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一百六十三章 联弱敌强的西进策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成国皇帝挂了!

    吕晨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整天哼哼着: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

    袁术这枚,早在三国时代就完美诠释了什么叫no-zuo-no-die。事情是这样的,袁术本是袁家嫡子,论地位高于袁绍,而实际上他得到的来自袁家的帮助也多于袁绍,他的地盘在汝南,就在曹秃子屁股下边儿,乃是中原繁华之地,兵精粮足,而袁绍是在北方跟公孙瓒血拼出来的地盘。

    到了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的时候,袁绍地位远超袁术,成为了名正言顺的“武林盟主”。当时,董胖子一把火烧了洛阳城,骑着小皇帝,哦不,是挟持着小皇帝一路西去长安,孙坚最先如洛阳,得了传国玺,也就是当年的和氏璧刻的那一坨。

    孙坚拒不交出传国玺,然后回江东的路上,被刘表和黄祖半路爆菊,搞死了,传国玺就落到了孙策的手上。孙策比较会做生意啊,拿了传国玺跟袁术换兵马,然后白衣渡江一统江东。袁术拿了传国玺之后,劲儿就犯了,他悍然称帝啊,天下纷乱,这是找揍啊,这不,曹操、孙策、刘表都对他垂涎欲滴,最后就连自己人都开始反水了,袁术撑不下去了,要去投靠袁绍,袁绍便派了人去接应。

    奈何当时下邳已经是曹秃子的地盘了,他派了刘备去下邳。拦住袁术,于是乎袁术出来晃悠了一圈,只得回转寿春,最终忧虑之下,病死在了寿春,袁术的势力土崩瓦解。

    所以,当吕晨得知袁术死了之后,高兴得整整三天睡不着觉。

    因为,袁术死了,就意味着曹操将要和袁绍全面开战了。他总算可以喘一口气休养生息了。这是他从下邳城下开始。就在算计的事情,也正是知道大致的历史走向,他才知道雁门还算安全,选择到这里来落脚。

    一。袁术如果不死。曹操忌惮腹背受敌。自然不敢轻易跟袁绍开战。二,袁术一死,袁绍也坐不住了。他不可能坐视曹秃子不紧不慢的把袁术的地盘吞掉。三,袁术死,刘表、黄祖和孙策就要瓜分袁术的地盘,先要吃,吃了还要消化,暂时是威胁不到曹操的。

    基于以上三点,袁绍和曹操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而且必定发生。

    这三天,吕晨没有睡好,吕布、张杨、陈宫、庞统、张辽、赵云等人也没睡好,吕晨拉着他们开会了。摄取了最终拍板的全力之后,吕晨几乎是把小集团的权力三分了,军权归吕布张辽等将领,内政归陈宫张杨,情报和策略方面有庞统负责。

    开会的内容很简单,统一思想,提高认识,决定下一步的政策倾向。

    吕布很虎,他的意见是直接趁着曹操和袁绍开战的大好机会,联合公孙瓒和黄巾军,突袭并州。

    陈宫上次被吕晨吓唬住了,不太敢提意见,但还是提出可以步步蚕食,争夺并州地盘。

    庞统的意见是什么也不做,专注民生,训练兵马。

    小庞的意见被吕布骂了个狗血淋头,认为他不是男人,急得庞统差点要当场脱裤子,为自己带盐。

    说实话,吕晨真正在乎的是庞统和陈宫的意见,至于吕布,只是给他个面子,让他来活跃活跃气氛而已,张辽和赵云都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家伙,从来不干涉策略问题。

    陈宫和庞统的策略看起来保守,但吕晨很喜欢,但是,方向有些偏了。他赞同庞统的韬光养晦策略,不招惹袁绍,让他专心跟曹秃子互相爆菊。最好,三两年后,搞得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同时,吕晨觉得陈宫锐意进取的想法没错,不过,不能撩拨刀疤袁,而是对外,从匈奴和鲜卑的交界处,势力薄弱地带下手,夺回云中、五原、朔方等郡县。这样,即不招刀疤袁的记恨,又可以徐徐拓展地盘,扩大己方实力。

    对于吕晨这样的想法,庞统支持,但陈宫等人担心会激怒匈奴和鲜卑,若是与这两者同时为敌,毫无胜算。更为主要的是,这次能够阻挡匈奴的反扑,还是因为鲜卑进兵牵制,而且又有雁门天险阻绝。若是出关作战,路途遥远,且敌人强大,恐怕难以收服故地。

    虽然,张杨和吕布的家乡分别是五原和云中,但就连他们也同意陈宫的看法,不认为能够轻易收回这两郡。

    关于接下来的战略,已经讨论了整整三天,还没有确定下来,吕晨有些急了,他发现,吕布集团有个毛病,就是缺乏长远计划,总是走一步看一步,事到临头就只能抓瞎临时抱佛脚。三日讨论下来,吕晨已经知道了大家的想法,他们的想法就是,没啥想法,看着办,能打就打,不能打就先窝着,毫无计划。庞统和陈宫还算是有些远见的,但庞统和陈宫都不太愿意去跟匈奴或者鲜卑为敌。

    第三日夜,众人都打起了哈欠,吕布心不在焉,好像急着回去跟貂蝉单挑,其余诸人也好不了多少。吕晨叹了一口气,第一次搞“皿煮”讨论,失败!他决定,采用独裁方式了。

    “联弱敌强!”

