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五十六章 抢班夺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事到如今,陈宫和张杨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并不仅仅是眼光的问题,而是压根就没有把匈奴的实力看在眼里。

    他们太自大了!

    因为大汉数百年积威,早已养成了汉人蔑视外族的习惯,积重难返。而今,大汉江山即将分崩离析,而这些人犹然不绝!没有人会想到,百年之后,他们看不起的外族,会大举入侵,是为古典中华之第一次灭亡!至少后世西方人是如此评价!那是一场浩劫!一场野蛮入侵文明的浩劫。

    今时今日,吕晨发现,当初自己觉得把吕布救回来,再找一个底盘,自己就是可以当纨绔子弟,没事坑爹玩儿。现在他发现,理想太丰满,显示是个木乃伊。

    他不得不自己站出来,既然不想死,那就——抢班夺权!

    抢吕布的班,夺吕布的权!

    吕晨已经彻底怒了。

    砰——

    吕晨手中的茶杯砰然炸裂!

    是被他生生捏碎的。

    把吓着的小喵搂到一边,吕晨站了起来,脸上怒气弥漫,沉声喝道:“要兵?没有!要粮?没有!”

    面对吕晨突如其来的怒火,老好人张杨一脸尴尬笑容,不知所措。

    而陈宫却冷了脸,显然是觉得吕晨不够尊重他。

    “不高兴?你不高兴我要哄着你啊?啊?”吕晨望向陈宫,“你是干什么的?谋士!我父亲的首席谋士!那请问,你这次做了什么?把主上误入歧途。往绝路上推!你!陈宫!罪该万死!”

    陈宫咬紧牙关,若不是这几个月来,吕晨的功劳不可磨灭,他早就拂袖而去了。

    “怎么不说话?认为我说错了?”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吕晨怒吼道。

    “宫的确认为小君候所言,乃危言耸听!匈奴疲于奔命,温候此次出征,自当大胜而归!”陈宫道。

    “大胜而归?那你他娘的找老子要兵?”

    吕晨反问。

    现在,吕晨带回了四支兵马,陷阵营已经打残,另外三支他们调遣不动。所以需要来请吕晨下令。

    一千五百名虎贲自不必说。赵云七年前就是白马义从的校尉,后来公孙瓒划过来的一千人滦,许多人曾在赵云麾下做过,自然听命赵云。而赵云和曹性又听吕晨的。

    赵家军两百人。名义上划给了吕绮。实际上还是听命赵云。

    文丑的四千五步兵是大头,但文丑虽然跟陈宫张杨关系混得好,好处拿了不少。酒肉吃了不少,但这家伙可不是省油的灯,大概是被吕晨玩儿怕了,说什么也要吕晨先点头,他才敢出兵。

    陈宫只觉得被一个黄口小儿数落,无比屈辱,眼中更是血丝密布。

    “瞪什么眼?这么讨厌我,何不把眼珠子挖出来挂在老子身上?”吕晨本就盯着傻子的名头,发起飙来,自然也就不管不顾了,“我今天就告诉你,我吕晨不死,你陈宫日后别想再砰军事!”

    “你……”陈宫一向自诩甚高,岂能接受如此严重的数落。

    吕晨深呼吸一口气,踏出一步,道:“我父此次出兵,必败无疑!我现在来告诉你,你们错在何处!其一,我方将士自南而北跋涉日久,军心匮乏,士卒厌战!其二,此次出征,有许多新招募之兵士,战力低下不说,战心不稳,一旦遭遇失败,他们溃逃,必然引得大军崩塌。其三,此去美稷,沿途多山,又是边关,粮草兵械转运困难,自古用兵,补给不足,无一得胜!其四,我父虽勇,却是匹夫之勇,向来少谋寡断,一旦遭遇变故,必然受制于人!”

    陈宫听得冷汗直冒,怒气和憋屈早就不翼而飞,只觉得被吕晨这么一说,心里一阵胆颤.

    吕晨每说一条,便进一步,陈宫只得不不后退。

    吕晨最最狠毒的一句话,是最后一句,直言吕布之弊端。

    按说,这是个子不言父之过的时代,但是,生死存亡之秋,哪里还顾得了那许多?

