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一百六十四章 吕绮的开山大弟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感谢神级小内内、幻风灭影投的月票o

    当然,大家其实只是这么一想,谁疯了敢让吕晨去吧乌珠骑了?别的不说,吕布就能把提这句的人活活剁成肉酱。

    吕布绝不会同意吕晨娶外族女人,老子的儿子怎么可能没女人?用得着上那种红美貌绿眼睛的蛮夷女人吗?难道要我家晨儿也生个紫发碧眼的小孙权出来?老子丢不起这个人!丢祖宗的血统是要遭天谴的,你看,老孙自认为坚挺,不也被人搞死了么?连曹秃子都讽刺孙坚,生子当如孙仲谋,全天下都笑了。你妹,你以为秃子真那么大度说那野崽子聪明?他放着聪明绝顶的曹冲曹植不称赞,还羡慕别人的儿子?

    在这个时代,大汉人骨子里是高傲的,自认是地球第一民族,事实上,在那个时代他们还真是,有看不起蛮夷的底气。

    吕晨虽然来自后世,没有这样极端的民族主义思想,也知道了乌珠的身份,而且洗刷干净之后,乌珠更是一只很nice的美妞。尤其金发碧眼大波翘臀,更是格外诱人,被俘虏后的第一天她穿甄宓的衣服就弯腰崩裂了,露出雪白一片胸臀,几乎晃瞎了吕晨的狗眼。

    不过……

    不过吕晨真没对乌珠有任何想法,虽然他在人家身上摸摸捏捏了好久,但也只是羡慕她硕大的胸肌,仅此而已。大晨是一枚单纯的小处男,连甄宓都还没吃掉呢,肿么可能吃着碗里瞧着锅里?

    吕晨将乌珠弄到自己小院,一来是因为知道乌珠身份不低,早晚要用作结好匈奴的筹码,怕她被某些将领“刺探”,激怒了匈奴人,这才不得已而为之。二来。他是见乌珠死活不透露自己的身份,吕晨便把她囚禁在自家院子里,亲自审问。

    奈何,吕晨这三天来。软硬皆施,却毫无进展。乌珠丝毫不露口风,逼急了就骂吕晨是禽兽,见吕晨只是摸摸而已,她有时候还骂吕晨禽兽不如。

    最终,解决问题的,是神奇的吕绮。

    事情的起末是酱紫滴,第一天,吕绮听说弟弟在战场上抓了一个匈奴女将,就来了兴趣。要以大汉女将的身份会一会匈奴女将,咳咳,当然是以武会友那种了。吕晨知道这奇葩姐姐不靠谱,一不小心把匈奴女将揍死了,那就浪费了一个好砝码。所以,一直横竖挡着不让。

    只是吕晨审问乌珠,一直没有结果,小喵说把她栓在柱子她就乖了,她以前就是,老是咬人,被拴在柱子上之后。就不敢咬人了。吕晨想了想,觉得小喵的建议虽然不太靠谱,但闲着也是闲着,权当试试了,就把乌珠拴住了。谁知道乌珠性子烈,小烈马一枚。脾气更加狂躁,把她绑在树上,能把树拔起来,拴在木柱上,她能把房梁都差点扯塌。于是,最终,吕晨只好将前门的石狮子搬到房间里,将她她栓在几百斤的石狮子。

    最后,乌珠当然没有屈服,吕晨很无奈,这货是个滚刀肉。

    第三天一早,吕绮趁吕展被阿圆折磨得起床困难,溜了进来,等吕晨起来练广播体操的时候,赫然发现,匈奴女将的半边脸已经肿了,并且左臂脱臼,吕绮正在给她接,接了半天没接上,还把人手腕又给弄断了。

    谁放着恶魔进来的?吕晨怒不可遏,赶过去准备训斥吕绮,却被吕绮率先告知:她叫乌珠,汉名刘乌珠,是匈奴单于呼厨泉的小女儿。

    当时,吕晨竟然无言以对。

    更让吕晨匪夷所思的是,乌珠竟然开口叫吕绮师傅,荣幸的成为了吕绮的开山大弟子。两人的关系貌似很好,老亲密了,你们明明才第一次见面好不?

    最终,吕晨只能感叹,人类已经阻止不了吕绮了。

    乌珠更是奇葩中的战斗机,明明都已经被吕绮打成狗了,回头还舔着脸乐呵呵叫她师傅?

    这些暂且不提,吕绮倒是真把乌珠的祖宗八代刨了个底儿朝天。

    原来,南匈奴的大姓有挛鞮、呼延、须卜、丘林氏、兰氏四姓。单于家族姓挛鞮,世袭单于之位,左贤王、左谷蠡王、右贤王、次右谷蠡王谓之四角,左右日逐王,左右温禺鞮王,左右渐将王(左右大将),谓之六角,这些高官均由单于子弟担任,挛鞮家族掌握着南匈奴的命脉。

    当年和张杨救献帝的左贤王於夫罗以及他儿子刘豹,也都是挛鞮家族的子弟。

    匈奴人的名字起初都是根据读音译成汉字,有两字、三字甚至很多字,如冒顿、壶衍鞮等。西汉末年,王莽这死穿越犯当政(不明觉厉的小伙伴,可以去查查王莽干的事情,绝逼穿越犯啊),他要求匈奴人学习汉人,都改为一字名,单于上书说“幸得备籓臣,窍乐太平圣制,臣故名囊知牙斯,今谨更名曰知。”此后匈奴人开始起一个字的名字,当然也存在两个字的名字,三个字以上的名字很稀少了。

    在东汉末年,匈奴人又兴起改汉姓的潮流,挛鞮氏因自称汉皇帝外孙,故改姓刘。可见,匈奴人在这个时候还是很崇拜大汉族的,明明就是有个和亲的公主嫁给了匈奴单于,而且貌似还没生过儿子,他们就敢冒充皇亲国戚,也不怕砍头切小哦。

    就这样,乌珠总算是说出了自己的身世。

    而吕晨也正好利用了这一点,在第三日的讨论会上,才会突发奇想,排出联合南匈奴的计划,甚至不惜出卖刘豹这只猪队友一回。

    决定了接下来的大事之后,众人一哄而散,各自离开。

    而吕布似乎不急着回家捣鼓貂蝉,拉住吕晨跟他商量扩军的事情,吕晨一开始没整太明白,这扩军扩哪门子的军啊?本来就正在改善民生和重铸兵器,粮饷就不够用,你还扩军?

    原来,吕布是看了前几天献帝的封赏,那些兵马有些数目不足,有些不对根本就没影儿,都是吕晨瞎咋呼出来的。但吕布却上了心,决定就照那么弄,他一生征战,最相信兵权,大军在手天下我有。

    吕晨没理他,借口今晚要跟甄宓圆房,吕布马上放行,还追着吕晨的马屁股传授经验,大意就是当年小吕晨的生产过程,听得吕晨差点没从马上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