    吕晨最后拍板,决定了大致方向,就是要西进夺取云中五原。

    “如何联弱敌强?”

    陈宫和庞统同时发问,他们并不是不眼馋云中五原,只是觉得有些冒险。

    “你们看,当初我们出兵河北对抗袁绍的时候,联合了公孙瓒、黑山军甚至是曹操,同时对抗最强大的袁绍。现在同样可以如法炮制嘛,联合相对较弱的南匈奴。对抗强势的鲜卑。”吕晨侃侃而谈,在他看来,从来没有永远的敌人,这个世界只有永恒利益。

    “可是,我们刚跟匈奴打过……”陈宫说道,现在,他终于有些后悔怂恿君候出兵讨伐匈奴了。

    “我们还跟曹秃子打过呢,还抓过郭嘉,砍过曹仁,最后。我们在河北攘助公孙瓒的时候。曹操不还是出兵牵制了袁绍吗?为什么?”吕晨问道。

    “因为,曹操不希望看到袁绍灭了公孙瓒,袁绍没有后顾之忧,就会全力对付曹操。”庞统说道。

    吕晨赞许地看了庞统一眼。笑了:“说得对!那么。匈奴和鲜卑呢?匈奴一分为二。实力锐减,一部西走,一部南附。诺达的草原,全都被后起的鲜卑人占据了,你说他们会愿意吗?”

    庞统跟吕晨是有默契的,尤其知道吕晨对男人没兴趣之后,他也不介意跟吕晨眉来眼去了,他猥琐地挑了挑眉毛,道:“小君候的意思是,驱虎吞狼?我们黄雀在后?”

    陈宫疑惑道:“可是,匈奴人未必肯跟我们合作啊。”

    吕晨大手一挥:“那就先送匈奴人一点见面礼嘛。”

    陈宫:“什么见面礼?小君候,虽然你从河北弄了不少辎重来,但一部分已经卖给了乌桓人,剩下的要用来经营兵马内政。你又不允许收税,我们现在入不敷出啊!没钱了,粮食也没有!”

    张辽眼珠子一转:“兵器战马绝对不能动。”

    “……”吕晨轻蔑一笑,“你们太小气了,学学我好吗?做人要大气!给钱粮兵器算什么大场面?要给就给地盘!”

    张辽陈宫等人登时弹了起来,一点倦意都没有了。

    “啥?”

    “小君候,咱们就一个雁门郡在手,定襄郡只有不到一半,还让出去一部分?”

    “让什么也不能让地盘,和亲都行,地盘不行!”

    赵云毛了,红着脖子吼道:“和个屁的亲啊!和亲是男人的屈辱!吾宁愿战死沙场,也不和亲。”

    众人这才醒悟,君候就吕绮一个女儿啊,赵云当然不会同意和亲了。

    吕晨嘿嘿一笑道:“别急别急,咱们这地盘鸟不拉屎的,都是山地,又不能放牧跑马,人家匈奴人根本瞧不上。”

    “那你说送什么地盘?”庞统虽然有韬略,但在阴人这件事情上,明显天赋比吕晨略低,不如他天马行空羚羊挂角。

    众人也抱着同样的疑问,歪着脑袋看着吕晨。

    吕晨洒然一笑,略带几分装逼的意味,道:“且听我慢慢道来,有道是妻不如妾,啊呸,是家花不如野花香,别人家的总比自己的强。匈奴人虽然占据河套水草丰美之地,却并非没有野望……且看这里。”

    说着,吕晨来到墙壁上挂着的地图前,伸手一指,笑容颇显。

    “那是……西河郡?”

    “屠各族的地盘?”

    “刘豹的老巢?”

    “小君候的意思是,把西河郡给南匈奴?那里本来就是南匈奴的地盘啊!”

    “不对,那里是屠各族的,虽然屠各族也是南匈奴,但刘豹自称右贤王,拥有单于继承权,所以,并不尊崇美稷单于庭的呼厨泉单于。屠各族是匈奴单于庭的敌人。”

    陈宫等人探讨了一番,意见兵不统一。

    “屠各族刘豹前番利用君候,险些让君候出兵不利,若能夺其地盘献于匈奴,也算报了一箭之仇。”这是陈宫的意思。

    “可是,刘豹当初还帮了我们来雁门,这样做会不会太过分了?”这是张杨的意思,他就是个老好人。

    七嘴八舌讨论一番之后,大家又望向了吕晨。

    吕晨道:“我的目标是联合南匈奴,对抗鲜卑,刘豹的西河郡是一个小小礼物,还需从长计议。他不仁我不义,刘豹必须得到教训,然后,他若败了,我倒是可以收留他,只要他还有勇猛的屠各骑兵就行。呵呵……”

    庞统跟着问道:“可是,如何让匈奴人跟我们结盟呢?”

    吕晨笑道:“知道我抓到的那个匈奴女将的身份吗?”

    庞统翻了个白眼:“抓回来就被带你院子里,你亲自调-教去了,我哪知道?”

    吕晨乐道:“她名叫乌珠,她的名字你们可能不知道,但她的父亲,你们一定知道——呼厨泉。”

    匈奴单于呼厨泉!

    这下,所有人都乐了。

    虽然一个单于的女儿作为人质,不至于就能让匈奴俯首帖耳,但却不失为改善关系的好桥梁,要是小君候再跟单于女儿深入浅出的认真交……流一下,就更靠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