    “以上四点,只是我方之败势!待我再给你分析分析,匈奴之胜势!你可听仔细了!”吕晨再踏前一步,道,“其一,南匈奴十余部族,控弦之士愈十万,虽与鲜卑相征伐,然其妇孺幼童借口上马杀敌!你给算算,这又是几多兵马?其二,纵然匈奴之兵,正与鲜卑争夺草场,但你认为他们心腹重地遇袭,他们还能不回兵救援?哪怕我们撤军,匈奴也必然报复,届时……十余万铁骑踏破雁门关!”

    陈宫听得一阵踉跄,道,“刘豹,还有南边刘豹偷袭,或可一战定美稷。”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三,刘豹何许人也?匈奴右贤王!他的部族是匈奴人!他们要的是什么?贡品?钱粮?都他妈不是!他们跟南匈奴和鲜卑一样!要的是……草场!春末夏初之际,正是水草逐渐丰美牛羊幼崽出生之时,各部族都继续大量草场,驯养牛羊!刘豹会在这时候,放着全族死生大事不管,跟你们一起谋夺什么王庭?在胡人眼里,王权,爵位,钱财,甚至美女,都抵不过生存重要!而草场、牛羊和人口,才是他们生存的根本!你看着吧!刘豹的骑兵会北上,却绝对不会到达美稷!他只会沿途掠夺草场、牛羊和人口,随后,当他等到匈奴回援之时,就会率先撤兵!”吕晨掷地有声地说道,“北方胡人,春夏之战,想来是夺草场牛羊,只有到了冬季,才会为了过冬而掠夺财物粮草!这就是为什么刘豹要我们先攻,他随后的原因!他是在借我们的势,牵制南匈奴,以争夺南部草场!”

    “这,这,这……”

    陈宫已经被吕晨逼到墙根,脸上大汗淋漓。

    随后,吕晨冷笑一声:“最重要,最致命的一点,我还没有告诉你,知道是什么吗?”不跳字。

    陈宫木然摇头。

    吕晨咧嘴:“春雨交加,山路泥泞,一旦不敌,骑兵很难脱身!”

    陈宫脸色顿时死灰一片,险些跌倒。

    张杨不自然地打圆场道:“也,也,也不一定就真的这么糟吧?不少字兴许君候不会有事。”

    吕晨哈哈大笑,道:“我就是随便说说,你们不用在意。也许,我父亲大发神威,直接把匈奴单于庭给灭了呢!”

    说罢,便有小兵连滚带爬滚了进来,大呼:“前方急报,君候被一万匈奴铁骑包围!而那刘豹根本于半路便回了兵,根本没去美稷……”

    陈宫再也支持不住,登时滑倒在地,瘫坐在地上。

    张杨拿着杯子,手抖得抽风,茶水洒了一地。

    吕晨深深吸了一口气:“派人传我将令,文丑领其部出雁门关往西,接应我父。”

    那禀报的小兵匆匆又是跑了出去。

    看了看失魂落魄的陈宫张杨二人,吕晨摇摇头,声音终于放缓,道:“二位叔父,不必过于担心。你二人来之前,我已经派了子龙将军领一千五百名虎贲兼程赶往美稷。子龙有万夫不当之勇,又有满腹韬略,定能保我父周全。另外,我已经派了士兵传信给鲜卑,以五千铁枪,七百车粮草为价,要他们出兵突袭美稷,援助我父。父亲和文远将军,只需坚守三日,必能获救。”

    陈宫和张杨的脸上总算恢复了些许平静,但更多的却是掩不住的惭愧,没想到,吕晨小小年纪,不但看透了迷雾般的局势,更是早早谋划妥当,万无一失。

    二人对望一眼,都是读懂了对方眼里的意思,这吕布的势力,恐怕真的要落到吕晨身上,才能得以保全。

    吕晨不再理会二人,管他们同意不同意,哪怕是吕布不同意,他也要抢班夺权!

    这可不是大逆不道,而是至孝!

    一肩挑起大梁,护住全家老小的性命,难道还不算至孝?(未完待续……)

    第一百五十六章 抢班夺权

    第一百五十六章 抢班夺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