢,用刷衣服的刷子,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吕晨皮厚,真没关系。

    主要是发现小喵变得像一个正常孩子了,吕晨挺开心,要知道,这丫头在刚刚被他找到的时候,活脱脱就是一只猫。

    听吕展提了一嘴,小喵是委托给母亲严氏的贴身丫鬟调教的,母亲看来,成绩斐然。

    “是谁教我家小喵做这些事情的?”

    本着人死鸟朝天的光棍儿心态,放空了脑袋,不去想那些烦心事,又有皱着眉头专心给自己刷脚的小喵在眼前晃悠,吕晨终于心情好了许多,对小喵说道。

    小喵面色一喜,手舞足蹈,甩了吕晨一脸洗脚水:“是阿方姐姐叫教我的!”

    抹掉洗脚水,吕晨又问:“哪个阿方?”

    小喵想了想之后,就比比划划地说:“就是,就是一个方方的姐姐,脸方方的,脑袋方方的,身体方方的,腿脚也方方的。哦,好像是阿圆姐姐的姐姐。”

    吕晨心说,吕展他媳妇家的基因可真有特色,又问:“她都教了小喵些什么?有琴棋书画么?”

    小喵小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号:“那是什么?”

    呃……好吧,估计方方的阿方也不懂这些高冷玩意儿,吕晨又问:“那,她教你女红刺绣么?”

    小喵摇头:“她教我补烂衣服了。”

    吕晨大怒:“混账!老子怎么可能穿烂衣服,小喵也不可能!尽教些没用的。”

    一旁,雪舞见小君候跟那丑呼呼的小东西聊得火热,看都不看她一眼,嫉妒得冒烟,塌下腰休息了好一阵,因为知道小君候喜欢大的,她可是一进门就一直高高地挺着胸,累得慌。也不知道这咬人的小东西跟小君候什么关系,听起来好像是个小婢女,小就不说了,偏偏还很丑,小君候怎么会喜欢逗她玩儿?果然,跟夫人说的一样,小君候是个邪恶的家伙。

    跟小喵瞎扯了一会儿工夫,听雪来报说陈宫张杨二位将军来了,要见小君候。陈宫虽是文官,却也有将军的官位的,所以也可叫将军,张杨就不用说了,东汉大司马,理论上专管兵事的,将军中的战斗机。

    吕晨生闷气呢,也不想起来,就让把人带卧室来。

    陈宫张杨落座后,互相看了看,显然两人都想让对方开口。

    雪舞上茶之后,又挺着胸脯站到吕晨旁边。

    吕晨没好气地把雪舞支开:“军事机密,你先下去,别戳在这儿了,去帮着宓儿收拾庭院去,我这儿有小喵就够了。”

    然后,小喵就把给吕晨的茶碗打翻在地。成功地证明了她的能力。

    雪舞委屈地走了。

    吕晨撇嘴,屁大个丫头,成天挺着胸脯干什么?跟鸡胸似的,也不怕闪了腰。

    小喵哆哆嗦嗦又给吕晨倒了一碗清茶,一碗很扎实的清茶,除了茶叶,就没多少水。吕晨喝了一口茶,吐了三口茶叶,狠狠地夸奖了一下能干的小喵,把小喵乐得笑眯了眼。

    下方二人还在用眼神互相推攘。吕晨却看不过眼了。没好气地道:“二位叔父,要不你们商量好再来?”

    陈宫和张杨纷纷讪笑。

    吕晨摇头,冷笑:“要兵?”

    陈宫和张杨更加尴尬。

    “说说吧,我父亲去匈奴单于庭。到底是谁的主意?”

    吕晨早就猜到了他们的目的。在入城的时候。就看得很清楚了,守城士兵极少极少!边关重地,匪寇蛮胡肆虐。沿途也没见多少兵马巡视。不消说,都划去威胁南匈奴去了,当然不会只有吕布那八百人!威胁南匈奴,光是雁门这点兵马当然还是不够,但是他们不怕呀,这不吕晨要回来了吗?带回粮草兵械无数不说,还多了四千步兵一千骑兵!实际上,吕布等人动兵的粮草,就是吕晨先运回雁门的那些。可叫吕晨一通好气!

    虽然吕晨知道陈宫对吕布忠心可鉴,张杨跟吕布更是兄弟情深,二人都不会害吕布,但二人的眼光确实都不怎么地,瞎指挥的事情绝对干得出来。

    先说张杨,最先迎接汉献帝的是他,最接近帝都洛阳的是他,最先具有号令天下兵庐名义的还是他(大司马),可偏偏,到袁术称帝、孙策夺江东、袁绍虎踞河北乃至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之后,他还窝在河内没挪窝,这不是眼界问题是什么?若非吕晨来河内,他铁定被眭固杨丑给活活整死。

    再说陈宫,历史上的陈宫因为慷慨赴死,被评价得很高。而实际上呢?这人确实才华横溢,但仅限于内政和为人,在外事特别是兵事上,能力真的欠缺,真不是可以贬低他,人的能力真的都有侧重点,他的长处明显不在兵略之上。当年唆使吕布偷袭兖州的是他,这真是馊主意,最后吕布果然就败了,要打地盘,当时的洛阳和关中还未落入曹操手中,正是大好的机会,他偏偏要吕布去摸曹秃子的屁股,结果输得一败涂地。

    沉默了一会儿,还是陈宫说话:“是宫劝说君候去征伐匈奴的。”

    张杨马上道:“呵呵,其实我也是赞同的。”

    张杨的地位比较特殊,一方面他对吕布吕晨有恩,另一方面,他算是实实在在吕晨的长辈,吕晨也不好继续黑着一张脸。

    最终,吕晨只得叹息,这艘破船还得继续补,不为别的,就为了娘亲、宓儿和小喵,自己都得撑下去。

    吕晨道:“给我说说用兵的情况。”

    陈宫侃侃而谈:“此次用兵,乃是抓住了南匈奴与鲜卑人争夺朔方肥美草场,而大打出手的时机,匈奴单于庭兵马并不多,拢共不过万人。我方出温候亲骑八百,龙骧铁骑一千二,以及步兵四千五百人,温候自领亲骑直逼单于庭,文远将军领龙骧,紧随其后,仲望领步兵屯军骆县,以为后应。此外,又有屠各族刘豹,领八千屠各骑兵,自南而北威胁单于庭。若我方再出一支大军,相信,很快就能逼得匈奴投降。”

    多出来的那些兵马,都是他们后来在雁门招募的。

    这几个月,雁门人口没增加,荒地没多开垦多少,扩军倒是不少,这也是吕晨生气的一个重要原因。

    吕晨闭上眼睛,道:“我知道了,是刘豹唆使的!你们上当了!”

    陈宫和张杨不解,张杨道:“事成之后,我方得七成,刘豹只那三成,我们不会吃亏。”

    “刘豹不是傻子!”

    吕晨恨恨地拍了一下几案,捏紧了拳头,真的,真的没想到,这些家伙是穷疯了吗?这么简单的驱虎吞狼之计!在下邳就被曹操这么玩儿过一次了,这次还特么上当!!!(未完待续……)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又见驱虎吞狼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又见驱虎吞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